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75

  第475章 雨夜

  星夜无光,阴云密布。

  夜幕笼罩之下的双Dragon City ,今夜格外安宁。

  寂静的小巷之中,忽然有脚步声奔驰而过,紧跟着一道silhouette 凌空而起,飞足点在那屋檐之上,也不顾是否会有人察觉,脚下力道全然不曾控制半分,踩得瓦片吱嘎乱响。

  倏然!

  一抹暗星划破夜空,直奔那silhouette 后心而至。

  那身形立刻凌空而起,堪堪躲过了一抹暗星牵缠,第二枚则已经久候多时。

  人在半空之中,无法任意腾挪,无可奈何之下,那人忽然抡起手中一物,猛然一甩。

  又是a light sound 。

  那暗星立刻黏在了那东西上,却是一个通红的酒bottle gourd 。

  ”Not good 。”

  酒bottle gourd 的主人complexion changed ,甩手便将这酒bottle gourd 给扔了出去。

  刚刚脱手不过丈余,就听得轰然一声爆响。

  那依附在酒bottle gourd 上的暗星,竟然直接被炸开。

  一时间,火光大炙!

  那silhouette groaned ,被这火光和爆炸的formidable power 崩飞,身形在半空之中接连滚了几下,这才摔在了一侧的屋顶上。

  勉强翻身而起,肩膀上已经是drenched with blood ,半身衣服焦黑一片。

  他伸手摸了一下下巴,有些心疼的看着那火光:

  “我的纯阳酿啊……”

  “死到临头,还心疼这身外之物?”

  不远处的檐角之上,正有一人斜坐,掌中几枚black 的物什,被他随意抛飞玩耍:

  “听闻烈Fire Dao 人,从来拿钱办事。

  “一身的玄极Raging Fire Palm 很是有可取之处。

  “却不知道这一趟又是受谁人之托,于此跟咱们为难呢?”

  “这话是什么意思?”

  烈Fire Dao 人咧嘴一笑:“Poor Daoist 不过是路过此地,反倒是不明白阁下为何忽然出手伤人。”

  “道长这话属实不够诚恳,这是将在下当成了三岁孩童了?”

  那人轻轻摇头,站起身来:

  “不过倒也无妨,玄极Raging Fire Palm 在下久闻其名,今日正想看看,是你这玄极Raging Fire Palm brilliant ,还是在下的【Heavenly Fire 无形诀】厉害。”

  话说至此已然言尽,不等此人出手,烈Fire Dao 人两掌一引,那仍旧在屋顶上燃烧的火焰,oh la la 一声便被他两掌牵引。

  霎时间,熊熊火光缠绕周身。

  他很清楚,今夜被此人发现了行踪。

  那是断然没有幸免的道理。

  故此,出手便是绝招。

  待等这火光凝于一处之时,探掌往前一送,一团烈焰轰然而出,直奔对面那人冲去。

  只是这火光照耀之下,那人的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意。

  仿佛心念得逞一般……

  烈Fire Dao 人顿时complexion changed ,心头一紧,来不及弄明白对方为何要笑,就已经单足一点,倒飞而出。

  身形刚刚脱离原地,堪堪不过two zhang 距离,就听到轰然一声巨响!

  被他以玄极Raging Fire Palm 打出去的Fireball ,一瞬间膨胀,夹杂着屋顶碎石瓦片乱飞,没头没脸的就moved towards 烈Fire Dao 人打了过来。

  不过动念的功夫,烈Fire Dao 人周身上下,便已经处处可见血痕。

  此时此刻,烈Fire Dao 人却是明白了。

  方才那人就是在等自己出手。

  此人所谓的Heavenly Fire 无形诀,是需要以一种名为‘fire star ’的东西为媒介施展。

  此物以secret technique 调制。

  通过Heavenly Fire 无形诀的Inner Strength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将其引燃。

  故此,打出fire star 的手法,就极为考究。

  先前逃窜之时,此人所打出的两枚fire star ,一个引爆,一个没有引爆,便是因为这个道理。

  附着在纯阳酿酒bottle gourd 上的那一枚fire star ,爆开之后,因为纯阳酿的关系,formidable power 暴增。

  如今此人暗中将fire star 隐藏在自己的周围。

  任凭自己这一掌打出,正是想要以火借火。

  借自己的玄极Raging Fire Palm ,增强fire star 以及Heavenly Fire 无形诀的formidable power 。

  如今这巨大爆炸之下,自己已然身受重伤,只怕真的要遭……

  心念至此,就见到火光之中透出一个silhouette 。

  正是那cultivation Heavenly Fire 无形诀的expert 。

  他探掌一拿,正对着烈Fire Dao 人的脖子,满脸嬉笑之色:

  “抓到你了!”

  烈Fire Dao 人瞳孔猛然收缩。

  可就在此时,一股绝强的力道,忽然自身后而来。

  自己整个人被这股巨大的力道牵扯,待等平稳下来之后,再定睛一看,已经到了一人的身后。

  从这个角度往去看,这是一个hair grey-white 的老者。

  隐隐间还可以闻到对方身上,有一股faintly discernable 的猪粪味……

  怎么会是猪粪味?

  烈Fire Dao 人一时之间有些迷茫,现在的expert ,都不兴驰骋rivers and lakes 了?

  改去养猪了?

  一愣之下,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

  这死生一线的当口,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胡思乱想。

  有心出口提醒一下对方小心对面这人。

  可这是in a flash 之间,哪里容得他来多说?

  就见到这老者一手将自己拽开,另外一只手攥紧了拳头,挥拳就打!

  对面那人忽然见此变故,也是虽惊不乱。

  袖口之中自然飞出一枚fire star ,落于掌间,Inner Strength 一催之下,手掌顿时熊熊燃烧化为烈焰,变爪为掌,便moved towards 这老者的拳头迎去。

  就听得砰的一声!

  那人方才即将抓住烈Fire Dao 人的笑容,尚且在嘴角挂着。

  老者this fist 却已经将他的手臂打断,硬是顶着他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脸上。

  直接将其自半空之中,fiercely 地锤落在地上。

  bang! !!

  地面都是轰然一震。

  那silhouette 落地之后,自然弹起,张嘴哇的就spits out mouthful of blood 。

  重新落地,竟还想起身。

  便见到一个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中年汉子,正站在街边静静地看着他:

  “我若是你,就躺下休息片刻。

  “毕竟,这old man strong as an ox ,伱就算是爬起来,也不免仍旧被打下来。”

  “……你,你们是who ?”

  事实上不用这中年汉子开口,那人也爬不起来了。

  this fist 实在是formidable power 太大。

  不仅仅打碎了自己胳膊上的骨头,moved towards 地上这一摔,周身半数的骨头也都碎了。

  此时挣扎不过是本能。

  只是更加疑惑。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expert ?

  忽然跑过来多管闲事?

  只是这话刚说完,就听得身形落地的声音。

  old man 一手拽着烈Fire Dao 人,正落在了他的身边,瞥了一眼,回头looked towards 了那中年汉子:

  “怎么办?”

  “先拿下再说吧。”

  中年汉子说道:“这是第一个……”

  他话说至此,又看了old man 手里的烈Fire Dao 人一眼:

  “不过,这就是……escort chief 让咱们来找的人吗?

  “didn’t expect ,竟然是烈Fire Dao 人。”

  这两个人自然不是旁人,正是老马和萧何。

  今天白日里,萧何便得到了Su Mo 的命令,晚上要跟老马出一趟门,抓几个人。

  这事说完之后,Su Mo 和Wei Ziyi 跟着那齐圣玄离去。

  早上走的,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午了。

  又将萧何叫来,吩咐了几句话,萧何跟老马便马不停蹄的出门了。

  来此之前,还办了另外一件事情。

  这才耽搁到了这会。

  而到了指定的地方,却没有见到Su Mo 所说的人。

  稍微查看一番痕迹,便知道出了问题。

  循着痕迹追踪,这才正好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救下了烈Fire Dao 人。

  烈Fire Dao 人听到‘escort chief ’这三个字,顿时明白来人所属:

  “你们……你们的escort chief ,怎么没来?”

  “不过是些clown ,何必劳动escort chief 大驾?”

  萧何瞥了烈Fire Dao 人一眼:“你又是怎么回事?escort chief 说过,你在这暗中潜藏,如何会为人察觉?余下的人又在何处?”

  “他们……他们就在滕家旁边的宅子里。”

  烈Fire Dao 人咬牙,强忍着痛苦说道:

  “这帮人坚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

  “滕家之事闹的沸沸扬扬,滕家更是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那天晚上,我暗中窥探,却发现,滕家四处追捕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只是在城外绕了一圈,便直接折返到了城内。

  “藏身于滕家之旁……

  “这帮人不知道是何来历,其中所属皆为expert 。

  “警惕性极强。

  “我虽然小心躲藏,却仍旧被他们察觉。

  “你们若是晚来一步……老道今日就得去见佛祖。”

  “??”

  老马hearing this 一愣:“你不去见道尊,见哪门子的佛祖?”

  烈Fire Dao 人疼的咬牙:

  “这都什么时候了,莫要与我咬文嚼字。”

  这不是咬文嚼字的问题吧?

  老马curl one’s lip ,感觉这烈Fire Dao 人简直乱七八糟。

  正想着呢,便听到喧哗阵阵,显然这边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注意。

  萧何extend the hand 掌,抬头看天:

  “下雨了……没时间耽误了,咱们走。”

  “好。”

  老马nodded ,指了指地上这个:“这个你来。”

  “你这么大的力气,为何你不动手?”

  萧何有些不爽。

  “……老不以筋骨为能。”

  “?”

  萧何觉得老马大概是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

  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地上这位点了穴道,抓在了手中,一路拖拽着,在烈Fire Dao 人的指点之下,飞快离开此地。

  ……

  ……

  这一场雨刚刚落下的时候,并不太大。

  零星的几个雨星洒落在地上,几乎看不到痕迹。

  可随着一声炸雷闪现,漂泊的大雨便轰然而下。

  滕家作为双Dragon City 最大的一个家族,昔年也曾经辉煌过。

  most flourishing period ,被列为天齐岛one of the Three Great Families ,跟Qi Family 平起平坐。

  不过,便宛如烟花灿烂之后,终究不免归入沉寂。

  如今的滕家也是今非昔比。

  虽不至于彻底落幕,却已经成为了时代的背景。

  可哪怕如此,在这双Dragon City 的piece of land 上,他们仍旧is a huge monster 。

  故此,宅邸自然也是非同寻常。

  而在这双Dragon City 内,敢来滕家撒野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却didn’t expect ,这时隔多年,竟然会上演这么一出,着实是让腾家patriarch 气的七窍生烟。

  只恨不得将这帮人给抓回来,大卸八块,好生料理。

  只是,滕家patriarch 做梦都想不到。

  这帮他们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如今便在他们旁边。

  说是旁边,实则是后边。

  如果以正路走的话,路途倒是不短。

  须得饶好大一个圈子,才能够抵达。

  可若是不走正路……两者不过是一墙之隔。

  萧何看了一眼这小small courtyard 落,不禁sighed :

  “再这么下去,滕家恐怕连成为Qi Family 附庸的资格都没有了。”

  老马不明所以。

  他被困在余生岛上多年,对于rivers and lakes 局势,早就是两眼一抹黑了。

  今日跟甄小小相谈甚欢,本想跟甄小小打听一下,当今rivers and lakes 上的消息。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倒是得到了很多关于猪后腿怎么吃才过瘾的心得体会。

  让老马很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这姑娘cultivation 的同样也是鲸吞功,老马一眼可辨。

  而且,不仅仅只是如此。

  这姑娘的innate talent 远在自己之上,如今哪怕鲸吞功只cultivated to 一半的程度,单凭一身膂力,internal strength ,都全然不在自己之下。

  如果能够让她达成鲸吞功Great Accomplishment 的realm ,却还不知道得强横到何等程度!

  今日他本是已经万念俱灰。

  想要拼死一搏……

  但是看到甄小小之后,却又莫名的燃烧起了一丝希望。

  只是到底该怎么做,他还未曾考虑好。

  现如今,也只能说先走一步看一步。

  而现在this step ……便是踩在了院子的大门之上。

  碰的一声响!

  这大门便已经被老马一脚踹开。

  萧何不甘其后,甩手便将那掌中之人,扔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不见青石铺地,只有几块石头连接大门和主屋。

  旁的地方,大雨冲刷之下,难免泥泞万分。

  那人被萧何如此一扔,顿时啃了满嘴稀泥,忍不住回头对其怒目而视。

  就见到萧何跟老马已经踏足到了院落之中,老马将烈Fire Dao 人放在了墙根下坐好。

  萧何回头关上了院子的门户。

  回头再看,从屋子里已经走出了三个人。

  这三人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衣着,都是寻常百姓模样。

  一个old man ,一个老妇,还有一个身材略显落魄的少年。

  old man 瞥了一眼,正在院子里往外吐稀泥的男子,轻轻摇头:

  “买椟还珠,来的是善人啊。

  “几位贵客光临,还请入内安坐,容我等奉上香茶以待。”

  “免了。”

  萧何一摆手,还想说两句闲话。

  便听得嗡的一声,身形划开雨幕,老马如离弦之箭,已经冲到了那少年人的跟前,挥起一拳fiercely 打去。

  拳风倾轧,接连不断的暴雨,在这一瞬间都空了一块。

  随着这fist strength 一起,moved towards 那少年头颅落去。

  少年整个被这拳头打的横着飞了出去,哐当一声,直接撞进了旁边的厢房之内。

  墙壁应声而破,少年身形陷落到那屋子中堆放的残破家具里,一时没了动静。

  萧何一愣,无奈sighed :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不然你是来吃席的?”

  老马反问。

  “言之有理。”

  萧何gently nodded :“既如此……”

  话未说完,雨幕之中便有星星点点的rays of light 闪现。

  在这雨幕之下,更是难辨分明。

  却听得ding ding ding~ 的数声落下,层层寒冰于半空凝结,正将那闪烁锋芒挡下。

  那是一枚枚绣花针粗细的银针。

  银针跌落到了地面上,雨水冲刷之下,再也难见分毫。

  可就在此时,无形的力道自身后袭来。

  轰然一声便已经打在了萧何的后背。

  萧何被打的腾空而起,然而身后出招之人却是complexion changed :

  “小心!”

  话音未落,便见得半空之中,本应该受伤的萧何,两手作势,骤然打出。

  crack crack !

  玄Ice True Qi 笼罩之下,半空之中的暴雨,尽数凝结成冰,眨眼便竟那老者笼罩在了其中。

  “果然是玄冰七绝!?”

  那老者complexion sank ,两侧袖口之下,各有一把短刃落入掌中,双刀在手,身形微微一曲,借势而起。

  silhouette 腾空,不住盘旋,两缕blade light 裹挟万千blade glow ,将这寒冰斩的支离破碎。

  更是长驱直入,转瞬而至,fiercely 压下,直奔萧何胸前斩落。

  却见到萧何两手寒冰凝结,分手捉拿,将这两把刀尽数拿在掌中,老者目见scarlet :

  “你是四海龙王之中的哪一位?

  “为何会在此处?

  “又岂敢对我等出手?”

  气机迸发,一路横压,直接将萧何自半空之中,压到了屋檐之上,萧何的嘴角却泛起笑意,两脚一变,双手一搭。

  两把刀顿时被压在了一处,萧何改双手为单手,空出来的一只手骤然一转,反手一掌便即打出。

  又是一声闷响传出,那old man 应手而飞。

  萧何正待陈胜追击,将此人擒下,便听到轰然一声响,那最初便已经被老马打进了厢房之内的少年,整个腾空而起,直接从屋顶冲了出来。

  双眼之中再无丝毫落魄之色,唯有blood light 崩现。

  两手分开成爪,勾起十道血线,腾挪之间,便已经到了萧何的跟前。

  两爪一勾,森冷murderous intention 弥漫天日。

  举手投足间,勾魂夺命!

  “来得好!”

  萧何怡然不惧,这倾盆大雨,让他的玄冰七绝formidable power 大增。

  现如今,内息运转,罡风和雨幕相连,尽数凝结成冰,随着他palm force 一转,冰屑如the sky was full of stars 于半空流转。

  正要放手一搏,就听到脚下老马的声音骂道:

  “好个屁……

  “这屋子里,没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