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Infinite Simulation From Mountain Monarch Chapter 185

  第185章 ten deaths without life ,破局关键!(求订阅!)

  因为突如其来的情报,篝火旁三人都有些沉郁。

  Lu Shan 又凑了凑火,闷闷道:“都早些休息吧。”

  快到北境了,

  他们必须时刻保证状态处于最佳。

  因为……

  Lu Shan 这次要坑的对手,是North Guardian Lord !!

  Great Sui 军神!

  Imperial Family Celestial Phenomenon !

  近两百年来最惊艳的天才!

  他既是北境的王,也是享誉天下的cultivator 。

  更是近百年最有希望问鼎Great Grandmaster 的Heaven’s Chosen !

  Lu Shan 没奢望这次能干死这位位高权重,又惊才艳艳的大佬。

  只希望能破坏掉他的成道机缘,拖一下他升级的速度,好给自己的成长换取时间。

  Yuan Qingyao 和洛南迦也不再打扰Lu Shan ,各自趺坐cultivation ,卯着劲想要超越对方。

  Lu Shan 在篝火旁沉默了会儿后,也调出模拟器。

  他看了眼余额:

  【当前因果:276280.1。】

  看着这么一长串数字,

  Lu Shan 心情总算好了不少。

  就这,

  还是他离开尹祖行宫后又模拟了好几次剩下的!

  现在他模拟一次要2000silver tael ,换成软妹币那就是一次十二万!

  得亏Lu Shan 现在富得淌油,

  不然谁家钱扛得住这么烧啊?

  离开尹祖行宫后,Lu Shan 针对北境之行做了几次模拟。

  他把目标选定在丹丘城,模拟几次后果然发现丹丘城大有问题。

  可只要他展开调查,

  自己很快就会暴毙丹丘!

  试了几次后Lu Shan 就学乖了,先不去丹丘调查,而是从北境其他地方找证据。

  既然North Guardian Lord 把丹丘看守得这么严密,那且不论丹丘是不是North Guardian Lord 的机缘之地,光是这态度就释放出一个信号——那就是North Guardian Lord 此次密谋!

  绝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尤其是Lu Shan 当了一段时间Aristocratic Family 子后,对Great Sui 当今的格局构成也有了一点了解。

  North Guardian Lord 之所以这么小心,

  不是“blood sacrifice 一地”有悖道德,为Heaven and Earth 不容。

  单纯是因为不想被其他Aristocratic Family 望族知道。

  一旦让其他Aristocratic Family 望族知道,

  那人家能眼巴巴等你收获机缘,让你安心成为Great Grandmaster ?

  impossible 。

  人家会直接天降正义!

  不仅要抢你机缘,

  情况允许的话还要打爆伱的狗头!

  通玄入Celestial Phenomenon 要经历Heavenly Tribulation 洗练。

  而Celestial Phenomenon 入法身,则要经历人道杀劫!

  所以,

  只要拿出足够的证据,并把详细信息传递出去,那North Guardian Lord 这次成道机缘自然会有其他人来破坏,都不需要Lu Shan 自己动手。

  North Guardian Lord 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除了Northern Guard Army 中的心腹,其他人对North Guardian Lord 的谋划压根一无所知!

  除了Lu Shan 他们……

  North Guardian Lord 怎么也料不到,竟然会有老六开挂作弊!

  通过模拟未来逆推出他的所做所为。

  只不过Lu Shan 现在也没办法渗透进North Guardian Lord 的地盘找到证据,就算通过模拟器找到证据……

  怎么传递出来?

  模拟器又不能提取实物。

  唉……

  Lu Shan 脑壳疼。

  虽然前几次模拟都暴毙了,但眼下Lu Shan 只能不断氪金模拟!

  从万千死局中摸出一条生路!

  【是否开启模拟?当前模拟需消耗2000点因果。】

  Lu Shan :“是!”

  选项确定,

  模拟器悄然运转起来:

  【五岁,你城府如渊,玩弄人心。】

  【你事后脱身北上,改头换面后装作knight-errant 儿来到丹丘附近。】

  【你早已在丹丘附近布置眼线,一番活动后,你与撒出去的眼线汇合。】

  【你与肖妙龄,沈幼楚,Shi Xuan and the others 汇合,了解当今北境动态。】

  【你得知北境如今在丹丘,胡杨,落凤三地有秘密行动,其中落凤传闻说有丹凤Secret Realm 即将出世。】

  【但你还是选择了查探丹丘。】

  【你与Shi Xuan 他们改头换面后来到丹丘,落脚当晚,你们忽然遭遇sneak attack !】

  【你与black clothed person 厮杀,与Shi Xuan 他们结伴外逃。】

  【一番周转,你成功脱逃。】

  【就在你准备转入暗处继续调查时,一名beautiful and alluring 冷酷的戎装女子找到你们。】

  【对方实力高绝,一出手便将你们悉数拿下。】

  【你被带回丹丘大牢,一番拷打搜魂后对方知晓你们的目的,于是将你们全部处死,结束了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的一生。】

  Lu Shan :“……”

  你妈的!

  又是这样!

  明明这次模拟已经足够小心了!

  可他还是没能活过三章!

  呼——

  Lu Shan 深呼吸,调整好心态。

  【模拟结束,你可以选择以下一项进行保留。】

  【一、五岁时的Cultivation realm 】

  【二、五岁时的Cultivation 经验】

  【三、五岁时的记忆智慧】

  这次Lu Shan 选择了第三项!

  大段记忆凭空涌入脑海后,Lu Shan 脑海里登时出现外这次行动的全部过程。

  和前面几次一样,

  他这次仍旧是被一个戎装beautiful and alluring 女子抓获的。

  通过近七次模拟,

  Lu Shan 知道North Guardian Lord 在一座小小的丹丘城竟然布下了三位出身自军中的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

  在模拟中,

  Lu Shan 被一位用枪的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捅死过一次,

  被一位用宣花斧的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劈死过两次!

  剩下四次,

  都栽在这位beautiful and alluring 的戎装Celestial Phenomenon 手里。

  而通过模拟中得到的情报,这三位正是北境军中的六上将之三!

  用枪的名叫陈彦章,slave 出身却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靠军功成为军中都尉后,被North Guardian Lord 相中,拉到自己军中。

  在North Guardian Lord 栽培下,

  最终成为军中悍将!

  用宣花斧那位名叫李源嗣,西域沙陀人,本身曾是沙陀的部落之主二子。

  西域苦寒,

  部落主位的争夺十分残酷。

  需要bloodline 相残,以此决胜出最强的继承人。

  但李源嗣虽然天生血骨强大,aptitude 卓越,但他不愿意手足相残。

  于是在决选部落patriarch 前,他单人匹马离开沙陀,来到Great Sui 境内游历。

  后因武勇过人,被North Guardian Lord 五擒五纵,收入麾下。

  至于最后那个beautiful and alluring 女子……

  只知道她叫郑玄姬,负责统率North Guardian Lord 麾下密探。

  其余信息一概不知,十分mysterious 。

  apart from this ,

  Lu Shan 对北境,对丹丘城的了解就很少了。

  前后七次模拟都没模拟到有用情报后,Lu Shan 决定改变思路!

  在这么下去……

  他就是把余额全都用光了估计也不能从丹丘找到一条生路。

  那感觉像啥呢……

  就像你玩云顶艰难升到Level 8 攒了八十块钱,就想D一张四废霞出来凑个二星霞时,八十块钱都TM花完了还没D出来!

  就离谱。

  所以,

  Lu Shan 这次干脆调整思路,以knight-errant 儿的姿态在北境晃悠,尽可能避免速死结局。

  确定思路后,

  Lu Shan 在心底叫道:“模拟,启动!”

  【是否开启模拟?当前模拟需消耗2000点因果。】

  “是!”

  【五岁,你城府如渊,玩弄人心。】

  【你脱身北上,改头换面后在North Guardian Lord 辖地内四处游历。】

  【半月后,你卷入北境边疆各族之间的纷争。】

  【你battle strength 过人,在北境渐渐声名鹊起。】

  【你受到北境怒翼部落的邀请,希望你为他们效力。】

  【你拒绝了。】

  【怒翼部落对你大打出手,你杀退来敌,饮血瀚海!】

  【你的行径引起了北境军的注意,镇守北境的将军张飞铁向你发来邀约,希望你能从军为他效力。】

  【你同样拒绝了。】

  【你在北境继续游历。】

  【两个月后,你听闻有人在雍凉行刺North Guardian Lord 。】

  【你好奇,随之动用在北境埋伏下的眼线查探消息。】

  【一番打探后,你了解了事件始末。】

  【你当即起身前去寻找行刺之人。】

  【你找到行刺之人,在你机心攻略下,成功取得对方信任,你劝说对方暂且离开北境。】

  【对方答应了。】

  【你们动身离开北境,但North Guardian Lord 麾下却拦截追杀你们。】

  【你们Up Into the Heavens, Down into the Earth ,却始终难逃North Guardian Lord 追击。】

  【对方将你送入青冥,离开北境,自己则孤身赴死。】

  【你逃离北境,刻苦Cultivation !】

  【你cultivation base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三月破一境!】

  【六岁,你已是神窍Grade 3 expert !】

  【你扬帆出海,寻找机缘。】

  【你在海遭遇还难,流落荒岛。】

  【你开始在岛上查探。】

  【你在岛上看到一副mysterious 壁画,你苦心comprehend ,熔炼生平所学,练成一式divine might !】

  【你确定岛上再无机缘后,以岛上树木制作木筏,继续流浪海上。】

  【你在海上漂流时遇到大雾天气,大雾结束后,你再次看到远方一座海岛。】

  【你登岛。】

  【你在岛上看到许多破败的巨大建筑,你查探海岛,发现岛上建筑的规格,建筑上的文字都和当今world completely different 。】

  【一番查探后,伥女稚鱼从你体内飘出,她在这里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你在岛上发现一座Earth Palace ,你们想方设法进入其中。】

  【你来到一座巨大的Underground Palace ,宫殿内矗立着一根根巨大的stone pillar ,柱子上倒吊着巨大的三瞳巨人。】

  【你震惊。】

  【继续探索时,却忽然蹦出一个浑身长毛,眼放red light 的怪人。】

  【对方蹲在stone pillar 顶端注视你片刻后便消失了。】

  【你心有余悸,连忙离开。】

  【你继续海上漂流之旅,可你渐渐察觉到不对劲。】

  【你总感觉自己精神浑噩沉重,还总是会莫名其妙昏迷。每次醒来身上你身上都会出现战斗过的痕迹,有时候甚至手里提着不知名海类大兽的尸骸残肢。】

  【终于,在一个bright sun and a gentle breeze 的上午,你昏迷后再也没有醒来,结束了充满不祥的一生。】

  等看到最后几行字,

  Lu Shan 人都傻了啊……

  这特么算是咋回事?

  莫名其妙就死了!

  this world 要不要这么危险啊?

  想当初他前往藏密之地,只是路过一处朵帮,就被一股黑气连皮带骨给吞吃干净了。

  现在好了……

  他只是被一直长毛红眼的monster 看了两眼,然后就死了?

  就fuck 离谱!

  望着眼前的模拟文字,Lu Shan 咬牙:

  那玩意到底是什么?

  可能和被倒吊在stone pillar 上的三瞳巨人一样,都来自天外?

  还是本地人被什么天外邪物侵蚀扭曲了?

  难道this world 的底层也是混乱扭曲的克系world ?

  想到这里,

  Lu Shan 没忍住打了个shivered 。

  有时候他感觉在this world 的生活太艰难了,就有种想去天外投靠老乡抱大腿的冲动。

  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联络老乡的办法。

  可现在看来……

  天外也不是那么好厮混的地方啊!

  丢!

  也不知道老乡在天外过的咋样。

  想到这里,

  Lu Shan 拿出自己随身的“日记”本写道:

  「今天也是想见(tou)见(kao)老乡的一天,也不知道老乡在天外过的咋样……」

  写完收起日记,

  Lu Shan looked towards 模拟器最后:

  【模拟结束,你可以选择以下一项进行保留。】

  【一、六岁时的Cultivation realm 】

  【二、六岁时的Cultivation 经验】

  【三、六岁时的记忆智慧】

  想了想,Lu Shan 还是选择第三项。

  虽然在这次模拟里,他realm 提升到了神窍Grade 3 ,但那对当前局面帮助不大。

  至于Cultivation 经验……

  他可以选了第三项后自己琢磨。

  反正Absolute Art 什么的他现在有空研究。

  随着选项确定,

  one after another 记忆凭空涌入脑海。

  相比简略的模拟文字,

  记忆画面包含的信息量更多。

  甚至有些信息,

  是模拟中Lu Shan 当时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等接受并浏览完记忆后!

  Lu Shan 有了新的思路!

  首先,

  是那位敢于行刺North Guardian Lord 的mysterious expert ……通过模拟记忆,Lu Shan 得知对方名叫:齐润民!

  北境大溪镇,松溪学塾的teacher 。

  而对方之所以刺杀North Guardian Lord ,是给自己学生打掩护,好拖住北境高层battle strength ,给自己学生们劫狱制造机会。

  这人也确实了得!

  竟然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拖住了North Guardian Lord !

  牛批……

  而如此人物,竟然甘愿隐姓埋名,在北境苦寒之地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私塾先生。

  当然……

  他的学生可都不普通。

  这位隐士大佬教出来的学生各具特色,但都是北境有名的人物!

  北境逆反大贼,张鹿!

  是他的学生。

  豪侠,苏桃安!

  是他的学生!

  西域太月氏国Crown Prince ,天衍七Sect Master 之一的陈霜衍!

  也是他的学生!

  在北境布局许久,模拟过很多次的Lu Shan 对北境这块向来混乱的地方也有一些了解了。

  所以他知道,

  在松溪学塾见到的那几位都是北境响当当的人物!

  而这些人物……

  竟然都是齐润民的学生!

  这个齐润民是谁?

  为什么Heaven Ranking 上从来没见过这位的名号?

  这个齐润民身上谜团太多!

  但Lu Shan 不是个好奇的人。

  他只知道,

  这位mysterious 大佬……

  或许就是破解北境死局的关键!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