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12

  第412章 九阴玄冰策

  “解经?”

  Su Mo 眉头微微一扬。

  “藏经洞内解经人,他们因为善思丹,解经已经成了他们唯一的执念,是心中之魔。

  “那如果有人解开了一段经文,恢复了一部分真正的医经内容。

  “必然会引起所有解经人的兴趣。

  “不服气的想要从这解出的经文之中找到错漏之处。

  “纵然是服气的,也想要对解出来的内容,一睹为快。

  “哪怕是解经的思路,亦可以成为参考……

  “所以,但凡有经文破解,必然会吸引所有解经人的视线。

  “从而造成极大的混乱。

  “这当中,再跟他们打打口水仗,稍微辩论一番。

  “拖延个把时辰,绝nothing difficult 。”

  叶游尘侃侃而谈,Su Mo 支撑着下巴,看着眼前这口若悬河的男子。

  待等他的话告一段落之后,这才said with a smile :

  “so that’s how it is ,确实是个主意。

  “不过可惜……你大概得失望了。”

  “……Escort Chief Su ,不愿意帮我?”

  叶游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

  Su Mo 却shook the head :

  “非是在下不愿意帮你,实在是爱莫能助。

  “病公子如今这模样,怕是难以承担这‘解经’重任。”

  “病公子怎么了?”

  叶游尘一愣。

  “他既然来到了我的船上,你总不会指望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吧?他又不是那种能够好好听人劝的人。”

  Su Mo 无奈摇头:

  “他被五毒俱全backlash ,五化demon art 几乎毁于一旦。

  “更有养骨汤加身……

  “一身的毒早就已经乱了套了。

  “勉强维持一口气不死,已经算的上是难能可贵。

  “指望他入洞解经,舌战群医。

  “brother Ye 还不如指望他能多活几天……”

  “……”

  叶游尘半晌无言,最后sighed :

  “这未免太惨?

  “怎么说这病公子也算是当年纵横rivers and lakes 的一个Great Demon ,现如今竟然沦落至此?

  “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有意义。

  “病公子这模样,确实是无法胜任,可如此一来,在下的计划之中,就缺少了一块重要的环节。

  “原本在下思量,这一重要环节其实有两个人可以胜任。

  “一个是Poison Venerable ,一个就是病公子。

  “不过Poison Venerable 行踪莫定,孤瓢岛上在下竟然未曾寻到此人踪迹。

  “一直到了龙木岛之后,这才找到了他。

  “可是他对我戒备极深,宁愿先一步探查迷途窟,也不愿与我合作。

  “不得已,this Ye 只好来找病公子。

  “可如今病公子也变成了这幅模样……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说到这里,忽然sighed :

  “罢了罢了,许是时也命也……那,那在下告辞。”

  Su Mo 笑吟吟的看着他:

  “请便。”

  叶游尘起身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转身就走。

  Su Mo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一直到叶游尘拉开房门,他也未曾多看一眼。

  至此,叶游尘总算是sighed :

  “Escort Chief Su ,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

  “变一下。”

  “怎么变?”

  “我去探查,伱去解经。”

  Su Mo 抬头,slightly smiled 。

  绝路?没有办法?

  活人怎么会被尿憋死。

  叶游尘既然能来这艘船上,寻找病公子。

  就是知道,病公子已经落入了Su Mo 的手中。

  今日来此,一则确实是为了寻找病公子。

  如果病公子安然无恙,那也可以按照他说的这个谋划进行下去。

  只要Su Mo 答应帮他就行……

  但如果病公子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他就必须得确定一件事。

  那就是……Su Mo 的船上,是不是也有医道圣手?

  如今,他已经知道了。

  Su Mo 的船上有!

  而且非同寻常。

  Poison Venerable 和Su Mo 之间的关系他虽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既然病公子身受五毒俱全backlash ,一身五化demon art 全都乱七八糟,这等状态之下还能不死……

  那自然是因为这船上另有expert 。

  所以,今天晚上叶游尘到船山过来的第二个目的,正是Su Mo !

  也因此,从最初上船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对船上任何一人狠下毒手。

  就是担心,因此跟Su Mo 之间产生无法解开的冤仇。

  在不了解Su Mo 是什么样的人的情况下,跟他贸然结仇,对于合作,极有可能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

  只是……

  虽然目的是Su Mo ,叶游尘仍旧希望占据主导地位。

  方才这一番自言自语,simply 是故意说给Su Mo 听的。

  让Su Mo 知道,自己的计划之中缺少了什么,如此一来Su Mo 才能毛遂自荐。

  到那个时候,只要自己拿捏一下姿态,不难掌握主动。

  却didn’t expect ,从头上开始,Su Mo simply 不搭腔。

  他要走,那就走……哪怕走到了门口,打开了大门,Su Mo 硬是一句话都不说。

  联想到此人仅从一些旁枝末节,便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目的。

  叶游尘如何能不明白,此人的心机城府,远在自己之上。

  自己的这点把戏,怕是在最初的时候,就被Su Mo 给识破了吧?

  这才转身跟Su Mo 谈条件。

  而Su Mo 的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则说明自己的猜测没错……

  这人,就在这等着自己呢。

  想到这里,叶游尘长叹一声,顺手又将这房门关上。

  看的门口周文静,程素英,White Tiger ,傅寒渊各自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这好端端开门又关门……干嘛呢?

  叶游尘则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Escort Chief Su 想要踏入迷途窟?

  “frankly ,迷途窟内,道路复杂……Escort Chief Su 怕是没有办法来去自如吧?”

  “……今夜,我和我这位妹子下了地窟之中,见到了Poison Venerable 。”

  “……”

  叶游尘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Su Mo 这话显然不是随便提的。

  Poison Venerable 身在何处,叶游尘也知道。

  见到了Poison Venerable 之后,还能从迷途窟脱身,则说明Su Mo 已经知道了迷途内的布置和走法。

  这自然是Poison Venerable 告诉他的。

  这old man ……怎么不吃鸡腿噎死!?

  “那……那鬼蔓藤?”

  叶游尘试图Final Struggle 一下。

  结果话说出来之后,就发现Su Mo 正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叶游尘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反应了过来。

  Su Mo 一上来就问自己要了避藤散……

  这,这到底是从最初开始就看出了自己的目的,还是误打误撞?

  后者倒也好说,如果是前者的话。

  此人的terrifying ,岂不是已经超出想象了吗!?

  跟这种人合作,真的不会被他卖了?

  叶游尘翡翠面具之下的眸子里,满是惊疑不定之色。

  “还有什么问题?”

  Su Mo lightly 敲了敲桌子,吸引了叶游尘的注意。

  叶游尘brows tightly frowns :

  “那也不能,一直都是Brother Su 独自去下去地窟吧……

  “这未免,过于劳烦?

  “而且,在下也得去找Master 的踪迹,这……”

  “我帮你找。”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brother Ye 大概还不知道苏某的来历,苏某出身自Eastern Wilderness 。于Southern Sea 虽然没有什么名声,但是在Eastern Wilderness 也算是有口皆碑,从来有乐善好施,助人为乐之美名。”

  “……”

  谁信啊!!

  叶游尘内心抓狂,真要是这样的人的话,怎么可能自己说出来?

  “但是……”

  叶游尘纠结了半晌:

  “我总不能每一次都破解经文吧?这样会引起注意的。”

  “有道理。”

  Su Mo nodded ,笑吟吟的看着叶游尘。

  叶游尘先是一呆,继而脸色一黑。

  “brother Ye ……”

  Su Mo 此时轻轻晃了晃茶杯:“苏某劝你一句,若是想要合作,终究是得拿出诚意,咱们坦诚以待。

  “玩弄心机,不愿意待人以诚,这样的合作……”

  他说到这里,轻轻shook the head ,继而将目光放在了叶游尘的身上:

  “你是将苏某当成了三岁的child 了吗?”

  此言一出,整个房间之内落针可闻,更有一层murderous aura 自门外而起。

  是White Tiger 。

  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的心意,故此散发murderous intention ,准备待时而动。

  倒是将断文武给吓得险些弃船逃走。

  而房间之内,叶游尘终究是长叹一声:

  “既如此,那就轮换着来吧。

  “一人一次如何?”

  “好,我先来。”

  “……可以。”

  叶游尘咬着牙nodded 。

  “破解的内容,需要brother Ye 提供。”

  “自然也可以。”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且慢。”

  叶游尘连忙伸手:

  “Escort Chief Su ,事成之后怎么说?”

  “那得看你所谓的事成是达到什么程度?”

  “当然是杀了Island Lord 。”

  Su Mo hearing this 却是笑了:

  “在下登岛不为杀人。咱们合作,便只有藏经洞内……

  “apart from this ,苏某一概不管。

  “brother Ye 想要杀Island Lord ,尽管去杀就是。

  “苏某愿为brother Ye ,摇旗呐喊,以振声威。”

  “……”

  叶游尘干笑了两声:“那就many thanks Escort Chief Su 了。”

  “不必客气,请吧。”

  他说到这里,端茶送客。

  叶游尘再不多言,起身告辞。

  “Big Brother Su ……”

  小司徒忍不住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Su Mo 却轻轻摆手,让她先不要说话,继而开口说道:

  “诸位可以进来了。”

  周文静程素英还有restless 的断文武,三人当即鱼贯而入。

  “发生了什么事?”

  Su Mo looked towards 了周文静。

  周文静定了定神,当即将自己和程素英他们的经历娓娓道来。

  Su Mo 听完之后,nodded :

  “段人杰不用担心,我已经见过他了。

  “至少,今夜他不会有危险。”

  程素英一听这个,顿时大大的relaxed 。

  断文武忍不住问道:

  “苏……Escort Chief Su 是在何处见到的段人杰?

  “不知道有没有见过另外一个youngster ?”

  Su Mo 看了断文武一眼,方才周文静已经说了,断文武来到这座岛上,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儿子玉Young Master Long 断玉龙。

  当即微微摇头:

  “贵公子上岛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具体情况暂且不明。

  “明日我会再入藏经洞,踏入迷途窟内寻找一番。”

  断文武做梦都没有想到,Su Mo 竟然会说这种话。

  一时之间呆在当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连忙站了起来,顾不上什么senior Junior ,扑通一声one-knee kneels 地:

  “断文武many thanks Escort Chief Su 仗义援手之德,这……实在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若是Escort Chief Su 愿意伸出援手,那无论结果如何,from now on ,但有所命,断文武愿为公子效死。”

  Su Mo 哑然一笑。

  对此倒是不太在意,断文武虽然有点ability ,但是在自己这艘船上也确实是不够看。

  而且,他明天下地窟,也不是为了救断玉龙。

  帮他看看有没有他儿子,只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

  当然,这话却是不能这么说的。

  他赶紧站了起来,伸手将断文武从地上搀扶起来:

  “断senior 客气了,苏某可当不得如此大礼。

  “而且,咱们分属侠义道,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如何能够袖手旁观?”

  断文武hearing this 更是心中感念莫名。

  Su Mo martial arts 高强,deep and unmeasurable ,四海Demoness 此and the others 物都被其制的服服帖帖。

  其人年纪轻轻,还以为必然是proud and arrogant 之辈。

  此前他心中始终忐忑,生怕Su Mo 难以相处。

  却didn’t expect 竟然有如此的侠义心肠,高风亮节。

  到了这会,心中是真的忍不住开始佩服了起来。

  Su Mo 让其落座,这才说道:

  “玉Young Master Long 行踪如何,我会调查寻找。

  “断senior 也不要急于一时……

  “相比之下,诸位如今的安危却是更加要紧一些。

  “我这船上固然也算是安全,可是,今夜White Tiger angry roar ,必然引起了龙木岛的注意。

  “现如今尚未探查,许是另有原因……”

  这原因可能跟White Tiger 有关系。

  Su Mo 登岛之后,second day 早宴结束,就跟Yang Xiaoyun 折返了一趟大船。

  傅寒渊当时告诉Su Mo ,那天夜里,White Tiger 忽然之间showed great divine might 。

  这一点绝不会是毫无来由。

  说不得当时便有龙木岛的人,想要到船上探查,那会他们的身边极有可能就带着孽律。

  毕竟当时那位剑震西北浪行空,便是被孽律所擒。

  如果说White Tiger 感受到了孽律那一身非人的气息,从而大发虎威以作震慑,倒是能够说的通了。

  只可惜,White Tiger 虽然聪明,却终究不会人言。

  具体情况,倒是不能听它说明。

  而今夜,White Tiger 明明发出怒吼,但是龙木岛竟然至今无人敢来。

  要说这之间没有点故事,那Su Mo 是不会相信的。

  周文静hearing this nodded :

  “Escort Chief Su 这艘船绝非是咱们藏身的好所在。

  “更有可能为Escort Chief Su 招灾惹祸,以至于妨碍了Escort Chief Su 在岛上的major event 。”

  “周丫头言之有理。”

  断文武立刻nodded :“咱们最好现在就走。”

  Su Mo 既然答应他帮忙找断玉龙,那任何可能干扰此事的不稳定因素,他都得尽可能的避免。

  周文静和程素英也是这个意思。

  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给Su Mo 传一个口信。

  如今不仅仅口信传了,甚至连他们经历了什么都已经告诉了Su Mo 。

  如此一来,自然是没有理由继续在这船上耽搁下去。

  Su Mo 看了他们一眼,却是一笑:

  “诸位也不用担心,方才那位叶Young Hero 绝不会任凭你们就这么被龙木岛的人发现。”

  周文静看了Su Mo 一眼,looked thoughtful ,gently nodded :

  “既如此,那咱们就不再叨扰。”

  “好。”

  Su Mo nodded ,又跟他们约定了联络的暗号之后,三人这才转身离去。

  待等他们行入黑夜之中,Su Mo 却骤然回头,looked towards 了White Tiger 。

  White Tiger 亦步亦趋,就在Su Mo 的身边。

  哪怕是方才会客之时,也在门口趴着。

  这实则是没有任何必要。

  Su Mo 也曾经暗示让其回去,但是White Tiger 却unprecedented 的没有听从Su Mo 的命令。

  此时他凝视White Tiger 双眸,White Tiger 大脑袋顿时低了下去,有些可怜巴巴的蹭了蹭Su Mo 的掌心。

  Su Mo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揉了揉它的大脑袋:

  “你这是怎么了?”

  White Tiger 眼珠子gu lu gu lu 的转,苦于不会说话,只能一个劲的用脑袋蹭Su Mo 的手。

  然后用鼻子在Su Mo 的身上,嗅来嗅去。

  Su Mo 看的一阵无语:

  “你是老虎,不是狗……”

  他伸手摸了摸怀中,忽然眉头一扬,对傅寒渊and the others 说道:

  “各自回去休息。”

  说完之后,率先moved towards White Tiger 的大仓走去。

  White Tiger 赶紧跟在了Su Mo 的身后。

  said with a smile 人跟舒静两个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这……Su Mo 去了大仓,他们怎么办?

  进不进去?

  最后还是不敢进去,也不敢乱跑,只好在大仓外面等着。

  Su Mo 席地而坐,White Tiger 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趴在他的跟前。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之后,Su Mo 这才将怀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正是那龙王鉴。

  看到龙王鉴的一瞬间,White Tiger 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情况却有些奇怪,一则似乎是想要攻击,一则却又好像有些眷恋。

  一股帝心诀的Inner Strength ,自White Tiger 的身上自然而发。

  weng!

  Su Mo 掌中的龙王鉴,则刹那间迸发rays of light 。

  两者之间,遥相呼应。

  one after another Extreme Cold 的气息,忽然从这龙王鉴中涌现出来。

  “……White Tiger 遗族的Saint Artifact 。”

  Su Mo 猛地took a deep breath 。

  龙王鉴……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大玄四great expert ,White Tiger 遗族Saint Artifact 碎片。

  “难道这是……”

  Su Mo 心中念头一动,手中一转龙王鉴,其上所发出的rays of light 顿时笼罩在了墙壁上。

  仔细一看,那rays of light 之中,竟然是一个个文字。

  这是被人以特殊的手法,镌刻在了龙王鉴内,唯有等龙王鉴发出rays of light ,再将这rays of light 落在墙上,方才能够呈现出来。

  抬头所见,却是五个大字:

  九阴玄冰策!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