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77

  第477章 诚意

  子木先生mysterious 兮兮,又略带得意之色。

  却不知道,他说的this remark ,并没有出乎Su Mo 的预料。

  纵观子木先生的整体布局。

  以帮助两个youngster 私奔为理由,将他们自那双雄岛引出来。

  其后安排了烈Fire Dao 人抓捕他们,同时,也是将烈Fire Dao 人作为了替罪羔羊。

  倘若能够得手,全程都跟他们Seven Kills Palace 没有丝毫关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只会被引到烈Fire Dao 人的身上。

  如果一切顺利,那会烈Fire Dao 人已然身死。

  那种情况之下,自然不会被人找到。

  这件事情,也就成了无头之局。

  哪怕是暗龙堂对此会有所怀疑,但是拿不住Seven Kills Palace 的痕迹,他们便也无可奈何。

  只不过,想到这里的时候,Su Mo 却又泛起了一丝疑问:

  “子木先生说过,淬心观如今已经落到了暗龙堂的手里。

  “那为何……暗龙堂对Ximen Family ,不闻不问?

  “过去你们不知道开启淬心观最核心之处的关键,tentatively 也算是有情可原。

  “但是现在仍旧置之不理,会不会有点说不过去?”

  “尊驾果然聪明。”

  子木先生nodded :“确实如您所说……对于暗龙堂来说,如果能够拿到西门怀,他们自然也是很乐意的。

  “但是,Ximen Family 虽然并未归属Southern Sea 盟。

  “却也跟Southern Sea 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暗龙堂实则便是龙王殿……两者为一体,哪怕再怎么隐藏行踪,龙王殿的人贸然出现在Southern Sea 盟地界。

  “都是一件极为弄险的事情。

  “Southern Sea 盟不比寻常所在,暗龙堂自然不敢轻视。

  “更担心,万一事情不成,再让Southern Sea 盟察觉到了痕迹。

  “岂非更加不妙?

  “暗龙堂安稳多年,如今行事只求稳妥。

  “他们只需要稳住当前局面,便不难积蓄力量,鲸吞Southern Sea ……

  “又岂会在这个当口,自乱阵脚,冒这风险?

  “反正Ximen Family inheritance 祖地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无论是谁到了岛上,都难免跟他们对上,如果真的是有备而来,正好可以摘桃子,何乐而不为?”

  Su Mo laughed :

  “这么看来,暗龙堂倒是很有耐心。”

  子木先生忽然看了Su Mo 一眼,神色变得极为凝重:

  “我虽然不知道阁下究竟是who ……

  “不过,你恐怕并不知道。

  “这是一场绵延了数百年的战争。

  “在这以百年计的交锋之中。

  “没有耐心的,贪功冒进的,早就已经湮灭成灰。

  “如果阁下愿意听我一句劝,莫要卷入这其中,内藏凶险,远非你如今所能预料。”

  Su Mo 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子木先生这一番话,倒是Gold Jade 良言,在下先行谢过。”

  “……”

  子木先生sighed ,只道Su Mo simply 没有将自己的话taking seriously 。

  而他的this remark ,倒是让Su Mo 明白,他们为何抓一个西门怀,都如此大费周章。

  这是一场夜幕之下的争斗。

  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谁也不能轻易出手,否则便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Seven Kills Palace 固然是被龙王殿压得难以喘息,但是龙王殿于Southern Sea ,也未必就可以肆无忌惮。

  而子木先生方才说过,Ximen Family 曾经几次涉足淬心观,对于暗龙堂隐隐有所察觉。

  想要从双雄岛上掳走西门怀,哪怕能够做到,也必然会引起注意。

  却didn’t expect ,西门怀竟然跟Shangguan Family 的Eldest Young Lady 相恋。

  双双筹谋私奔,这正是extremely rare 再没有第二次的大好良机。

  所以子木先生暗中运筹。

  让一切理由在on the surface 都能够成立,最后哪怕是西门怀和Shuangguan Jingjing 失踪。

  人们也只会以为,他们是被烈Fire Dao 人掳走。

  再不然,就是小两口隐藏了起来,偷偷过小日子去了。

  谁能想到,这当中还牵扯到了两个庞大组织的暗中交锋?

  Su Mo lightly 摸了摸下巴,又瞥了子木先生一眼:

  “先生方才The words mean more than they say ,如今不如也跟我一并说说?”

  “……”

  子木先生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咬了一口地瓜之后,这才叹息说道:

  “近日来,有great character 即将抵达天齐岛。

  “我得到命令,须得配合一切行动。

  “同时……这位great character 到来之后,也会有很多暗藏的对手跟着抵达此处。

  “所以,我才会subconsciously 的觉得……尊驾是冲着那位great character 来的。”

  “great character ?却不知道是哪一位?”

  Su Mo 眉头一扬,subconsciously 的想到了龙门第三惊。

  难道是此人?

  此人从那魍魉院下脱身出来,其后便不知所踪,就算是游荡到了Southern Sea ,应该也不算出奇。

  只不过……

  这人行事profound mystery ,倘若当真是他,那这个当口来Qi Family ,难道也是为了Southern Sea 盟的争端?

  子木先生轻轻摇头:

  “具体是哪一位,我也不知道。

  “只知道这位不日即将抵达,when the time comes 得做好迎接,或者是听从指派的准备。”

  “目的呢?”

  Su Mo 又问。

  子木先生又shook the head :“我不过是Seven Kills Palace 内的一位主事而已,此等great character 降临,恐怕就算是Seven Kills Palace Palace Lord ,也未必能够知道他们的目的……even more how 于我?”

  “嗯……”

  Su Mo 又有些沉吟。

  子木先生只以为Su Mo 不相信自己的话,连忙说道:

  “我方才所言句句属实,绝无丝毫欺瞒,还请尊驾明辨。”

  “hahaha 。”

  Su Mo laughed :“在下并非是不相信先生所言,只是在考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子木先生一愣。

  “我该拿先生如何是好?”

  Su Mo 看着子木先生,眸光之中略带笑意。

  “这……”

  子木先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按道理来说,这当口,Su Mo 若是愿意给自己一个痛快,那自然是好。

  但是,这地瓜似乎过于美味,以至于让他都有些留恋这人世美好。

  以至于这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斟酌沉吟再三,最后也只是sighed :

  “这自然是……悉听尊便。”

  ”en. ”

  Su Mo slightly nodded :“既如此,不如先生在一边稍待,让苏某再做几番考虑如何?”

  “……many thanks 。”

  子木先生长叹一声,便索性靠在了一边不在动弹。

  然后就见到Su Mo ,飞出一指,直接落在了那暗龙堂之人的身上。

  这人先是被Su Mo 以Jade Tide Birth Tune 所伤,内息乱成一团,神智迷茫。

  其后又被痛人经的剧痛笼罩,刹那间清醒至极。

  整个人就好像是在18 Layer 炼狱之中,经过了千百年的打滚。

  如今醒来之后,却没有子木先生那般平静。

  subconsciously 的翻身而起,就想要逃走。

  全然不顾眼前还有Su Mo 在,哪里容他逃命?

  而且……就算是Su Mo 不出手,他也跑不了。

  只因为,刚刚翻身而起,脚下一动,便是浑身瘫软,直奔着那篝火扑去。

  眼瞅着头脸就要毁在这火焰之中,就听得呼啸之声骤然到来。

  一个物什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直接将其打的仰面跌到。

  又是惨叫连连的滚动身形,两手胡乱拍打,想要将脸上的东西给打下去。

  结果这一打之后,脸上那东西当即流淌汁水,稀烂的糊了一脸,烫的他嗷嗷乱叫,声音都快把外面的倾盆暴雨都给压了下来。

  Su Mo 眼见于此,忍不住看了子木先生一眼:

  “伱们暗中争斗良久,怎么连脾气秉性也相差不多?

  “为何都如此惧怕这烤地瓜?”

  “……”

  子木先生一阵无语,这是害怕烤地瓜吗?

  这是害怕你的手段啊!

  看着眼前这失魂落魄,草木皆惊的暗龙堂expert ,子木先生也不禁感慨一声。

  这两日之间,自己一直都被他们拿在掌中,严刑拷打,步步紧逼。

  知道这帮人都是性情沉稳,处变不惊,vicious and merciless 之辈。

  却didn’t expect ,落入Su Mo 的手里之后,竟然便变成如斯模样。

  当然,子木先生觉得自己也没有理由嘲笑对方。

  毕竟,自己尝试过那手段,真的不是人该遭的罪。

  过了好一会之后,那暗龙堂的expert 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把脸上的烤地瓜,全都擦了下去。

  只留下了烫的通红的皮肤。

  他先是看了子木先生一眼,然后又looked towards 了Su Mo ,眸中惊疑不定:

  “你是……Su Mo ?”

  继而低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身上,面现astonished expression ,继而语出惊人:

  “这就是痛人经?”

  “Su Mo ?”

  子木先生一愣,猛然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到了此时,他才知道,抓了自己的人,竟然是那龙木岛上大显威能的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

  如此一来,万般事由皆有了合理的解释。

  除了此人之外,又有who 能够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的将自己以及暗龙堂的人,一体成擒?

  而他能够做到此事,便说明,Eastern Wilderness 之上的三绝门,果然也是陷落于此人之手?

  这件事情,惊龙会内三缄其口。

  Seven Kills Palace 更是了解不多。

  只知道Eastern Wilderness 崛起一个镖盟。

  虽然说是以镖局为链条,却是笼罩整个Eastern Wilderness 。

  而这镖盟的大Alliance Leader ,正是那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Su Mo !

  不过,三绝门的势力,却是在这之前,就遭受了灭顶打击。

  三绝门sect master 各自惨死,消息也彻底的断了线。

  但是有传言说,地sect master 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在办差事的时候,正好遇到了Su Mo ,跟Su Mo 对了一拳之后,被打的生死两难。

  其后挣扎良久,哪怕他有汲坤功之能,最终也仍旧是一命呜呼。

  至于天人二门的sect master ……结局如何,却是无人知晓。

  三绝门陷落的离奇,而Eastern Wilderness 又有了一个Eastern Wilderness 镖盟,以至于如今惊龙会的人,甚至无法在Eastern Wilderness 之内,组织势力。

  只能是徐徐图之,再战Eastern Wilderness ,但至今仍无消息传回。

  这些事情都是子木先生道听途说,具体有多少可信之处,他也不敢确定。

  但是……这位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在稳定了Eastern Wilderness 局面之后,忽然驾临Southern Sea ,这一点,他却是知道的。

  只是didn’t expect ,此人竟然就在眼前!

  如此看来,自己今日落得这般下场,绝非偶然。

  此人……是在针对惊龙会吗?

  难道说,三绝门之所以在Eastern Wilderness 大败亏输,当真便是因为此人?

  那他现如今深入Southern Sea ,难道也是为了此事?

  方才所有言语,两个人从未提及过惊龙会……

  是这人不知道,还是故意不提?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就听到Su Mo slightly smiled :

  “果然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

  “……你如何知道?”

  暗龙堂那expert 眉头微微蹙起。

  子木先生却是听的pupil shrink :

  “so that’s how it is 。”

  三人话音落下,各自对视一眼,Su Mo 轻轻摇头:

  “Seven Kills Palace 派人拿西门怀和Shuangguan Jingjing 。

  “我从Seven Kills Palace 的几位朋友口中知道,御前道于Southern Sea 之中,势力极为可怖。

  “最terrifying 的是,消息灵通至极。

  “但凡Seven Kills Palace 有丝毫痕迹透出……

  “龙王殿都会立刻派人绞杀。

  “Southern Sea 广袤,龙王殿也终究只是三大之一。

  “哪怕真个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却也难有此等手段。

  “而要说能够做成这件事情的,放眼Southern Sea ……总是不免让人想到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

  “仅此而已,也不能如此肯定吧?”

  暗龙堂的expert 静静地看着Su Mo ,眼神之中仍旧残留着对于痛人经的恐惧,却隐隐似乎另有所持,对待Su Mo 隐现审视之色。

  Su Mo 对此倒是大感诧异,不知道此人依仗何在?

  looked thoughtful 之下,便即一笑:

  “没错,仅凭这一点,还不能断定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跟御前道有所牵连。

  “但是……子木先生这件事情,告诉苏某,暗中为御前道传递消息的,正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

  “前夜破庙之中,在下救下了西门怀。

  “当天夜里发生的事情,除了我和烈Fire Dao 人之外,在也无人知晓。

  “Seven Kills Palace 的几位朋友,自认所行不是侠义道所谓,深感愧疚,以死谢罪。

  “如此一来,这件事情便是top secret ……纵然是子木先生也未曾想到,手底下的人竟然会有如此一番遭遇。”

  “……”

  子木先生听的直咬牙。

  感觉Su Mo 这人简直不当人……说的都叫人话吗?

  他们那是深感愧疚,以死谢罪了吗?

  分明就是你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

  而Su Mo 则继续说道:

  “当夜我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并且于原地等待一夜。

  “也未曾见到有任何人抵达那一处。

  “更能确定,消息不会走漏。

  “但是结果……子木先生忽然就被诸位擒住,却不知道诸位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子木先生心中大喊。

  这人已经不藏了啊!

  直接承认自己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了啊!!

  这哪里是什么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如此行家里手,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大侠?

  “既然消息未曾有分毫走漏……”

  暗龙堂的expert 仍旧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

  “那又如何确定,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泄露了机密?

  “按道理来说,他们也不知道才对吧?”

  “不……”

  Su Mo laughed :“我方才漏了一点……我让烈Fire Dao 人,将这消息卖给了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

  “结果便是,前脚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脚,滕家小账房周安便力抗歹人,不敌被擒……

  “为何如此,还用苏某多说吗?”

  “……果然不愧是Escort Chief Su 。”

  暗龙堂的expert 长sighed :

  “Seven Kills Palace 的废物,根本不能与您mention on equal terms 。”

  他说到此处,也不管那子木先生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忽然从怀中取出一物,双手递给了Su Mo 。

  “这是?”

  Su Mo 一愣,感觉今天晚上这位暗龙堂的expert ,不太按照常理出牌。

  这条大鱼入手,他本想拿住,探寻御前道的底细。

  如今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伸手将那东西拿在了手里,却是一块鎏金金牌。

  正面是一个硕大的‘令’字,后面则是镌刻两个字:安龙!

  安龙!?

  为何是安龙,而不是暗龙?

  Su Mo 心头愕然之间,猛然looked towards 了那暗龙堂的expert :

  “这是什么意思?”

  “此令为安龙令!

  “Southern Sea 暗龙堂各处分部,持此令,可掌生杀之权。”

  话音至此,这份翻身跪倒:

  “暗龙堂莫随雨,拜见令主!”

  “……”

  子木先生瞠目结舌。

  这什么情况?

  御前道也好,暗龙堂也罢,这是要干啥?

  疯了吗?

  而且……安龙令,为何自己unheard-of ?

  但是,作为惊龙会,Seven Kills Palace 的一位主事。

  子木先生却非常清楚,御前道的来历。

  他们本就是御前护卫。

  安龙二字深品其中三味,倒是不难猜测当中之意。

  可哪怕如此……

  又为何要将这令牌交给Su Mo ?

  还有,这种令牌为什么会随身携带啊?

  暗龙堂出来做事,怎么可能在身上带着如此重要的东西?

  回头再看Su Mo ,发现Su Mo 的脸上也满面愕然,不过除了这愕然之外,还隐隐有些自嘲之意。

  这……又是为何?

  子木先生normally 里自诩聪明,如今这会却发现,有些看不明白了。

  “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Su Mo looked towards 了那位自称莫随雨的男子。

  莫随雨微微低头:

  “我等并不知道……

  “只是一个猜测。

  “Vice Hall Master 认为,此行兴许另有原因。

  “而如果这个原因会是Escort Chief Su ,那便将此令转增。

  “这是我御前道的诚意。”

  “诚意……”

  Su Mo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莫随雨:

  “这诚意,未免过分大胆?

  “就不怕,苏某凭借此令,将Southern Sea 之上盘踞的御前道,pull up by the roots ?

  “让你们点滴无存吗?

  “听闻你们御前cultivation 事,从来谨小慎微,只求稳妥二字。

  “如今看来,未免言过其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