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ry Sky of the Magic Tower Chapter 93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别说只有女人跟龙一样,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其实男人也是一样。

而这个症状,对于一个热爱探索外层空间的天文学家来说,更为严重数倍。

假如不是着迷于那高悬空中的灿烂星辰,不是被那深邃的点点starlight 所吸引,怎么可能有人成日里盯着那片漆黑的夜空,为那片单调的星辰命名、写下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并且想出一套套星相理论,希望将它们与自己的生命产生连结。

别说男人不浪漫,只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对的人事物。

眼前的宝石之城虽然跟某人心中的浪漫扯不上边,但对于眼球的吸睛程度,无疑是震撼等级的。芬也是同样,虽然说她心中想的是,假如把眼前的宝石改造成会炸裂的魔法道具,究竟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以及能不能超越某人的爆炸艺术。

……这只能说人跟人的价值观不同。就好像在Earth ,有些人把钱当钱,有些人是烧钱点烟。

speaking of which ,土‧迷地的夕阳或日出并没有什么特色。在Earth 或迷地,这两个时间段的太阳之所以会吸引人,是因为大气层与光线折射角度的缘故,所以会呈现出与平常时不一样的美景。但在这个没有大气层的world ,当然不会有那衬着云彩,氤氲缭绕的景致。

不过土‧迷地恒星的直射光线,在一座multi-colored 的宝石之城折射下,犹如一朵炸开的绝艳花朵。肆意地张扬自己的狂放与beautiful and alluring ,令人难以直视。

让某人觉得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座宝石cluster of palaces 的设计,并不是disordered and in a mess ,胡乱安插的那种。各座独特的宝stone palace 殿有着不一样的美,折射出不同色调的rays of light ,入目所及是一种协调与和谐的美感,令人迷醉,也令人赞叹。

此情此景,容易让人情不自禁。林转头looked towards 芬的侧脸,那对beautiful eyes ,那弯弯的睫毛,那挺拔的鼻梁,水珠般的耳垂,一切的一切,一如既往的beautiful and alluring 动人。

像是察觉到某人的视线,芬故作平淡地转过脸来。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双骨溜溜、bright and intelligent 的眼珠子,已经透露出足够的情绪。

想起了那道代表爱情的数学公式,林一抬手,握拳而后箕张,宛如绽放一般。鹅yellow 的光线如羽毛笔的笔触,在空中留下流火一般的痕迹,写出了r=a(1-sinθ),展示在芬的面前。

”咋地?”

这姑娘一开口,就是浓浓的东北姑娘风,大喇喇的,什么浪漫气氛都给破坏殆尽。看着某人所给的数学公式,先是不解,后又做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问道:”你这是想要一颗心脏来献祭的意思吗?不过那些元素生物可没有这种器官。要的话,得回去之后,再挑一个倒霉鬼来宰,才能活剐一颗心脏出来。只是你要献祭给谁呀?哪个野蛮的Spiritual God 要this thing ,告诉我,我去宰了对方。还是说你半恶魔化了之后,终究还是被深渊所吸引,要moved towards 那个方向走?那么现在告诉我的意思,是要我阻止你呢?还是打死你呢?还是打个半死就好?你总不会是打我的主意吧。”

……”不,我的意思是,我哗了条狗。要再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我傻傻地哗了条狗。”

某人表错情,闹憋扭似的扭过头,什么话都不想说。然而Lich 却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双眼弯得如弦月一般,嘴角禁不住轻扬。

在这暧昧不明的时刻,两人眼前的宝石之城突然射出一道冲天的光柱。和底下的宝石rays of light 不同,淡blue ,似有云气滚滚,朦朦胧胧。

”这是……”林喃喃自语道。

比起某个一直在低层级打滚的男人,芬的眼界与经历无疑高了很多。她当然知道眼前此景,究竟代表什么意义。”这是宝石坑的人,在迎接我们呢?”

”迎接?”林不解地问道。

”好吧。说明白一点,就是示威。”

”为什么要示威?他们吃饱撑着了。”

芬指了指脚下的white jade 巨蛇,说:”不管怎么说,这条大蛇是一个元素领主。你明不明白’领主’这两个字的意涵呀?之所以元素精灵的最高位阶是用领主来称呼,代表他们对于领地的观念非常的重。一个元素领主接近另一个元素领主的领域,通常代表的是战争。就我所知,this world 可没有什么友好拜访的。敖得萨之所以停在这个位置,而不是继续带着我们靠近,背后的原因就是如此。他也不想就这么开战吧。”

”了解。”某人nodded ,而又后知后觉地说道:”啊,这不就是说接下来的路,得要我们自己走过去了。”

”眼睛看得到的距离,你会怕?”芬嗤笑说道。

”这倒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只是说……对方这么整,看起来不太友善的样子。”

”这已经够客气的了。你believing or not ,搁在其他地方,直接打过来的也会有。”芬教训着某人。

”那么对方不打,是因为真的客气,还是因为瞧不起这边的。”林问了个诛心的问题。

”估计是后者吧。”芬将双手叉在胸前,露出了俯瞰天下的神态,骄傲地说:”只有powerhouse 才有资格决定打或不打,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不打。弱者没有资格决定任何事情。”

”是嘛。”

林不以为然地twitched his lips ,就要往前走。芬则是站在原地,略有不满地说:”对于对方的态度,你就不做任何响应吗?”

”为什么要回应?”林不解地说道。但看到芬那张略为气愤的表情后,只得又解释道:”妳会害怕一只小奶猫对妳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吗?”

”怎么可能会害怕。”

”那妳认为跟他们相比,我们是小奶猫,还是凶猛的狮子?”林指着宝石坑,如此问道。

”就算不是狮子,也impossible 是奶猫吧。”响应后,芬露出略有所思的神色。

”简单地说,妳也无法确定,是吧。”下了结论后,林继续说道:”有些人做事喜欢张扬,一件小事也要宣扬到全world 的人都知道。但我是那种喜欢默默做事的人。要是有人在我面前张杨猖狂,就等于是给我一个机会评估。评估对方的强项与弱点,要是有可能或有需要,就moved towards 对方的弱点来一记狠的。这样子可比自己到处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还要有趣的多。”

虽然某人说的话,听起来有些道理,但这世间可不是有道理就行的了。在不同文化环境中成长,又有着不一样的人生经历,芬可不是那种别人胡说几句,她就会全盘接受的女人。只是对于某人猥琐的态度,她再不满,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就是露出一副露骨的不信任神情而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