Starry Sky of the Magic Tower Chapter 100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某个人类magician 带领着机Human Race 群所做的事情,究竟是如何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他本人并不明白。机人们就更不清楚了,因为他们只是负责提供算力的工具人,根本不知道这复杂的演算背后,到底是在做什么事情。虚数号提出要求,他们接受了,就是这样而已。

    毕竟这处战场上,敌人太少,友军太多。大部分人又距离前线相当远,分出一两分精神关注着战场,顺带按照战术指挥平台的指示射击主炮就好,多数时间都是在等待。这样的情况下,提供自己的算力可can’t be called 什么major event ,也就顺手为之了。

    这还是紧张或懈怠的情绪,不会出现在这些程序化的机人身上,否则战场指挥官会好好地教训这群可能闹一闹就哗变的士兵。肥水之战前秦是怎么输的,还不是给那些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的士兵闹得。

    但同样在战场上,经历过神战的两人,感受却完全不一样。

    以闪现术突袭,并给自己的拳头精心加持了数十种破魔与魔攻效果,当然也还有针对Spiritual God 虚体的攻击方法。没有实体的Spiritual God 在现世现身,可不是who 都有资格碰的。这个陈述不光是一种虚荣,更是一种现实。因为ordinary person 真的碰不到那浓缩的能量团,顶多会被灼伤。

    芬本以为这挥出的拳头,只会是双方试探彼此的1st Strike 。却didn’t expect 对Spiritual God 来说,该如呼吸、heartbeat 般习惯挂着的各种魔法障壁simply 不存在。this fist 是扎扎实实地轰到武尔坎的脸上,硬是把Lich 精心准备的全套套餐,用脸给吃了下来。

    武尔坎的脑袋当场扭了十多圈才停下来,脖子跟麻花卷似的。比起Lich 的惊讶,k还多了一种憋屈的情绪。

    为了铸造神躯,k并未建立Divine Kingdom 。本该在放弃神泪金躯体后,这股divine force 就算无法立地成就Divine Kingdom ,也会把压制环境,把all around 围变成属于自己的地利优势。这是属于divine force 的感染特性,根本不用谁去主导的。Divine Kingdom 就是把这股力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使其发散,并continuously 强化。

    但,本该是自发而为的divine force ,却被另外一股不是divine force 的力量给压制了。而且并不是因为那股力量太过强大,所以自己的divine force 败退,只能被压制的状况;而是对方用取巧的方式,moved towards 属于自己的divine force 弱点──且不知这所谓的’弱点’从何而来,──进攻。

    武尔坎当然impossible 坐以待毙,所以k控制着属于自己的力量反抗了。却没想过自己的糙方法根本不是对手,被反过来进一步压制不说,甚至这股力量开始瓦解divine force 自带的魔法障壁。就算没被完全抵消,也被削弱到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的程度。

    而这远不是终点。

在自己的感知中,一股更强烈的恶寒袭身。彷佛正有人试图把自己剥个精光,打算从里到外看个彻底!heaven knows 不穿衣服的元素生物,或者即便会穿装备,但不具有裸身羞耻的k,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自己倒是想专心一致对付这股with no opportunity 的力量,但另外一名人类女性magician ,别看她还是维持着一般人的形体,却十分擅长神战。每一击,即使自己的divine force 能正常运转,都不见得可以顺当防守得下来。更不用说现在,那可是勉强招架而已。

    正是其强势,让武尔坎从那异样的熟悉感中,想起了千年之前的一则传闻,一个统治了迷地的Lich ,亲手摧毁了旧Divine Physique 系的那位。印象当中,那位是亡Spirit Physique 系的,跟他们元素精灵不对付,所以不曾接触过。

    况且得益于旧神的崩溃,k也才能从回应矮人的祈求中,获得那曾经不被允许染指的力量,成就今时今日的地位。所以那时,武尔坎也曾派出得力的部属,去查探关于那位的情报。

    只是在Demon King 被斩杀了之后,k就不再继续关注了。元素精灵那近乎永恒的生命,来来去去的事情k看了太多。死掉的人或从历史正面舞台退下的人,都一样没有关注的价值了。

    但这样的人,怎么会跟那群背叛者站在一起!

    该死!

    可恶!

    几乎是单方面捱打的武尔坎,continuously in the heart 咒骂。这股怨怼也逐渐累积。

    而数量最多的机人们,特别是海芙奎恩,当然impossible 纯粹围观看戏,什么事情都不做。哪怕对手是神,之前可以揍,现在揍不到只代表没有用对方法。所以机人们都在变着方法试探,同时cautiously 地避开和武尔坎近身肉搏的人类女性magician 。

    可惜不管是磁轨炮或是电浆炮,就算breakthrough 了Spiritual God 的固有Formation ,也没有办法给那没有实体的能量聚合物造成任何伤害。特别是原本觉得有戏的电浆炮,结果却是连一点扰动都做不到,就被反过来吸收掉了,或是炸开溢散了。

    但比起在战术指挥平台下,不痛不痒试探着的机人群,海芙奎恩则是将注意力放在那个人类magician 身上。之前愉快的合作经历,以及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更别说主导了机人的运算,将武尔坎大幅度的压制,这些都让海芙奎恩对这名人类多了一丝冀望。

    调动一小部分奈米虫,在那名magician 身边聚合出一具迷你级的机人。同样少女双马尾的silver-white 外型,海芙奎恩翘着脚,坐在林的肩上,用接触的方式传达其意念, 娇滴滴地说道:’大人,你有办法破解现在的困境,让我们的攻击也能发挥作用吗?’

    虽然在努力反制来自武尔坎的Corrosion Strength ,但林也不至于对外界事物完全忽略。而机械少女的卖萌,也没到让他晕头转向的地步。

    林分了点心神,暗骂一声跟匣切有所接触的,都会被那把没节操的short blade 给带歪。不过某人也不想想,第一个带歪匣切的人究竟是谁,他就只是公式化地回应道:’虽然说不确定派不派得上用场,但我的确有一些想法可以试试。不过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那么多?就算机人们无能为力,靠着场中正在战斗的那一位,也能够解决我们这位Spiritual God 的麻烦。不是嘛。’

    ’假如只跟我说呢。’海芙奎恩蛊惑似地说道。

    ’只跟你说?’林这回可就转头,正色looked towards 坐在自己肩上的机械少女。

    ’是啊。不是什么东西都必须要通过火种嘛。你不就是担心一些太过麻烦的知识,被太多不必要的人知道而已嘛。假如只局限在你跟我,那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反正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多欠一些也无妨。不是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