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Sky of the Magic Tower Chapter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那你知道这些现象的成因吗?”一指摆放在小几上,被揉成一团后又被摊开的纸张,胡安问道。

林同样拿起这张纸,边抚平,边说道:”造成这种现象的成因很多。但我最常见的一种,你想想看,是什么样的原因,会造成这种扭曲?你可以从这张纸上,做个联想。”说罢,拉住纸张左右,将纸张绷紧。

得到了提示,胡安?贾维尔盯着这被绷到最紧的纸张,努力思考着。按照他对眼前这个magician 的认识,他不会用别人impossible 解答的问题来考验他人,除非目的是要羞辱对方。而自己跟他的交情还没糟糕到要被羞辱的程度,所以答案应该很简单。

既然这张纸已经被对方绷紧,也impossible 从他手中夺过来,再揉成团。那么解答应该是……胡安顺从着直觉,用手指快速地在绷紧的纸张上戳了一个洞。而在洞的周围,纸张当然是呈现向外突起的扭曲现象,变得不再平整。

林对这样的答案,给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胡安带着讶异,以及一点得意的表情说道:”确实是这样没错,一个空间破口?”

”没错。space distortion 现象,通常是伴随着Space Crack 而生。有些倒霉鬼遇到这样的现象,从而受到伤害,通常并不是因为space distortion 而受伤,是因为被Space Crack 割裂而受伤的。举个你应该也看过的例子,就是某些传送魔array 在作用的时候,被传送的目标物会变成扭曲的illusory shadow ,消失,或者出现。这也是space distortion 现象,最容易被观察到的例子。只是大部分人不会去注意这点吧。”

”也就是说,──”胡安?贾维尔指了指天空,”──那里现在有一道裂缝在?”

”是的。”林调用家中的首棺system ,布置出天空的实景缩图。并用数学方法转换后,画出了扭曲与裂缝的位置。因为数据是实时呈现的,所以扭曲的位置不断变化,而被观察到的裂缝也不断在缩小。他同时说道:

”这样的现象是由突如其来的外力所产生,所以并不会维持太久的时间。因为this world 有自我修复能力,会将所有不自然的现象,恢复成正常的状况。在这里就是修补裂缝、抚平扭曲。不过究竟是什么样的外力,或什么样的理由,造成Space Crack 以及这个扭曲的现象,关于这一点,我也还在调查。”

对于不知道的事情,林也直言不讳地说了出来。但听的人,却是said with a smile :”这样子听起来,倒很像是虚空之龙会做的事情。”

一个意料之外的陌生关键词,林连忙问道:”虚空之龙?那是什么?”

胡安?贾维尔却是露出诧异的表情,说:”你没听过虚空之龙吗?is it possible that 你没童年?就算你爸妈不跟你说这些,拿这一套去骗骗那群child ,也是很不错的。你难道没试过?”胡安所指的,就是住在别馆,那群被林收养的child 。

林坦言道:”嗯,这还真没有。可以跟我说说,虚空之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用古怪的眼神,上下扫了某人一遍。胡安最终还是开口说道:”这算是最常见版本的枕边故事了。我小时候在睡前,我的mother 时常说这世间,有一条虚空之龙。k能够打破world 的O篱,带来other world 的事物,或是将迷地的人带往other world 。k尤其喜欢带不睡觉的child ,去满是ogre 的world 。偶尔会从other world 带来英雄,或是灾厄。总之,就是一条特不安分的狗东西,老喜欢抓child 的。”

胡安?贾维尔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的打趣说道。但听的人,却是相当震撼。

迷地的传说与故事,是怎么一回事?简单地说,

那只是未经过太多人证实的事实。其实在Earth 也是差不多,每一则故事,或多或少都代表了,或隐射着某种程度的事实。只是用比较隐晦的方式,说出来而已。

而且在这个魔法侧的world ,林见过太多超乎常理的事情,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所以他真的没有办法拍着胸脯保证说,枕边故事就只是枕边故事而已,完全都是虚构的。

假如这所谓的’虚空之龙’为真,那么自己在World Tree 那边找不到的答案,也许就在这虚空之dragon body 上。也就是自己是怎么来到迷地的,这个一直让自己无解的问题。

假如能被带过来,那么应该也能被带回去……

因为得到新的重要情报,林involuntarily 陷入沉思之中,忘记了身边还有人。胡安?贾维尔当然察觉到了某人的异状,但他却是said with a smile :”怎么了,is it possible that 你以前听过的枕边故事,是不同版本的故事。反正那种东西就是父母编来骗小孩的,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吧,除非你是故事里头的主角。但有指望成为主角的,估计你那另外一位成为反面教材的机会比较高。你是没指望的。”

laughed 着的胡安,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probability ,让他的笑容僵了下来。 琢磨了半晌后,他带着不确定口吻说道:”但假如你是被虚空之龙带过来的,来自other world 的人类,那你的确会在意这种事情。那么问题来了,你是吗?”

虽然某人走神中,但耳闻胡安的臆测,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他还是吓出了一点冷汗。林干笑说道:”这怎么可能。你有听过这样的人吗?”

”老实说,有听过,而且在迷地的历史上还真不少。我还相信,有更多没机会在历史上留名的人,同样不是在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类。说起来,你和那类人的特质确实很像。跟常人不太一样的外观,表现上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合群,一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最重要的是,拥有很特别的知识。咦,这都说得我自己感觉愈来愈像了。”

对于胡安猜到自己的来历,林却没有什么惊慌,而是问道:”假如是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假如。嗯哼,好吧,假如你是的话,我不打算做什么。要是早个十几年,把你抓起来拷问一些特别的东西,会是很多人的选择。特别是贵族,虽然大部分人相当陈腐,但有些人就是喜欢一些新奇的玩意儿。至于现在的话,你认为你会怕谁?”

”hehe ,也是。”

”所以嘛,不用浪费时间在做不到的事情上。不说对付你,我想光是怎么抓住你,就没有人做得到。话说回来,你的身分真的是……那个?”

”很遗憾,猜对了也没有奖励。更别说你还不是第一个猜到的。”林用打趣的不正经口吻说着,反而会让人怀疑话中的真实性。

胡安却只是hehe 两声,便不再言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