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76

  第476章 淬心观

  Su Mo 给的那张纸上,清清楚楚的写了五个名字,以及一个地点。

  现如今,old man ,老妇,少年,加上先前那施展Heavenly Fire 无形诀的expert ,加起来一共有四个。

  屋子里如果没人的话……那显然是少了一个!

  这个人,现在在何处?

  这个人,现在在城外!

  双Dragon City 外,一个臃肿的silhouette ,将一身Lightweight Art 发挥到了极致。

  之所以臃肿,是因为他们是两个人。

  在这雨夜之中,一个人背着另外一个人,亡命奔逃!

  自从烈Fire Dao 人被人发现之后,他们便已经感觉到,事情不妙。

  暗龙堂行事隐秘,rivers and lakes 上根本无人知晓。

  这一趟做的事情,更是事关重大,绝impossible 走漏消息。

  更没有被人盯上的道理。

  如果对方来自于Seven Kills Palace ,那tentatively 算是有情可原。

  可如果当真是Seven Kills Palace 的话,就绝不仅仅只是盯梢,更大的图谋必在其后。

  因此,无论今夜是否能够杀得了烈Fire Dao 人,他们都得走。

  只是,现如今滕家的人正在四处搜查他们的踪迹。

  想要离开不难,但是想要无声无息的走,却绝不容易。

  几个人做好计划,本想等着那使用Heavenly Fire 无形诀的expert 回来之后,立刻就动身。

  却didn’t expect ,这一趟回来的,竟然还不止一个人。

  烈Fire Dao 人不仅仅没死,他的帮手还来了。

  虽然正常来讲,只是来了两个人,他们这边却有四个expert ,自然是不足为虑。

  可是暗龙堂行事从来追求稳妥,从不掉以轻心。

  他们两个人既然就敢出现在这里,那必然是有备而来,不可大意。

  因此,很快便已经定下了计划。

  由三人出面拦截这横空而至的两位expert ,自己作为最后一个人,留在房间之内,趁机将那Seven Kills Palace 的‘账房’给带走。

  一方面,此人极为重要,不容有失。

  另外一个方面,今天晚上的事情,必须的将消息传回暗龙堂。

  除了Seven Kills Palace 之外,似乎另有expert 盯上了他们。

  最后,如果来人martial arts 平平,以三打二,未必就不能战而胜之。

  凡此种种思量之后,便已经有了结论。

  故此,这最后一人便在外面的人打起来的时候,趁着这一片混乱,直接带着账房,自密道脱身。

  于临街一处枯井之内钻了出来。

  便背着那账房,一路狂奔。

  一边躲避滕家视野,一边逃窜,自然不算太容易。

  但是好在,先前Heavenly Fire 无形诀跟玄极Raging Fire Palm 对轰的爆炸,吸引了滕家大部分的目光。

  反倒是让他钻了个空子。

  现如今双Dragon City 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

  循着山间野道,探入林间,正考虑下一步该当如何的时候,暴雨之下,竟隐隐传来了一丝笛声。

  “en? ”

  那人猛然变化身形,双脚于泥泞之中滑动片刻,方才站稳。

  回首四顾,似乎是在考虑,自己是否听错了?

  这倾盆暴雨打在树叶之上的声音,本就极为刺耳,这当口,又如何能有笛声盖过暴雨,传入自己的耳中?

  正惊疑不定之间,那丝丝缕缕的笛声又一次清晰入耳。

  他complexion changed ,this time 可以确定了,真的是笛声!

  当即再无丝毫犹豫,脚下一点,腾飞而起。

  可就在他双脚离地的那一刹那,原本平稳的笛声倏然高亢。

  似乎连眼前的雨幕都被这笛声所控,席卷成团,滔天而起,宛如stormy sea ,迎面而至。

  他subconsciously 的cried out in surprise 。

  个人martial arts 再高,又如何能够跟这Heaven and Earth Might 相抗衡?

  眼睁睁面前掀起了无穷惊涛,他整个忽然倒跌而回,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自己固然是摔了个confused ,身后那位‘账房’更是groaned ,face deathly pale 无光。

  触及地面之后,那人方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发生什么。

  可不等爬起来,那笛声再变。

  霎时间,惊涛消散无踪,骇浪无影无形。

  耳边厢唯有低低呢喃,软语轻声,动摇心智。

  他攀爬起来,只觉得那声音宛如附骨之蛆,无法驱散,无法驱赶,心头如烈火烹油,哪怕是这漫天暴雨,也无法将其浇灭半分。

  骤然,a mouthful of blood 猛地喷了出来。

  眼前诸般幻象顿时消失无形,只是再抬头,发现自己仿佛又一次跌落到了汪洋大海之中。

  随着这海浪牵扯,时而腾空而起,时而失足跌落。

  恍惚间群魔乱舞,要将自己分而食之。

  未等平静心神,便要触那冰山而亡。

  种种危机缭绕心头,根本无法解脱。

  却不知道,那‘账房’距离他不过咫尺之隔,对这笛声却全然没有反应。

  只是一脸迷茫的看着那人,在雨幕之下,手舞足蹈,抓耳挠腮,时而吐血,时而捶胸,不过片刻之间,便已经全然无力。

  扬天躺倒,好似一团烂泥。

  “这是什么音功?”

  那‘账房’喃喃自语,回首张望,却听到脚步声从另外一侧传来。

  当即连忙扭头看去,便见到一个一身black clothed 的男子,周身之间,荡起一层无形astral qi 。

  哪怕暴雨倾盆,却也不曾有一丝一毫落在此人的身上。

  反倒是那些被astral qi 避开的雨水,模糊的视线,让人看不清楚,这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尊驾是who ?”

  ‘账房’沉声开口,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Su Mo 却是一笑:

  “来救你性命之人。”

  “so that’s how it is ……”

  ‘账房’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

  “你是滕家请来救我的?

  “very good ,这帮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将我抓去,尽说些有的没的。

  “如今能够得你相救,实在是感激不尽。

  “快快快,伱快带我回滕家吧。”

  “回去寻死吗?”

  Su Mo 哑然:“子木先生杀了原本的账房周安,取而代之,这件事情,您该不会觉得……滕家至今仍旧未曾有丝毫察觉吧?”

  “……”

  ‘账房’顿时沉默。

  “本来嘛……”

  Su Mo slightly smiled :“几个人胆大妄为,闯入滕家之事,便可以震动整个天齐岛。

  “结果,这帮人一不求财,二不报仇,大闹一场之后,竟然只是带走了一个小账房……

  “虽然说现在滕家今非昔比,庸碌无能。

  “却也不至于昏聩到连这一点都想不到吧?”

  子木先生hearing this 苦笑一声:

  “如此看来,尊驾今日不仅仅只是为了救我性命这么简单。

  “先前派出去做差事的几个Seven Kills Palace 之人,未曾回来。

  “那会我本以为是被暗龙堂的人给带走了。

  “现在看来……暗龙堂是你引蛇出洞的蛇。

  “而在下,却成了你的饵。

  “如今,你抓到了蛇,连这已经用尽的饵,也不想放过吗?”

  “子木先生千万不可undervalue oneself 。”

  Su Mo 连忙说道:“先生用处极大,绝非trifling 饵食这般简单。”

  话正说到此处,Su Mo 忽然抬头。

  便听到雨幕之中有two figures ,正破空而至。

  不过片刻之间,就已经到了跟前。

  来人自然不是旁人,正是萧何跟老马。

  自从老马发现,屋子里没人,他们便知道这帮人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出手自然更加very ruthless 。

  暗龙堂的人固然是martial arts 高强。

  然而老马一身鲸吞功Great Accomplishment ,萧何也是身为四海龙头之一。

  两人合力出手,拿下他们自然nothing difficult 。

  解决了他们之后,便发现了暗道,循着痕迹追出来,这才抵达了此处。

  本以为还得经历一场激战。

  结果就看到了现在这一幕。

  子木先生跌坐在地,那暗龙堂expert 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雨幕遮挡之下,他们看不到Su Mo 的真容,只听到Su Mo 的声音传出:

  “you two 号称expert ,结果竟然被人在眼皮子底下脱身。

  “当真可笑……”

  这声音入耳,老马和萧何同时一震。

  连忙one-knee kneels 地,正要开口请罪。

  便听到Su Mo 又说道:

  “不过,能够这么快追出来,倒也算是难得。

  “这一趟tentatively 罢了,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是,属下知罪!”

  老马和萧何同声开口,心头都relaxed 。

  紧跟着便听到Su Mo 问道:

  “余下的人呢?”

  “还在双Dragon City 内。”

  萧何连忙回答。

  Su Mo slightly hesitated ,身形一转,一手抓起了地上那暗龙堂之人,另外一只手则是抓起了子木先生:

  “回去守着,暂时不可惊动滕家。”

  “是。”

  两个人正自答应一声,Su Mo 便已经飞身而起,转眼消失于林间。

  “didn’t expect ,左圣竟然亲至……”

  老马看了看远去的Su Mo ,忍不住lightly 出了口气:

  “这一趟若非如此,咱们两个怕是难辞其咎。”

  “还是小看了暗龙堂……”

  萧何低声自语:“这帮人当机立断,有舍有得,确实不好对付。”

  “暗龙堂?”

  老马一愣,忍不住看了萧何一眼。

  不明白这暗龙堂又是个什么明目?

  萧何白了他一眼,想起白日里Su Mo 说自己的那句话,当即coldly snorted :

  “你不必知道……”

  老马愕然的看了萧何一眼,不知道他这又是犯了什么病。

  索性握紧了拳头,当空挥舞了两下。

  只打的虚空猎猎作响,破风之声宛如雷鸣。

  “……回了回了,莫要在此耽误功夫。”

  萧何转身就走。

  他如今也是心事重重,顾不上跟老马纠缠。

  这一趟办事可谓不利,今日白天方才让左圣稍微接纳了自己。

  晚上差事就险些办砸了,这会让左圣如何看待?

  堂堂四海龙头,此等表现,着实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

  左圣似乎对Qi Family 另有看法。

  现如今,促成龙王殿与Qi Family 联合之事,是否会让左圣心头欢喜?

  ……

  ……

  暴雨倾盆而下,火焰灼烧木头发出的爆裂之音,在屋子里咔咔作响。

  Su Mo 一只手随意拨弄火光,回头looked towards 了屋外这场雨。

  “也不知道,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

  回头看了一眼子木先生,和那暗龙堂的expert 。

  只是两个人并未回答他。

  或者说,这两个人如今一动也不能动,仿佛转动一下眼球,都得用尽毕Life Power 。

  Su Mo 一笑:

  “忘了,两位如今正在品尝痛人经的滋味,倒是不能回答在下的话了。

  “嗯……不过,时候也差不多了……

  “这样的话,便从子木先生开始好了。”

  他flicks with the finger ,子木先生猛然took a deep breath ,翻身而起。

  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平静的双眸,在一瞬间便被血色充斥。

  “子木先生?”

  Su Mo 的声音传入耳中。

  他subconsciously 的回头,看到Su Mo 的那一瞬间,整个人便是一哆嗦。

  有心转身就跑,然而且不说Su Mo 了,暗龙堂的人在他身上下的手段,便让他根本无法脱身。

  一时之间,除了惊惧之外,已经再无他念。

  然后便见到一个物什凌空飞来。

  他subconsciously 的想要闪避,就听到Su Mo 说道:

  “接住。”

  换了往日,这话说也白说。

  未曾看清楚东西是什么,贸然伸手去接,这种人在rivers and lakes 上,早晚得死……

  万一人家扔过来的是什么西州火神油,或者是毒蝎poison insect ,那还得了?

  然而此时此刻……

  子木先生,不敢不从!

  哪怕接到这东西之后,自己立刻就会倒毙而亡。

  也好过承受方才那般痛苦。

  当即连忙伸手,将那东西拿在掌中。

  只觉得一股灼热剧痛自掌心传递心头。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果然是险恶之物!

  然后就听到Su Mo 很是诧异的问道:

  “不烫吗?”

  “啊?”

  子木先生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手里这东西哪里是什么险恶之物?

  simply 是一个烤的烂熟的地瓜。

  如今都快都被自己抓烂了……

  当即连忙松手,两只手来回倒腾,烫的Face is red 了。

  Su Mo shook the head :

  “行了,那个扔了吧,带你们过来的路上,看到这地瓜长势不错。

  “顺势挖了几个,果然各个硕大,这里还有剩下的。

  “只是不知道那uncle 能否看到,在下留下的银钱……”

  他随手又拿起了一个,掰开两半,扔给了子木先生。

  子木先生连忙接过,this time 先是放在地上稍微给它晾一会,只是却忍不住抬头looked towards Su Mo :

  “你……为何?”

  “为何请你吃地瓜?”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在下有很多事情,想要询问子木先生。

  “不过,空口白话,难免无趣。

  “既然有这地瓜作陪,那何乐而不为?”

  “……”

  子木先生sighed ,虽然Su Mo 给他地瓜吃,却不代表Su Mo 真的就对他心存善意。

  方才那一般手段,便可见三分。

  现如今自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回答Su Mo 的问题,尚且可以在这房屋之中,吃着烤地瓜,躲避着暴雨倾盆。

  否则的话,方才那宛如Nine Nether 炼狱一般的痛苦,便会再次重现。

  绝无幸免的道理。

  当即took a deep breath :

  “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了就是……

  “我不求你让我活命,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Su Mo nodded :“诸位身份虽然不同,但是所说的话,却是大同小异。

  “既如此,那咱们也不耽误功夫了。

  “我且问你第一个问题……

  “你们要那Ximen Family 的海图,究竟有何目的?”

  “!!”

  子木先生complexion changed :“你只是为此而来?”

  “看来这当中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情况?”

  Su Mo laughed :“无妨无妨,夜色漫长,地瓜也够,咱们慢慢说?”

  “这……”

  子木先生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帖子。

  方才这话落在寻常人的耳中,倒也无甚关系。

  可眼前这位显然不是寻常人物,这句话一出口,无异于自曝其短。

  说明心中另有隐藏之事。

  不禁长叹一声:

  “今日之后,世上再无我子木其人。”

  哪怕Su Mo 不杀他,Seven Kills Palace 也断然不容他活命。

  索性拿起地上的地瓜,fiercely 地咬了一口,虽然仍旧烫嘴,却也齿颊留香,真个是人间美味。

  一口咽下之后,他这才说道:

  “要那海图,是为了前往淬心观。”

  淬心观三个字一出口,Su Mo 先前的种种猜测,总算是彻底落到了实处。

  而子木先生有此一言打开局面,余下的话便也不在吝啬:

  “淬心观内,藏有一物,名为Profound Principle Knot 。

  “Profound Principle Knot 是什么东西,尊驾It shouldn’t be 不知道吧?”

  ”en. ”

  Su Mo nodded :“Great Black Tortoise Library 的钥匙,天下皆有传闻。只是didn’t expect ,时至今日,仍旧还有人在为此奔波?”

  另外,子木先生说错了。

  淬心观内有的,并非是Profound Principle Knot 。

  而是心罗伞。

  不过,这不重要,对方也不需要知道。

  “嘿……”

  子木先生咧嘴一笑:

  “还有人为此奔波?

  “尊驾martial arts 非凡,怎么也跟寻常rivers and lakes 人一般,只以为那Great Black Tortoise Library 是一个传说?

  “实则,数百年来,围绕此事所产生的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远非寻常rivers and lakes 中人所能想象。

  “其中凶险之处,更是步步惊心。

  “不说其他,单就这淬心观……如今便有另外一处……”

  他说到这里,本还不想提及暗龙堂,但是转头一看旁边那仍旧于痛人经中苦苦挣扎的暗龙堂expert ,便是sighed :

  “如今便有暗龙堂的人,将淬心观所在,团团把守。

  “Ximen Family 数次探查他们这inheritance 祖地,却也颇为聪明,察觉到了危险之后,便不敢再去靠近。

  “反而得保性命……

  “只是那会,不管是暗龙堂,还是咱们Seven Kills Palace ,都不知道……

  “想要找到淬心观最深处的秘密,正是需要他Ximen Family 的玉冠淬心经!”

  言谈至此,他slightly smiled :

  “所以,你可明白?咱们不是为了那海图……而是为了西门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