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0

  第480章 野心?

  房间之内的空气,刹那间变得有些粘稠。

  子木先生只觉得自己好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

  无形的空气,挤压的他胸腔发紧,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目光时而在Vice Hall Master 的身上扫过,时而又落到了Su Mo 的身上。

  只感觉,顷刻之间,就要earth shattering 。

  可就在此时,砰的a light sound 落下,是Su Mo 手中的茶杯,被他放在了茶几上。

  抬头looked towards Vice Hall Master ,他的眸子隐隐带着一丝笑意:

  “so that’s how it is ……

  “你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将安龙令交给我啊。

  “只可惜,且不说我没有玄天宝印,纵然是有,trifling 一块安龙令,想要拿来换取玄天宝印,只怕不够吧?”

  子木先生不禁一呆……

  Su Mo 这话,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前面说了他手中没有,后面又说这安龙令不够换取玄天宝印,又好似玄天宝印就在他的手中一样?

  想到这里的时候,子木先生忽然发现。

  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慑于Vice Hall Master 的威势,玄天宝印的秘密,昔年的故事。

  让他沉浸其中,只在乎玄天宝印的得失。

  以至于忽略了其他的东西……

  眼前这两个人,虽然未曾交手,却也有一场无形的交锋!

  心念及此,便听到Vice Hall Master laughed 。

  房间之内那令人窒息的沉闷,被这笑声一扫而空。

  便听到Vice Hall Master said with a smile :

  “安龙令并非是为了换取玄天宝印。

  “而是因为,令主是昔年掌印官的后人。

  “本就是我大玄lineage 的正统!

  “安龙令,本就应该由掌印官所持。

  “御前道必然会跟令主共同进退。

  “当然,在下也知道,如今想要让令主相信咱们,恐怕并不容易。

  “但正所谓……only a distant road tests the strength of a horse 日久见人心。

  “今日向令主传达我御前道的善意,其后的事情,便请令主亲自去看就是。

  “想来令主这一趟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来Southern Sea 散心吧?

  “但凡有用得到我御前道的地方,尽可以开口。

  “Southern Sea 御前道暗龙堂,自我以下,所有Disciple ,令之所在,万死不辞!!”

  自你以下?

  Su Mo 神色不动,却是将这句话记在了心上。

  当即一笑:

  “既然Vice Hall Master 都这般说了,倘若我仍旧拒绝……倒是我的不是了。

  “不过,既然拿了这安龙令,却也不能真个当做没有。

  “这样吧……关于玄天宝印,你们若是有线索,可以跟我说说。

  “回头若是有机会,我倒也想让这个令主,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hahaha !”

  Vice Hall Master laughed heartily :

  “令主有此心,着实是让人欣慰。

  “昔年掌印官martial arts 盖世,是真正的first under the heavens 人。

  “如今Su Family 又有令主这and the others 物出世。

  “更是让人倍感欣慰。

  “只不过……关于这玄天宝印,除了知道昔年是被惊龙会抢走之外。

  “其他的事情,所知着实有限。

  “数十年前,苏成玉曾经独闯惊龙会,但具体是否带走了玄天宝印,谁也不敢确定。”

  “……那伱敢确定,当年独闯惊龙会的,真的是我Supreme Grandfather ?”

  Su Mo 眉头微微一扬。

  Vice Hall Master 神色一滞,继而nodded ,却并未说话。

  Su Mo sneered :

  “Vice Hall Master 好**诈,方才原来是在诓我。”

  “令主见谅,令主见谅。”

  Vice Hall Master 连忙said with a smile :“玄天宝印事关重大,若是能够确定所在,自然还是希望能够找到。

  “不过现在看来,确实是在下误会了。

  “但……当年闯入惊龙会的人,真的可能就是苏成玉。

  “只不过,昔年那件事情之后,首尾便全都被斩断。

  “也曾经着人试探,但是令祖父也好,令尊也罢,对此全都一无所知,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后Eastern Wilderness 处处落子,却始终未曾找到痕迹。

  “今日见令主前来,自然是斗胆一试。

  “这件事情,在下给令主磕头赔罪!”

  话说至此,翻身跪倒在炕上,一个头就要嗑下来。

  “罢了。”

  Su Mo 一挥袖子,止住了Vice Hall Master 的大礼:

  “初初相见,有些误会在所难免。

  “只是可惜,如此看来就连你们也不知道这玄天宝印到底在什么地方……

  “而这件事情更不适合大肆宣扬。

  “Eastern Wilderness 镖盟固然如你所说,蛛网遍布,笼罩Eastern Wilderness 。

  “但……若是跟他们提到秘言盒,或者是玄天宝印,只怕Eastern Wilderness 就此多事。

  “这一点,也请阁下见谅。”

  “哪里的话?”

  Vice Hall Master laughed heartily :“这些事情,自然是咱们自己知道就好。

  “哪怕御前道落子天下,也从不敢声张此事……否则,天下割据一方的formidable person ,必然会沆瀣一气,跟咱们为难。”

  说到这里,他端起茶杯一举:

  “令主,请!”

  “请。”

  Su Mo 遥遥示意,喝了一口杯中茶。

  这也是他今日来到这里,喝的第一口茶。

  Vice Hall Master 眼见于此,更是高兴:

  “今日得见令主之威,在下属实开心。

  “不过,令主如今下榻于Qi Family ……却不知道,与Qi Family 是什么关系?”

  “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会不知道这个?”

  Su Mo 眉头一扬。

  “hahaha ……”

  Vice Hall Master 又笑了:“固然是传言纷纷,可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终究不能把秘密从人家的脑袋里挖出来。

  “有些事情,哪怕是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也是打听不到的。

  “不过,听说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当今的大Alliance Leader Hua Qianyu ,实则是Southern Sea Qi Family 的Little Princess ?

  “却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true or false ?”

  “是真的。”

  Su Mo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承认。

  “so that’s how it is 。”

  Vice Hall Master 眸光一转,said with a smile :

  “既然这样,为了补偿方才这一场唐突,我还有两件礼物,要送给令主。”

  “en? 且说来听听。”

  Su Mo 看了Vice Hall Master 一眼,所谓的三件礼物,自然不是真的拿到台面上的东西。

  否则的话,那也着实无趣。

  “第一件……”

  Vice Hall Master 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暗龙堂会帮令主,促成龙王殿和Qi Family 联合,保证Qi Family 于这乱局之中,不会受到损伤。”

  “这件礼物不错。”

  Su Mo nodded :“想来Old Master Qi 会很是开怀。”

  Vice Hall Master laughed ,Old Master Qi 开怀,不是令主开怀,所以他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头:

  “最近要来到天齐岛的惊龙会great character ,是龙门第十惊!

  “此人的讯息,一会在下双手奉上。

  “只不过,此人来此,究竟有何目的,又打算怎么做……却是在下也不清楚的事情了。”

  “龙门第十惊?”

  Su Mo 看了Vice Hall Master 一眼:“如今惊龙会有几席座次?”

  “十三席!”

  Vice Hall Master lightly 吐出了三个字:“这些年来,惊龙会发展迅猛,非同小可。

  “就算是昔年失踪已久的龙门第三惊,前些时日也已经回到了西州领罚。

  “可具体情况,咱们也打探不到。”

  Su Mo slightly nodded :“那是谁?”

  “一个道主都亲口承认,非常难缠的人物。”

  Vice Hall Master 勉强一笑:“此人回归,只怕rivers and lakes 又要多事了。当然,前提是他能在当今的惊龙会首手中,活下来……”

  “惊龙会会首,当不至于如此自断臂膀吧?”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很多事情都在变……人心亦如是。

  “终究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Vice Hall Master 说到这里的时候,振奋了一下精神:

  “却不知道这第二份礼物,令主可还满意?”

  Su Mo nodded :

  “此事自然是事关重大,确实是一件好礼物。”

  “那就好。”

  Vice Hall Master relaxed ,伸手示意:

  “喝茶,喝茶。”

  “不喝了。”

  Su Mo shook the head :“如今雨也小了,天也亮了。

  “苏某于此耽搁一宿,家中妻子定当担忧,便不多留了……

  “在下告辞。”

  “啊?再坐一会吧?要不我换上几坛珍藏好酒?”

  Vice Hall Master 说到这里的时候,隐隐有些肉痛。

  Su Mo 一笑:“下次见面,再做叨扰。”

  “这……也罢也罢。”

  Vice Hall Master 翻身而起:“我送您出去,免得门外的兔崽子们,冲撞了您。”

  Su Mo slightly nodded ,就要往外走。

  可把坐在炕上的子木先生给急的抓耳挠腮。

  几次想要伸手,却又不敢。

  直觉告诉他,与其留在这里,还不如被Su Mo 带走。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当口。

  Su Mo 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打算住在这里了?”

  “……不是啊。”

  子木先生连连摇头。

  “那还不走?”

  Su Mo 眉头一扬。

  子木先生却如蒙大赦,叽里gu lu 的就从炕上下来,鞋都顾不上穿,拎起来就跟在了Su Mo 的身后。

  Vice Hall Master 眼见于此,却是sighed ,somewhat 失望。

  不过也没有开口多说。

  打开大门,院子里的御前道expert ,各自沉着以待。

  看到Su Mo 和Vice Hall Master 联袂而出,众人当即对视一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同声开口:

  “pay respects to 令主!”

  Vice Hall Master slightly smiled ,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Su Mo 轻轻摆手:

  “都起来吧。”

  “是。”

  众人当即翻身而起。

  Vice Hall Master 又said with a smile :“莫随雨martial arts 平平,不过temperament 不错,办事也算是利落。不如就留在令主的身边跑个腿?”

  Su Mo 看了莫随雨一眼,微微摇头:

  “以后再说。”

  “好。”

  Vice Hall Master nodded :“我身份多有不便,就送到这里,令主保重。”

  话说至此,又对一边的莫随雨招了招手。

  莫随雨当即clear comprehension ,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竹筒,双手奉上交给Su Mo 。

  Su Mo 接过来之后,slightly nodded :

  “保重,告辞。”

  话音落下,随手拿过了子木先生的肩膀,身形一晃,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幕只看得Vice Hall Master 连带着在场众多expert ,同时眼角一跳。

  Su Mo 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如履平地。

  将他们视若无物。

  这尚且可以说Su Mo 是敛息之法brilliant 。

  但是如今,Su Mo 便是当着他们的面飞身而去,他们也捕捉不到Su Mo 的身形。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心头发沉。

  Vice Hall Master 从腰间抽出了那一支铜烟袋,将烟袋锅塞满,大拇指Inner Strength 一送,took a deep breath 便算是将这烟袋给点燃了。

  烟雾在这细雨中透出,Vice Hall Master 的眸光几经变幻。

  最后一挥手,凝立于院子里的众多expert 们,瞬间四散而去。

  “你说,我跟他说的话,他信了多少?”

  Vice Hall Master 轻声开口。

  莫随雨一愣,他连Vice Hall Master 和Su Mo 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会知道Su Mo 信了多少?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之后,他said solemnly :

  “Vice Hall Master 以安龙令托付,诚意之深非同寻常。

  “Su Mo 确然智计非凡,但料想也不会怀疑Vice Hall Master 的话……”

  “小莫啊,早就说过了,溜须拍马之言少讲,有那功夫,多钻研martial arts 心术。”

  Vice Hall Master 轻轻摇头。

  莫随雨正想说,自己这话全都是发自内心。

  便听到Vice Hall Master coldly said :

  “可若你当真是这般想法,那就该死了。”

  “是……属下愚昧。”

  莫随雨立刻低下了头,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那……Hall Master 以为,他信了多少?”

  “他啊……”

  Vice Hall Master 咧嘴一笑:“除了故事之外,他恐怕一个字will not 相信。

  “就算是那个故事,他会相信几分,也难说得很……”

  “啊?”

  莫随雨complexion changed :“那……如何是好?”

  “这不挺好的吗?”

  Vice Hall Master said with a smile :“他这样的人,若是如你一般,什么都去相信,早晚让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而且,这人还有一处让我觉得欣慰的地方。”

  “欣慰……哪一处?”

  “他的野心啊。”

  Vice Hall Master said with a smile :“他的野心,远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大得多。

  “如此,甚好……甚好!!

  “唯一可惜的是,如此一来倒是可以确定,玄天宝印真的不在他的身上。”

  “这……”

  莫随雨一时之间不明所以。

  不过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连忙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交给了Vice Hall Master :

  “这是Hall Master 发来的。”

  Vice Hall Master 眉头微微皱起,那爽朗的笑容顿时消散了三分。

  当他看过了这封信之后,长叹一声,脸上的笑容已经是点滴不存:

  “好心情全都没了……

  “小莫,你知道这世上最可恶的事情是什么吗?”

  “什么?”

  “明明什么都不懂的人,却装作什么都懂。”

  “……”

  莫随雨一句话都不敢说。

  而Vice Hall Master 则又问道:“那你可知道,这世上最terrifying 的事情是什么吗?”

  “……属下不知。”

  莫随雨都快哭了。

  果然便听到Vice Hall Master sneered :

  “那便是,明明什么都不懂,却偏偏还得不懂装懂的指手画脚!”

  他说完之后,转身进了堂屋,所过之处,明明未曾碰触到桌椅。

  桌椅却纷纷moved towards 两侧激飞而去,砸在墙上,尽数崩碎。

  莫随雨对着Vice Hall Master 的背影,一揖到地:

  “属下受教。”

  ……

  ……

  一直到晌午时分,Su Mo 才回到了Qi Family 。

  在这之前,他还去了一天双Dragon City 。

  抓了的人总得处理一下,而现如今的情况来看,对于暗龙堂的人,Su Mo 也没有理由狠下杀手。

  便将人给放了。

  萧何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考虑到‘左圣’必然有自己不清楚的‘图谋’于其中,便也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然后就为自己方才的不情愿,跟Su Mo 请罪。

  Su Mo 当时除了一脑门问号之外,便也只能看着unfathomable mystery 激动起来的萧何,故作profound ……

  其后带着萧何,老马还有已经改头换面的子木先生,折返天齐城。

  折腾下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悄然溜走。

  雨也在unconsciously 的当口,停了下来。

  回到院子里,让萧何和老马各自休息,Su Mo 便领着子木先生,在药房找到了小司徒。

  开口一句话便是:

  “失魂引还有吗?”

  小司徒当即nodded :“自然是有的。”

  “给他用上。”

  Su Mo 指了指旁边的子木先生。

  子木先生:“……”

  他发现Su Mo 似乎就没把他当人看,如何对待他从来都说的perfectly clear 。

  先前几次Su Mo 明着告诉他,他是个死人……

  如今更是当着他的面,说什么要在他的身上,用失魂引。

  所以,这失魂引是什么东西?

  心中想着,subconsciously 也的问了出来,当然,他也没有指望Su Mo 会回答他。

  不过要说恐惧,倒也未必。

  痛人经都经历了,失魂引算个屁啊?

  然后就听到Su Mo 说道:

  “失魂引……简单地说,就是你吃了之后,会对我言听计从。”

  “so that’s how it is 。”

  子木先生稍微放心……不放心也没辙,难道能让Su Mo 改变主意?

  小司徒也没有犹豫,她也不知道这子木先生到底是谁。

  反正Su Mo 让用,那就用呗。

  拿出一包powder ,随手倒了一杯茶,powder 倒入其中调匀。

  继而端来给了子木先生。

  子木先生接过来也是二话不说,仰头就灌。

  一口气直接将这杯茶喝了个干干净净。

  咽下去之后,回头looked towards Su Mo :

  “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Su Mo 则是一笑:

  “until now 为了咱们的宏伟大愿,让你在Seven Kills Palace 内做暗探,实在是难为你了。”

  子木先生初时一愣,暗探?

  什么暗探?

  但是很快,便是眼眶一红,翻身跪倒在地:

  “为了咱们宏伟大愿,哪怕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属下也是心甘情愿!

  “今日能够听您有此言语……属下,属下……铭感五内!”

  Su Mo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瞥了一眼小司徒:

  “这东西……以后不要准备了,用的时候,临时搭配就是。

  “若是流传出去,实在是过于危险。”

  “嗯,我听你的。”

  小司徒slightly smiled :“不过,Big Brother Su 肯定不会拿来做坏事的。”

  Su Mo 一时也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感觉自己哪怕是在小司徒的面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小司徒也能给他找出一个正当的理由……

  个人崇拜要不得啊!

  ……

  ……

  ps:中秋十五月团圆,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