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ich 在卡班拜Academy 的生命课程里,所开展的研究按照某人的分类,有三个方向:药剂学、生物学、细菌学。而病毒也被笼统地归类在细菌之中。

这些学问是在divine force 之外,可以让一般人从伤病中得到拯救的学问。以仁心为初衷的生命之主信徒们,有谁能够抗拒。

更重要的一点,仅管芬在三holy light 教会中,隶属于生命之主的神官以上高层,有着相当高的威望与话语权,但她不曾觊觎过任何权势。甚至有人说,那位Lich 想以此铸就Divine Spark ,点燃神火,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届时,在救死扶伤的体系中,就会在生命之主外出现第二尊Spiritual God 。

但芬从没表现出这一方面的意愿,也就是说将足以成就Spiritual God 的基石,毫不可惜地白送给了生命之主,使其在这个诸神和平的年代,显露出明显的成长与壮大。毕竟用的研究者,都是那一位的信徒;将成果传播与使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者,亦是那位的信徒。

前头有人披荆斩棘,后面的人收割成果。这得要有多无脑,后面的人才会选择跟前头那位翻脸。这也就是即便那位Lich 在自己的信徒中,有着相当程度的威望,生命之主也不曾出面干涉,甚至打压的理由。

将报告看到这里,读着的那位贵族啐了一声,说:”这怎么可能。对自己地位有威胁的人不除掉,那位犯傻了不成?”因为是批评的话语,所以这位贵族不敢提起那位Spiritual God 的尊号,避免引起对方的警觉。只要是正常人,没人想要得罪生命之主跟她的信徒们。

藏身黑暗之人却是耸耸肩,说:”不知道。也许Spiritual God 的想法和贵族们不一样。”

”你是在暗讽我等只知道阴谋plot against 吗。”

”hehe ,大人,我怎么有资格说这种话呢。我只是想说,像我这样的凡人不懂Spiritual God 的思维。但也许您这样的great character 会明白。我妄加揣测,是我的错。”

”你最好是心口如一呀。我可不想到时我腹诽那位Your Majesty 的消息,放在哪位bishop 的桌上。”这位贵族大人赤裸裸地表现出自己的不信任之意。

”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藏在黑暗者打了声haha 。

将一纝纸本报告扔在桌上,会找来这个一点也不可靠之人,这位贵族可不是想看这些大家都能查到的消息。这个男人的背后,有一位能知过去未来的占星师,那才是贵族想要的消息来源。因此他直接问道:”那一位阁下,怎么看这件事情?”

”那位阁下讲的话弯弯绕绕的,可不容易记得呢。”暗处之人推搪说道。

和这类人打交道久了,找来他们的贵族当然知道对方的用意。二话不说,直接扔了一袋钱到角落处。就看那灯火照不到的暗处,延伸出一团黑雾,像是手一样。当黑雾收回后,钱袋也随之消失。

黑暗中传出了清脆的铿锵声,那是Gold Coin 互撞的响声,久久不绝于耳。那贵族厌烦地说道:”如何,记性有好一点了没。”

”慷慨的大人呀,我可想起来我家那位说过什么了。只是您是想知道的是哪个部分?”

”关于这件事情,那两位的Your Majesty 态度为何如此。”贵族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但藏身黑暗之人却是不解地问:”大人,您何必管天上的那两位Your Majesty 怎么想的。这种事情对身在人间的您,很重要吗?”

”另外一位可是身在跟我相同的人间呀。我得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哦,大人,也打算对那一位很有价值的magician 出手了吗。”阴影之人试探似的问道。

”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多嘴。我以为这个道理你比我明白。”

”hehe ,就是因为我有这样的好奇心,所以才能满足that many 人同样的好奇呀。”

”nonsense 。我付那些钱,可不是想听这些。”贵族怒斥道。

”大人息怒。请听我家那位的一些猜测与想法吧。传闻一,那位Lich 就是千年之前,君临迷地的Demon King 。这件事情很多人不相信,也有很多人不愿意相信,我们tentatively 把这件事情当作是真的。因为有些前提不成立的话,那接下来的推论就没有意义了。”

”嗯,继续。”这便算是贵族对于说话者的妥协了。

”大家对于那位Demon King 的印象,最多的还是他或她统治了一个时代,很少人注意到他还摧毁了整个旧Divine Physique 系。如今的诸神,都是在Demon King 殒落之后,英雄辈出的年代崛起,点燃神火而成就的新神。也就是说,这些Spiritual God 在成长的时期,都是听着Demon King 的故事长大的。而且他们之间的年代比起我们更近,也就是说Demon King 的威名,可能已经深烙在祂们的in the bones 。在这种情况下,众神选择与之对抗的probability 并不高;除非今天那个Demon King 的作为,动摇了祂们成就的根本。”

”众神成就的概念嘛。”这个贵族的身份,让他有足够的高度知道一些Spiritual God 未曾公诸于世,仅有少部分人知道的秘密。

”然而即便动手,也不见得就有多高的胜算,毕竟那位可是有着屠神实绩的Demon King 。在这种情形下,因为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或仅仅只是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如此对于将来的恐惧就选择与之对抗。这样的决策即使是身为人类,也会觉得太过草率。对付一个powerhouse ,最简单的方法不是杀了对方,而是将对方变成盟友。如此,便没有威胁性了。”

眼前的贵族老爷,手指头轻叩着桌面。一声声响,在这沉默的夜里,额外的清晰。他又接连问了几个不着边际的问题,藏身阴影中的人也one after another 回答,有时还要了额外的报酬。良久,才被赶出了贵族的宅邸。

新月高挂的夜晚,暗行者不用刻意走在阴影底下,都能让自己的身形变得模糊而不可见。

缠绕在身上的黑雾尽散,阴影中人现出真容。他是个驼背兼瘸子,走起路来一跛一跛。右肩异常肿大。仔细一看,上头居然还有一张人脸。人脸下方,则是有相当短小,明显发育不良的四肢,从阴影之人身上长出。彷佛是一个人之中又藏有一个人。

走着人问道:”big brother ,你怎么一副只打算赚一笔的态度。到处要我再跟对方多收一笔钱。”

肩上的人脸,当然没有回话,他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但身子连接的两人,沟通从来不是倚靠语言,而是运用魔法innate talent 来完成更高层次的交流。所以阴影之人被质疑,他的那位连体brother ,自然而然给出一些回应。

”你是说再拿也没几次了。不多拿一点,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张大小眼且歪嘴的丑陋表情,这时却是露出嘲讽的笑容。说:”已经提示很多次了,对方是屠过诸神的Lich 。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只要是与他们并存于世,就会有弱点,就能够对付?这该说是勇气可嘉呢,还是批评对方无知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