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Lifting The Restrictions Chapter 263

  第263章 猎杀

  在爆炸声响起的一瞬间,楚杨就已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恶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in an instant ,楚杨猛地朝旁边一个扭身飞纵。

  da da da 哒……接踪而至的就是一阵激烈的枪鸣。

  除了楚杨之外,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的玛泰Academician ,跟着也反应了过来。

  她虽是科研人员,但曾经与“收获计划”的某位特工周旋在各Great Influence 之间,还躲避过层层的追杀,算得上是经历过生死危机,此刻骤然听到枪声,也是immediately 低头躲避到了身旁不远的一张实验台的下方。

  然而,一直站在实验室中间的希尔考特,在爆炸声和枪声的突兀出现后,只来及一个惊愕回头,接着整个人的身体骤然爆其了一朵朵的血花。

  “希尔考特教授——”

  躲避在实验台下方的玛泰Academician ,见到这一幕,不由惊呼出声。

  硝烟弥漫中,一个看着has several points of 落拓颓废的高大白人男子,左手举着一把常见的芝加哥打字机,right hand 垂下握着的则是一把造型精巧的手枪,从实验室门外大步走了进来。

  “邓肯,邓肯……”

  胡子拉碴的邓肯-维兹拉进入实验室后,环顾了一圈周围,还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动作,突然耳机里就响起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有人在朝你所在的实验室去了,身份不明。”

  “嗯!”

  一个沉重的轻哼声,邓肯-维兹拉丝毫没有顾及身后可能会出现的“身份不明”人物,反而神色冷峻的扫过整个斯特里赛因-莫兰塔公司最核心的这处实验室。

  被他先前投掷的手雷以及他手里这把“古董”汤普森冲锋枪扫过的实验室,一片狼藉。

  一具须发花白的白人男子尸体倒在地上,到处是碎裂的桌椅和实验器具的碎片。

  邓肯-维兹拉随手将手里那把进入收藏的Ancient One 扔在地上,right hand 握着惯用的手枪,缓慢的移动脚步,朝实验室内靠近。

  这把古董冲锋枪是邓肯-维兹拉“职业退休”时候的藏品,是最早生产型的M1921式。他一直当做一种藏品进行收藏,但这次却又毫不吝惜拿出来,跟着随手丢弃。

  似乎对于邓肯-维兹拉来说,武器意义,从来不在于收藏,而在于他原本的用途。

  啪啪两声——

  在邓肯-维兹拉将打空弹匣汤普森冲锋枪扔掉后,又以一种极为迅捷的速度,用right hand 的手枪,moved towards 他感知的某个方向开了两枪。

  此刻,他的神经紧绷,同时又有一种久违的兴奋感。

  “啊——”

  女子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邓肯-维兹拉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正中玛泰Academician 的眉心。

  他从前面进入到实验室内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玛泰Academician ,对方故作惊恐的表情在他眼里全是weak spot 。

  作为一个Peak 的杀手,他虽甚少杀伤无辜,但真正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从不手软。

  尤其是此时此刻,邓肯-维兹拉已经知道有人正在赶往实验室,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他现在最优先的任务就是解决掉目标。

  玛泰Academician 脸上的表情则停留在惊恐和惊愕之间,而她的手中一个手机滑落掉在了地上。

  “玛泰Academician ,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那个突然闯入实验室的人……玛泰Academician ……”

  手机里声音传了出来。

  显然正处于通话状态,而通话的联系人名字是——艾伦-克劳斯。

  啪——

  又是一声枪响。

  邓肯-维兹拉随手一枪将那个还有声音传出的手机打爆,继续脚步轻巧的在实验室内搜寻。

  他不在乎那个女研究员正在和谁通话,此时他全部的身心,都在观察着整个实验室内的任何一点细微动静。

  目标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某一瞬间他几乎觉得收到的情报有误,但进入到实验室后,那种萦绕在心头的淡淡危机感,始终挥之不去。

  他知道目标还在这处实验室之内,只是目标的反应和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在他炸开实验室的那一瞬,对方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反应,躲避开去。

  不过,邓肯-维兹拉并不着急,虽然在过往他执行的刺杀任务,几乎都是有心算无心,突下杀手,不会给目标任何反应时间。

  但长期的职业杀手生涯,带给他的不但是一颗强大的心脏,同时还有优秀的耐心,出色身手,以及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的冷静与果断。

  斯特里赛因-莫兰塔公司最核心的这处实验室,或许是有其他辅助建筑和各种实验车间的缘故,并不算特别大,大概也就five-six hundred 平。

  这样的空间,即便有各种房间和实验器具作为阻碍,但出口只有一个,邓肯-维兹拉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找到对方,而不会被人跑掉。

  作为一个顶级的杀手、猎杀者,搜寻猎物,将之击杀,不但是一种工作,也是他的乐趣所在。

  “就是这里了。”

  “看上去这里发生了一场爆炸。”

  “小心点。”

  忽然,有声音在实验室外响起。

  邓肯-维兹拉脸色不变,稍稍一个侧身,人就已经躲进了旁边一条过道的墙壁后面,整个人放轻了呼吸,保持着一种静止不动的状态。

  ——

  拥堵的街道上,一辆被夹杂在车流中的保时捷车内,一个面形方正刚毅的middle-aged man ,听着电话里头最后响起的枪声,神色凝重,目光仿佛陷入到了不可置信之中。

  红灯亮起。

  嘀嘀——

  保时捷前方的车流開始緩缓朝前移動,后方等待不耐烦的车主大声的按下了喇叭催促着保时捷。

  一辆林肯SUV从旁边车道猛然杀出,试图加塞到了保时捷前方已经渐渐清空的车道。

  保时捷车内,面容方正刚毅的男子,在惊愕片刻之后,似乎突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陡然一脚油门。

  在旁边林肯SUV堪堪变道越线,探出小半个车身的时候,fiercely 撞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

  林肯SUV右侧副驾的车门完全变形,保时捷坐车车头也凹陷了下去。

  但不等林肯SUV上的车主下车理论,保时捷已经倏然加速moved towards 前方的車道冲了过去。

  越过一个红绿灯的路口,保时捷陡然一个漂移转头,moved towards 旁边一条无人的小道疾驰。

  其前行的方向,赫然正是斯特里赛因-莫兰塔公司所在的位置。

  渐渐黑下来的夜色下,保时捷以几乎两百迈的速度在道路上飞驰。

  “玛泰,你不能有事。”

  保时捷车内,艾伦-克劳斯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低声呢喃。

  尽管以他的经验,已经预兆到了某种最恶劣的情况发生,但此刻他依旧希望是自己判断错误。

  嗡嗡——

  保时捷在逐渐离开市区的开阔公路上速度奇快。

  在公路前方,一辆同样以高速行驶的法拉利跑车,被保时捷超过二百迈的速度从后赶上。

  两车交汇的瞬间,艾伦-克劳斯似乎subconsciously 的侧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法拉利车内的驾驶座。

  驾驶座上,坐着的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bald man 。

  对方在艾伦-克劳斯望过去的瞬间,也微微侧头,朝他看了一眼。

  很快,艾伦-克劳斯的保时捷超过了法拉利,moved towards 远郊的公路疾驰。

  而那辆法拉利跑车,似乎也渐渐开始提速,沿着保时捷驶过的车道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