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73

  第473章 碧海潮生

  齐圣玄满脸都是激动之色,抓着Su Mo 的胳膊,都快要语无伦次了。

  Su Mo 倒是一阵无语。

  我那魏姑娘可还行?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看齐圣玄如今模样,想来是已经跟齐圣道互相通了信。

  如今说话尚有顾忌,那自然是因为Qi Family 这件事情。

  他们到底不想让Wei Ziyi 沾染上。

  这份心意,却是让人动容。

  心念及此,Su Mo gently nodded :

  “Brother Qi 且请稍待。”

  “好。”

  齐圣玄立刻nodded 。

  Su Mo 则对萧何摆了摆手,让他去边上候着,等着老马跟甄小小谈完了之后,再去跟老马互相监视。

  自己则来到了Wei Ziyi 的房门之前,轻轻叩了两下。

  Wei Ziyi 开门出来,就听到Su Mo 说道:

  “Virtuous Niece ,Old Master Qi 有请。”

  Wei Ziyi 二话不说,抄起Su Mo 的胳膊,就fiercely 地咬了一口。

  哪怕这一口下去,牙龈松动也在所不惜。

  Su Mo 拽了拽胳膊:

  “别闹别闹,让人家看了笑话。”

  “咦哈管拉说吗?(你还敢乱说吗?)”

  “赶紧放开,小心你的牙……Aiya ,全都是你的口水,脏死了。”

  “我今天非咬死伱不可!!”

  Wei Ziyi 满嘴含糊不清。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从房间里出来。

  齐圣玄和齐念两个看的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Su Mo 便只好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Brother Qi 见谅,这child 跟我没大没小惯了,莫要见怪。”

  “……”

  齐圣玄感觉一肚子的话想说,一时之间却是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看了看那誓死要咬死Su Mo 的Wei Ziyi ,哪怕Su Mo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这当口,她都没有松开,不禁哑然失笑:

  “无妨无妨,走走走,我爹都快等急了。”

  Su Mo nodded :

  “那……虎妞赶紧松口,你随我Brother Qi 去吧。”

  ‘Brother Qi ’三个字,着重加深语气。

  Wei Ziyi 却巴巴的看着Su Mo ,死咬着牙冠不放。

  四目相对之间,Su Mo 便无奈的sighed ,对齐圣玄说道:

  “Brother Qi ,这事我若在场,会不会……”

  “哪里话?”

  齐圣玄连忙说道:“正要请苏virtuous brother 也一同前往。”

  “好。”

  Su Mo nodded ,回过头来跟Yang Xiaoyun 交代了两句之后,便用胳膊拽着Wei Ziyi ,跟在了齐圣玄身后出了门。

  自打这院落出来之后,Wei Ziyi 就松开了嘴巴。

  一边揉着腮帮子,一边嘟囔:

  “跟一块铁疙瘩一样……”

  说完之后,看着前面领路的齐圣玄和齐念,面色不由得更加复杂。

  subconsciously 的拽住了Su Mo 的袖子,抬头看了他一眼。

  Su Mo 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Wei Ziyi 这才稍微relaxed 。

  之所以人前胡闹,就是怕自己去面对这个场合。

  虽然最后哪怕仍旧还得面对,不过Su Mo 能够陪着她稍微走一道,心头的纷乱也当平息不少。

  一路上齐圣玄好几次回头,想要跟Wei Ziyi 说些什么。

  但是仍旧有所顾忌,最后都未曾开口。

  好容易辗转之间,抵达了Qi Family 深处的一处院落之前。

  推开院门,就见到齐顶天正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一把一把的薅胡子。

  听到房门的打开的声音,这才猛然回头。

  一看到Wei Ziyi ,整个人就僵在了当场。

  “特娘的啊……我就说,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嘛。”

  齐顶天一步之间,便已经到了众人跟前,伸手拉过Wei Ziyi ,将其拽进了院子里:

  “来,让外公好好看看,让外公好好看看……

  “真的是太像了,看着你,宛如巧慧当年一般。

  “你,你这child ,怎么不跟外公明言?

  “当日一见你的面,我便觉得这世上绝无可能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我还以为,是巧慧回来了呢……”

  不等Wei Ziyi 开口,齐顶天便是一阵喃喃自语。

  齐圣玄则连忙说道:“爹,进屋说吧,小心隔墙有耳。”

  齐顶天took a deep breath ,这才nodded 。

  看着满脸也是激动之色的Wei Ziyi ,强忍着老泪纵横:

  “好child ,进来说话,进来说话……”

  他拉着Wei Ziyi 往屋里走,脚下都不免趔趔趄趄。

  这会功夫,他不再是雄霸一方,不可一世的Qi Family patriarch ,只是一个心头念着亲人,骤然得见外孙女的寻常老人。

  齐圣玄也赶紧跟了进去。

  他们都有千言万语,想要跟Wei Ziyi 细说。

  Su Mo 却并未跟着凑这个热闹。

  相认之事,情到深处不觉如何,自己这个外人看在眼里,则是不免有些尴尬。

  索性便在院子里,寻了个地方坐下。

  目光在院落之中一扫,不禁笑了。

  他虽然跟这齐顶天认识的时间不长,却也看得出来,old fogey 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脾气火爆的不行。

  但是这small courtyard 子,却是打理的颇为静怡。

  再回头,就见到齐念正cautiously 的看着自己。

  不禁一笑:“齐姑娘不进去说说话?”

  “elder sister 得返Qi Family ,必然有千言万语要跟爹爹和爷爷细说。

  “我虽然也替他们高兴,但是……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齐念有些sorry 的laughed 。

  Su Mo nodded ,倒是可以理解齐念的想法。

  当年齐巧慧离开Southern Sea 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的时候,还没有齐念呢。

  这个aunt 一直都是存在于齐圣玄的口中。

  难免没有实感。

  哪怕如今见到了Wei Ziyi ,彼此名义上是姐妹,实际上却是陌生人。

  这场合,她若是在的话,必然也会尴尬。

  Su Mo 想了一下,便邀请齐念坐下。

  反正他们两个都不想进去打扰人家祖孙三代相认,便索性坐在这里闲话两句。

  随口交谈之后,Su Mo 倒是发现,齐念这姑娘,虽然年纪不大,却挺有意思。

  许是因为还小,性格之中不免带着少女的innocent and unaffected 。

  但是言语之间不经意的时候,总是透露出一股睥睨之态。

  却不知道是因为身在Qi Family ,身处高位,还是另有原因?

  闲谈之间,Su Mo 偶然提起齐念的mother 。

  齐念却对此闭口不言。

  她尚且没有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的法子,闭上了嘴巴,就是绝对不想说的意思。

  Su Mo 一笑,随意的打了个岔,就把这个话题给带过去了。

  他Old Yu rivers and lakes ,深明人心。

  齐念涉世未深,不过随意交谈几句,便已经有些无话不谈的意思了。

  很快little girl 就说了很多有的没的。

  Su Mo 随意接茬,两个人倒是相谈甚欢。

  忽然齐念说道:

  “Great Hero Su ,听说您在龙木岛上,大展divine might ,想来于martial arts 之道,必有惊人造诣。

  “不知道我能不能跟您请教一些martial arts 上的道理?”

  “这自无不可。”

  Su Mo 一笑:“不过,指点martial arts ,难免窥破当中关窍。Qi Family martial arts 分Inner and Outer Sect ,Inner Sect Absolute Art 从不外传。

  “若是指点,只怕会有泄露之虞。”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齐念连忙说道:

  “我所练的martial arts ,另有出处,并非是Qi Family Inner Sect Absolute Art 。

  “我跟您请教,哪怕让您看破了martial arts 之中的关节之处,也是无妨的。”

  Su Mo hearing this 这才nodded :

  “那好……”

  齐念则是站起身来:“那Great Hero Su 请看。”

  她说完之后,便自演练起来。

  一时间,身形灵动,处处见影,指掌变化,各有其妙。

  Su Mo 初时见此,便未曾小觑。

  见她movement method 展开,拳脚变化,更是眼前一亮。

  目光先是着重于脚下方寸,继而看她招式变化,最后落到了她的脸上。

  一套功夫至此打完,齐念收气宁立,不免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Great Hero Su ……您觉得如何?”

  Su Mo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便即said with a smile :

  “既然是你跟我请教,那你自觉自己cultivation 的怎样?”

  “这……”

  齐念微微思量,便sighed :

  “招式衔接之上,总有一些滞碍,不似那般行云流水。

  “初时还好,但越是演练,越是觉得关隘重重,难接断续。”

  Su Mo gently nodded ,然后说道:

  “你再练一次,不管发生什么变故,都不要停下。”

  “啊?”

  齐念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还是nodded 。

  毕竟是自己跟Su Mo 请教,那自然是得听Su Mo 的话。

  当即凝息静气,抬手演练,脚步一动,一拳正要打出,忽然不知道从何处来了一股力道,正中自己的手臂。

  这力道作用之下,原本要打出去的拳头,involuntarily 的往上偏移三寸。

  subconsciously 的看了Su Mo 一眼,就见到他正做屈指之态,顿时明白这变化从何而来。

  想到Su Mo 先前说,不管遇到了什么变故,都不要停下,当即镇定心神继续。

  很快她便发现,Su Mo 出手之时并不常见,但是每每出手,不是让自己的拳头偏移方向,便是让自己的脚步produce transformation 。

  开始的时候,尚未察觉到这些变化究竟有何关系。

  但是随着这套功夫施展一小部分之后,她便愕然发现,原本体内无法串联在一处的Inner Strength ,随着这个过程,竟然紧密成型。

  紧跟着身形一挪,翻身便打。

  嗡的一声!

  无形拳风split open space ,正落到了Su Mo 旁边的那棵树上。

  一时之间,树影摇晃,落叶缤纷。

  齐念不禁满脸惊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那棵树。

  正自惊叹之间,便感觉体内的内息有些捉紧,隐隐有无以为继之感。

  “Great Hero Su ……这是?”

  她忍不住开口looked towards Su Mo 。

  Su Mo 一笑:“齐姑娘这套功夫好生厉害,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明目?”

  “这……此功名为【玉海三叠手】。”

  齐念如实相告,然后便忍不住问道:“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倒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姑娘的招式略有偏移,无法跟Inner Strength 配合而已。

  “我改变姑娘招式走向,内息运转自有不同。

  “以此法导气,最终出beckoned ,便宛如开闸放水,自然是宣泄而出。”

  他话音至此,忽然一笑:“依在下看来,姑娘这套功夫可谓精妙至极。

  “前后应该共有三合。”

  “没错,娘……cough cough ,传我这套功夫的Master 也是这么说的。”

  齐念连忙nodded :“不过,她说我如今若是能够做到一合,便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倘若勤修苦练,至少也得十年方才有所成就。”

  Su Mo slightly hesitated :

  “脚下步法变化,体内内息运转,以及拳掌指三者变化。

  “此为第一合。

  “成之可如臂使指,招式再无滞碍,举手投足,皆有莫huge might ,确实是非同凡俗。

  “不过,姑娘cultivation 这门功夫最初似乎便有偏差。

  “这门martial arts ,差之毫厘便谬之千里。

  “这第一合,实则便是easier said than done 。”

  “这……为何会有偏差?”

  “因为懒……”

  Su Mo 一笑。

  齐念顿时满脸通红:“可是,可是我从未懈怠过啊。”

  “不是说你懒,是身体懒。”

  Su Mo 轻轻摆手:“你初时招式便未曾练熟,其后再练,哪怕着意于招式准确,但是身体却自动选择了更加方便的方式。

  “这一点其实并不明显,但是每一次都会有些许差距。

  “久而久之,就越来越难。

  “你方才说过,开始cultivation 的时候tentatively 也还好,但是越来越难接断续,便是这个道理了。”

  另外,这门功夫,初时对于招式的准确有着极高的要求。

  这一点其实是需要Master 在身边时时斧正的。

  齐念独自cultivation ,无人帮衬,变成这一般模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齐念方才说漏了嘴,这功夫分明就是她mother 传授。

  这话说来,难免触及到little girl 的伤心事。

  Su Mo 也就未曾多言。

  “Great Hero Su ……您果然好生厉害!”

  齐念听完之后,不禁佩服的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

  “您只是看我演练一次,便能够看出这许多问题,甚至能够为我斧正招式。

  “实在是,实在是unimaginable !”

  “martial arts 之道,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

  Su Mo 一笑:“苏某微末之技,让姑娘laugh 。”

  他却是不能告诉齐念,自己之所以能够为她斧正招式,可不仅仅只是因为‘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这个道理。

  而是因为他有Life and Death Tribulation 。

  Life and Death Tribulation 下,天下martial arts 于他眼中再无秘密可言。

  目之所及,连她体内内息如何运转,哪一处出现了问题,都是清晰可辨。

  再配合他这一身常人难测的martial arts 见识。

  糊弄一个little girl ,自然是绰绰有余。

  只是话说至此,Su Mo 忽然心头一动:

  “玉海三叠手,前后共有三合。

  “第一合tentatively 可以说是内外身合。

  “第二合若是苏某所料不差,应当是心与念合。

  “形成一种特殊的心态,当如海浪潮汐,奔涌无尽。

  “观姑娘招式,便为此理。

  “然而姑娘心头唯有急躁,不合三叠之道。”

  齐念连连nodded :

  “确然如此,只是……我第一合尚未成就,岂敢aiming too high ?

  “而且,若想要达到心与念合,须得观潮经年。

  “感悟浪潮奔涌,波涛无尽的道理。

  “这种事情,依靠说simply 说不明白,也难成意气。

  “只能依靠自身感悟。”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

  “姑娘若是想要达成此道……苏某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姑娘可愿一试?”

  齐念一愣:

  “Great Hero Su 可以帮我?”

  “自无不可啊。”

  Su Mo laughed :“不过,此法苏某也从未施展,却也不敢保证一定可以做到。”

  “还请Great Hero Su 帮我。”

  齐念当即一揖到地。

  Su Mo 一抖袖子,无形的力道登时将齐念推起:

  “姑娘不必多礼,也罢……他们尚且不知道得说到什么时候呢,咱们两个便在这院子里练功就是。”

  他说到这里,从袖口之中取出一物,正是那墨霜。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之间,他looked towards 了齐念:

  “一会我吹奏笛音,同时助你斧正招式,你随声而武。”

  齐念听的新奇:“Great Hero Su 还懂音律?”

  “过去不懂,近日观海上潮起潮落,倒是有了几分了悟。”

  Su Mo 一笑:“开始吧。”

  “好。”

  齐念虽然不明白,martial arts 跟这笛声又有什么关联。

  但是先前Su Mo 弹指斧正她招式变化,更能够看出三合之理。

  如今固然不明白当中关键,却也愿意相信。

  当即放平心态,便听得悠扬笛声自墨霜而起。

  初时尚且平缓,齐念只觉得这笛声环绕之下,自己仿佛直面碧海波涛。

  招式当即起手,一招一式接连打出。

  时而便能感觉到Su Mo 弹指破空的力道,作用在自己的手臂,腿弯之处,辅助自己招式变化。

  随着招式运转到了极尽之时,Su Mo 的笛声也是摇身一变。

  波澜不起的大海之上,骤然掀起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

  心头一时骇然,眼看着体内内息逐渐不受控制,有cultivation deviation 之相,耳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莫要害怕,深入其中,感悟造化。”

  这声音入耳,齐念顿时心安,这是齐圣玄的声音。

  当即不在多想,放开心神融入那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之中,霎时间心念随着这笛声而动,荡漾于无穷大海之上。

  一时之间却是忘了今夕何夕,唯独招式变化,于这海浪相合。

  层层相叠,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浪潮迭起,奔涌无穷!

  最后,随着那笛声逐渐低沉,一切走入平缓之中。

  齐念顺势收招,气归dantian 。

  睁开双眼,便见得,原本在屋子里说话的齐顶天,齐圣玄,还有Wei Ziyi ,都已经站在了Su Mo 的身后。

  而自己的身边,则是一片狼藉。

  正不明所以之间,就听到齐顶天长叹一声:

  “好一曲碧海波涛,浪翻云涌。

  “却不知道,Great Hero Su 此曲何名啊?”

  “让齐patriarch laugh 。”

  Su Mo 一笑:“此为……碧海潮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