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72

  第472章 龙女

  药房之内。

  Su Mo 于上首端坐,手指轻轻在椅背上点动。

  方才老马的眼神,确实是murderous aura 。

  对龙王殿左圣的murderous aura 。

  果然,没有直接通过龙王殿‘左圣’的身份,让他交出鲸吞功后面的内容,这一点是正确的。

  否则的话,拿到手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此人加入龙王殿,必然另有所图。

  至于图什么……

  稍微考虑一下这人的来历,便已经可以猜测个bits and pieces 了。

  这人,八成是想要报仇吧?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来考虑。

  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并且手中拿捏着他的命脉,说不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这之中也有一个关键的地方需要在意。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了一眼,正跪在地上的萧何。

  slightly smiled :

  “你觉得,老马如何?”

  “untrustworthy 。”

  萧何当即开口,全然没有半点犹豫。

  Su Mo slightly nodded :“说说你的理由。”

  “是。”

  萧何立刻说道:“昔年长鲸帮被灭,咱们龙王殿杀了他们很多人。

  “余生岛上,这人忽然现身,属下也是startled 。

  “那当口,他纵然是在跟Southern Sea 盟两者交手。

  “但属下却知道,凭借张放和于同,绝非此人对手。

  “按道理来说,事不可为,属下不应该贸然现身。

  “可就此离去,龙王殿便注定跟Martial God 钥无缘。

  “索性便冒险现身一搏……

  “我为龙王殿四海龙王之一。

  “他见我面,正理来讲必当癫狂,上前厮杀报仇。

  “但内院正堂之内,他安之若素。

  “先前不知道他的身份tentatively 罢了,密室之中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属下便明白,这一点便大有可疑。

  “其后,我以‘昔年种种皆为误会’当做借口,想要邀请他加入龙王殿。

  “他竟然欣然接受。

  “那便说明,此人心头果然另有打算。

  “当年他鲸吞功Great Accomplishment ,四处杀我龙王殿expert 。

  “但最终returned in low spirits after failing ,如今显然是想要加入龙王殿内,图谋报复。

  “这一点,便是属下想要的机会。

  “只要在这个当口,稳住此人,将阻力化为助力,拿下Southern Sea 盟的张放和于同,最终从Poison Venerable 夫人的手中,取得Martial God 钥。

  “此事,便算是成了。

  “而这人加入Martial God Palace ,自然也不会被真个重视。

  “但是可以从他的手中,尝试骗取鲸吞功的后半部分。

  “鲸吞功有食气为用,体内藏神之能,天下诸般Divine Art 绝技之中,这门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起来是最方便也最快的。

  “若得后半,我龙王殿内,必然可以借此培养出一批Divine Power 盖世的绝顶expert 。”

  一番话娓娓道来,说的perfectly clear 。

  Su Mo 静静的听着,面色没有丝毫变化,显得格外profound mystery 。

  然而‘Martial God 钥’三个字落入耳中的时候,心头却是不免一跳。

  碍于‘左圣’的身份,Su Mo 不好直接询问萧何,Poison Venerable 夫人身上的那件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否则的话,堂堂‘左圣’连这个都不知道,骗鬼呢吧?

  逼格都得碎一地。

  而Poison Venerable 夫人对此却也并不了解,所以,墨霜虽然是到了Su Mo 的手中,可这东西的具体功用,他也不清楚。

  一直到了此时,他才知道,这玩意原来还有个名字叫‘Martial God 钥’。

  Martial God 钥……Martial God Palace 。

  事关重大之物,可以引起Southern Sea 盟和龙王殿的觊觎。

  自然便是Southern Sea Martial God Palace 这一处了。

  这一切自此方才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apart from this ,萧何的一番话,却也显示出了这四海龙王的心机,确然非同凡响。

  虽然在‘左圣’的面前,不敢猖狂。

  但其本身,确实是有可取之处的。

  而萧何将自己一番打算说完之后,looked towards Su Mo ,也是面有得色。

  却发现,Su Mo 平静之中,眸子里却隐带森然。

  “萧何,你好大的胆子。”

  Su Mo 冷冷开口:

  “明知道老马心怀不轨,却不跟本座明说。

  “今日若是本座不来问伱,你打算瞒着本座此事到什么时候?”

  萧何连忙说道:

  “属下不敢,属下absolutely 不敢!

  “左圣乃是何等样的人物?

  “属下这浅薄心机,您自然是一眼可辩分明。

  “绝无丝毫欺瞒之意。

  “而且……而且属下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左圣您啊。”

  ”oh?”

  Su Mo 眼睛微微一眯:

  “你tentatively 说来让本座听听,本座倒想知道,你还有何等花言巧语?”

  “属下不敢……”

  萧何连忙说道:“左圣您当知道,二十年前,长鲸帮为咱们所灭,但是也有不少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

  “而在灭了长鲸帮两年之后,当时年仅一岁的龙女,便被闯入龙王殿的一个expert 掳劫。

  “只可惜,那会Palace Lord 不在殿内,四海龙王唯有一人常驻。

  “却未曾将此人拦下。

  “只是交手之中,将其打成重伤。

  “其后寻线索,追查良久,却始终未曾查到龙女下落。

  “根据当年那位龙头所说,出手掳劫龙女之人,便是长鲸帮余孽。

  “其后数年之间,咱们一直都在追查。

  “然而归墟岛数次从中作梗,其后又有新老Palace Lord 交接,以及跟Southern Sea 盟Eldest Young Lady 联姻等诸多事端。

  “一直到黑岛一役,那位龙头不幸丧生。

  “Palace Lord 为Poison Venerable 剧毒所伤,三年不得动武。

  “其后一身martial arts ,更是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

  “以至于十年之前,携带龙王鉴离开龙王殿,寻找再起机缘。

  “却就此whereabouts unknown ……

  “此事随着前Palace Lord 失踪,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如今好容易在余生岛遇到了一个昔年长鲸帮的余孽。

  “若是可以从此人口中,得知龙女踪迹。

  “左圣将龙女找到,携此泼天之功,纵然问鼎Palace Lord 之位,也未必不可得。

  “属下拳拳之心,天日可鉴,还请左圣明鉴!!”

  Su Mo 眉头一扬。

  关于龙王殿的诸多事宜,他until now 都是从点点滴滴之中了解。

  尹小鱼固然纵横rivers and lakes 多年,但是关于龙王殿内部的消息,了解仍旧有限。

  纵然是知道一些隐秘,也跟Su Mo 想要的没有太大的关联。

  却didn’t expect ,这会功夫倒是让萧何全都说了出来。

  萧何this remark 让很多事情都串联了起来。

  可以想见,甄小小极有可能便是那所谓的龙女。

  这龙女,又代表了什么?

  她Master 昔年闯入了龙王殿,将年仅一岁的甄小小从龙王殿中掳走。

  身上那被‘冬猴子’摸了一把的伤势,便是被昔年的四海龙头以玄冰七绝打伤,结果经年不得recover completely 。

  最终仍旧不免身死。

  至于他为何要传授甄小小鲸吞功。

  只要想想长鲸帮的遭遇,这一点,便不难想象。

  长鲸帮因鲸吞功而亡,如今龙王殿龙女却亲自cultivation 的鲸吞功。

  这事要是流传于世,岂非可笑?

  只不过,经年累月的接触之下,从一个小小孩童,逐渐养育成人。

  甄小小的Master ,说不得也对甄小小产生了感情。

  one old and one young ,相依为命,互为依靠,很多事情便不是外人能够想象,以及说三道四的了。

  至于说,当年甄小小的Master 是否cultivation 的是鲸吞功?

  又达到了什么样的realm ?

  为何没有传授甄小小完整的鲸吞功cultivation technique ……

  其间种种,也不是Su Mo 坐在这里胡琢磨,就能够得出答案的。

  而这一番事实,也正是Su Mo 未曾直接跟老马直言自己身份的另外一个关键。

  小小若是跟龙王殿纠葛颇深,或者就是出身自龙王殿。

  那身为长鲸帮余孽,并且跟龙王殿有着血海深仇的老马,凭什么帮她补足完整的鲸吞功?

  这一番念头in the heart 只是滚了一下,Su Mo 便coldly smiled :

  “萧何……

  “你不仅对本座有欺瞒之罪。

  “现如今,更是大逆不道!”

  萧何身躯微微一震,Su Mo 正要开口说一个‘不过’,就听得萧何高声说道:

  “左圣!

  “请恕属下impudent !

  “如今龙王殿已经今非昔比。

  “前代Palace Lord 携龙王鉴消失无踪。

  “暗龙堂肆意弄权,扶持傀儡继位。

  “当代Palace Lord 固然martial arts 非凡,然而胸无大志,事事以暗龙堂为先。

  “咱们四海龙头之名,早就已经In name only 。

  “唯有左右二圣方才有机会拨乱反正。

  “只是二位sees the head of the divine dragon but not its tail ,着实难觅踪迹。

  “余生岛上,左圣现身属下着实欣喜若狂。

  “然而更叫属下叹服的是您的手段,着实让属下大开眼界。

  “无论是心机城府,还是martial arts ,皆为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等!

  “心头便是认定,唯有左圣您方才有资格问鼎Palace Lord 大位。

  “属下萧何,愿奉左圣为主,哪怕是倾尽全力,不惜身死,也希望左圣能够登临绝颠,重现我龙王殿昔年声威!!”

  话说至此,他双膝跪地,一个头fiercely 地磕在了地上。

  只看得Su Mo 都有点瞠目结舌。

  他本想装作那种,口嫌体正直的领导。

  骂这萧何一句大逆不道,然后在话锋一转,不留口实的给予他一番鼓励。

  却didn’t expect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出口,竟然换来了这样的一番内容。

  龙王殿的内的局势,如今看来却是远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复杂。

  并非是Su Mo 原本所想像的那般,铁板一块……

  Su Mo 略略沉吟,便即lightly 出了口气。

  coldly snorted :

  “你对暗龙堂有多少了解?”

  这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一种审视的态度。

  萧何当即说道:

  “暗龙堂乃是龙王殿的影子。

  “所行之事,皆不可现于表面。

  “门内之人,对此三缄其口。

  “早年之时对咱们尚且言听计从。

  “自从上代Palace Lord 黑岛之上为Poison Venerable 所伤以来,却逐渐反客为主。

  “暗中把控八部势力,处处逼迫四海龙头。

  “更是将爪子伸向了Palace Lord 大位。

  “其用心之险恶,已经昭然若揭。

  “左圣……咱们不可继续姑息下去了。”

  “你倒也算是有些了解。”

  Su Mo 冷冷的看了萧何一眼:

  “只是,你仅仅了解这些,便自以为可以对付暗龙堂?”

  “这……”

  萧何微微一呆:

  “还请左圣明示。”

  Su Mo 却摆了摆手:

  “此事……容后再议。

  “老马的事情,也tentatively 放在一边。

  “我暂时不回龙王殿,倒也不用担心他借机生事。

  “不过,自今日起,你须得时时刻刻与他在一处,切不可留下他一人独处,免生波澜。”

  “属下遵命。”

  萧何恭声答应。

  话说至此,Su Mo slightly hesitated ,这才sighed 。

  从袖口之中,取出了一张纸,flicks with the finger ,那张纸电射一般的到了萧何跟前。

  萧何连忙伸出双手,果然,当那张纸到了萧何面前的时候,其上裹挟的力道便已经消失无踪。

  轻飘飘的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他低头一看,上面却是五个名字和一个地点。

  不禁一愣,抬头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这是?”

  “你可认得他们?”

  Su Mo 看着萧何。

  萧何稍微分辨了一番,这才说道:

  “有些是认识的,有些,却not quite clear 。”

  Su Mo 将后背靠在了椅背上,slightly nodded :

  “你对暗龙堂了解仍旧有限。

  “前天夜里……天齐岛双Dragon City 滕家,为人劫掠。

  “小账房周安奋起反抗,被人打晕带走。

  “如今这些人还在这天齐岛上。

  “你今天晚上带着老马一起出一趟门……

  “找到他们,尽数拿下。”

  “是。”

  萧何hearing this ,心头却是大喜。

  他虽然尚且不知道这名单上的人,跟暗龙堂有什么关系。

  但‘左圣’既然有这样的一番话在。

  便说明这帮人跟暗龙堂必然有所关联。

  而‘左圣’对此,也早就了然,并且已经有了准备。

  否则的话,断然没有如此轻易便可以掌控他们行踪的道理。

  如今看来,自己今日跟‘左圣’的一番对答,已经让‘左圣’逐渐开始接纳自己。

  长此以往,自己不难成为‘左圣’的心腹。

  倘若当真可以将‘左圣’推到Palace Lord 之位,那自己将来说不得也有under one person ,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的威风!

  不过,对于萧何来说。

  under one person ,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却也在其次。

  他生于龙王殿,长于龙王殿。

  所思所虑,始终以龙王殿为最优先。

  若是能让龙王殿恢复往日之威,他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一番话到了这里,Su Mo 又看了萧何一眼,本来还想再说说关于天齐岛Qi Family 和Southern Sea 盟的事情。

  不过slightly hesitated 之后,却还是打住了。

  如今尚未跟齐顶天明言。

  彼此之间少了沟通,那无论是利用这萧何做什么事情,都宛如隔靴搔痒。

  正要结束this time 谈话,却听到萧何低声问道:

  “左圣……我这一趟have life 身。

  “却不知道该如何禀报。

  “当中可能提及您?”

  这本是Su Mo 应该交代他的事情,didn’t expect 这萧何竟然主动提起。

  当即瞥了他一眼:

  “你说呢?”

  萧何连忙一缩脖子:

  “是属下无知,定当不会泄露左圣的一举一动。”

  “知道便好。”

  Su Mo snorted :“暗龙堂把持龙王殿,你将本座之事尽数回禀,是怕他们不知道本座在做什么吗?”

  先前还琢磨着尚且应该寻找一个借口。

  如今却是有现成的了。

  萧何当即一句话都不敢说。

  心中也泛起老大为难。

  如今Martial God 钥已经到了‘左圣’的手中,但‘左圣’不让提他……

  那这Martial God 钥之事,该如何跟龙王殿回禀?

  难道说没有拿到?

  有心再请教Su Mo 一番,就见到Su Mo 已经站了起来:

  “今日到此为止,随我出去吧。”

  萧何赶紧站了起来,不敢多说,跟在了Su Mo 的身后。

  屋顶上打架的三个人,这会功夫也不知道打去了何处。

  Su Mo 正要让萧何去找老马。

  这两个人只要凑在一处,便可以互相监视,相互提防。

  却是再妙也没有的组合了。

  结果目光一转,就发现老马正跟甄小小凑在一起。

  one old and one young 两个不知道在那whispering 的说些什么。

  说到高兴处,同时放声laughed heartily 。

  Su Mo 远远看着,发现老马眼神之中的笑意全然发自内心。

  不由微微一愣。

  他们两个都是cultivation 鲸吞功的。

  难道老马已经察觉到了甄小小的情况?

  这倒是有些出乎预料。

  继而slightly smiled :“倒也不错……”

  动念之间,身边萧何正大步moved towards 老马而去。

  他还记得Su Mo 的命令,要时刻跟老马在一处。

  免得他另有阴谋。

  如今从房间里出来,自然得去找老马,履行Su Mo 之命。

  结果刚走两步,就被Su Mo 一把给拽了回来。

  萧何一愣:“……escort chief ?”

  “他们两个若在一处的话,你不要上前打扰。”

  Su Mo 淡淡开口。

  “为何?”

  萧何不解,subconsciously 的反问了一句。

  紧跟着周身便是一阵寒意。

  Su Mo 那冷漠的眸子,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满眼之中写满了‘你在质疑本座’?

  只看得萧何心头一颤,subconsciously 的便想跪下。

  不过想起Su Mo 先前说过,镖局之内,不兴行此大礼,这才强忍着站在那里,接受Su Mo 目光baptism 。

  最后便听得Su Mo coldly snorted :

  “你不必知道。”

  “是。”

  萧何这会功夫是一点探寻的心思都没有了。

  好端端的,自己这是多什么嘴啊?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站在一边不好吗?

  心中正想着呢,便听得一阵脚步声匆匆而至。

  抬头一看,便见到一个打扮的一丝不苟的middle-aged man ,还有一个十几岁的little girl ,忙活活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一眼看到Su Mo 之后,就直奔Su Mo 而来。

  萧何一愣,这不是如玉Young Master 吗?

  怎么如此impudent ?

  心念至此,如玉Young Master 已经一把抓住了Su Mo 的手腕:

  “苏virtuous brother ,我那……魏姑娘何在啊?

  “快,快带她,随我去见我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