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相比之下,还是golden haired girl 比较胆大。但她也还是用着打颤的声音说道:”老……teacher ,他还只是个child 而已。不要……不要……”

”no no no ,我想说的是,他说得没错呀。”林首先表达赞同之意,令在场的人为之错愕。就听他继续说道:”但是小子呀,我不知道以你的年纪,你会不会明白。在这件事情上,你还是犯了两个很严重的错误。”

”什么错!”艾吉欧躲在别人身后,紧紧抓着衣服的下摆,但却是aggressive 地说道。

”第一,我不是站在father 的立场管教你。单纯只是因为你让老子不爽,所以我想揍你而已。假如是这个理由的话,不用是你爹,任何人都可以揍你没商量的。而你有没有从中得到教训,知不知道挨揍的缘由,之后会变得如何,都不关我的事情。反正你继续犯相同的错误,我就继续揍你而已,这有什么麻烦的。顶多打死了,外面挖个土坑一埋,你以为有人会在乎嘛。”

某人的话说得果决,听得艾吉欧的小脸发白。但可还没有结束,林继续说:

”第二,也是你犯的最大错误,你一点也不尊重powerhouse 。当然这里的强,并不是我跟外头的人比有多强,反正我比你强就对了。少拿大人小孩那一套可笑的说法出来,我既然不是你爸,当然也没有必要忍受你的无理取闹。就算你闹得有道理,那又如何?在绝对的暴力面前,你只有两件事可以做,一个是有足够的实力反抗,一个是逃跑。想要用任何理由乞求我不要揍你,就要有求人的态度;而不是像个混账一样,一边挑衅,一边以为自己有受到保护。弱者的小命,永远都被捏在powerhouse 的手里。想靠foreign object 保护自己,就像是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中一样。什么时候当foreign object 不可靠了,你一样是个死字。想在这个世道生存,唯一值得信任的,就只有自己。”

也许是长篇大论,对一个五六岁的child 来说,还太深奥。林看着那张比起气愤,更多是茫然的小脸,他最后总结道:”总之你就记得两点,一个是我不是你爹,一样可以揍你。另一个是我是个大人,揍你个小毛头还不轻轻松松。”

”卑……卑鄙!”艾吉欧气冲冲地说道。

”哦,你懂这个词喔。不过这不叫卑鄙,这叫大人的特权。”扬了扬手中的藤条,林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地笑着。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传来一个带点沧桑,略为有气无力的声音。老Black Dragon Augustus 的人形化身arrive slowly ,他说道:”怎么了,什么major event 情,要闹得好像world 末日一样。”

这时艾吉欧好像明白,who 比起原先面前的两位姊姊还要靠得住。所以二话不说,立刻转移掩体,跑到了大grandfather 的身后藏了起来。

跟老Black Dragon 同时出现的,还有芬和她的小跟班。史东似乎是有意模仿着贵族deacon 的做法,这时的他是一身black 燕尾服,手挂着一条干净整齐的白巾,托着放红酒与高脚杯的银盘,跟在Lich 的身后。

老龙的现身在意料中。只是后面两位的出现,目的是什么,林却有点抓不准。

看热闹?

芬可以是从来不管那child 的。转性子了?

只见Lich 踩着摇曳身姿的步伐,来到某人身边。伸出了slender jade hand ,接过某人手中,那甩到没剩下什么枝桠的藤条。

既然Lich 要,某人可不敢死抓着不放,因为后果会很严重。但消失又重新出现的芬,却是拿了一根全新的藤条,交到某人手上。还煞有其事地捏住五指,让某人好好握住,复又意义深远地patted 手。

”嗯,有仇?”林问道。

”之前有小bastard 进到我的房间捣乱,留了一地猫毛跟碎片。我也懒得确认凶手是谁,反正那三只小的我处理,这只大的交给你。”芬冷冷地说道。

芬的话才说完,就听到三声高低不同的猫唳,以及完全不像猫的重重脚步声远离。Lich 头也不回,只是朝一旁使了个眼色。顺口说道:”去,今晚炖猫。”

原黑暗Legion Guard Corps Head 缝合尸史东是身不移,手不动。暗淡的影子却像是活了起来一样,moved towards 三只猫逃跑的方向延伸而去。

听到某只Lich 的指定料理,林无奈地说:”至于嘛。妳这么说,彷佛我今晚的晚餐会是炖小孩。”

”听起来好像不错。你老家有这道菜的做法吗?”芬用认真的口吻问道。

某人脸却是黑了半边,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但还是顺着话意说道:”那个Little Fatty 太肥,不适合用炖的。”

以为有了靠山的艾吉欧听了两个magician 的对话,焦虑地loudly said :”你们是恶魔嘛,居然想要吃小child !”

”嗯,我现在应该算一半吧。”某人自曝事实。

”我过去可是有Demon King 之称呢。”某只Lich 则是很自然地说着。

两人说完,便作势摩拳擦掌,打算分头好好教训一群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的小东西。

”大grandfather ,你看他们啦。”艾吉欧惨嚎道。

老Black Dragon Augustus 却是haha 一笑,unfathomable mystery 地将话题转回Lich 开的头,说道:”嘿,小child 的话,没什么肉。一口都塞不满,吃起来没滋味。”

所谓老人一接话,全场都尴尬。某个magician 认真想到,Lich 吃没吃过,不知道;但估计吓人的成分比较多。自己当然最清楚了,别说人肉,就连类人形的demonic beast ,或是人类以外的智人种,某人都吃不下肚。

但眼前的Senior ,原身可是Black Dragon 呀。要说在场众人里头,最有可能吃过人的,非这位Senior 莫属了。所以Augustus 的发言,竟意外地有很高的可信度。也正因为如此,众人才更显尴尬。包括躲在他身后的Little Fatty 都倒退了three to four steps ,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大人们。

也许Augustus 想要和过去一样,展露出亲切的笑容。但这位Senior 可是伤残人士,脸部的旧伤疤随着笑容抽啊抽的,原本在艾吉欧眼中还挺和蔼可亲,如今却是face looks sinister 。一副饿极了,又看着肉排的眼神。

他大叫一声,转头就跑。”我要离家出走!”便用他那和胖墩身形完全不相符的速度,跑得不见silhouette 。

是说one after another 暴击,某人都有点同情那个Little Fatty 了,不忍心追上去继续打。倒是自家的两个学徒,担心艾吉欧做什么不理性的事情,连忙追了上去。

眼看事情告一段落,包括Black Dragon 也都在hehe 笑着,尽管不知道这头老Black Dragon 在笑什么,芬还是问起某人:”怎么了,今天像是吃炸药一样,追着那个Little Fatty 跑。”

看着窗外唏哩哩下着毛毛细雨,天色dark 的,林said with a smile :”妳知道吗,我家乡有句话,雨天打child ,──”

某人话只说了半截。芬没奈何,只能问道:”怎样?下半句呢。”

”──闲着也是闲着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