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342

  第342章 十月二十五

  这一夜秋雨时急时缓,并没有如同Su Mo 所预料的那样,很快就消停下来。

  而这一晚上,Su Mo 要做的事情,还有一些。

  让徐鹿往北,自然是去迎刘默。

  凭借徐鹿的Lightweight Art 和能力,料想不至于找不到人。

  他自己和Yang Xiaoyun 这边说了一会话之后,then went 苏天阳当年的卧房一趟。

  将从无生堂地下无尽狱中拿回来的那枚Profound Principle Knot ,放在了密室之中。

  之前经过君洛那一番话之后,他如今着意留神这Profound Principle Knot 。

  果然发现,每一枚Profound Principle Knot 上,确实都有不同图案。

  料想七枚凑在一起,便是一张完整的地图。

  这地图指向,到底会是大玄王朝昔年的imperial city 所在……还是说,会是Great Black Tortoise Library ?

  亦或者,这两者本就是一处?

  七枚Profound Principle Knot ,Su Mo 如今已得其三。

  余下的四枚,自己到底应该找,还是不应该找?

  心罗伞,七尺Profound Light Sword ,以及那尚且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用处的指天轮。

  这三件东西凑在一起,同样也指向了一枚Profound Principle Knot 。

  金丝地图,鸳鸯谱再加上Gold Jade 锥三者,同样也是一枚。

  如果将后者算上的话,Su Mo 的手里实则已经拿到了四枚,并且拥有了第五枚的线索。

  放眼天下,恐怕无人能比Su Mo 掌握的更多了。

  只是对于是否要继续寻找,Su Mo 却颇为犹豫。

  这种事情本就非他所欲,难道自己还需要得到什么Great Black Tortoise Library ?

  亦或者,得大玄者,得天下?

  他不过就是一个镖师,跟天下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Su Mo 不禁哑然一笑,不再多想,索性回去睡觉。

  一夜无话,转日天明。

  Su Mo 清晨起来练武,不过这场秋雨仍旧未停,所以没有去院子里活动筋骨,就在房间里打了一套Purple Yang Divine Palm 。

  一套掌法未曾打完,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到了跟前。

  哐哐敲门之后,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escort chief 起了吗?有事求见!”

  声音来自于张Escort ,

  Su Mo 一摊手,房门便已经分开两边。

  Yang Xiaoyun 在房间里也听到了动静,正拎着一节枪头出门。

  显然她也在房间里演练呢。

  张Escort 见此,又连忙跟Yang Xiaoyun 问好。

  “都进来吧。”

  Su Mo 开口,两个人便进了房间。

  三人落座,Su Mo 给张Escort 倒了杯茶,张Escort 谢过之后,喝了一口,这才说道:

  “escort chief ,今晨收到传书,刘Escort 他们出事了。”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交给了Su Mo :

  “刘Escort 信中说的含糊不清,具体是什么对头,也没有说明白。

  “只是向镖局求救,言称他们如今被困在了绘河。”

  Yang Xiaoyun 听到这里,当即看了Su Mo 一眼。

  Su Mo gently nodded :

  “Purple Yang Escort 树大难免招风,若是当真有who ,想要跟咱们为难,却也不足为奇。

  “张Escort don’t be impatient ,我这就亲自走一趟绘河,看看到底是who 跟咱们为难。”

  张Escort 一愣:“escort chief 要亲自出手吗?”

  “张Escort 有所顾忌?”

  Su Mo 看了张Escort 一眼。

  张Escort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这才说道:

  “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escort chief 所说不错,咱们Purple Yang Escort 如今确实是有tall trees attract the wind 的嫌疑,如果有人跟咱们为难,实则不算是稀奇。

  “只是,若是当真跟咱们为难的话,为什么不是在刘Escort 他们运镖的时候,直接劫镖?

  “而是要等他们回来的途中,将他们困住?

  “倘若当真想要与咱们敌对,哪怕刘Escort martial arts 高强,难下辣手,却又如何会让这封信送出来?”

  他说到这里站了起来说道:

  “这封信到了我的手里的时候,我其实便觉得事情古怪。

  “escort chief 如今正好就在府内,所以才赶紧给您送过来……

  “请恕属下僭越,此事之中恐怕另有玄机,escort chief 还是要三思才好。”

  Su Mo 闻言不禁笑了起来,眼角余光瞥了Yang Xiaoyun 一眼。

  张李两位Escort 都是Iron Blood Escort Bureau 过来的老人,当时Yang Xiaoyun 便有言道。

  张李二位之中,李Escort 的martial arts 略胜一线,但是为人却有些莽撞。

  张Escort 则老成持重,素来有些城府。

  所以的那一趟远走东城的时候,Su Mo 带着李Escort ,让张Escort 留下协助Yang Xiaoyun 处理镖局之内的日常事务。

  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沉吟了一下之后,Su Mo gently nodded :

  “张Escort 言之有理,不过,若对方本就不是冲着刘Escort 去的?

  “而是冲着我来的呢?”

  “这……”

  张Escort 顿时一愣,当即深carried out ceremony 说道:

  “既如此,escort chief 就更不一人前往。

  “escort chief 一人之安危,实则关系整个镖局之荣辱。

  “倘若对方困住刘Escort ,是为了引出escort chief ,那必然已经掌握了万全之策,否则岂敢轻捋虎须?”

  “那依张Escort 的意思呢?”

  “依我看……不如咱们点齐人手同往。”

  张Escort 说道:“咱们虽然martial arts 不如escort chief ,不过终究人多势众,有些事情不需要escort chief 以身犯险,有咱们在,escort chief 总归是能够更安全一些。”

  “张Escort 所言极是。”

  Su Mo nodded :“既如此,那就请张Escort 吩咐下去,着人手于堂前候命,我马上就到。”

  “是。”

  张Escort 当即凛然遵从,转过身,匆匆而去。

  Yang Xiaoyun said with a smile :

  “张Escort 为人办事比较让人放心。”

  “确实是老成持重之辈。”

  Su Mo nodded 。

  两个人对视一眼,却又同时一笑。

  Yang Xiaoyun 率先开口:

  “竟然是绘河……这一来一去,所用的时间可不短。

  “而等你到了绘河,若是未曾找到人,寻人打听,探查根底……

  “等回来的时候,这盟内大会怕是已经结束了。”

  “倒也算是耗费了一些心思了。”

  Su Mo 轻声说道:

  “既如此,终究不能让他们的一番心血白费,我先走一趟,小云姐,一会你去堂前率领张Escort 他们前去。”

  ”en. ”

  Yang Xiaoyun nodded :“那你小心一些,如果他们着意将这场戏做全,必然不会仅有如此手段,伱一人前往,说不得会用几条人命阻你。”

  “我理会得。”

  Su Mo 答complied ,转身出门,伸手一拍White Tiger ,飞身之间已经骑了上去。

  老虎得他一拍,睁开双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往前踏出一步,后腿用力一踩,便已经飞身出去。

  脚点院墙,只是一跃的功夫,就到了屋顶,四蹄宛如踏云,踩在屋顶上,瓦片虽然creak 作响,却也并未踩塌,再一纵身,就已经到了Purple Yang Escort 之外。

  Purple Yang Escort 外面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骤然见到这huge monster ,顿时startled 。

  可不等他们came back to his senses ,White Tiger 已经向北,片刻就出了北city gate ,disappeared 。

  又过了一会之后,以Yang Xiaoyun 为首的一干镖师们,策马往北。

  甚至顾不上在城内不能骑马的这一条规矩,急急忙忙的在城内就已经纵马而行。

  好在时辰尚早,这会功夫街道上也没有太多行人。

  只是这不多的行人之中,多数还是rivers and lakes 上的好手。

  眼见于此不禁都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Purple Yang Escort 怎么忽然倾巢而出?”

  “头前那White Tiger ,是Escort Chief Su 的坐骑吧?”

  “正是,White Tiger 城虎君Holy Son ,如今Escort Chief Su 更是White Tiger 城Saint King ,这消息早就传开了。”

  “Escort Chief Su 当前,其他人在后,这是出了什么major event ?”

  “明日就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的盟内大会……不知道Escort Chief Su 能不能赶回来?”

  一时之间discuss spiritedly 。

  而在Purple Yang Escort 对面的一个早点摊子上,正有一人捧着缺了一个牙的白瓷碗,用勺子呼噜呼噜的吃豆腐脑。

  又将旁边放着的半张肉饼,stuffing oneself with food 的吃进了肚子里,这才站起身来离去。

  他脚下生风,片刻的功夫,便已经来到了一处unremarkable 的房子里。

  打开大门,reach a higher-level 。

  堂屋之内,则是一个正在吃早饭的老人。

  老人瞥了他一眼,也不惊讶,那人则跪在地上轻声开口:

  “猛虎北行。”

  “可有人跟踪?”

  “没有发现。”

  老人摆了摆手:“去吧。”

  “是。”

  那人答complied ,转身离去。

  老人坐在桌前,将这碗粥喝完,慢条斯理的将桌子全都收拾了一遍之后。

  又出门散步,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这才回来。

  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将早上那人所说的四个字写在纸上,这才从房间的鸟笼里,取出了一只black 的鸽子。

  将纸条收入鸽子腿上的竹筒之中,甩手放飞了出去。

  这black 的鸽子却是异种,飞出窗户之后,便如同浮空之影,眨眼不见踪迹。

  最终停下,也并未离开这Sunset City 。

  悠悠转转,停在了一处Inn 窗前。

  鸽子啄了两下窗户,里面当即有人推开窗户,将鸽子拿在手里。

  取下竹筒,甩手将鸽子放飞。

  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这才转身离去。

  出了房门,到了另外一处楼层之后,整了整衣冠,轻轻敲了敲门。

  房门当即打开,门外之人轻声开口:

  “old man 来讯。”

  门内之人将那封信接过来:

  “退下。”

  “是。”

  门外之人微微躬身,转身离去。

  拿了信的这位,折身归来,笑着对房间里另外一个人说道:

  “laugh 。”

  那人的脸上戴着铁面,看不清楚真容:

  “无妨。”

  一边说话,一边随手从桌子上取酒壶,又倒了一杯酒,推了过去:

  “喝酒。”

  拿了信的人nodded ,来到他的对面坐下,将信中内容收入眼底之后,laughed :

  “猛虎北行,大利在我。”

  “他行与不行,利仍在我。”

  对面的铁面人却似乎有些不屑一顾:

  “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好大的名头……

  “我倒是想知道,与我相比,孰高孰低。”

  对面那人听到这里,却是轻声一叹:

  “如今万事俱备,此事实在无需任由此人牵扯。

  “明日之局有我在可分胜负。

  “brother 亦可心想事成。

  “那Su Mo ……能不出现,最好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否则与此间之事,着实难言利害。”

  “en? ”

  铁面人看了他一眼:

  “你当真如此忌惮此人?”

  “莫要小看Su Mo 。”

  对面的人脸色前所未有凝重:

  “君上martial arts 可横扫Eastern Wilderness ,却被此人生生打死。

  “虽然我认为凭借君上的能力,生死或在两可之间。

  “可现如今仍旧未曾有一丝一毫的消息,从东城传来,总是难免让人心中不安。

  “东城Seven Sects 趁此机会,欺身入天衢以东,正是欺负我永夜谷暂且无人。

  “君上若存,决断孰难预料。

  “君上若亡,东城之地更是大势已去。

  “如今唯独寄希望于西南,盼君细细斟酌。”

  “……”

  铁面人静坐片刻,这才shook the head :

  “我尚且欠你们一场恩情未还,this time 便依你。

  “不过,未来若有机会,我到底是想要与此人一决雌雄。”

  “那是自然。”

  对面的人眼见于此,这才relaxed ,said with a smile :

  “到了那个时候,正要看你的手段,跟这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较量一番,究竟stronger and weaker 。”

  “hahaha 。”

  铁面人laughed heartily ,声音震动之间,就听到a groan 从窗外响起。

  他回头看了一眼窗户,那窗户顿时oh la la 一声打开。

  窗外一人,嘴角挂着鲜血,正要飞身而去,却见到他单掌一抬,掌心之中隐隐有两种力道骤然一转。

  那人原本想要往外跳去,却不知道为何,一步跳出之后,竟然进了房间。

  再抬头已经落入了那铁面人的掌中。

  “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终究是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

  铁面人gently nodded :“最危险的地方,确实危险。”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人。

  那人一笑:

  “那就换个地方好了,终究是不能小觑了Wei Ruhan 。”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被那铁面人拿在手里的这人,忽然出手,两掌向上一扬。

  那铁面人martial arts 极高,自然不会被这一掌打中。

  只是脸上的铁面却是被此人掀飞。

  铁面之下的一张脸,顿时呈现在掌中之人的眼前,那人初时一愣,继而大惊:

  “你……”

  铁面人brows tightly frowns :

  “本不想伤你,如今却是不能让你从容离去了。”

  ……

  ……

  翌日!

  十月二十五,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盟内大会便在今日展开。

  与会地点,则是定在了City Lord’s Mansion 。

  这一点毋庸置疑。

  大Alliance Leader Wei Ruhan ,毕竟还没死呢。

  一大清早,各路人马就已经到了City Lord’s Mansion 外面。

  熙熙攘攘的,都等着看热闹呢。

  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八位Alliance Leader 倾轧许久,一场混乱至此,总算是要有了一个了结。

  他们都想知道,下一任大Alliance Leader 宝座,究竟会落到谁的头上?

  有心人看出这其中的商机,便拎着马扎子,小吃一类的东西,挑着担子过来做买卖,生意那叫一个兴隆。

  rivers and lakes 人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或者站着,或者坐着马扎子,手里拿着炒花生一类的吃食在这里闲谈。

  便听到City Lord’s Mansion 这边各位Alliance Leader 接连抵达。

  大Alliance Leader Wei Ruhan 坐镇City Lord’s Mansion 。

  第八Alliance Leader Wei Ziyi ,自然也在。

  今日在外的,则是第二Alliance Leader Hua Qianyu ,第三Alliance Leader Wu Daoyou ,第四Alliance Leader 曾有望,第五Alliance Leader 迟路,第六Alliance Leader 徐君桑,第七Alliance Leader 洛宁光。

  这之中,Hua Qianyu ,Wu Daoyou 位置从来稳定。

  第四Alliance Leader 曾有望,自多年前来开始,占据此位一直未有动摇。

  至于第五Alliance Leader 迟路,却是从第七Alliance Leader 提上去的。

  原本的第五Alliance Leader 是周晴川,结果因为放任无生堂那边的人,来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地界之中肆意残杀村庄之中的寻常百姓。

  被Su Mo 一怒之下,打死在了City Lord’s Mansion 。

  迟路由此得以往上一提,占据了第五之位,统辖一城。

  而第六Alliance Leader 徐君桑,则是一位老牌的Alliance Leader 了。

  until now 都在锦阳城内任Vice-City Lord 。

  此人立场坚定,从不动摇,也不站队,在整个盟内倾轧之中,从来独善其身。

  最后第七Alliance Leader 洛宁光,却是之后Wu Daoyou 又提拔的一位。

  让其任中府城Vice-City Lord 。

  按道理来说,他后入此列,其实应该占据第八的位置,让Wei Ziyi 往前进一步。

  不过Wei Ziyi 终究年轻一些,占据第八,本就是因为造势成功,隐隐有些德不配位。

  故此目前不争不抢,让这洛宁光占据了第七。

  如今Hua Qianyu ,迟路,Wei Ziyi 都已经在City Lord’s Mansion 内。

  徐君桑来的晚了一步,却也中规中矩。

  唯有Wu Daoyou 迟迟未至。

  眼看着日头逐渐升高,人群之中自然不免discuss spiritedly 。

  “Wu Daoyou 如今在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内,like the sun at high noon ,这第三Alliance Leader 却是要比第二Alliance Leader ,还要威风许多啊。”

  “Hua Qianyu 终究是一介女流,手段不如男子倒也正常。

  “我看她可能都没有什么争胜之心,否则的话,那Wei Ziyi 跟她共居一城,岂能相安无事?”

  “今日之后,这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莫不是要surnamed Wu 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啊……一旦改姓,动作恐怕不小。”

  言谈之间,便见到道路尽头一群人声势浩大的赶来。

  虽然未曾骑马,却也让人产生了极强的oppression 。

  回头看去,为首一人正是第二Alliance Leader Wu Daoyou 。

  身边则是第四Alliance Leader 曾有望,第七Alliance Leader 洛宁光。

  三人踏步向前,身后却是跟着数百人的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Disciple 。

  这些人身着三色衣衫,aggressive ,可见来者不善!

  ……

  ……

  ps:py一本读者群里读者的书~

  《海贼:伟大航路上的技能Master 》

  “我的到来,就是为了创造出一个孩童不会哭泣的world 。”

   《海贼:伟大航路上的技能Master 》

    简介:

    自海贼王罗杰死后,【大航海时代】揭开了帷幕。

    四皇,七武海,超新星,混乱的格局代表着无限的可能。

    红土continent ,Holy Land 玛丽乔亚之上。

    被誉为【时代之子】【海军超新星】【最强技能Master 】的莱因哈特·威廉向着这个混乱时代的源头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我的到来,就是为了创造出一个孩童不会哭泣的world 。”

    “接我这招,诺亚·地狱火!”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