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266

  第266章 你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王二狗被这一巴掌都给打傻了。

  徐鹿的根底他已经摸清楚了,只是一个Lightweight Art brilliant ,martial arts 平平之辈而已。

  他连自己震动的Inner Strength ,都抵挡不住!

  哪里有ability 可以给自己这样一巴掌?

  可方才出手,却每一招每一式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显然是完全看穿了自己的招式,以至于自己处处受制于人。

  最后这一巴掌更是处心积虑,简直可恶至极。

  周围的嬉笑之声,声声刺耳,每一声都宛如a saber 子一样戳进了他的心口。

  他知道自己今日会败,却全然没有想到,竟然会败在这样一个a nobody 的手中。

  一时之间只觉得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猛然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仍旧还在嬉笑的徐鹿:

  “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沉腰坐马,猛然运转一口dantian 之气,双拳翻腾之间,层层罡风自他两臂而起。

  骤然一步向前,撕扯风声呼啸,裹挟在拳头上的千钧之力悍然而至。

  徐鹿瞳孔猛然收缩。

  当即身形一晃就要躲开,可是心念一起之间,却又发现all directions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this fist 仿佛涵盖了Heaven and Earth 四方,将他每一个可以闪避之处,都尽数封死。

  眼看着this fist 已经到了跟前,正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当口,就听到轰然一声响起,宛如自亘古而来的悠远钟声昂扬。

  一個golden giant bell 的illusory shadow 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正愕然之间,王二狗的拳头已经裹挟风雷,悍然而至。

  哐!!!!

  巨大的鸣音轰然四散。

  徐鹿眼看拳头到了跟前,subconsciously 的眯起了眼睛。

  然而从眼皮缝隙之中,仍旧可以看到拳头打在了illusory shadow 之上的王二狗满脸错愕之色,竟然再也不得寸进。

  王二狗虽然不知道这golden bell illusory shadow 从何而来,然而暴怒之下,哪里去理会这么许多?

  Inner Strength 翻滚,stake all on one throw !

  就见到那golden illusory shadow 微微泛起波澜一刹。

  next moment ,他就只觉得翻江倒海一般的大力骤然翻卷而至,尚未来得及多做斡旋,就听到ka-cha 一声响,手臂skeleton 断裂,碎骨直接戳穿了血肉,更有一股强大的力道直接席卷周身meridian 。

  一时之间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便已经倒飞而去。

  身形跌落地面,他脸上仍旧夹杂迷茫之色,猛然间便想要挣扎而起,却发现自己已经是身受重伤。

  仅仅只是凭借那徐鹿,绝对做不到这一点,他怒声shouted :

  “Su Mo ……Su Mo !?”

  Su Mo 轻轻摇头,并未理会此人。

  倒是Yang Xiaoyun sneered :

  “好一个王二狗,倒是未曾想到Vajra 风雷拳,King Cauldron 生……竟然还有一个名字叫二狗?”

  此人先前出手,从未动用过本门martial arts 。

  如今激怒之下,这才用出了看家本领,却是被Yang Xiaoyun 一眼窥破。

  这哪里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王二狗?

  simply 是Vajra 风雷拳King Cauldron 生!

  若说此人,却也算是大有来历。

  据说King Cauldron 生出自东城,少时出家于一处寺庙之中,自幼学了一身的佛门martial arts 。

  长大之后却不想继续吃斋念佛,流连这三千红尘,想要还俗……

  可是如此一来,必然会被追回这一身martial arts 。

  最终索性私自逃离,改名换姓入rivers and lakes 。

  却也不敢在东城停留,一路奔波到了西南一地。

  不过纵然如此也仍旧是被本门expert 追击,此后辗转如何却是不为外人所知。

  只知道,此人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之后,再一次出世却是拳法Great Accomplishment 。

  最终打出了一个Vajra 风雷拳的名号。

  在当时也算是名极一时。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人在鼎盛之时忽然急流勇退,再也不见踪迹。

  有人说他是被本门追拿,捉回了东城。

  也有人说他是遇到了对头,被人打死在了rivers and lakes 道左。

  总而言之众说纷纭,然而此人销声匿迹到现在,已经足足四五年的光景了。

  却didn’t expect ,再一次出现,竟然会在这锦阳城中!

  并且用‘王二狗’这样一个名字,来挑战Su Mo 。

  King Cauldron 生听到自己的来历被Yang Xiaoyun 叫破,脸色越发难看,只是怒视Su Mo :

  “你……好厉害的Divine Protection Art !

  “今日之败,可谓是技不如人……你杀了我吧。”

  Su Mo 轻轻摇头:

  “猫狗之流,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这话说完之后,却又感觉不太吉利……

  这话怎么听上去都不像是一个正派的人该说的,而且这种旗插下之后,总有种会被人打脸的感觉。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懒得再收回来了。

  却是让旁边的人听的瞠目结舌。

  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的孤傲可见一斑!

  实则也是如此,Su Mo 一招没出,只是护住自己身边的人而已,便已经让King Cauldron 生生死两难。

  如此人物,King Cauldron 生确实是连死在他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一时之间,周围不禁discuss spiritedly 。

  可以想见,这句话不日之间就要传遍rivers and lakes 。

  Su Mo 这会想要把这话收回来显然已经impossible 了,索性便对曾有望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曾Alliance Leader ,我这还有要事在身,便少陪了。

  “来日有暇,必然亲自前往拜访。”

  “不敢不敢。”

  曾有望如梦初醒,藏在眸光之下的波澜尽数藏起,可是再想要说点什么,一时之间却又无法组织语言。

  只能看着Su Mo 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King Cauldron 生还要纠缠,众人从他身边路过,他用仅存的一条完好手臂,抓住了甄小小的脚踝。

  本想让这Big Fatty 停下脚步,但是next moment ,整个人就被这Big Fatty 带着往前扑腾了好几下。

  他本就身受重伤,经此一折腾,一时间痛不欲生,只是凭借倔强这才抓着甄小小的脚踝不放。

  甄小小若有所觉的低头看了一眼,slightly nodded ,猛然leg raised :

  “走你!”

  呼啸一声,King Cauldron 生越过人群,眨眼就不知所踪。

  甄小小手搭凉棚看了两眼,奈何人太多,她也不知道有没有砸到who ,砸到什么flowers and grass 之类的。

  心中sighed ,只感激这地方不是Purple Yang Escort 。

  砸坏了也就砸坏了,至少Boss 的不会减了自己的伙食。

  眨眼之间Su Mo entire group 已经不见了踪迹,围观者的议论却是纷纷扬扬。

  曾有望脸上的阿谀之色尽去,站在当场一时之间brows tightly frowns ,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现如今的Su Mo ,自然不需要再去住地字号房间。

  三间上房一开,他自己独占一间,Yang Xiaoyun 和甄小小一间,最后一间则是胡三刀和徐鹿。

  这一路往Inn 走,徐鹿算是找到了谈资。

  跟胡三刀絮叨了半条路的功夫。

  甄小小则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进了房间,只等着开饭。

  Su Mo 则跟Yang Xiaoyun 坐在了一处。

  “今天这个King Cauldron 生,来的怕是有些玄虚。”

  Yang Xiaoyun 单刀直入,此时此刻房间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自然不需要绕圈子。

  Su Mo laughed ,没着急说话,只是随手给两个人倒上了茶。

  伸手将其中一杯推向了Yang Xiaoyun ,Yang Xiaoyun 查探之后,方才抿了一口。

  就听到Su Mo 说道:

  “今日之事,确实不是偶然。

  “曾有望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第四Alliance Leader ,更是这锦阳城的City Lord 。

  “位高权重,非同小可。

  “然而今天这姿态低的让人觉得滑稽,他甚至还想要当场kneel down for me ,你敢相信?”

  Yang Xiaoyun nodded ,她自然也看出来曾有望今日那双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屈膝就要下跪的模样。

  不过这一点就更加古怪了:

  “纵然你现如今已经有了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之名,曾有望也绝不至于如此屈尊降贵。

  “毕竟他曾有望也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的第四Alliance Leader 。

  “哪怕martial arts 不如,却远远不到跪下这种程度。

  “他不单单只是代表他自己,尚且还有背后的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

  “除非……你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大Alliance Leader ,方才有这样的可能。”

  “小云姐,你说如果今日曾有望当真跪下,此事传出之后,人们会如何议论?”

  Su Mo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Yang Xiaoyun 。

  Yang Xiaoyun 眉头轻轻一扬:“会说你已经入主了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并且,成就高位。否则的话,断然没有这样的可能。”

  “便是如此。”

  Su Mo 的手指在茶杯上lightly 摩擦了一下,slightly smiled ,举起呷了一口:

  “而这样一来,你说谁会最高兴?”

  “……Wei Ruhan ?”

  Yang Xiaoyun subconsciously 的想到了这个名字:“他一直想要扯虎皮拉大旗,将你拖进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内。

  “你我虽然想要倚重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却绝非是这般倚重之法。

  “除非你真的娶了Wei Ziyi ,否则的话,这笔买卖绝不合算。

  “回头世人皆知你入主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可实则你仍旧只是一个外人,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的东西你半点动弹不了,反倒是他们有事,却可以顺理成章的拿你来震慑宵小。

  “所以,如此看来,此举一出,最有利之人非Wei Ruhan 不可。”

  Su Mo nodded :

  “小云姐所言极是。”

  Yang Xiaoyun 听着话顿时觉得心里舒坦,但是却又皱起了眉头:

  “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她忍不住looked towards Su Mo ,却见到Su Mo 脸上满是笑意,看上去颇为欠打,不禁怒目而视。

  Su Mo 只好收敛笑容说道:

  “不对之处,只在于小云姐小看了Wei Ruhan 。

  “from start to finish 他都未曾就我跟魏Eldest Young Lady 之事,大做文章。

  “又岂会at this time ,忽然扯出如此一幕,败我对他的好感?

  “虽然外界对我跟魏Eldest Young Lady 之事,传的沸沸扬扬。

  “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内对此事的了解却比外界要多。

  “知道并不是他们口口相传的那么回事。

  “这个关头曾有望忽然闹了这么一出,实则是离间之计。

  “只要我恶了这Wei Ruhan ,Wei Ziyi 借我之势勉强达成的三足鼎立之态,刹那间就得土崩瓦解。”

  Yang Xiaoyun 一愣:“可是……可是这不是表面上的局势吗?实则……”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但是两个人都知道,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之事到了现在,实则已经是没有任何悬念了。

  按照立场而言,曾有望这一举动,是对Wu Daoyou 和Hua Qianyu 有利。

  可问题是,Wu Daoyou ,Hua Qianyu ,本就是Wei Ruhan 的人。

  现如今整个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距离一统,只剩下了一步。

  那此举岂非unfathomable mystery ?

  Su Mo 轻轻转动茶杯:

  “这便是Wei Ruhan 的棋局了。

  “其实,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挺好奇。

  “Wei Ruhan 明明已经大局在握,为什么却始终遮遮掩掩。

  “营造一个紧张氛围出来。

  “现如今我倒是明白了……他想要钓的这条鱼,实则就在这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之内。

  “只是这条鱼隐藏极深,搅动wind and rain ,让Wei Ruhan 寝食难安。

  “昔年魏奇峰惨死横河之畔,魏奇雄消失在了万里冰川,包括第三个child ,吃鸡蛋被噎死……

  “极有可能都跟这条鱼有所关联。

  “如果Wei Ruhan 不能在自己死前,将这条鱼给抓出来,宰杀下锅。

  “他必然是死不瞑目的。

  “而这条鱼在这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内如此大弄玄虚,所为的无非便是这四城三河两湾之地。

  “但是现在,无论Wei Ruhan 是否承认,我和魏Eldest Young Lady 的事情,确实已经被很多人流传于口中,对于我们的关系,以及东城之行,津津乐道。”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继而sighed 说道:

  “无论这其中真相究竟如何,总归让人觉得,我必然是Wei Ziyi 身后的一位强援。

  “这一趟出门之前,前往City Lord’s Mansion 拜访Wei Ruhan ,本就是表达一番态度。

  “只论私交,不论其他。

  “Wei Ruhan 其实也乐得如此,虽然他有更多念想,但就目前而言,这一切都恰到好处。

  “而纵观整个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现如今的真实状态来看,不会有人对此持任何反对态度。

  “毕竟,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实则大局已定。

  “唯一看不得这一切发生的,便是Wei Ruhan 想要钓起来的这条鱼了。”

  Yang Xiaoyun 听到这里,方才是恍然大悟:

  “Wei Ruhan 隐藏真实局势,知道真相的人,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甚至连Wei Ziyi 都瞒着,就是为了钓这条鱼?

  “让对方觉得,这一趟便是有机可趁。

  “如此方才敢出来搅动wind and rain ?”

  Su Mo gently nodded ,至今为止他已经大概看明白了Wei Ruhan 的这一局棋到底是怎么下的了,也看到了其后此人会出什么样的手段。

  他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点:

  “老魏头这个饵,下的有点狠了。

  “不过阴差阳错之下,如今鱼儿已经露头了。

  “依我看,这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内的Alliance Leader 大会,不需要等几个月之后了。

  “此事恐怕会在咱们返回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之前就有定论,而等到咱们回到了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之后,这件事情就该尘埃落定了。

  “嗯,今天晚上我们去拜访一下这位曾有望吧。”

  “要不要拿下了?”

  Yang Xiaoyun 顿时眼中闪烁光彩。

  Su Mo 却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老魏头钓了一辈子鱼,总算是让这鱼儿咬钩了,实指望这条鱼能够帮着他找到鱼群。

  “结果却被伱一棒子给打死了,这还得了?”

  “hahaha 。”

  Yang Xiaoyun 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些老rivers and lakes ,一肚子的花花肠子,着实是绕的人脑袋都晕了。还不如直接动手,来的干脆利落。”

  “你以为Wei Ruhan 不想?”

  Su Mo 轻轻摇头:“丧子之痛,图谋基业之恨,这old man 一辈子都快要恨疯了。

  “却仍旧强忍着这份怒恨,坚持将这一局棋下到现在,不正是为了找到真正的secret mastermind ,一泄心头之恨吗?”

  “这倒也是……”

  Yang Xiaoyun nodded ,却又问道:“那既如此,咱们去拜访曾有望做什么?”

  “当然是要让他以为,他已经得偿所愿了。”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今天晚上我们要做的事情,便是随意谈笑。然而但凡提到Wei Ruhan ,或者是Wei Ziyi ,都避而不谈。

  “态度到了就可以了,有些话说的太明白了,反而不足以取信于人。”

  Yang Xiaoyun 当即nodded ,反正Su Mo 说什么都是对的就是了。

  “至于这King Cauldron 生……”

  Su Mo 眉头也皱了起来:“我倒是怀疑,当真只是一个巧合。

  “他应该是跟这曾有望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可能和另外一个人有些关联。”

  “谁?”

  “大shopkeeper 。”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

  “他既然隐姓埋名,自然不是为了扬名立万所以才来挑战我。

  “不过,他的martial arts 不弱。再加上没有名气,骤然出手,若是跟我拆解个三五招,那回头这话传出去也就不太好听了。

  “堂堂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被一个跟一个叫王二狗的打的有来有往。

  “传出去……我这名头,似乎也就没有那么吓人了。”

  “而如此一来,原本被你名头所震慑的那些人,心思必然活络。”

  Yang Xiaoyun 顿时恍然:“这位大shopkeeper 的出招了!”

  “没错。”

  Su Mo gently nodded 。

  “那我们该如何做法?”

  Yang Xiaoyun 当即握紧了龙渊枪。

  “你可曾注意到徐鹿?”

  Su Mo suddenly asked 。

  “嗯?”

  Yang Xiaoyun 一愣:“这一路过来的时候,他还在跟胡三刀吹牛,对了,吹到一半他怎么没动静了?”

  Su Mo shook the head :

  “因为他已经去找King Cauldron 生了。

  “不杀他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没有死在我手里的资格,更重要的是……

  “对方亲自送上来的鱼儿,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一棍子打死?

  “总得看看这条鱼出自何处,是否有鱼群还在暗中隐藏。

  “否则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他们的一番美意?”

  Yang Xiaoyun 听的连连nodded ,不免想到了一句话:

  “还是你wily old fox 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