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19

  第419章 引蛇出洞

  今夜的City Lord’s Mansion 是Fire and Ice Two Layer Heaven 。

  前厅Martial Practice Stage 上,喧嚣不断,热闹非凡。

  然而在City Lord’s Mansion 的另外一端,一处院落之中,却极为安静。

  安静,却并不代表无人。

  相反,人还很多。

  这些人忙里忙外,进进出出,时而会有人端着放着带血绷带的托盘从门内出来。

  急急忙忙的去了另外一处。

  时而又有人拎着药箱,匆匆的走进了院落之中。

  周围的黑暗里,更是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人。

  将这地方,严防死守,纵然是一只蚊子也绝不叫它们飞进来。

  距离此处不远的一处屋檐之上,youngster 收回了目光,继而looked towards 了身边的老者:

  “Master ,戒备远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森严。”

  那老者gently nodded ,却并未looked towards 那院落,而是looked towards 了mountainside 方向,眸子里暗藏了不少的心事。

  最后轻轻的sighed :

  “只要将东西拿到手,这一切也就结束了。”

  “然后就去找Junior Sister !?”

  那youngster 连忙问道。

  “……”

  老者眉头微微蹙起:“你先前说,病公子掳走了你Junior Sister ,强迫你为他寻药。

  “观其所行,应该也是要来到这龙木岛。

  “可为何,mountainside 藏经洞内,于堂前Martial Practice Stage 上,都不见这位病公子的踪迹?”

  “这……”

  那youngster 脸色一白:“Junior Sister ,Junior Sister 该不会在来的时候,被风浪,掀翻到了水中了吧?”

  “放屁!”

  脑袋上忽然就被人敲了一下,那青年回头,就见到一张愤怒的脸:

  “被病公子这样的人抓了,伱不将事情告诉老夫,反而自作主张。

  “孙毅,你好大的胆子啊!

  “若不是你的话,静儿岂能至今没有踪迹?”

  “Martial Uncle ……”

  孙毅低下了头:“Disciple 知错了。”

  “罢了。”

  那老者摆了摆手:“如今人手有限,只能暗中探查,能够将藏经洞和Martial Practice Stage 的情况,尽数收入眼底,已经难能可贵……

  “料想,静儿若是当真到了这岛上,说不得并未参与这两处的热闹。

  “反而会将找寻你我踪迹,放在首位。

  “可惜……她却仍旧有所不知,Sect Master 发下严令,事情必须要等到登岛之后,才能够与你们说明。

  “如今我Broken Star Sect Disciple 集结一部,却唯独缺了静儿。

  “不过,料想凭借这child 的聪明智慧,也未必会落入龙木岛这些恶贼的手里。

  “咱们切莫自乱阵脚。”

  “是,Senior Brother 。”

  那位Martial Uncle 轻轻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此人却不是旁人,正是那位Broken Star Sect 的点星指张权。

  曾经在孤瓢岛上,和Su Mo 有过一面之缘。

  此人和周文静那位废物Senior Brother ,自孤瓢岛一面之后,便不见踪迹。

  周文静和程素英他们每日在岛上寻找,都是为了找他们,还有她的Master 黎莫生。

  却didn’t expect ,他们并没有被这龙木岛的人所擒。

  也未曾在这City Lord’s Mansion 内做客。

  而是另有所图。

  此时身后站着的一群人,多数都是出自于Broken Star Sect 。

  唯独少数,是在这岛上遇到的,如今彼此结成一体,正要有所图谋。

  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City Lord’s Mansion 所在。

  就忽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

  ”Not good ,City Lord 病危,快取Heavenly Tablet !!!”

  黎莫生hearing this thoughts move ,跟张权两个对视了一眼,却各自默不作声。

  孙毅忍不住问道:“Master Martial Uncle ,他们要取Heavenly Tablet ,我们不follow 吗?”

  “Heavenly Tablet 之事非同小可,岂能如此大呼小叫?”

  张权瞪了孙毅一眼:

  “让你遇事多琢磨琢磨,你便是用脚后跟琢磨,也应该有所得了。”

  “啊……”

  孙毅恍然大悟:“他们这是要引蛇出洞?

  “那这Island Lord 病危到底true or false ?”

  “这会倒是不错,知道举一反三。”

  张权shook the head ,不过却也brows tightly frowns :

  “Island Lord 病危应当不假……他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了。

  “不过……嗯?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他忽然一伸手,就见到一行身穿black clothed 黑帽之人,抬着一个华贵至极的箱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已经到了City Lord 院落的门口了。

  “快取Heavenly Tablet ……实则是Heavenly Tablet 已至。”

  黎莫生lightly 吐出了一口气:“诸位,该咱们……”

  话刚说到这里,却忽然complexion changed :

  “那又是谁?”

  众人闻听此言,抬眼一看,就见到那华贵至极的箱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坐着一个满头black hair 的Little Old Man 。

  这人unceremoniously ,手里还拿着一个鸡腿,一边啃,一边在那箱上轻轻拍打,似乎颇为好奇其中之物。

  继而抬头looked towards 两边,咧嘴一笑:

  “听说你们City Lord 住在这里?”

  且不说黎莫生and the others 瞠目结舌,闹了个unfathomable mystery 。

  就算是这City Lord 院落之前的守卫眼见于此,也是满脸愕然,继而勃然大怒:

  “who ?”

  “拿下了!!”

  话音落下,龙木岛众人纷纷出手,自四面八方拿向那人。

  那人当即单手在那箱子上一拍。

  巨大力道压下,周围抬着箱子的四个black clothed 黑帽之人,顿时拿捏不住,那箱子当即落在地上。

  Little Old Man 却是倒冲而起,让开了这四面擒拿。

  龙木岛众人一愣之间,当即各展手段,moved towards 半空之中这人打去。

  这Little Old Man 却是一笑,人在半空之中,骤然一转,却是个头下脚上,应对四方来势,随手拍打,跟这些人各自对了一掌。

  周围的龙木岛Disciple ,顿时给打的纷纷倒飞而去。

  这Little Old Man 却是借着这股力道,飞身到了墙头之上,探目观瞧,就听到shua~ shua~ shua~ 的破风之声响起。

  有道是一石惊起千层浪。

  如今这虽非一石,可击打出来的浪花却更加不小。

  Little Old Man 站在墙头上,looked towards 周围,直嘬牙花子:

  “哪来这么多人,一个个难道是想要仗着年轻力壮,欺负我这old fogey ?

  “不就问问你们City Lord 是不是就在这院子里吗?

  “何至于如此动手动脚?”

  话音至此,却忽然听到惨叫之声自人群之中传来。

  发出惨叫的正是龙木岛的一个Disciple ,both of his hands 捂着头脸,鲜血和脓水自手指缝隙流淌,顷刻之间,腥臭之气便已经随之蔓延。

  身边当即有人伸手搀扶:

  “你怎么……”

  话没说完,就发现碰触对方的手掌,竟然鼓起了一个大包,其内满是汁水,亮晶晶,水盈盈。

  不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这些大包竟然已经长满了整条手臂,进而蔓延全身。

  剧烈的痛苦自心头而起,张嘴要喊,结果先于声音出来的却是a mouthful of blood 。

  只把跟前之人喷了个满头满脸。

  “散开,不要碰他们!!”

  人群之中立刻传出了一声怒喝:

  “这old man 善于用毒,恶毒非常,沾染半分,便再也无救。”

  “倒也算是有明白人。”

  那Little Old Man 顿时满脸喜悦:“却不知道,人在何处?”

  “你身后。”

  声音自Little Old Man 身后传来,那old man startled ,连忙回头,就见到近在咫尺正站着一个middle age person 。

  他身上的衣服极为宽松,似乎有东西在衣服下面蠕动。

  Little Old Man 鼻子一抽,便皱起了眉头:

  “你们这鬼岛上的人,怎么都喜欢养蛇呢?

  “大的,小的,有毒的,无毒的,各种各样的……

  “这是龙木岛吗?

  “这simply 是蛇木岛吧。

  “话说……我说了这许多的话,为何你还不死?”

  就见到那middle age person 咧嘴一笑:

  “那自然是因为,你的毒对我没用啊。”

  “en? ”

  Little Old Man 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跟前那人却已经飞出一步,探掌就抓。

  Little Old Man martial arts 却也不弱,一步往后,恰到好处的到了那掌风无法触及之处,却didn’t expect ,脚步刚刚站定,便有一道黑影自那人衣袖之下激飞而出。

  宛如离弦之箭,速度之快,几乎难以被双眼捕捉。

  不过Little Old Man 既然闻出了这人身上的味道,自然不会没有防备。

  当即脑袋一侧,两根指头于那间不容发之际,探手一夹。

  指间所夹之物,赫然是一条poisonous snake 。

  他用力一拽,就听到a groan 之后,掌中已经多了半截蛇身。

  稍微打量,却是complexion changed 。

  这半截蛇身并非是因为自己力道太大,将其拽断的。

  从那断口来看,这条蛇是被人以锋利的刀锋斩断。

  而断口处,更有一些奇怪的豁口。

  black 的体液正在这伤口上蔓延。

  “black ……”

  Little Old Man complexion changed ,猛然回头,就见到数道阴影已经笼罩到了跟前。

  各个张开狰狞蛇口,毒牙闪烁cold glow 。

  “好家伙!”

  old man cried out in surprise ,一甩袖子,不知道撒了些什么,这些蛇头忽然就纷纷退避。

  然而比这些蛇溜得更快的,却是那old man 。

  一边跑,还一边絮叨:

  “流年不利,今年必然跟蛇犯冲。

  “开门见蛇,果然不是什么好兆头。”

  然而话没说完,斜刺里便已经冲过来了一个龙木岛之人,二话不说,挥手就打。

  Little Old Man 不愿与他们纠缠,然而此人拳势来的又急又快,拳法更有mysterious ,封死了跟前身后一切退路。

  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出手应招。

  meet force with force 的功夫,非是这Little Old Man 所擅长的,刚接了两招之后,便已经暗中下毒。

  可是对面这人,面对他的剧毒,却是没有丝毫反应。

  两个拳头挥舞宛如暴雨,脚步腾挪,阻隔四方。

  Little Old Man 的脸一黑,当即clenched the teeth ,飞出两掌,跟这拳头fiercely 地碰了一下。

  四手相对,Inner Strength 已经顺势而发。

  却见到对面这人忽然狞笑一声,就听到撕拉一声裂帛之音,竟然自其后背,又探出了一只手。

  掌中裹挟风雷,对着这Little Old Man 的脑袋就是一掌。

  “大梵Prajñā Palm !?”

  Little Old Man 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脑子里忽然就蹦出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但是却知道,这一掌若是打中,自己岂能不当场就死?

  然而如今双手为人所擒,Inner Strength 运转之下,更不能说退就退。

  否则其人Inner Strength 一冲之下,自己还是dead end 。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功夫,忽然又有一缕略有熟悉的破风之声响起。

  直奔对面那人的头颅而去。

  Little Old Man 心中一动,正觉得死中得活,却发现这大梵Prajñā Palm 全然没有半点收回的迹象,反而是在那人胸前,忽然又钻出了一只手。

  只不过,这只手却跟其他的手明显有所不同。

  其他的手全都是skeleton 粗大,筋骨壮硕之辈。

  但是这只手却是纤纤如玉,五指宛如青葱,指尖一点,自那半空之中探手一拿。

  “摘叶手?”

  Little Old Man 的脑海之中,又蹦出了这么三个字。

  而就在这一刹那,那只手已经将半空之中打来的飞石拿在了掌中。

  “完了……”

  Little Old Man 心中一叹,却忽然发现,打向自己的大梵Prajñā Palm 劲风刹那远去。

  而抓着自己的那两只手则是subconsciously 的收紧,Little Old Man thoughts move ,当即Inner Strength 勃发。

  抬眼一看,抓着那飞石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摁在了对面这人的脸上,连带着对方整个人。

  在这飞石巨大的力道带动之下,全都飞了出去。

  轰隆一声响,合身撞在了巷口处的一堵墙壁之上,将那墙壁给撞出了巨大的豁口。

  可纵然如此,其中裹挟的力道也未曾消散。

  带动着那人在地面上接连翻滚数次,这才三掌尽数,在地面一撑,飞身而起,可脚步未停,接连不断的moved towards 后方倒退。

  一直到fiercely 砸在了身后另外一堵墙上,这才消停了下来。

  一张嘴,就spits out mouthful of blood 。

  身后的墙壁更是凹进去了半个身宽。

  七窍之中各有black 液体流淌而出,他双目圆瞪,然而眸子里已经再无半分神采。

  整个Island Lord 院落之外,刹那间寂静无声。

  不远处屋顶上站着的黎莫生and the others ,全都是瞠目结舌的看着那Little Old Man 。

  周围龙木岛的Disciple ,看着他也是惊疑不定。

  Little Old Man 满脸愕然之色,环顾all around ,subconsciously 的摇头:

  “不是我……”

  然而这会却又有谁能够听的下去?

  纵然是有人听到那劲风splitting the air sound ,却也懒得跟他多说,只是一挥手:

  “拿下!!”

  这一顿的功夫,龙木岛的Disciple 已经再次完成合围。

  Little Old Man 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喜。

  喜的是侥幸活了一命,气的是,自己似乎还给人背了锅。

  先前在那阴暗牢笼之中,便听到了这破风之声响起,那条大蛇当即落地。

  脑袋碎了一个。

  如今又听到了这动静,一个能够把自己活活打死的expert ,便就此死的无声无息。

  who 啊这是?

  有这么高的martial arts ,你倒是出来啊!

  如今他想解释,却也无人可以解释,谁愿意听啊?

  只能一边跟这些不讲道理的龙木岛众人交手,一边筹谋脱身良策。

  黎莫生这边却已经不再等待,一挥手:

  “拿到Heavenly Tablet 之后,依计行事!”

  身后众人低声应诺,当即纷纷飞身而起。

  龙木岛众人本是那Little Old Man 所吸引,全然未曾想到身后竟然还有这么一股伏兵,一时之间被打了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好在那华贵的箱子旁边,仍旧有人守护,正尝试将其送到院子里去。

  结果刚抬过大门口,人便已经从天而降。

  弹指惊飞之间,数个龙木岛Disciple 倒飞而去。

  黎莫生伸手一把按在了那箱子上,leg raised 直接踢向了门外。

  门外张权早就已经等待,双手接过了箱子之后,脚下一点,转身就走绝不停留。

  其他人眼见张权得手,也不恋战,纷纷四散而逃。

  这一下,就算是一直围攻那Little Old Man 的龙木岛Disciples ,也顾不上继续纠缠,连忙追着这entire group 而去。

  Little Old Man 窥准weak spot ,当即伸手扬了两把毒粉,这才遁入了黑暗之中。

  他善于在混乱的场合逃命,顷刻之间就不见了踪迹。

  黎莫生and the others 则是分散离去,让龙木岛众人只能分散追赶。

  院落跟前,忽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

  却有一人,自黑暗之中走出。

  看了看那Little Old Man 逃命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

  “似乎真的失去记忆了……

  “只是这一头白发,怎么忽然变的乌黑了起来?

  “难道那Resurrection Lily ,还有recover one’s youthful vigor 之能?

  “失忆就是副作用?”

  他正是Su Mo 。

  thoughts move 之间,却是looked towards 了Island Lord 的院落。

  轻轻摇头:

  “他们怕是中了plot against 了……

  “张权……Broken Star Sect ……”

  Su Mo 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第一日登岛的时候,断文武曾经跟周文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只盼着你们Broken Star Sect 这一番能够得偿所愿(详见第三百九十三章)。”

  “so that’s how it is ……”

  Su Mo 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只是重新看了一眼那龙Island Master Mu 的院落之后,却是转身就走。

  那院落之中,此时simply 是空空如也。

  这一场,不过是龙Island Master Mu 引蛇出洞之计而已。

  只不过,引出来的,却并非是探入藏经洞内的叶游尘。

  而是筹谋不知多久的Broken Star Sect 。

  “Broken Star Sect ,Star Fragmentation 湾,乱石Sea Territory ……龙木岛!

  “他们到底又知道些什么?”

  ……

  ……

  一处树林之旁,有silhouette 从天而降。

  脚步落下却是踩在草叶上,继而再次腾飞而起。

  最后落在了一棵树的树梢之上。

  大树随着风摇晃,那人则随着树晃而轻轻起伏。

  眸光探寻周遭,轻声开口:

  “还不出来?”

  “我自问敛息之能,应该不弱于你们这些所谓的rivers and lakes expert 。

  “却didn’t expect ,还是被你发现。”

  一个声音自脚下传来。

  紧跟着就听到shua~ shua~ shua~ 的声音自下而上,一个身着龙木岛服饰,背后却背着a saber 的年轻男子现出身形: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黎莫生轻轻摇头:“老夫从未发现过你,不过是随口一试而已。”

  “……”

  ……

  ……

  ps:今天有py……

  书名:《Spiritual Qi 复苏:我重生成了猫》

   书名:《Spiritual Qi 复苏:我重生成了猫》

    简介:八境检修重生至黑夜六年,不曾想却变成了一只猫。

    就算成为了猫,一样也能搅动风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