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Sky of the Magic Tower Chapter 92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今天之前,芬无法想象在某人的资料库中,那个枯燥无味,被命名为’佛洛伊德’的分支项目,能够在实际用途上发挥什么作用。但在今天,她看到某人用图片的方式,很开心地跟一个被公认为没有智慧的元素生物聊起天来,那种不真实感让她怀疑,这是不是某人在装模作样?

其实这只是Lich 在专业性方面的缺失,才会有这样的认知。

不论是什么样的智慧生命,不论是属于先进或落后的族群,也不管彼此间的语言有没有办法沟通,有一些东西还是具备有共通性的,那就是视觉与声音。

视觉包含色彩、图片,声音则是包括了音乐、节奏等要素。急促的鼓点、混乱且偏暗沉的vortex ,这些意象对大多数生物所表达的意涵,不说相同,至少也是相近的。

跟蛇王敖得萨交流的过程,其实也不是那么顺利。至少用图片交流这种事情,林也是赶鸭子上架,头一遭。但玩了几轮后,不谈太过profound 的心理学理论,某人觉得这还真像自己在穿越前,用的各种表情包、贴图等玩意儿。只是要排除一些谐音梗,或是迷因梗。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以及多几轮的交流后,一人一蛇之间算是驾轻就熟,交换图片的速度也愈来愈快,而且复杂程度也愈来愈高。这又让某人刷新了一次认知。

at first ,林的设想中是蛇王只是具备着未开化,wild beast 程度的智慧。后来发觉对方拥有的可能是集体意志,这可就跟’笨’一点也扯不上关系,也许会有几岁幼儿程度的智慧。

但真的接触之后,就发现到对方可不是某人想象中几岁幼儿程度的聪明而已,这也是肇因于某人对’集体意志’的误解。或者说,在今天之前并没有想过要了解多深。

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方式来形容,就好像一帮大老爷们围在一起讨论事情。总要把事情讨论出个结果来,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偏偏大家也不见得会专心讨论事情,很容易就被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事物所吸引而分心。

比较Earth 化的说法,这就叫做专注力不足。然而这个专注力不足的背后原因,是多重人格意识互相较劲的结果。而这个’多重’有多多?成千上万的那种……

所以在得到一个新的资讯时,为了处理或理解这个资讯,就造成整体的’当机’,对蛇王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了。在这种情形下,就impossible 处理得了太过复杂的资讯。语言,就是属于’复杂’资讯的范畴。

所以要跟蛇王正常交流,就必须用那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方法,就算是猪来,也可以迅速理解的那种。这句话可不是什么比喻,而是要可以实际达成的部分。

不过这件事,也就当事人玩得欢。芬身为一个旁观者,可是从头到尾都是懵的。而且在她的观察中,发觉到某人真的跟这只比wild beast 还不如的蛇王聊开了,顿时有种自己大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突然只是偶尔会有小摇晃的蛇身,来了一个相当剧烈的转向。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芬差一点站不住脚。尽管她在瞬间就恢复了平衡,但林已经先一步闪现到她扑倒的方向,等着接住将要跌倒的Lich 。最终林还是接了个空,芬轻轻巧巧地就稳住了自己。问道:”怎么一回事?”

接空的某人,捏捏了什么都没抓住的手,可惜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口气正常地说道:”没什么。只是跟敖得萨说我们要去宝石坑,他决定亲自送我们过去而已。刚刚的大晃动,就是他来了个大转向的影响吧。”

”送我们过去!”芬对这个答案感到很意外。眼前的男人与这个巨大的元素生物才’对话’多久的时间,都还没过一个下午呢,蛇王敖得萨就要亲自送自己entire group 过去这一回的目的地了。芬不由得好奇地问道:”你们搞了一个下午,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呀?”

”嗯,其实聊的事情不多。most important 是因为沟通的方式相当primordial ,我也不是很熟悉这样的方法。光是提出一个想法,还要反复确认对方所认知的东西,是不是跟自己要传达的东西一致。而且还没办法给出太复杂的说法,只能从多个角度,不停地去尝试让对方可以理解的表达方式。真要说这整个下午传达了什么东西,其实也就两点最为主要:我们没有敌意,另一个就是我们要去宝石坑。”

”就这样!搞了一个下午?”芬很意外地说道。

”当然,他拉哩拉杂的事情问了很多,要回答他也很麻烦,这才花了这么久的时间。”

芬好奇地问道:”拉哩拉杂的事情?都哪些?”

”就是跟我们有关的事情。”想了想,林又说道:”其实敖得萨给我的一个感觉是,他孤独太久了。所以只要遇到一个能够沟通的,他就迫不及待的拉着人,什么话都说上一通。而且他对外界的事情也很好奇。虽然这些年他走过很多地方,遇到不少事情,但那些经历相较于我们所遇过的,可说是单调许多。所以他可是跟海绵一样,饥渴地吸收着所有可以吸收的知识。”

对于某人的推论,不说他自己感到相当意外,就连聆听的Lich 也是同样的感觉。

谁能想得到,一个被认为智慧程度充其量是wild beast 等级的元素生物,其实也有求知的欲望。只是差在没有人有办法跟他沟通而已。

且不说这件事情能够给两人带来什么后续的好处,光就前往宝石坑这点,用不着自己继续伤脑筋,这可就是唾手可得的利益。只要脑子正常,有谁会拒绝。

就在芬思考着当中的利弊时,她眼角瞥见了某人扭扭捏捏的模样。想开口,又不敢开口,就是等着别人主动提问。没奈何,芬问道:”怎么了?”

”嗯,我是想要教他语言。这样的话,以后要交流也比较方便。”

”很好,加油,我支援你。”除了几句干巴巴的话语外,Lich 可不打算付出更多。

”嗯,那个,我想这件事情非妳莫属。也只有妳,才做得到。”

闪过被丢过来的高帽子,芬嫌弃地说道:”教小娃娃学说话,你是不是找错人了。你回家一趟,把那两个丫头随便抓一个过来,表现的都会比我好吧。”

”假如我说,想要教他的是机器语言呢。”林抛出了一个震撼弹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