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Adding Entries From Health Preservation Art Chapter 150

  第150章 强敌齐至!Heavenly Phoenix 真阴(6200字求订阅)

  内城区中心广场,矗立着两块高达十米的巨大stone tablet ,碑面光滑如镜,如同两座高高耸立的琉璃pagoda 。

  这便是遍及各个Prefecture City 的‘Qilin 榜’和‘乾Heaven Ranking ’。

  碑面从上到下,映满了人像,后面还有泛着微光的文字。

  此时,左边那块stone tablet 上,突然泛出淡淡绿光。

  “Qilin 榜换榜了!”

  路过的行人被这一幕吸引,好事者全都围了上去。

  “二百九十五名!覆雨剑浪翻云下榜了!”

  “这怎么可能?此人似乎Heavenly Saint Celestial Grotto 传人?”

  “难道是Aristocratic Family 豪门出手了?”

  围观者discuss spiritedly ,浪翻云下榜,但是却没有新人来顶替他。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浪翻云使用特殊手段下榜了。

  另外一种,就是有实力高强,但不满足上榜条件的expert 将其杀死。

  Buzz! Buzz! Buzz! !

  就在众人猜测之际,Qilin 榜上方突然绽放出耀眼的绿色rays of light 。

  “快看,前五十换榜了!”

  “第四十二名!姓名:苏天奇、来历:Yun Province 城苏家、martial arts :天玄策、realm :四气Grandmaster !”

  “Yun Province three great aristocratic families 之一的苏家,Heavenly Saint Sect 真传!”

  “先有齐云天,后有齐轩铭,现在又出了一个苏天奇,若是Martial God 重现世间,Martial Arts 复兴有望啊!”

  围观者以Martial Artist 为主,如今Martial Arts 式微,Qilin 榜和乾Heaven Ranking 排名靠前的位置,几乎都被Spirit Beast bloodline 者和Divine Weapon Aristocratic Family 传人占据,选择Martial Arts 的天才少之又少。

  此时,一男一女站在人群后方,眺望着Qilin 榜。

  男的长相俊朗,身着blue 华服,女的一袭白裙,轻纱遮面,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睛。

  两人皆是twenty four-five 岁的样子,气质脱俗,相貌出众,站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

  赫然是在Yun Province 游历的苏天奇和苏凝秋。

  “表哥,他们都在夸你呢!明年Central Plains 试炼开启前,你绝对可以进入前二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大名!”

  苏凝秋听着众人的议论,显得很是开心。

  “前二十名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苏天奇很受用,但并没有因此志得意满。

  “我相信表哥一定可以!”苏凝秋对他信心满满。

  “我目前还差得远。起码得五气Perfection ,将天玄策cultivation 到Third Layer 才行。”

  “天玄策练到Third Layer ,岂不是能skipping grades to challenge 蛇级expert ?”

  “这是进入前二十名的基础。”苏天奇said resolutely 。

  “虽然同在一个榜单,但前二十名个个都有skipping grades to battle 的能力。”

  “这么夸张?!”苏凝秋stared wide-eyed 。

  “伱没发现前二十名一个纯粹的Martial Artist 都没有吗?齐轩铭cultivation Heavenly Saint Sect Absolute Art ,又拥有‘庚golden sword 体’,上个月他才刚刚提升到二十五名。他要是想进前二十,怕是得在Sword Art 上有所breakthrough ,或者breakthrough 到五气境。”

  “Martial Artist 跟同级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的差距这么大?”

  “没办法,排名前二十的这些人,要么拥有强大的Spirit Beast bloodline ,要么就是得到了Divine Weapon 的承认,能够操控完整的低阶伪Divine Weapon 。这些人一旦激发bloodline 之力,或者不计代价地催动Divine Weapon ,同层次的Martial Artist 实在难以抗衡。”苏天奇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Martial Artist 能够依靠的只有自身,差距太大了。”

  苏凝秋curl one’s lip ,神情有些丧气。

  “若是还有Martial God 在世,能够建造‘Spirit Pond ’,Martial Artist 通过浸泡Spirit Pond 之水,极大地削弱Divine Weapon 之力的影响,对上同阶的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就不会吃大亏了。”苏天奇叹息一声。

  尽管他心向Martial Arts ,意志坚定,但也感觉前路崎岖坎坷,不知通往何处。

  “sect 千年前留下的Spirit Pond 已经临近干涸,只有Aura Condensation Martial Saint 才有资格浸泡。不然的话,表哥肯定能将这些人都打败!”

  苏凝秋握紧了拳头。

  “就算浸泡了Spirit Pond 之水,对上同阶的Spirit Beast bloodline 者,Martial Artist 还是不占优势的。”苏天奇苦笑。

  “那Young Master Han 和浪Young Master 岂不是很危险?”苏凝秋神情微变。

  表哥获得情报,慕容奇要找怒蛟帮的麻烦。

  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到元昌府,想通知Han Zhao 和浪翻云。

  只不过到了元昌府的时候,路上遇到挑战者,耽搁了时辰。

  “估计浪brother 也是为了躲避慕容奇,所以才想办法下榜了吧。”

  苏天奇仰望着Qilin 榜上方的位置,他倒是不信浪翻云死了。

  通过一些特殊办法,是可以让上榜之人下榜的,只不过非常麻烦而已。

  “韩兄所在的怒蛟帮已经投靠了Qi Family ,Qi Family It shouldn’t be 袖手旁观。”

  苏天奇的语气有些不确信。

  “慕容奇真的这么厉害吗?”苏凝秋问道。

  “慕容奇两年前上榜,初战便杀死了原先排名第十九的Qi State 皇子姜闵,姜闵可是有着斩杀一煞境Martial Saint 的惊人战绩。”

  “这怎么可能?”苏凝秋大惊,慕容奇两年前就有如此实力,现在恐怕会更强。

  “你看排名第十八的那位,Qi Family 的齐休,他跟齐轩铭同岁,幽荧bloodline 跟齐轩铭相差仿佛,但他在去年就曾杀死过蛇级一重境的Great Demon !”苏天奇said solemnly 。

  苏凝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蛇级一重境对应一煞境Martial Saint ,不过论实际battle strength ,demon 要强出同阶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一大截。

  “还有第十七名的季青霜,你可知她今年才二十岁,是上榜众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苏天奇指着榜单上方,接着道。

  “一年前,她获得了季家third rank Divine Weapon 七邪覆碎片的认可,短短一年的时间,她便从拘级五纹连破两境,成为了七纹Perfection 的Peak expert 。”

  “季家如今最优秀的天才Ji Baiwei ,前年得到七邪覆碎片的认可,今年才十九岁,听说已经开始冲击蛇级大bottleneck 了。她要是冲榜,估计直接就能进入前十。”

  “.”苏凝秋陷入了沉默,即便是她不选择Marital Arts Path ,想要获得Divine Weapon 的认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可谓是成也Divine Weapon ,败也Divine Weapon 。

  一旦得不得Divine Weapon 的承认,overwhelming majority 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的上限就是拘级七纹。

  尽管这个层次在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中算上层了,但对于她和苏天奇这种天生拥有强大Martial Arts 天赋的人来说,赌自己获得Divine Weapon 的青睐,还不如走Marital Arts Path 。

  至少,如今的Marital Arts Path 的上限是七煞境Martial Saint ,对应蛇级9th layer 的Peak powerhouse 。

  只不过同为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听到Ji Baiwei 年仅十九岁就开始冲击蛇级大bottleneck ,她还是很羡慕的。

  一时间,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心头。她感觉无比地烦躁和丧气。

  “表妹!!”苏天奇突然loudly shouted 。

  “表哥?”苏凝秋猛地一个激灵,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这些人在整个东胜洲的peers 中都是最优秀的一批人,可以将他们作为目标,但不要跟他们直接对比!我们要做的是走好脚下的each step 路,脚踏实地。”苏天奇语重心长的道。

  苏凝秋显然是出现了Heart Demon ,这对Martial Artist 来说是最致命的东西。

  “表哥,受教了。”苏凝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礼,郑重的道。

  自己选择的道路,应该坚定的走下去。每个人的起点不同,强行对比,没有意义。

  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身后百米之外的豪华restaurant 的三楼包厢里,一个身着purple 华服的青年正端着酒杯,饶有兴致地听着苏天奇和苏凝秋的对话。

  他的神情倨傲,一双斜插入鬓的white eyebrow 使得他整个人宛若一柄出鞘的利剑,充满了霸道凌厉的imposing manner 。

  “身为Aristocratic Family 子弟,放弃bloodline 的优势选择Martial Arts ,实在是愚蠢至极。”青年身旁站着一个背着巨大黑匣子的老者,对苏天奇和苏凝秋的看法很是不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的活法就是攀登顶峰,俯瞰众生。”

  青年轻笑一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奇Young Master 好志气!”老者神情艳羡,同为Murong Family 的clansman ,他曾经放弃bloodline 优势,选择Marital Arts Path ,最终止步于二煞Martial Saint Realm ,悔之无及。

  对拥有强大bloodline 之人,他的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走吧,剑奴。”慕容奇最后瞥了一眼Qilin 榜首的位置,hands behind back ,转身下楼。

  其实他十天前就已经赶到了元昌府,只不过比起Hundred Spirit Sect 和Murong Family 发布的任务,他更在意挑战Qilin 榜上的expert 。

  至于什么怒蛟帮和Han Zhao ,翻手可灭,随便找个时间上门即可,Lu Yingxuan 跑不了。

  元昌Prefecture City 三百里外的矾林镇。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驾豪华的carriage 缓缓行驶在镇子中心宽敞的街道上。

  最终,carriage 穿过镇子,停在镇外不远处的一个幽静雅致的庄子外。

  此时,庄子门口,十几名身着black 劲装的Martial Artist 分列两旁,他们个个都举着black 的大伞,神情紧绷。

  “青霜小姐,到地方了。”驾车的中年女子跳下carriage ,直接跪倒在地,身体趴伏着,让背部与地面齐平。

  ”en. ”carriage 里传来一个清越的女声,紧接着布帘子被掀开,露出一张眉目如画的俏丽脸庞。

  女子约莫二十岁的样子,身着修身的white 长裙,窈窕美好的身段被完美地勾勒出来,线条优美的小腿下,一双莹润绵软,纤不见骨的jade foot 裸露着。

  她还没淋到雨,周围的Martial Artist 们便举着大伞围了过来。

  季青霜看着被雨水冲刷过的青石地面,brows slightly wrinkle ,一只脚轻轻踩在中年女子的背上。

  马上便有两名侍女取来靴子替她穿上。

  entire group 簇拥着季青霜,进入了庄子的后厅。

  季青霜来到主位,中年女子提前从须弥袋子里取出布帛擦拭着本就干净的椅子,接着取出white 的异兽皮毛,垫在上面。

  季青霜落座,众人则是全部侍立在她的面前,神情恭敬无比。

  “青霜小姐,这是我们调查到的情报,慕容奇十天前就已经来到了元昌Prefecture City ,不过他并没有对怒蛟帮出手,只是去拜访了一下Zheng Family 。”

  其中一个汉子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的布帛,双手奉上。

  季青霜瞥了一眼,没有去接。

  一旁的中年女子见状,接过布帛,双手展开,放置于季青霜的面前。

  “慕容奇不足为虑,倒是那个Han Zhao ,现在身在何处?”季青霜indifferently said 。

  “Han Zhao 于二十天前返回了怒蛟岛,至今还在岛上。”又有人取出一个画轴,中年女子接过画轴后展开,露出一个丰神如玉的俊朗青年的silhouette 。

  “倒是相貌出众,比那Han Cheng 都要出色。难怪会让白微如此记挂,不惜承诺让出大量资源也要求我帮忙。”季青霜打量了一下画中青年的样貌,眼神有些戏谑。

  “你等先去吧,密切监视慕容奇的行动。”

  季青霜冲着身前的Martial Artist 们摆了摆手。

  “是!”众人恭敬退下。

  此时,一旁的中年女子said resolutely :“青霜小姐,难道你真的要出手对付慕容奇吗?他毕竟是White Tiger Aristocratic Family 的嫡系子弟,成名已久,听说他这两年实力大进,不是好相与之人。恐怕.”

  “云姨,你怕我不是他的对手?”季青霜轻笑一声。

  “奴婢不敢。青霜小姐的排名还在慕容奇之上,我只是怕节外生枝。”季云连忙低下了头。

  “Hundred Spirit Sect 和White Tiger Aristocratic Family 为了找‘阴女’blood sacrifice 百禽钺,我的目的是抓住Han Zhao ,将他掌控我的手里,以期在关键时刻胁迫Ji Baiwei 就范,让我获得Divine Weapon 争夺的最终胜利。双方的利益并不冲突,慕容奇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季青霜indifferently said ,季家的实力确实稍逊Murong Family 一筹,但这里是Wei Country ,而不是Chu State 。

  Hundred Spirit Sect 和White Tiger Aristocratic Family 联合能够压服Qi Family ,这种时候他们绝对不会招惹季家的。

  只要慕容奇是个正常人,就不会跟她作对。

  “白微小姐真的会为了一个凡人Martial Artist 而.”季云有些迟疑。

  “你不了解她,这次要不是她处于breakthrough 的关键时刻,家族不允许她外出,她绝对会亲自前来。”

  季青霜幽幽地道。

  “身为Aristocratic Family 之人,她太过于善良,竟然会相信我这个跟她有直接利益冲突的竞争者。既然她这么愚蠢,那我怎么能放弃这个extremely rare 的好机会。”

  “青霜小姐英明!”季云低下了头,她从来没在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中见过像Ji Baiwei 这样的好人,只可惜她的主人是季青霜。

  “趁着这次外出,我就在此地完成breakthrough ,只要进阶蛇级,再加上Han Zhao 这张王牌在手.白微,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路。”

  季青霜面露狠色。

  重聚七邪覆成为正牌掌兵使,站在众生之巅,享受着Supreme 的地位,以及近千年的悠长lifespan ,远比所谓的所谓的情谊要重要得多。

  怒蛟岛。

  Han Zhao 端坐在怒蛟殿的主位上。

  下方的众人小声议论。

  Han Zhao 手中摊开一张布帛,上面写着densely packed 的文字。

  这是齐轩铭送来的有关慕容奇的情报。

  此人今年才二十四岁,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二次bloodline 觉醒的Peak powerhouse ,距离第三次bloodline 觉醒也只差半步。

  虽然位列Qilin 榜第十九,但实际battle strength 应该不止于此。

  他最大的倚仗自然是White Tiger Bloodline ,不过此人将bloodline 之力与martial arts 融合,自创出‘White Tiger 杀剑’绝技,听说在整个White Tiger Aristocratic Family 里面,也只有寥寥几人能够跟他匹敌,而且这几人的年纪都还比他大。

  慕容奇身边还有一名二煞境的剑奴跟随,能够breakthrough Martial Saint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没有一个弱者。

  想那贺无极,便有一手trump card 的‘太阳True Aura ’,在模拟中可是跟他perish together 了。

  “this time ,算是真正直面顶级势力的同阶powerhouse 了。”Han Zhao 心中暗忖,尽管他对most recently 的进步非常满意,但也没有小觑慕容奇。

  肺·金(61%)、肝·木(61%)、肾·水(61%)、心·火(61%)、脾·土(61%)

  Upper Dantian ·雷(40%)、Middle Dantian ·冰(35%)、Lower Dantian ·风(35%)

  通过吸收Dragon Blood Pill 的medicinal power ,并且转化其中的雷行之气,Han Zhao 已经正式踏入四气Grandmaster 境。

  因为体内多了风、冰、雷三奇之力,所以体内五气formidable power 要比同阶强出一截。

  最关键的是Blood Spirit Method Perfection ,并且融合成了True Spirit 九变,外加上他将Soulseizer Art cultivated to Third Layer 。

  Han Zhao 已经能够使用Absorbing Cultivation Great Technique 吸收Martial Saint Level powerhouse 体内的True Qi 。

  目前他已经吸收了上官烈体内的一小部分True Qi 。

  主要是因为上官烈乃是修成了Lesser Divine Ability 的三煞境Martial Saint ,其True Qi 无比凝练,外加上他体内还有雷蛟血残留,所以Han Zhao 无法大量吸收其体内True Qi 。

  不过,Han Zhao 目前的首要目标不是上官烈,而是贺无极。

  他最近通过怒蛟帮和Spirit Control Guard 的情报网,一直在调查贺无极的消息。

  此人应该已经加入了Longevity Cult 。

  对于他来说,最佳的对敌顺序是先杀贺无极,用Absorbing Cultivation Great Technique 吸收他的True Qi 。

  哪怕精炼之后只剩二十分之一,但只要能够获得贺无极的‘太阳True Aura ’,他的爆发力绝对能够bring it up a level 。

  用Innate Astral Qi 释放‘太阳True Aura ’未必不可。

  “en? !”Han Zhao 正在思忖之际,突然感应到了Yu Niang 正在迅速接近怒蛟殿。

  他当即站起身来。

  “Young Gang Lord 。”水惊风见Han Zhao 突然起身,上前恭敬一礼,疑惑地看着他。

  “会议暂停,你们先下去吧。”

  Han Zhao 摆了摆手。

  “是!”众人听命行事,离开了怒蛟殿。

  不一会儿,一只palm-size 的冰blue 小鸟飞入了殿中。

  “Yu Niang 。”注意到Yu Niang 审视的目光,Han Zhao said solemnly :“我现在可以这么称呼你吗?还是应该叫你玉玄机Old Ancestor ?”

  “虽然我的年纪当你Great Grandmother 都够了,但叫我Old Ancestor ,未免把我叫得太老了。”

  清冷的声音从冰blue 小鸟的口中传出。

  tone barely fell ,她的身体忽然绽放出冰blue 的微光。

  紧接着,这rays of light 变得越发耀眼。

  Han Zhao 抬手遮住眼睛。

  眨眼间,一个看起来姿容淡雅,肌肤胜雪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她both eyes slightly closed ,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着齐膝silver clothes ,露出一双浑圆修长的玉腿。

  一缕缕Ice-Cold Qi 以女子为中心迅速向all around 扩散,很快便使得殿中的桌椅和地面凝结了一层白霜。

  Han Zhao 体表的body protection astral qi 自动激发,抵挡住这阵阵寒意。

  不过当silver clothes 女子睁眼之时,这些寒气便迅速回到了她的体内。

  冰blue 的眸子calm and composed ,平静地注视着Han Zhao 。

  “玉senior ,你把Yu Niang 怎么样了?”Han Zhao said resolutely ,尽管有bloodline 的联系,他没有感觉到玉玄机的情绪中有恶意,但她确实没有善意传达过来。

  “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你觉得我能把她怎么样?”玉玄机面无表情。

  她的tone barely fell ,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Big Brother Han !我没事的!”

  “Yu Niang ,你没事就好。”Han Zhao 面露喜色,只要Yu Niang 还在,那就不会出major event 。

  只不过这么一张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的面孔,突然出现如此娇弱的声音,感觉倒是有点古怪。

  【一体双魂的超级powerhouse ,此刻‘龙游浅滩、Phoenix 落毛’,正是紧抱大腿的绝佳时机。】

  【女大三十送江山,女大三百送Immortal Pill 。】

  随着Yu Niang 的声音出现,system prompt 随之出现。

  system 面板上,之前无法查看的Yu Niang attribute 随之出现。

  ——姓名:玉玄机·Yu Niang (冰凤)

  ——cultivation technique :Health Preservation Art (Fourth Layer Perfection 100%)

  ‘说好的我来交涉,你别插嘴!’玉玄机的神情略显尴尬,in the heart 训斥了一句。

  ‘知道了’Yu Niang 怯生生的道。

  “cough cough ,小子,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那我也就不卖关子了。”玉玄机努力克制住Yu Niang 亲近Han Zhao 的心绪,平静的道。

  “玉senior 请示下。”Han Zhao said resolutely ,玉玄机尽管气息不强,但她散发的寒气给他一种致命的威胁,显然她身上隐藏了恐怖的杀招。

  尤其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就将Health Preservation Art cultivated to Fourth Layer Perfection ,超乎他的预期。

  “你教给Yu Niang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对我恢复实力非常有用,只要再进一步,我就能加速完成Nirvana 。等我恢复实力,Hundred Spirit Sect 和White Tiger Aristocratic Family 的麻烦,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玉玄机said solemnly 。

  “这”Han Zhao 有些迟疑,Health Preservation Art 从Fifth Layer 开始就是长生诀的范畴,涉及隐秘,而这玉玄机对他不像Yu Niang 那样亲近,他不太敢将Fifth Layer 教给她。

  “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我感受到你的体内拥有雷蛟之力,Flood Dragon bloodline 会让你的Martial Artist 之路更加顺畅,但你要是专修Martial Arts ,你的Divine Ability Heavenly Tribulation 怕是渡不过去了!”

  “请玉senior 替Junior 解惑。”Han Zhao 神情微变,Divine Ability Heavenly Tribulation 是他目前模拟中遇到的最大问题。

  “我的Heavenly Phoenix 真阴能够帮助Spirit Beast 削弱Heavenly Tribulation ,自然也对Divine Ability 大劫有效。只要你帮我渡过Nirvana 期,我会在未来帮你渡过Divine Ability 大劫,如何?”

  “玉senior 此话当真?”Han Zhao stared wide-eyed 。

  “我从不食言,你若不信,我愿以Heart Demon 起誓。”

  “我相信senior 。”Han Zhao said resolutely 。比起誓言,bloodline 联系更可靠。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