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Infinite Simulation From Mountain Monarch Chapter 260

  第260章 在人间(求订阅!)

  虽然景泰帝前面说的加官进爵等等许诺很吸引人,但相比最后一项……前面那些许诺就显得逊色多了。

  再显贵的高官厚禄,都只是Imperial Court 的人马。

  就算是封爵了,

  那也是Imperial Court 的恩赐,equivalent to 另起门户。

  但他们都是出身Great Sui Peak 望族的庶出子弟。

  虽是庶出,

  可再微末的望门庶子,也不是寻常百姓家可比拟的。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和接触的事物远远超出这个时代的平民。

  所以他们知道,他们所属的望族是何等的庞然势力!

  他们,

  已经庞然到可以不把皇权放在眼里了!

  所以,

  即便他们加官进爵成为Great Sui 勋贵,也未必能入自家家族里那些各房族老的眼。

  甚至,

  以他们的官身和爵位,他们家里的门房都未必会真正他们放在眼里。

  在这种歧视下,

  身怀强绝innate talent 和实力的他们,对官位和爵位其实不是那么紧要,但景泰帝要帮他们角逐Position of Patriarch ?

  那就很吸引人了!

  而且,

  景泰帝绝对有这个实力!

  关键是,

  这对景泰帝自身也是很有好处的。

  要是能通过他们三个间接把持三大神都望族,那景泰帝在神都,乃至在全国的strength control 都将提升到一个可怖的高度。

  所以,

  景泰帝这话很可信。

  于是,

  这三位军旅Heaven’s Chosen 当即跪拜在地,冲景泰帝山呼万岁,deeply grateful 。

  景泰帝望着跪拜在地的三人,心底也是油然而生一股雄视天下的成就感。

  再天才,

  不还是跪拜在朕的脚下?

  一手权,一手财,

  何愁天下无英雄可用?

  景泰帝稍稍得意了下就立马上前搀扶起三位通玄Peak 的Master :“三位爱卿快快起身,你我私下无需如此大礼!”

  这一番和蔼亲切的表演确实有点效果。

  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尊重和看重让他们对景泰帝的信服也多了几分。

  甚至觉得外界流传的君上残暴酷烈的说法多了几分质疑。

  景泰帝又拉着三位expert 攀谈一会儿后,就让他们退下了。

  等确定人都走远了,

  景泰帝才坐回鎏金桌案后面relieved 。

  演戏,

  竟是个体力活儿啊!

  关于Divine Dragon Venerable inheritance 即将出世的消息,不仅景泰帝这边得到消息了。

  神都望族们,甚至是Great Sui 境内外的Heaven’s Chosen expert 们都在他人有意或者无意的透露下知道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

  江湖上风言风语暗流涌动,不少expert 都开始朝神都汇集。

  有些是想争夺Divine Dragon 秘宝,

  有些很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是不够格的。

  但神都英才汇聚,去那里渐渐天下英雄,多几分见识也是好的。

  而且……

  万一在神都walked the lucky dog excrement 呢?

  运道这东西,不去试试谁说得准呢。

  在这充满神奇伟力的world ,可从来不缺咸鱼翻身的fortuitous encounter 传说。

  在各路expert moved towards 神都汇聚的时候,早早就通过模拟器知道神都会有Divine Dragon 秘宝出世的Lu Shan 这会儿正在Eastern Sea 深处一座小岛上。

  因为之前北冥配合他演了一出戏码,后来在汗青先生的遮掩下抹除各种痕迹,遮掩他身上的天机。

  随后在thunder strikes 下,

  Lu Shan 沉入seabed ,

  并在海龙王的帮助下远遁千里,最终流落到这座荒芜人烟的小岛上。

  这小岛植被茂盛,风景不错。

  Lu Shan 一身ability 在这里倒是不愁吃喝。

  甚至因为Lu Shan 百纳囊里常年备货充足,以至于他在这里的生活甚至显得有点过分惬意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

  就是这岛上!

  只有Lu Shan 一个人……喔不对,是只有Lu Shan 一头妖。

  要是遮月daoist ,玄圭daoist 他们在这里就妙不可言了……

  我和美女在荒岛一起生活的日子?

  想想就elated !

  可惜Lu Shan 为了断绝因果,抹除痕迹,只好忍痛让那两位先行回去,Lu Shan 要在Eastern Sea 上洗练一下因果,顺便comprehend 刚得到的《Great Dream Heart Sutra 》。

  这天,

  Lu Shan 坐在一处海礁上盘膝打坐,洗练True Qi 的同时凝练心神,cultivation Great Dream Heart Sutra 。

  等到一轮cultivation 完,Lu Shan 睁开眼长吁一口气。

  就在这时,

  Lu Shan 的秘偶血牙从海岛上纵跃过来。

  血牙落在Lu Shan 身边不远处的礁石上无聊道:“哥们儿,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我都快无聊死了!”

  Lu Shan 神情不动,闷闷道:“再等几天。”

  早在演戏之前汗青先生就吩咐过他,最起码要做你杳无人烟的地方待足十天!

  尽可能不要跟外界产生任何互动和联系。

  只有这样,

  他才能断绝和「天下师」的因果。

  如今,

  他们才在这荒岛上待了七天。

  他们还要在这里禁闭三天。

  听到Lu Shan 这话,

  血牙当时就崩了啊!

  他跳起来喊:“我来人间一趟!你总得给我看点新奇的吧?我都在伱魂体里憋那么老久了,好不容易到人间!你还把我困在这鸟不拉屎的荒岛上!”

  Lu Shan :“?”

  这岛荒芜吗?

  Lu Shan 撇头看了眼,这小岛看着物产挺丰富的啊。

  鲁滨逊当年要是漂流到这里……岛上凶兽碰见了肯定要夸一声“ka beng 脆,鸡肉味”!

  Lu Shan 蹙眉道:“你别叭叭了,很烦。”

  “血牙”急了!

  他跳起来:“嗨呀我说哥们儿,你这张脸是不是真的啊?打我认识你就没见过你换过表情!一直这么dark 的,你是心理变态吗?”

  Lu Shan :“……”

  他是真的有点烦了。

  现在跟他跟前叭叭个没停的,正是曾经的北冥Heaven’s Chosen ,虚罗!

  当初虚罗跟京示一番血战,身受重伤几乎濒死的时候,他请求自己给他一个痛快。

  其实当时Lu Shan 就猜到虚罗的打算了。

  他是妖师鼎器,

  尤其在被妖师赐福后,妖师之力就开始不断侵蚀,扭曲虚罗的身心。

  长此以往,

  虚罗将不再是虚罗。

  身为一代Heaven’s Chosen 的虚罗当然不甘心自己成为他人鼎器。

  所以,

  其实早在遇见Lu Shan ,且得知他是虎妖的时候!

  一个大胆的计划就在虚罗脑子里开始酝酿起来了。

  什么跟鹏派争斗,

  什么争夺尊君宝座……

  这些都是假的!

  虚罗at first 的目的就是拜托妖师施加在他身上的束缚!

  到他濒死之时,

  一切终于顺利成章!

  他借助Lu Shan 之手,成功摆脱了北冥,摆脱了妖师施加在他身上的束缚!

  从此,

  山高任鸟飞!

  sea is broad enough for fish to leap about !

  在回到人间并被Lu Shan 放出来的那一刻,虚罗体会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酣畅!

  而Lu Shan 在回到人间后,

  就把之前植入血牙秘偶体内的伥奴给抽出,然后让虚罗入住进去。

  虽然之前Kunlun cultivation 的是北冥的鲲鹏Divine Art 。

  但不管怎么说,

  他都是转身Celestial Phenomenon 的Heaven’s Chosen !

  对别人来说百死一生的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难关,他却跟出门吃个早餐似的轻轻松松就渡过了。

  如此shocking and stunning 的人物,

  当然要给配得上他真实realm 的秘偶了。

  本来Lu Shan 手里还有一个Celestial Phenomenon 级别的内候官……但是吧,在Lu Shan 魂体内的时候,虚罗就义正言辞的抗议过!

  刚让他当Court Eunuch ,

  他就是拼着魂魄backlash 也要从Lu Shan 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嗯,

  其实Lu Shan 是很心动的,只不过那天阉人Celestial Phenomenon 到底是差点意思,所以Lu Shan 就把那阉人Celestial Phenomenon 留在折翼军当一部统领了,然后带着血牙回到人间了。

  才不是怕虚罗跟他闹。

  Lu Shan 不搭虚罗话茬,问道:“教给你的易容秘术学会了吧?把你脸上的模样给换了。”

  虚罗假模假样道:“我都不嫌这皮囊丑,你急什么?”

  Lu Shan 瞥了他一眼:“这幅身体是人间Great Influence 之一,草原金帐下十二部头狼卫的统领,你要是出现在人间,会很麻烦。”

  虚罗摩挲着下巴tsk tsk 道:“我说哥们儿,你挺狠啊!”

  人间牛逼的势力几乎都快让你得罪遍了!

  Lu Shan :“……”

  这么一想,

  好像也是?

  Lu Shan 催促道:“再有三天,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在那之前,你的新身份我们要编排好。”

  很快,

  虚罗就拿着Lu Shan 递给他的材料去一边捣鼓了。

  没多会儿,

  一张跟以前虚罗有着六七分相似的面容出现在血牙的脸上。

  那张脸也很英俊,就是沧桑了不少。

  Lu Shan 也没打听这是谁,张嘴就问:“新身份呢?准备叫什么名字?”

  虚罗郁闷道:“你都不问问我这张脸是谁的?”

  Lu Shan 眼皮都没抬:“很重要吗?”

  虚罗一脸嫌弃:“喔唷,这人真的好无情啊!跟你做朋友得有颗怎样冷气的心脏喔。”

  Lu Shan 深呼吸……

  这货!

  话真的很多啊!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货还是个话痨呢?

  虚罗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speaking of which :“我跟你说啊哥们儿,我现在顶着这张脸是我老爹的。”

  Lu Shan 沉默,

  他早猜到了。

  但虚罗还在叭叭:“那可是个没用Old Guy 啊,除了一张脸长得还算不错外,其余真是一无是处了。可就是那么个废柴啊……却会在我生大病快挺不过去的时候,听信上位门房的鬼话,从家里一步一磕,磕到门房那里,请他们出手医治我。”

  Lu Shan :“……”

  虚罗望着Eastern Sea 上蔚蓝的天空:“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年冬天的雪很大,一片片的雪花跟鹅毛似的。”

  “那个男人在雪地里一步一叩的背影……”

  “单薄的像张纸。”

  Lu Shan :“……后来呢?”

  虚罗:“后来那户上位见我aptitude 不错,于是收养了我跟我哥,把我们当做死士培养。我爹那废…家伙,有一天突发重疾,死了。”

  “从那之后,就剩下我哥跟我相依为命了。”

  死士?

  从大户人家的死士,到后来的鲲派魁首……

  这中间他经历了多少辛酸?

  Lu Shan 又问:“收养培养你们的那户上位,后来被你屠了?”

  虚罗rolled the eyes :“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虚罗臭屁起来:“还是我们够牛批啊!我跟我哥不管练什么cultivation technique 进境都很快!不管学什么招式,那基本都是看一遍就会了!后来那户上位见我们奇货可居,就把我们举荐给了比他上位的人。”

  “就这么一层举一层,我们进入鲲派,被当做核心培养!”

  “通过累累军功,破灭层层阴谋!我跟我哥!终于成为鲲派顶层!”

  说着冲Lu Shan 嘚瑟道:“怎么样哥们儿,你看我dio不?!”

  Lu Shan :“……”

  不,

  不看!

  早知道就把那个阉人的身躯i给他了!省得他这么嘚瑟。

  唉……

  有这么个爱现的活宝,接下来的行动也不知道is it fortune or misfortune 。

  Lu Shan 继续问道:“你现在的身份叫什么?给自己编好背景故事了吗?”

  Great Sui 的户籍制度还是比较严格的。

  虽然不如Earth 上的联网身份证那么严格,但也要有各州府盖印的户牒。

  就算是cultivator 的玄牒,

  也都是要盖章戳印才的。

  当然,

  也有很多绿林豪侠身份玄牒都是假的。

  平时倒是无妨,

  可一旦碰上啥严打……黑户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每每遇上要案重案,Demon Suppression Department 都喜欢用这个吓唬当地黑户,从他们嘴里套取情报。

  当然,

  你要是乖乖配合那就是吓唬。

  你要是不配合……

  Demon Suppression Department 的昭狱那可是往生极乐的捷径啊。

  户籍制度北冥也有,所以虚罗想都没想道:“大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叫虚罗!”

  说完还伸头问了句:“人间,也有姓虚的吧?”

  有倒是有……

  但你不觉得你这名儿牵扯的因果太特么大了吗?

  而且你丫是Celestial Phenomenon 啊!

  人间Celestial Phenomenon 虽说不是每一尊都为人知晓的,但你顶着虚罗的名儿……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好吗!

  就算你换了个身躯容易出事!

  Lu Shan 阴恻恻道:“有啊,那就虚罗吧。反正人间fish and dragons mixed in together ,保不齐就有妖师遗脉在人间呢。”

  虚罗:“……”

  他顿时干笑起来:“啊hahahaha 哥们儿我跟你开玩笑呢!”

  “我对人间有个屁的了解啊!要不你帮我想想呗?”

  Lu Shan 想了想:“不如就叫罗虚吧。”

  虚罗:“……”

  靠!

  虚罗一副我真的会谢的模样挠着头:“哥们儿,你敢更省事点嘛?”

  Lu Shan :“那就罗太虚。”

  虚罗蹙眉:“我咋总感觉你没安好心呢哥们儿?”

  Lu Shan 绷着脸:“我像是那种人吗?”

  虚罗认真想了想,然后nodded affirmed :“你不像。”

  “你就是!”

   大家中秋快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