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Infinite Simulation From Mountain Monarch Chapter 224

  第224章 cultivation 德背,medicine pill 炼成!(求订阅!)

  玄圭daoist 听到遮月daoist 和海龙王的对话后,直言道:“我俩帮你自然没问题。”

  海龙王大喜:“many thanks 两位daoist !”

  他诚挚鞠躬!

  对他这样的半步Celestial Phenomenon 来说,

  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Celestial Phenomenon ,几乎是毕生所求!

  其实Lu Shan 能理解海龙王的心绪。

  对已经是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的cultivator 来说,

  Celestial Phenomenon 不过是cultivation path 上一个比较难通过的关卡。

  通过后,

  后面还有更多更难,也更雄奇婉丽的关卡。

  但对海龙王这样一无家世,二无sect 的cultivator 来说,

  晋升Celestial Phenomenon ,

  几乎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甚至,

  就算有钱,就算有大量的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也不行。

  因为证道Celestial Phenomenon 所需要的夺机丹,也是只有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才能炼成的。

  这也是Great Sect ,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的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更容易出Celestial Phenomenon 的原因。

  有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在前面引领,

  教导!

  更有实打实的medicine pill 和护持。

  海龙王当即打开随身的百纳囊,pill concocting 的材料,配方,pill furnace 以及pill concocting 所需的风火一应俱全!

  拿出这些东西,

  海龙王再次躬身拜谢:“两位daoist 的恩情,在下感激不尽!”

  玄圭daoist 摆摆手:“海龙王不用这么客气。”

  在Lu Shan 撮合下,

  Mysterious Female Path 和四海楼业务往来越来越多。

  虽然Celestial Phenomenon Grandmaster 不在乎钱财,

  可Mysterious Female Path 在乎啊!

  那么多的门人Disciple ,还有蛰伏在外的玄女探子,枢密殿的练兵和Mysterious Female Path 兵的cultivation ,以及Mysterious Female Path 内的日常修缮和扩张等等费用……这些都是钱!

  而这些内务,

  都是参政殿在管理。

  所以相比遮月daoist ,玄圭daoist 更看重海龙王。

  对玄圭daoist 来说,

  这位哪还是海龙王?

  分明就是海财神!

  玄圭daoist 拿过Pill Recipe 看了几眼后就说道:“你这是造化夺机丹啊,霸烈凶险……你确定要炼这个?”

  造化夺机丹,

  以各类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强行夺取一缕Heavenly Might 融入自身!

  借以heavenly ascension !

  成则成,

  不成则亡!

  海龙王酷烈道:“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登Heavenly Pill 方了,虽然凶险,但success probability 也大。”

  说到这里,

  海龙王转脸望向远方大海。

  漆黑夜幕下,

  浓雾封锁下的葬龙岛周围海波阵阵,透着远离江湖的宁静。

  但江湖,

  从来都是在心里的。

  即便在这样宁静闲适的地方,海龙王心底那颗灼烈争强的心也不曾有片刻熄灭。

  他要证道Celestial Phenomenon !

  这,

  几乎成了他的执念,Heart Demon 。

  所以,

  海龙王坚忍道:“若不能证道Celestial Phenomenon ,苟活至垂垂老矣又如何?我海龙王一生行事威烈张扬,可不想将来老死床榻!”

  “好!”

  玄圭daoist 鼓掌喝彩:“有如此temperament ,海龙王伱——wu wu wu !”

  遮月daoist 突然跳起来一把捂住玄圭daoist 的嘴。

  害得玄圭daoist 后半截话都被变成了含糊不清的“wu wu ”声。

  玄圭daoist 一把撒开遮月daoist 的手:“你做什么?”

  遮月daoist 瞪她一眼:“你少说两句!”

  按Mountain Monarch 那话咋说来着?

  这就插旗!

  立弗拉格!

  很ominous 的!

  玄圭daoist :“……”

  算了,

  不跟她计较。

  玄圭daoist 说道:“你这些材料其实能炼制更好的「天意灵犀丹」,Pill Recipe 我们Mysterious Female Path 就有,你的这些材料里……嗯也都齐全,就差一味血玉灵犀。”

  血玉灵犀是异兽七窍赤玉犀的角。

  普通的上年分的生犀角燃烧都有异香,沾衣带则人能与鬼通。

  而七窍赤玉犀更神奇,

  他似妖非妖,

  spiritual wisdom 极高,能与人通!

  其犀角更是难得的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即便是不经炮制佩戴身边,也有清神醒脑,提升智慧的作用。

  可如此珍稀的材料,

  海龙王却随意从百纳囊里掏出来:“这个我有。”

  众人望去,

  就见还龙王摊开的手里有一枚scarlet 的,质地清润剔透的锥形犀角。

  篝火旁,

  这犀角绽放着微slightly red 光,看起来仿佛最High Level 的血玉。

  玄圭daoist 赞叹道:“didn’t expect 海龙王连这种Rare Item 都有收藏……”

  还随身带着!

  真的,

  这一刻玄圭daoist 真的很想给海龙王改改外号!

  海龙王却摇头道:“不过是些身外之物。”

  不成Celestial Phenomenon ,

  这些不过是过手云烟,身死则散。

  海龙王把血玉灵犀角递过去:“有劳两位daoist 了!”

  材料备齐,

  玄圭daoist 和遮月Formation 也没含糊,当即选了快地势比较高的山石开炉pill concocting !玄圭daoist 为主,遮月daoist 作辅。

  这枚灵犀丹炼制难度不小,

  而且材料难得!

  所以她们必须一次成功,过程里容不得半点马虎。

  海龙王当然也知道,

  所以把自己带过来的义子和Adopted Daughter 全都派到两位daoist 身边护法。

  虽然四海楼里的实力已经在之前陆先生参与下清洗过一次了,但Great Sui 细作隐藏极深,保不齐就有人还没被挖出来。

  至于Lu Shan ,

  探索结束后他也在遮月daoist 旁边凑了会儿热闹。

  不过很快就失去兴趣自己走开了。

  他perception 确实不错。

  遮月daoist 闲来无聊时随便指点两句就让Lu Shan 明白哪些medicine ingredient 是君材,哪些是臣料,各自的作用又是什么。

  不过pill concocting 是一门system 性的学问,

  只言片语并不能让Lu Shan 对pill concocting Full Mastery 。

  虽然Pill Refining Master 各个富可敌国,

  可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也是出了名的耗时间!

  对Cultivation 阻挠极大!

  所以,

  Lu Shan 不打算钻研pill concocting 。

  听稚鱼说当年Flame Emperor 就是一位Pill Refining Master ,一路晋升过程里medicine pill 就没停过!

  甚至开启了风靡一时的嗑药流Cultivation 。

  可惜,

  学他的人往往都没什么好下场。

  他们一无Flame Emperor 那般天分,

  二没太焚Divine Ability refining medicine pill 里的丹毒。

  到最后,

  要么是蹉跎了时光,要么积累的丹毒爆发再没证道Celestial Phenomenon 的可能。

  而Lu Shan 升级有模拟器,自然也不需要在pill concocting 上消耗时间。

  真要想学pill concocting ,

  那就模拟器里走一遭呗……皓首穷经两百载后成为Pill Refining Master ,最后选Cultivation 经验!

  他就能在一夜间成为Pill Refining Master 。

  但想成为真正的Pill Refining Master ,

  realm 又往往是硬条件。

  比如海龙王要炼制的medicine pill ,没有Celestial Phenomenon cultivation base 是炼不了。

  转来转去,

  还是落在cultivation base 上。

  既然这样,

  练就一身护道手段岂不是更好?

  万千阻难,

  我自一刀劈开!

  想到这里,

  Lu Shan 自己找了个僻静地开始琢磨书宫的Body Refining Technique 。

  早在书宫分家,散叶天下的时候,「德才肩背」的Cultivation 法就被Lu Shan 拿了一份。

  书宫的Cultivation 体系在Lu Shan 开创《浩然才气》前就有点极端。

  要么是单靠《德才肩背》,走的fleshy body 证道的External Art 门。

  要么就是单纯依靠修心养气走得儒术method 。

  而这两者,

  都需要cultivator 不仅Cultivation aptitude 强,还要心思灵动,在读书上也有innate talent 。

  这就导致书宫的inheritance 体系强归强,

  但能成才者很少。

  即便是成为天下scholar 的Holy Land ,真正依靠书宫体系证道Celestial Phenomenon 的,总共也才七八人。

  剩下的,

  都是慕名而来,归附书宫的江湖人,又或者Aristocratic Family 子。

  Lu Shan 当然知道cultivation 《德才肩背》很难,但他有模拟器,还有浩气大日。

  炼成德才肩背应该不难?

  cultivation 之前,

  Lu Shan 先打开《德才肩背》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记录。

  根据cultivation technique ,

  德才肩背要以仁义之心推动True Qi 锤炼自身体魄!

  到最后,

  仁义之力透骨浸髓!

  兼以德才!

  自然unrivalled throughout the world 。

  而tempering 的步骤先从炼肉开始,然后一路深入,炼筋,练皮,一直到最后仁义入髓,德才化血!

  而其中最难的,

  却不是tempering 体魄这关。

  而是如何正确理解“仁”与“义”。

  何谓“仁”?

  杀身成仁!

  何谓“义”?

  舍身!

  最能取义!

  所以,

  什么叫以“仁义之心”催动真炁tempering 体魄?

  就是怀着搞死自己的心态疯狂蹂躏tempering 自己的体魄。

  那为什么这门Cultivation 办法不叫《仁义肩背》,而叫《德才肩背》?

  因为无德无才,

  是扛不起仁义的。

  唯有德才兼备,才能明晰自身的仁义之心!

  才能press forward !

  搞明白要旨,

  Lu Shan 观想心中理念,然后驱动真炁按照抄录来的典籍Cultivation 这门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

  Supreme Profound True Qi 在仁义之心的催动下肆虐着冲进四肢百骸,以暴虐的姿态锤炼着体内的每一根肌肉纤维!

  就一下!

  Lu Shan 头上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嘶——

  疼!

  简直疼炸了!

  坚持了一组后Lu Shan 就直接崩了。

  他浑身冷汗小溪一样流淌着,眼神更像是坏掉一样直愣愣盯着自己身前那一小块沙滩。

  现在,

  Lu Shan 就感觉自己像一块被液压机碾过的牛排。

  肉里每一根肌肉纤维都被碾成泥了!

  可偏偏,

  之后Lu Shan 还得自己操控着真炁才把近乎糜烂的肌肉纤维通过真炁给聚拢的重塑起来——

  这一碾一塑,

  称为一组。

  而要炼成《德才肩背》,一天起码要做一百二十组。

  one hour !

  就要做十组!

  回想着抄录本里的要求,Lu Shan 人已经麻了。

  听说这门Body Refinement Technique 是当年那位至圣先师传下来的,他是怎么炼成的?

  Lu Shan 搞不懂了!

  怪不得那位至圣先师能收服春秋时鲁国的扛把子子路,

  也怪不得至圣先师敢带着几十号人就周游列国!

  还去Scripture Lecture 说道!

  没两把刷子那是真不行……

  而且,

  Lu Shan 这会儿对“子不语怪力乱神”,“君子不器”等至圣先师的语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啥叫子不语怪力乱神?

  至圣先师不说话,直接用怪力把神魔打得神志不清。

  何谓君子不器?

  真男人!

  从来不屑用武器杀死对方!

  对!

  这才是对至圣先师语录的正确解读啊……感受着身上的酸楚和痛苦,Lu Shan 类目了。

  他现在甚至不敢用模拟器加速锻炼!

  模拟器里他有several decades 可以忍住,不断捶打熬炼身躯体魄。

  可一旦选择第二项的Cultivation 经验!

  模拟器里自己several decades 打熬出来的成果一瞬间加持在自己身上……

  Lu Shan 严重怀疑自己会在接受Cultivation 经验的瞬间,

  活生生疼死!

  那种浑身肌肉,皮肤,skeleton 被重新打散重组,重复几万几千次的感觉,

  绝对嗨得雅痞!

  所以,

  Lu Shan 直接熄了作弊的心。

  就在Lu Shan 疼得整个人动都不敢动的时候,心海里的浩然大日上忽然日冕丛生,浩然才气从中喷薄而出。

  最后那些才气化作丝丝缕缕的甘霖,

  透过心海,

  洒入Lu Shan 四肢百骸。

  那一瞬间,

  才气滋润下Lu Shan 就感觉身上不那么疼了。

  仔细看去,

  就能发现那些甘霖仿佛一枚枚虚幻的文字化作绳索,缠住那些溃烂的肌肉,并教书先生一样摇头晃脑,背诵经典。

  而他们背诵的,

  赫然是孟夫子的《告子文》!

  Lu Shan :“……”

  原来,

  浩气大日还有这种功效啊!

  Lu Shan 听到的文章并不是真切的声音,而是浩然才气震荡时传达出的神意。

  在这神意浸润下,

  Lu Shan 心志也渐渐坚毅起来!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

  苦其心志!

  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

  行拂乱其所为!

  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曾益其所不能!

  Lu Shan 深呼吸,再次锤炼起自身体魄!

  one hour 十组!

  一天!

  一百二十组!

  海涛阵阵,

  Sun Wheel 月值!

  很快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里Lu Shan 渐渐习惯了这种自虐般的锻炼方式。

  而海龙王的medicine pill 也在两位daoist 的联手下炼制下逼近成功!

  Lu Shan 现在完成一百二十组锤炼已经不需要十二个时辰了,

  八个时辰就够了。

  所以这天Lu Shan 在闻到愈发浓郁的medicine pill 香味后就停下锤炼,望向高处的stone platform 。

  海龙王和他的义子们这会儿也都格外紧张!

  就差最后一步塑药成丹了!

  到这里,

  遮月daoist 和玄圭daoist 也格外慎重起来!

  两人手上发力,

  雄浑true essence 滚滚而出,对着pill furnace 猛地一震!

  pill furnace 盖“peng” 的一声弹开!

  道道瑞霞药光从pill furnace 中喷薄而出,光是闻到那药香,周围cultivator 们俱都心神一振,就感觉体inner Qi 血True Qi 运转都通畅了不少!

  越是realm 低的,

  从中得到的增益就越大。

  而其中部分cultivator ,

  更是在这药香滋润下breakthrough 了努力好久都没breakthrough 的关隘!

  晋升至下Grade 1 !

  Lu Shan realm 也不是很高,但他底蕴太深厚。

  所以那浓郁药香也就是缓解了他最近锻body refinement 魄积累的疲劳。

  瑞霞药光喷薄中,

  一团浓膏药体也随着瑞霞飞出。

  玄圭daoist 和遮月daoist 当即挥洒true essence ,裹住膏体,膏体true essence 挤压搓揉下渐渐凝成一枚size of a dragon eye 的medicine pill !

  滚滚medicinal power 更是仿佛scarlet 游龙般在medicine pill 表面游弋奔走,

  甚至发出阵阵铿锵dragon roar !

  玄圭daoist 急喊:“海龙王!”

  海龙王登时纵身跃起,飞到那medicine pill 旁大嘴一张,一股强绝吸力把那medicine pill 吸入口中!

  未等吞下,

  滚滚medicinal power 就被海龙王体内喷薄而出的真炁裹住,运往四肢百骸!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