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22

  

  Little Old Man 满脸迷茫的看着Su Mo 。

  心中所想的那个可能,他虽然不敢说,但是眼神却逐渐impudent 。

  并且仔细的在他脸上,寻找可能会跟自己相似的地方。

  Su Mo sighed ,没再理会他,而是looked towards 了黎莫生:

  “黎前辈,感觉如何?”

  “这……”

  黎莫生调息了一口Inner Strength ,愕然nodded :“确实是……有所好转。”

  当即连忙对着这Little Old Man 躬身一礼:

  “many thanks 这位仁兄出手相救!”

  “这impossible ……”

  azure clothed man 看到这里,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绝无可能!

  “old ghost 亲自配置的毒药,岂能如此轻易化解?你们……你们莫要于我面前,deliberately mystifying 。”

  “en? ”

  Little Old Man hearing this 当即瞪了这azure clothed man 一眼:

  “你懂个屁!”

  “我……”

  azure clothed man 还想反唇相讥,然而脑袋被Su Mo 拿在手里,刚想开口,就感觉自己的骨头被他捏的卡卡作响。

  引以为傲的大梵金身在他的手里,就好像是纸湖的一样,全然没有半点作用。

  “这位护体expert ,还是少说两句。”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留着点力气,一会我还有话想要问你呢。”

  说到这里,看了黎莫生和那Little Old Man 一眼:

  “二位,方才一番交手,动静不小。

  “此地不宜久留,龙木岛的人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到来。

  “而且,张权前辈带着假Heavenly Tablet ,已经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

  “咱们事不宜迟,还是得尽早动身。”

  黎莫生立刻nodded 。

  倒是那失去了记忆的Poison Venerable shook the head :

  “这事跟old fogey 我有什么关系?”

  “前辈就真的不想知道自己是谁?也不想从这里离开了?”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

  “……you brat ,当真有办法送我离开?”

  “这是自然。”

  Su Mo slightly nodded 。

  Poison Venerable 一时沉默,最后sighed :“罢了罢了,你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old fogey 现在,实在是无法可想,只能依你了。”

  “那就多些前辈了。”

  黎莫生的手受了伤,指头被那剑一给斩掉了好几根。

  此时此刻却也顾不上这么许多。

  将断掉的指头收拾了一下,草草包扎了伤口,entire group 就在黎莫生的带领下,前往寻找张权。

  “咱们在这座岛上,筹谋了许多时日。

  “Junior Brother Zhang 若是归来,必然会在藏身之处附近等待与咱们会合。”

  一路上,在Su Mo 的询问之下,黎莫生也将他们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遍。

  Su Mo 这才知道,龙木岛和Broken Star Sect 之间的渊源,远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严格来讲,他们彼此之间,算是世仇!

  根据黎莫生的说法,两者的渊源却是要追朔到龙木岛的这批人,在这岛上扎根之前……

  具体的情况,黎莫生了解的也不是特别清楚。…

  只是从一些残存的记录,以及口口相传之中了解到。

  昔年龙木岛的先祖被人追杀,辗转来到了Star Fragmentation 湾寻找Broken Star Sect 之人寻求救助。

  那个时代的Broken Star Sect Sect Master ,曾经留下了一句话,用来解释为什么会帮他们。

  【昔游Southern Sea ,指杀群贼,力竭险死,承蒙其恩。今有难,岂能视而不见?】。

  因为有着这样的一番渊源,他们便将龙木岛的先祖,藏在了Broken Star Sect 内。

  黎莫生说,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实在是太少了。

  很多东西似乎都被那一代的Sect Master 给抹去了,纵然是留下来口口相传的讯息,也已经不完整了。

  毕竟口口相传这四个字,往往都不太靠谱。

  一样的事情,传了三次,差不多就要面目全非。

  也就是他们将这些事情,当成了Sect Master 才能知道的秘密,珍而重之,这才得以在不偏离事实的情况下,进行inheritance 。

  可哪怕如此,也会有各种意外的情况发生。

  比如说,某一代的Sect Master 出rivers and lakes 游历,遭遇魔头袭杀,幸存了一口气回到了sect ,将这事inheritance 下去。

  结果只说了一半,就咽气了……

  现实虽然没有这么夸张,只是流传到了现在,显然跟最初的那个版本相比,完整度已经一言难尽。

  其后龙木岛的这些人是如何找到龙木岛,又是怎么在龙木岛定居下来的。

  这些事情黎莫生都不知道。

  只知道,其后的数十年间,彼此再无往来。

  一直到Broken Star Sect 中有一位前辈,行走rivers and lakes 之时,身受重伤,更有奇毒加身,纵观Southern Sea 杏林圣手,也难求活命。

  如此,方才有了那一代Sect Master 指点,让Broken Star Sect 携带礼物领着那人,前往龙木岛寻求帮助。

  本想着,彼此之间渊源不浅,龙木岛上的人当不至于袖手旁观。

  却didn’t expect ,那群人其后再也没有回来。

  几个月尚且可等,可是一年两年过去了,那一代的Broken Star Sect Sect Master 总算是等不得了。

  亲自率领Direct Disciple ,前往龙木岛探访。

  可最后,去了几十个人,只回来了Broken Star Sect Sect Master 一人。

  而且身受重伤。

  弥留之际,他将Sect Master 大任inheritance ,也将一些隐秘交代给了新Sect Master 。

  【龙木岛requite kindness with enmity ,Broken Star Sect 前往之人,尽数惨遭不测。】

  【十二式Star Fragmentation 指非不敌也,实Heavenly Tablet 奇能,非人力可挡!】

  【欲报此仇,先谋Heavenly Tablet !】

  “欲报此仇,先谋Heavenly Tablet !”

  黎莫生轻声一叹:

  “这件事情,几乎成为了咱们Broken Star Sect 每一代Sect Master 的执念。

  “只是,想要做成此事,easier said than done ?

  “可假借他人之手,又非我等所愿。

  “Heavenly Tablet 若有奇能,但凡传至rivers and lakes ,必然掀起一阵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

  “纵然是能够引rivers and lakes 入龙木,其后Southern Sea 之上,也不免血流漂橹,伏尸百万。

  “为天下计,为苍生计。…

  “我Broken Star Sect 都不可做这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之事。

  “可若不如此,便只能悄无声息,暗中谋划。

  “自那一代至今,我Broken Star Sect 屡屡前往此地,然而……全都败了。”

  要么是时机不对,要么是做法不对……

  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失败,多少年下来,也终于摸清楚了许多的规律。

  龙Island Master Mu 新老交替之时,正是龙Island Master Mu martial arts 最弱之时。

  在这之前,若是能够想办法将Heavenly Tablet 窃取到手。

  其后将其击杀,便算是成了。

  而前段时间,Poison Dragon Pill 经流传Southern Sea ,孤瓢岛上各路人物齐聚。

  却是打开了龙木岛前所未有的局面。

  虽然过去他们也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寻人入岛,然后进行各种尝试。

  却从来都没有如此巨大的手笔。

  也因此,Broken Star Sect Sect Master 对此事极为重视。

  认为是绝难再有第二次的大好时机。

  前后分别安排了数次人手,假借‘Poison Dragon Pill 经’之名前往龙木岛。

  只是来人却不能贸然现身。

  须得小心在岛上隐蔽,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攻其一役。

  而事关隐秘,为确保消息不会走漏出去,所以在登岛之前,除了他们当中为首之人之外,旁人对此事一概不知。

  一直到了岛上之后,这才细说缘由。

  至于黎莫生……

  他前往此地之前,想到此行凶险,这才给沧澜神刀写了一封信。

  信中自然未曾是说明他这一趟的究竟,甚至连龙木岛这三个字,都没有提过。

  只是笔触之间稍微感慨,人世无常云云……

  却是让沧澜神刀从这字里行间,捕捉到了些许痕迹。

  知道事情不对,最后找上门来。

  沧澜神刀不清楚其中原委,误打误撞,结果为人所擒。

  切掉了right hand ,换给了那用刀的律将。

  黎莫生虽然知道沧澜神刀已经到了岛上,后悔已经无用,小不忍则乱大谋。

  只盼着这一切能够早日结束,好让他去救回多年老友。

  结果,也是因此有些操之过急。

  龙Island Master Mu 这引蛇出洞之计,实在不算有多么brilliant 。

  他却是将这一计,吃的结结实实。

  如今他满脸焦急沮丧之色,觉得自己是即愧对朋友,也愧对sect 。

  Su Mo 大概听完this remark 后,有所恍然:

  “你们也不知道Heavenly Tablet 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

  黎莫生shook the head :“old man 只知道,Heavenly Tablet 非是人间之物。跟昔年大玄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再具体的,却不清楚了。

  “门内的消息至此而绝,纵然是Sect Master ,了解也不会更多了。”

  “so that’s how it is 。”

  Su Mo nodded ,便晃了晃手里的azure clothed man :

  “还活着吗?”

  黎莫生和Poison Venerable hearing this ,都不免偷眼去看。

  就感觉这azure clothed man 着实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一身的大梵金身,martial arts 本是outstanding 。

  纵观Southern Sea ,也算得上是一号expert 。

  结果,finished apprenticeship 未捷身先死,尚未走出这龙木岛,就已经折戟沉沙。

  如今被Su Mo 捏着脑袋,好似捏着一个破布娃娃,全然没有丝毫抗手之力。

  脑袋瓜子上的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风度。

  进而再看Su Mo ,这两个old man 也不免偷偷咋舌。

  这youngster 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礼数周全。

  若不看他手段,谁能相信他竟然如此狠厉?

  先前那几个围攻黎莫生的人,哪一个不是expert ?

  他却弹指杀人,眼皮子都没有跳一下。

  什么叫murder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这就叫murder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

  此时azure clothed man 被他晃的自昏迷之中醒来。

  忍不住睁开双眼,looked towards Su Mo :

  “你……你杀了我吧……”

  “莫急莫急。”

  Su Mo 连忙说道:“苏某从来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能不杀,尽量不杀。”

  “……”

  azure clothed man 只觉得这人说瞎话都不眨眼的,忍不住sneered :

  “那你放了我?”

  “那倒也不必。”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实则苏某有事想要问你,本来询问这些事情,咱们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坐下说。

  “可惜,现如今事态紧急,咱们便边走边说。

  “过程之中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嗯,第一个问题,先前你曾经说过,三十二律,是说,这岛上有三十二个你这样的人吗?”

  ”hmph ……”

  azure clothed man sneered ,闭上了眼睛。

  Su Mo nodded :“果然是不说的啊,既然这样,那……就莫要怪苏某手狠了。”

  黎莫生和Poison Venerable hearing this 同时looked towards 了Su Mo ,想要看看这youngster 还有何等very ruthless 手段。

  结果,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Su Mo 仍旧是一只手捏着那人的脑袋,一路疾驰。

  那人满脸铁青之色,除了牙根不住的打颤之外,好像跟之前也没有什么区别。

  Poison Venerable 纳闷,不禁问道:“你不是要手狠吗?怎么看上去,也不太狠呢?”

  Su Mo 一笑:“前辈以为,何为手狠?”

  “面对这种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就不用考虑什么手段了。”

  Poison Venerable 摆了摆手说道:“他这一身,都不是他自己的。不如给他拆了?

  “这一路走来,时不时的扔个耳朵,拆个腿什么的……料想也不会留下太多痕迹,这山间wild beast 不少,正可以惠及生灵。”

  “……”

  Su Mo 眨了眨眼睛:“前辈果然残忍。”

  “??”

  Poison Venerable 瞠目结舌,你杀人都不咋眼,手里那人也是被你给打成这样的,现在竟然说我残忍?

  脸呢?

  “到了。”

  黎莫生此时忽然开口,脚步也慢了下来:“就在前面。”

  只是这话说完之后,黎莫生便已经环顾all around :…

  “事情不对,先前便已经说好,会有人在周围戒备。

  “如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Su Mo 将手里那azure clothed man ,换到了另外一只手上:

  “不是一个人都没有,山洞里有三个人。”

  黎莫生和Poison Venerable 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算是internal strength 非凡之辈,然而对Su Mo 口中所说的这三个人,却是半点也未曾察觉到。

  不过,他们却没有怀疑的意思。

  这岛上的人,哪一个都不可小觑。

  先前黎莫生面对那Sabrewielder ,实则也未曾发现对方。

  只是咋呼了一下,就将对方给骗了出来。

  如今Su Mo 说山洞里还有三个人,那必然不会有假。

  当即黎莫生sighed :

  “咱们走吧……”

  如果是Broken Star Sect 的人,必然戒备四方,应付一切风吹草动。

  现在却只有三个人,在山洞里按捺不动。

  显然是在等待埋伏。

  之所以只有三个人,则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对其他人很有信心。

  只是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这才留下三个人留守。

  以预防突发情况。

  这等情况之下,再往前去,着实没有必要。

  却didn’t expect ,这tone barely fell ,Su Mo 便已经飞身而去:

  “来都来了,何必就走?”

  “……”

  黎Mo Shengyi 愣,一时间不知道这话是在说他们自己,还是Su Mo 在说对面的人?

  不过Su Mo 都已经去了,他却是不能让他自己冒险……

  嗯……应该算是冒险吧?

  黎莫生心中多少有点不好定义。

  Poison Venerable 则有点唯恐天下不乱,赶紧跟在Su Mo 的身后,也想要去看看热闹。

  从这边往前,便是一处山洞。

  这地界隐秘至极,若非是有黎莫生带领,Su Mo 他们也极难找到。

  这都是过去Broken Star Sect 前往龙木岛的人,留下来的藏身之处。

  如今被龙木岛的人发现了,以后再想要利用,显然已经impossible 了。

  Su Mo 身形一晃,就已经到了山洞之中。

  黎莫生和Poison Venerable 稍慢一步,也跟着到了Su Mo 的身后。

  这山洞之中显然是经过了一场大战。

  山洞岩壁各处,皆有刀剑划痕,还有被指力打出来的窟窿。

  Su Mo 环顾all around ,lightly sighed :

  “果然是来晚了。”

  “来的不晚,刚刚好。”

  一个声音自山洞上方传出。

  却是上方岩壁的一处狭小台面之上,正站着一个人。

  居高临下,looked towards Su Mo and the others ,轻轻一笑:

  “诸位既然来了,那便随着咱们走了就是。

  “不过……黎莫生果然不愧是黎莫生。

  “竟然能从七律大人掌中脱身,你足以自傲rivers and lakes 了。”

  “七律?”

  Su Mo 抬头看了这人一眼,竟然是一个女子。

  年龄大概在三十上下,一身black clothed 绷紧凸显傲人身材,两条臂膀之上,皆有锁链缠绕,不过锁链两端都被藏了起来,不见玄虚何在。…

  Su Mo 顺手举起了手里那azure clothed man ,said with a smile :

  “你说的七律,莫不是此人?”

  “什么?”

  这山洞之中埋伏的三个人,当即将目光moved towards Su Mo 掌心投去。

  便见到那浑身是血的azure clothed man ,浑身软趴趴的好像是被打断了全身的骨头一般。

  不过方才Su Mo 换手的时候,将手掌从那人的脑袋上,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以至于这三人看不清楚此人样貌。

  此时Su Mo 一松手,那人顿时跌落在地。

  埋伏在这里的三个人,同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七律大人!

  !”

  但是next moment ,就听到那女子厉声断喝:

  “逃!

  !

  ”

  同为三十二律,他们知道,排名在上的人到底都有什么ability 。

  七律虽然Ranked 7th ,看似不高,但是一身大梵金身,纵然是第一律想要将他打成这样,也绝难做到。

  如今身遭此厄,那眼前这看似寻常的youngster ,便绝非他们所能抗手。

  当机立断,全然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跑。

  就见到两道silhouette ,sou sou 两声,就已经到了那山洞口。

  Su Mo 耳边则传来了crash-bang 两声响,则是那black clothed 女子,两条臂膀上的锁链,已经到了跟前扣住了他的手腕。

  这女子更是loudly shouted :

  “我拖住他……你们快……”

  一个‘走’字还没出口,就见到Su Mo laughed heartily :“来得好。”

  话音落下,一把抓住锁链,反客为主,两膀子一用力,那女子嗖的一声便已经飞了出去。

  被Su Mo 抡圆了,直接砸向了冲往山洞口那两个人。

  就听得砰的一声响。

  一刹那,三个人全都摔得confused 。

  尚未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就听到Su Mo said with a smile :

  “我都说了,来都来了,何必就走?

  “来来来,我有话想要跟诸位详谈!”

  ……

  ……

  ps:本来想今天直接恢复正常更新的,因为昨天晚上都已经不疼了。

  结果今天早上起来,又开始了……一上午疼的我实在是写不了了。

  中午吃了药之后,下午恢复了,这才写了一章。

  所以今天只能单更了,实在是对不住大家,抱歉抱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