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265

  第265章 徐鹿出手

  Ji Shuhua 之前提到那个喜欢浪迹天涯,搜集奇珍的朋友,算是一个rivers and lakes 上的另类。

  而这奇铁能够得他看中,自然是有非凡之处。

  Ji Shuhua 被他托付,将这东西送给隐剑居士,这之间的渊源如何,Su Mo 并不清楚。

  但是很显然,Ji Shuhua 这一趟出了差错,最终导致奇铁之事外泄。

  这才引来了觊觎抢夺。

  根据目前这有限的信息来看,这位大shopkeeper 的财力雄浑,不是寻常的rivers and lakes 中人。

  倘若只是寻常的rivers and lakes 中人,抢夺这奇铁,实则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除非他也认识一个非同寻常的铁匠,能够将这奇铁打造成一柄Divine Weapon 。

  否则的话,拿起来抡人还不如一块青石。

  rivers and lakes 厮混,说到底无非就是为名为利。

  这位大shopkeeper 的已经如此有钱,实则已经不需要利用这奇铁锻造Divine Weapon 助其扬名。

  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人抢夺这东西的目的,另有它图。

  那要这么一個东西,还能拿来做什么?

  不当吃,不当喝的,Su Mo 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拿来卖。

  要么直接卖,要么就是做成Divine Weapon 之后再卖。

  背后这位大shopkeeper 的,以如此高价来发布此事,可见奇货可居。

  否则岂能下如此血本?

  当然,也有可能抢夺这东西的是一个铁匠。

  想要找这么一块好材料回去,锻造出一把不弱于当世十大名剑的Divine Weapon 。

  倘若当真能够做到,那自然也是一种扬名rivers and lakes 。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对于Su Mo 来说差别will not 太大。

  Yang Xiaoyun 却在思量Su Mo 的this remark ,末了gently nodded :

  “没错,他很有可能是一个生意人。”

  “一个生意人,自然会重视他的生意。”

  Su Mo 轻声说道:“Ji Shuhua 临死之前来到了Purple Yang Escort ,这不会是一个秘密,瞒不住有心人。如今挡了他这条路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你说,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Yang Xiaoyun looked towards Su Mo 。

  Su Mo 一脸无奈:“小云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奸诈了,明明是我在问你。”

  “……这才不是奸诈。”

  Yang Xiaoyun said with a smile :“我智慧有限,实在是想不到嘛。”

  “那我也想不到。”

  Su Mo 轻轻扬眉:“不过,倘若是这rivers and lakes 上的下三滥手段,咱们这一路可就不得不防了。”

  “嗯。”

  Yang Xiaoyun 也nodded 认可。

  不仅如此,对方如果财力当真如此雄浑的话,这rivers and lakes 上也有不少为了钱财不惜一死之辈。

  而这种人中,也从不缺乏expert 。

  总而言之,martial arts 再高也得谨慎处置。

  两个人就此事未再多做讨论,如此又过了一天,将Ji Shuhua 安葬之后,Su Mo 这边便开启了这一趟的无生堂之行。

  同行之人除了Yang Xiaoyun 之外,还有甄小小和胡三刀。

  这一趟从东城回来之后,Su Mo 便发现,甄小小体内的状况变得不太理想了。

  Southern Sea 之行恐怕不能再拖延太久了。

  让她跟着,则是可以就近帮她催化体内积蓄的Inner Strength ,算是一个缓解之策。

  而胡三刀本身就出自于无生堂地界,这一趟算是revisit an old haunt 。

  虽然未必对这一片区域有多深的了解,但至少比Su Mo 他们了解更多,算是一个不错的向导。

  除了镖局里本部的人马之外,唯一多出来的一个就是徐鹿了。

  知道Su Mo 这一趟要往无生堂走,他也要跟着一起。

  如今这人的伤势已经彻底养好了,却不知道为何始终没有离开,这一趟还打算跟着一起同行……

  若不是这人还吃了Su Mo 的‘毒药’,Su Mo 都得怀疑他是对这奇铁产生了非分之想。

  他们这entire group 离去,镖局里的事情,则交给了张Escort 权且运筹,可保无忧。

  经历东城这一趟之后,傅寒渊也算是真的取得了Su Mo 的信任。

  如今已经提升为镖师,暂且跟在刘默的身边,跟着一起多走几趟,熟悉熟悉规矩。

  李Escort 回去之后,也勉强可以独当一面,小川可以跟在身边,查漏补缺。

  目前来说,若是需要battallion 人马同行的话,他们这些人就算是暂且可以了。

  人手方面虽然是有些捉襟见肘,这就只能等无生堂之行以后,Su Mo 再去着手扩张之事。

  相比之下,无生堂这边更加迫在眉睫。

  ……

  ……

  从Sunset City 出发,第一站便是锦阳城。

  这一路平静无波,过去须得七日方才能够抵达的锦阳城。

  这一趟从日出出发,到了转日的日落之前,就已经到了。

  而对于Su Mo 来说,this can be considered revisit an old haunt 。

  自他穿越之后两年,重开Purple Yang Escort 以来,所接到的第一单买卖,就是送李亦书前往锦阳城。

  如今思来,其实并未过去多久,只不过这一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着实不少。

  倒是让他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而锦阳城这熙熙攘攘的大街,却一如昨日那般热闹非凡。

  只是刚走没两步,就听到呼喝之声响起。

  紧跟着人群分开两边,马蹄声由远而近,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跟前。

  坐在马上的是一个华服男子,一身set with gold, inlaid with jade ,可见华贵。

  面上更有威严,显然身居高位。

  他目光在Su Mo 一行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扫过,这才急忙翻身下马,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不知道Purple Yang Escort Escort Chief Su 驾到,excuse me for not going out to meet you ,曾有望万死难恕!”

  这人说话之间,作势还要跪下。

  Su Mo 袖袍之下,指风一起,曾有望当即重新站直身体,一愣之间,就听到Su Mo laughed heartily :

  “曾Alliance Leader 太客气了,苏某不过是镖局的一介镖师而已,哪里当得起曾Alliance Leader 如此礼遇?

  “却不知道曾Alliance Leader 是如何知道,在下今日会来这锦阳城?”

  曾有望心头一紧,暗道这Su Mo 果然是好手段。

  方才这一下悄无声息,当真是有点暗送无常死不知的意思了。

  据说此人于天衢城内,掌毙Nether Spring Church 主,拳杀永夜魔君,堪称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

  过去听来只觉得是increasingly distort the truth ,如今看来,却也未必便是空穴来风。

  心头震动之间,思绪却并未慢下来,只是一笑说道:

  “Escort Chief Su 未曾隐藏行踪,自踏入锦阳城地界之内,在下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只是急急忙忙出来迎接,却didn’t expect 诸位已经到了。

  “实在是太过怠慢了。”

  Su Mo slightly 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曾Alliance Leader 太客气了,苏某这一趟只是有镖物在身,这才从锦阳城借道。提前未曾知会一声,实则是苏某的不是。”

  “不敢不敢。”

  曾有望连连摇头,正要再说。

  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

  “下面的那位,可是Profound Principle Valley 内,一剑诛三令,天衢城中掌毙Nether Spring Church 主,留音城下拳杀永夜魔君的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Purple Yang Escort escort chief Su Mo !?”

  这声音不小,刹那间Clouds rising in the eight directions 。

  可不等Su Mo 说话,曾有望已经怒而抬头:

  “阁下又是哪个?Escort Chief Su 名讳,岂能是你这种人随口可提的吗?”

  Su Mo 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轻轻摇头:

  “曾Alliance Leader 言重了,merely a trifling 姓名而已,没什么不可提的……敢问上面的是哪位朋友?”

  “hahahaha !!!”

  位于那楼上之人hearing this ,顿时laughed heartily ,next moment 纵身而起,于半空之中接连几次变换身形之后,这才飞身落地。

  脚尖一点,却是不染尘埃。

  目光在众人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扫过,最后落到了Su Mo 的身上:

  “果然便是Escort Chief Su 当面?”

  “不敢,在下正是Su Mo 。”

  Su Mo gently nodded :“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在下王二狗。”

  那人毫无诚意的报上了一个姓名:

  “最近这段时日之中,你的名字耳朵里都灌满了,着实是惹人生厌。

  “今日一见,果然merely this 。

  “东城的人都是傻了吗?就凭你也能掌毙Nether Spring Church 主,拳杀永夜魔君?

  “倘若当真如的话,这Nether Spring Church 主也好,永夜魔君也罢,看来都不过是一些欺世盗名之辈,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你impudent !”

  Yang Xiaoyun hearing this 勃然大怒,呛啷一声响,龙渊枪已经在手,抬手之间,枪尖对着那人:

  “什么any cat or dog 的也敢到咱们当家的面前impudent ?

  “咱们当家的宽宏大量,不跟你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不过我小女子一个,hair is long 见识短,今日却不能容你撒野!”

  “hahahaha 。”

  王二狗laughed heartily :“看来Escort Chief Su 果然是言过其实,在下如此挑衅,你竟然只让一个女子出手?自己躲在后面做coward 吗?”

  Su Mo 涵养极高,纵然如此,也能够笑的出来:

  “路上遇到了什么any cat or dog 的挑衅,苏某总不能当街与其龇牙咧嘴吧?

  “尊驾恶语伤人,着实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今日说不得确实是得小惩大诫一番……”

  “尽管出手就是!让在下看看你这所谓的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到底有多少斤两!”

  王二狗身形向后一退,单脚在地面上一顿,ka-cha 一声响,地面青石顿时龟裂。

  可见一身martial arts ,轻时可如鸿毛飞舞,重时也好比Mount Tai 压顶。

  轻重拿捏尽在一心,绝非寻常之辈。

  曾有望coldly snorted :

  “你这是小觑我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无人吗?今日便让曾某……”

  这话刚说到这里,忽然就见到Su Mo 身后,有silhouette 一闪,却已经到了那王二狗的身边。

  王二狗一愣之下,只道有人sneak attack ,想都不想一拳就打了过去。

  这人也不知道是学的什么拳法,拳风如雷动,势头极猛。

  然而一拳落下之后,手底下却空空如也。

  眼角余光之中,只是捕捉到了一道影子,当即猛然回头,可身后又哪里有人?

  正迷茫之间,忽然就觉得两腿冰凉。

  紧跟着就听到了have a big laughter 。

  “你们笑什么?”

  王二狗勃然大怒,就见到一人指着他的下半身:“裤子掉了!”

  王二狗一愣,连忙低头,果然是裤子掉了。

  这一下着实不太雅观,当即赶紧蹲下来将裤子提上,怒而咆哮:

  “是谁?有ability 出来!!”

  “hahaha 。”

  笑声却是从Su Mo 身边而起,他当即回头,就见到一个瘦弱青年,手中正拎着一个好大的钱袋子。

  “这位猫狗倒是颇为有钱。”

  说话之间,索性将这袋子打开,除了银两之外,竟然还有不少的银票。

  “你……还给我!!!”

  王二狗一步踏上,就已经到了跟前。

  徐鹿如今伤势早就已经好了,他这仙踪缥缈录施展开来,这王二狗的拳风虽然猛烈,却又哪里能够捕捉到他的影子?

  一时之间气的到处乱打,可越是如此,越是抓不到人。

  反而觉得all directions 都是silhouette ,时不时地还得低头下去提裤子。

  狼狈之处,简直一塌糊涂。

  可到了此时,他却猛然双脚踏足地面,轰然一震之间,周身Inner Strength 大放。

  正在他身侧游走的徐鹿,只觉得一股Inner Strength 轰然而至,involuntarily 的便给震飞了出去。

  正要跌落下来,却在半空之中又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转身,紧跟着单手在地面上gently clapped ,整个人腾空而起,于半空之中绕了个大圈,落到了Su Mo 的身边。

  一时之间倒是心有余悸:“这人好厉害的Inner Strength 。”

  “你也知道厉害!”

  王二狗sneered :“利用Lightweight Art 逃跑算什么ability ?有能耐的话,过来跟grandfather 大战三百回合。”

  徐鹿一身ability 都在Lightweight Art 之上,论及拳脚,怕是连镖局里的趟子手都不如。

  自然不敢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正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之间,却忽然表情一变,当即nodded ,飞身而出,直奔那王二狗的面门而去。

  探手就是一抓!

  这一抓平平无奇,全然没有丝毫变化隐藏其中。

  王二狗sneered :“courting death !!”

  轰然一拳震动,便要打在徐鹿这一抓之上。

  可就在此时,徐鹿骤然停下,身形一绕便已经到了他的背后,单掌拿他后心要穴。

  不等手掌落下,那王二狗已经感觉到穴道之上tú tú 直跳。

  他知道自己Lightweight Art 跟徐鹿相差太大,想要拿住此人根本impossible 。

  索性对他这一掌根本不防不挡,只是周身布满Inner Strength 。

  料定这人能够被自己的Inner Strength 击退一次,必然还会有第二次。

  果不其然,徐鹿一掌落下,王二狗什么事都没有,反倒是自己的手掌刹那间又红又疼。

  大力袭来,更是接连后退好几步。

  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Su Mo 一笑,嘴唇以旁人无法察觉微笑动作,稍微翕动了两下。

  却是他在sound transmission 。

  方才徐鹿正犹豫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Su Mo 的声音。

  告诉他莫要怕他,直接打他就是。

  徐鹿这才勇敢了一把,而如何打法,也是Su Mo 从中指点。

  唯独一点,后心要穴这一下乃是出自于徐鹿自己的想法,既然要打,那自然是对准穴道来。

  结果didn’t expect ,竟然被对方的Inner Strength 反震,反而是失了一筹。

  此时耳边则又传来了Su Mo 的声音:

  “无需与其游斗,直接到他面前,打他的脸。”

  这话听来简单至极,徐鹿也果然听话。

  身形一晃重新到了王二狗的跟前,伸手要打,耳边则又传来了Su Mo 的声音:

  “虚晃一击,往左闪避,留心他的左腿。”

  这一句话说的极快,而当徐鹿听到之后,原本挥舞出去的手掌登时就收了回来。

  他本就不擅长攻击,拳脚之上颇为柔弱,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收式不急一类的困扰。

  可谓是说收就收……收了之后,立刻朝左闪避,就见到王二狗的拳头whistled past ,正擦着他的鼻尖过去。

  心中只觉得又惊又险又刺激。

  不过这会功夫却仍旧记得Su Mo 的话,留神那王二狗的左腿。

  就见到this fist 落下之后,此人左腿果然暗中藏式。

  拳风落空之后,左腿登时弹崩而起,fast as lightning 。

  “跳!”

  徐鹿当即飞身而起,耳边又传来了Su Mo 的声音。

  “作势取其面门,其后曲肘,辅以Inner Strength 戳他Quchi Acupoint ,左手蓄势以待。”

  这两句话听的没头没脑,以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来说,探臂曲肘,如何能够正对曲池?

  然而Su Mo 的话必然有其道理,当即也不考虑这么许多,只管听Su Mo 的话就是。

  他Lightweight Art brilliant 至极,这一跳之下,却是恰到好处的点在了王二狗这一腿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当口,站在腿上,居高临下探臂打他面门。

  却见到王二狗横臂一栏,向上横扫。

  若是这一击扫中,凭借徐鹿这一身的ability ,当场就得人仰马翻。

  可didn’t expect ,便在这同时,徐鹿骤然手肘一曲,手肘正对着王二狗的Quchi Acupoint 。

  这一下变起肘腋,以手肘辅以Inner Strength ,正是破他body protection internal strength 之势。

  纵然王二狗一身的ability ,这一刹那也来不及变招。

  被这肘怼的结结实实,Inner Strength 吞吐之间,只觉得手臂酸麻,无能为力。

  而就在这同一时间,徐鹿又听到Su Mo 说道:

  “给我抽他!”

  此时此刻,王二狗右臂一时之间没了能耐,可谓中门大开。

  徐鹿的左手却是早就已经蓄势待发,此时此刻抡圆了,满是Inner Strength 的一巴掌,撕扯虚空,带着呼啸之风,fiercely 地抽在了这王二狗的脸上。

  pa! !!

  清脆狠烈到了极致的声音落下,王二狗张嘴一喷,好几颗牙就飞了出去。

  徐鹿此时借势凌空飞退,低头一看却是忍不住laughed heartily :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