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13

  第413章 再入藏经洞

  “九阴玄冰策?

  “不是玄冰七绝?”

  Su Mo 看着墙壁上呈现出来的文字,眸子里不禁有些愕然。

  尹小鱼说龙王殿的Absolute Art 是玄冰七绝。

  Su Mo 本想这东西既然叫龙王鉴,定然跟龙王殿有所关联。

  其中若是留下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应该是留下玄冰七绝才对。

  怎么会是九阴玄冰策?

  不过Su Mo 却也不敢怠慢。

  这一套cultivation technique ,能够被人如此珍而重之的收到龙王鉴内。

  必然有其特异之处。

  当即连忙观看整篇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内容。

  不过片刻之间,便已经将这整套功夫尽数看完。

  这才长出了口气,眸子里隐隐带着一丝愕然之色。

  “玄冰七绝原来只是九阴玄冰策之中衍生出来的一卷。

  “总纲却是出自于九阴玄冰策……

  “龙王殿仗着玄冰七绝,纵横Southern Sea 多年,却不清楚,知不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亦或者……龙王殿Palace Lord inheritance Absolute Art ,便是这九阴玄冰策?”

  这倒是有可能的。

  龙王殿既然以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享誉rivers and lakes ,怎么可能将protecting sect 的martial arts ,传的好多人都会?

  密卷总纲,自然是只有Palace Lord 有资格cultivation 才对。

  “只是,失去了这龙王鉴之后,却不知道现任的龙王殿Palace Lord ,是否也会这套功夫?”

  Su Mo 的眉头微微一扬,却是轻轻摇头,不再多想。

  转而开始思虑这九阴玄冰策上所记录的行功要诀。

  片刻之后,又是长出了口气:

  “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果然wide-ranging and profound 。”

  Su Mo 自入rivers and lakes 以来,不提system 奖励的这些martial arts 。

  这一套九阴玄冰策,当算是他所见过的所有martial arts 之中,最深奥精妙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之一。

  能够与之并肩的,大概便只有阴阳生死令了。

  只不过,阴阳生死令在于‘奇’。

  九阴玄冰策虽然修的也是Extreme Cold 一脉,却是走的堂皇正道,Profound Righteous Sect 。

  绝非是什么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的奇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

  至于说那龙门第三惊在那魍魉院下所留的‘乾坤大解’,至今在Su Mo 看来,都是‘乱力乱神’不足取信于人。

  心中动念之间,却并未立刻尝试。

  他身怀移玄Divine Art ,虽然冰火不同源,但是cultivation 这门martial arts 却并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他连周流水劲都能练,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却也没有什么练不了的。

  只不过,想要修成这门功夫,终究是得耗费一点功夫。

  如今却不是时候。

  even more how ……

  Su Mo 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这龙王鉴上,其内one after another 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正在蜂拥而出。

  隔空传功,直抵White Tiger 腹部。

  散逸出来的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自此扩散,整个船舱之内已经是冰冷一片。

  地面上,墙壁上,头顶上,尽数结出冰花。

  随之蔓延,几乎眨眼的功夫,就走遍了整艘船,甚至连船身所处的海面都开始为之冻结。

  White Tiger 的身上更是生出了一层层的霜气,整头老虎被冻在当场,已经有些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it’s a calamity, not a blessing 。

  Su Mo thoughts move 之间,掌心顿时生出了一股Pure Yang Inner Strength ,隔绝龙王鉴中不断传出的Extreme Cold internal strength 。

  两者相冲之下,龙王鉴骤然一颤,next moment ,rays of light 尽扫,所有的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尽数收入其中,再也不曾传出分毫。

  失去了这本源,船上冻结之处,顷刻之间便已经一扫而空。

  重新恢复了平静。

  merely this 一来,却是引起了船上众人的注意。

  全都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以为是傅寒渊cultivation 天霜True Qi ,cultivation deviation ,以至于寒气外泄呢。

  结果出来一看,傅寒渊也是满脸迷茫。

  自宋元龙以下,这艘船上任何一个伙计,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ordinary person 。

  毕竟是出身自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都有一身功夫打底。

  这寒气的目标从不是他们,不过是被波及而已,倒是没有什么关系。

  唯一苦了的,却是船上的客人们。

  现如今船上这些客人,都是四海Demoness 尹小鱼麾下expert 。

  被Su Mo 以乾坤点穴大·法,制住了一身的martial arts ,面对这寒气,一个个冻得只能抱团取暖。

  客房之中,蓝忘语和宗明死死地抱在一起,尹小鱼将自己缩在杯子中,shiver coldly 。

  不过他们倒也还好,最惨的则是舱门之前的said with a smile 人跟舒静。

  他们两个距离龙王鉴最近,险些生生冻死。

  一左一右,都快变成了两尊抱着双腿坐在地上的ice sculpture 了。

  Su Mo 却顾不上外面的情况如何,赶紧查看White Tiger 的状态。

  龙王鉴内,不在传出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White Tiger 便也消停了下来,帝心诀的Inner Strength 在它的身上一转之后,便已经重新收回,再也不愿意轻易冒头了。

  White Tiger 仰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宛平地里响起了一声炸雷。

  最后fiercely 地晃了晃脑袋,然后满脸无辜的看着Su Mo 。

  Su Mo 看它这模样,便知道它没什么事了。

  又仔细查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放下了心。

  让它继续在船上守着,自己则收回了龙王鉴,去了先前谈话的房间。

  小司徒抬头looked towards Su Mo :

  “Big Brother Su ,方才是怎么回事?”

  “回去的路上,我跟你慢慢说。”

  Su Mo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现在天快亮了,咱们该走了。”

  “好。”

  小司徒nodded ,被Su Mo 重新背在了身后。

  离开房间之后,又跟傅寒渊他们交代了几声,这才身形一晃,moved towards 龙木城的方向赶去。

  在天边第一缕阳光即将笼罩大地之前,Su Mo 将小司徒送回了房间,然后折返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Yang Xiaoyun 正在床上打坐,听到动静,当即睁开双眼:

  “跟别的姑娘,出去足足厮混了一夜?”

  “……”

  Su Mo 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忍不住在Yang Xiaoyun 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什么话?”

  “应当有所收获吧?”

  Yang Xiaoyun hehe 而笑。

  Su Mo nodded :

  “收获不小……不过谜团也多。

  “回过头来,我得整理一下。

  “嗯,眼看着天要亮了,让我抱一会,我跟你慢慢说……”

  他说话之间,脱下了靴子,就往被窝里钻。

  Yang Xiaoyun 白了他一眼:

  “先把夜行衣换下来。”

  “不急……”

  他伸手将Yang Xiaoyun 抱在怀里,长长的出了口气:

  “夫人,你说这世上可有不死之人?”

  “……许是有的吧?”

  “en? ”

  Su Mo 一愣:“夫人连这种事情都相信吗?”

  “rivers and lakes 如渊如海,深不见底,不管是什么样的奇人异事,总是会有的。

  “未曾见到,或许只是说明伱我眼界不够,却是不能小觑了天下人。”

  Yang Xiaoyun 笑着抬头看了Su Mo 一眼:

  “这话我记得,当时可是你跟我说的。

  “而且,远的不说,你这一身martial arts ,换了寻常人又如何能够相信?”

  “这话倒也有理……”

  Su Mo looked thoughtful ,一边搂着娇妻,手上自然难免有些不老实,一边将自己这一晚上的经历,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Yang Xiaoyun 一边脸色通红的徒劳抵抗,一边听着Su Mo 的话。

  脸上时而羞赧,时而惊愕。

  一直到Su Mo 说完之后,这才fiercely 地拍开了Su Mo 的手:

  “小陌……你现在是越来越坏了。”

  “啊?”

  Su Mo 满脸迷茫:“怎么了?”

  “……你不知道怎么了吗?”

  Yang Xiaoyun 鼓着嘴。

  “啊?”

  Su Mo 更加迷茫:“什么事啊?”

  “……装傻充愣。”

  Yang Xiaoyun fiercely 地抓过了Su Mo 的胳膊,将其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下面,这样一来,只剩下一只手的Su Mo ,就已经不足为虑。

  这才开口问道:

  “你在地窟之中,已经见到了那个疑似被人换头的老者,却偏偏对叶游尘的话也……也装傻充愣。

  “是对此人有所怀疑吗?”

  Su Mo 仅剩下的一只手,遭遇了Yang Xiaoyun 严防死守的抵抗,无可奈何的sighed ,只要拉过了她的一只手,攥在掌中:

  “此人身上,可以说是疑惑重重。

  “绝不可以相信。”

  Yang Xiaoyun 一愣,Su Mo 却laughed :

  “不过,此人之事可以稍后再说。

  “这人对我有些用处,他想要利用我玩弄心计。我也想要利用他,好好的探一探这龙木岛。

  “只看彼此心机,谁能更胜一筹。

  “我真正想跟你说的,是这个……”

  他说话之间,伸手将怀中的龙王鉴取了出来。

  “这是从那尸体之中找到的?”

  Yang Xiaoyun 看了看这龙王鉴,触手冰凉,倒也nothing unusual 住处。

  Su Mo 便将方才船上所发生的事情,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听完了this remark 之后,Yang Xiaoyun 不禁瞪大了双眼:

  “这……似乎有些耳熟。”

  “将一物做为容器,世代灌输同一种Inner Strength 于其中。”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White Tiger 城,White Tiger 遗族的Saint Artifact 。”

  “White Tiger 遗族的Saint Artifact ,传入Saint Artifact 之中的internal strength 是帝心诀。

  “而龙王鉴Inner Strength 的全部都是Extreme Cold internal strength ……”

  Yang Xiaoyun lightly 出了口气:

  “龙王殿……是当年那大玄四great expert 之一,施展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的expert ,所inheritance 下来的势力?”

  当年White Tiger 遗族被大玄四great expert 所侵,一战之下,Saint Artifact 都被打碎了。

  大玄四great expert 未曾将Saint Artifact 全部取走,而是取走了他们打下来的这一块,拿回去跟玄帝复命。

  此后,White Tiger 遗族的Saint Artifact 便在continuously 破损。

  其中储藏的庞大至极的帝心诀internal strength ,更是不住的消散。

  无可奈何之下,方才有了以虎身蕴养Saint Artifact 之法。

  只是,被那大玄四great expert 拿走的Saint Artifact 碎片,到底在哪里,却是无人知道了。

  可如今,先是White Tiger 对这龙王鉴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反应。

  其后又有如此强烈的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储存其中。

  这两点全部都在默默诉说,这龙王鉴……正是当年被大玄四great expert 抢走的White Tiger 遗族Saint Artifact 碎片之一。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竟然会被做成了镜子的状态。

  更有甚者,还藏下了一套Divine Art Absolute Art ,九阴玄冰策!

  Su Mo 轻轻nodded :

  “这极有可能……

  “而且,如果当真如此,那这龙王殿,可未必就是龙王殿……”

  “御前道!”

  Yang Xiaoyun 猛地took a deep breath :

  “didn’t expect 竟然会在这龙木岛上,寻到御前道的痕迹!?”

  仅仅只是凭借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怀疑龙王殿跟当年的大玄四great expert 之一,有所关联。

  这一点其实比较薄弱。

  毕竟,天霜True Qi 也是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

  Su Mo 却从来都没有怀疑,傅寒渊会跟那些事情有什么关联。

  方才Yang Xiaoyun 还说了,这rivers and lakes 如渊如海,deep and unmeasurable 。

  Extreme Cold Inner Strength ,又非属一家。

  这般怀疑,着实是没有道理。

  可若是加入了这龙王鉴的话,或者说是White Tiger 遗族的Saint Artifact 碎片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事情,刹那间就被黏在了一处。

  两口子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Yang Xiaoyun 低声说道:

  “等这龙木岛之行结束之后,去一趟Qi Family ,想办法解了purple clothed 妹子身上的阴阳相冲之症。

  “咱们就去龙王殿,走一遭?”

  “先前倒也没有合适的理由。”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不过现在,倒是有了合适的理由了。”

  “这确实是一个再合适也没有的理由。”

  Yang Xiaoyun 也是深深nodded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却又不免皱起了眉头:

  “昔年踏足这岛屿的龙王殿expert ,到底是who ?

  “竟然会携带如此重宝……该不会是,龙王殿的Palace Lord 吧?”

  这么贵重的东西,岂能由寻常人掌握?

  若说是Palace Lord 的话,倒是有可能。

  “尹小鱼目前写的东西还少,至今为止不见其中有Palace Lord 失踪的消息。

  “不过,若是龙王殿Palace Lord 当真失踪,想来他们也不会广而告之。”

  Su Mo 说到这里,轻轻shook the head :

  “这事先放下吧,左右得离开了这龙木岛之后再说。

  “现在趁着天色未明,好好休息一会。

  “明日我再探地窟,安排一些事情……”

  ”en. ”

  两口子一场夜话,至此为止。

  转眼之间,已经是又一日天明。

  Su Mo 照例在早饭之后,踏足藏经洞。

  却发现,今日藏经洞内的龙木岛Disciple ,人数明显比先前多了不少。

  显然是因为昨天晚上,叶游尘一场大杀的结果。

  正往里面走呢,就见到一个人匆匆从藏经洞内出来。

  抬头一看,却是谢允。

  Su Mo 眉头微微一扬,忽然一笑:

  “谢主事。”

  ‘谢允’听到声音,却是充耳不闻。

  Su Mo 按捺笑意,又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开口:

  “谢主事?”

  “啊?”

  ‘谢允’慌忙抬头,这才意识到是在叫自己。

  当即连忙说道:“原来是解经的贵客,对不住,对不住,方才有些心事,未曾注意到贵客唤我,不知道有何吩咐?”

  Su Mo 一笑:“没什么,就是看谢主事行色匆匆,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在身上。不知道在下是否能为谢主事略尽绵薄?”

  “没有没有。”

  ‘谢允’呆了呆,subconsciously 的擦了一下脸颊,低声抽了口气,又看了一眼指尖,那里正有一点black 的水渍。

  目光一触即收,就对Su Mo 说道:

  “对不住了贵客,在下尚且有要事在身,少陪了,还请恕罪。”

  “无妨无妨。”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谢主事请。”

  “请。”

  ‘谢允’留下一个字之后,匆匆而去。

  Su Mo 看着他的背影,眸子里却是闪过了一抹异色。

  那black 的medicinal liquid ,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好像不管什么样的地方,都可以用到一样?

  正没理会之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龙木岛上惯会神欺鬼骗。

  “谢主事……嘿,他们想的话,随时可以死一批,然后又出现一批。

  “就是苦了他们的媳妇,unconsciously 的,枕边人竟然已经换了人了……

  “你说,她们是真的认不出来吗?”

  “……”

  Su Mo 眉头一扬,目光在周围扫了一眼,却是一愣。

  站在山洞之旁的竟然是一个女子。

  看模样,大概有三十多岁,正是满身成熟风韵。

  双眸略带笑意的看着Su Mo 。

  可是听在耳朵里的声音,分明就是一个男子……正是昨天晚上叶游尘的声音。

  “trifling disguise technique 而已,让Escort Chief Su laugh 。”

  叶游尘的声音再次传来。

  Su Mo 这才确定,眼前这女子真就是叶游尘。

  不禁轻轻摇头,来到了那女子的身边:

  “原来是妙手素心甄senior ,苏某有礼了。”

  “客气客气。”

  叶游尘易容的这个女子,Su Mo 曾经听周文静提起过。

  妙手素心甄素人。

  此人医术非凡,不在盖华佗之下。

  martial arts 却是更高一些。

  家传一套【素心经】,拳掌剑指皆有涉猎,医术反而是其后拜师习得,反而后来者居上,倒是比她的martial arts 更加出名。

  只是didn’t expect ,这人竟然是叶游尘?

  却不知道,是叶游尘借了此人的名头来这藏经洞?

  还是说,这里面另有玄虚?

  另外……Su Mo 倒是没看出来,这叶游尘竟然还是个女装大佬。

  着实是让人佩服。

  两个人并肩moved towards 藏经洞内走去,耳边就传来了叶游尘的声音:

  “今天是第二日,咱们至少还有七日时间。

  “如果七天之内,还不吃善思丹,就会被他们放弃。

  “转而抓了之后,送到迷途窟内,做成孽律,亦或者是拿来试药。

  “你我各自展现医经内容一日,每一次最少可争取one hour 。

  “无论结果如何,one hour 之内,必须折返。

  “否则的话,定会漏出马脚,还请Escort Chief Su 切记。”

  sound transmission 之间,‘甄素人’偷偷摸摸的递给了Su Mo 一个东西,Su Mo 随手便收入了袖口之中。

  这上面记载的,正是解出的经文内容。

  ……

  ……

  ps:还有三天啦,厚着脸皮跟大佬们求月票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