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1

  第481章 他想骗我

  个人崇拜虽然要不得,但是会让被崇拜的人心情愉悦。

  所以当Yang Xiaoyun 看到Su Mo 的时候,不禁一笑:

  “夜不归宿就让你这么高兴?”

  “cough cough cough ……”

  哪怕Su Mo martial arts 盖世,面对妻子这略带幽怨的打趣,也是一阵无可奈何。

  Yang Xiaoyun 则看了看Su Mo 的身后:

  “方才那个人呢?

  “这几趟出门,你每次回来都会带来几个人,刚才这个又是什么来头。”

  “是Seven Kills Palace 的人。”

  Su Mo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回答:

  “我让他taken 失魂引,然后先去照顾烈Fire Dao 人了。

  “这两个人比较好用,我打算多用一用。”

  “so that’s how it is 。”

  听到失魂引,Yang Xiaoyun 就明白了Su Mo 的意思,slightly nodded 将Su Mo 拉到了房间里,询问昨天晚上的究竟。

  两个人原本说好了,最迟下半夜也该回来了。

  结果不仅仅没有回来,反而耽搁到了今天中午。

  Yang Xiaoyun 虽然知道Su Mo martial arts 盖世,却也仍旧忍不住有些担心。

  Su Mo 知道她的心意,当即也不隐瞒。

  直接将昨天晚上的所有经历,全都说了一遍。

  包括Vice Hall Master 跟他说的那番话,以讲述的那个故事。

  Yang Xiaoyun 听完之后,眉头微微蹙起:

  “你是怎么想的?”

  “目前可以确定的事情有两个!”

  Su Mo 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第一……惊龙会确实是有great character 要来。

  “子木先生和Vice Hall Master 的话,可以对应起来。

  “当不会是假的。

  “Seven Kills Palace ,也绝impossible 跟暗龙堂沆瀣一气,背后串联。

  “所以,咱们得做好直面龙门第十惊的准备……主要是别让他跑了。

  “这个机会,extremely rare 。

  “放眼天下四方,龙门十三惊也不过只是十三个人而已。

  “茫茫众生之中,能够逮到这样的神rare treasure 贝,实在是太难得了。”

  “……神rare treasure 贝?”

  Yang Xiaoyun 脑门上全是问号,这啥意思?

  “总归来说,就是珍惜异兽。”

  Su Mo 沉着nodded 。

  Yang Xiaoyun 虽然感觉Su Mo 不太正经,却也只能跟着一起nodded :

  “如果这位堂堂的龙门第十惊知道,自己竟然被伱比喻成了珍惜异兽,却不知道作何感想。”

  “这不重要,回头让宋元龙他们在船上打扫一个房间出来。

  “这样的great character ,总是得住个单间,才对得起他的身份。”

  “我觉得你应该一视同仁。”

  “……”

  言谈至此,相视一笑之间,Su Mo 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惊龙会的龙门第十惊。

  “Southern Sea 盟的Alliance Leader 高天奇。

  “Qi Family patriarch 齐顶天。

  “即将到来的龙王殿expert 。

  “以及……幽云盟这一类的狼子野心之辈。

  “还有Southern Sea 之上,那些单打独斗的rivers and lakes 怪客。

  “天齐岛上,大幕拉开之期不远了。”

  “嗯……”

  Yang Xiaoyun 轻声说道:

  “你之前回来的时候,遭遇了幽云盟的海盗。还拿到了他们的藏身之所……

  “如今Old Master Qi 已经着人前往围剿,今晨还来院子里想要问问你的意思。

  “不过,看你不在,也只好作罢。

  “想来于这天齐岛附近的Sea Territory 之中,这帮人也难以与Qi Family 抗衡吧?”

  Su Mo nodded ,又听到Yang Xiaoyun 问道:

  “那你说确定的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这位Vice Hall Master ……想要骗我。”

  Su Mo 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想要骗你?”

  Yang Xiaoyun 呆了呆,感觉这四个字,好像很not simple 。

  她slightly hesitated ,gently nodded :

  “这位Vice Hall Master 的话,确实是不足取信。

  “他讲的那个故事,虽然能跟龙王殿以及Purple Yang Sect 的现在对应上。

  “但终究年代久远,难说真假……

  “至于说掌印官……这更是早就已经无处考证。

  “而且,单纯一个掌印官的bloodline ,也不足以让他们以安龙令相赠。

  “不过,从这Vice Hall Master 之后的表现来看,他们想要探寻的……应该是玄天宝印吧?”

  “没错。”

  Su Mo nodded :“昨天晚上,我应该没有露出weak spot 。这位Vice Hall Master 虽然有些怀疑,不过,估摸着是糊弄过去了。

  “他们曾经在Eastern Wilderness 落子,探寻这玄天宝印的下落。

  “想来当年那位Falling Phoenix Alliance 的左邱杨,也是御前道的一员。”

  Yang Xiaoyun slightly nodded 。

  虽然凭左邱杨的martial arts ,在这御前道内,必然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great character 。

  而这样的人物,能够拿到秘言书,好像有些不合情理。

  但能够被御前道安插此等重任于身,其本身忠诚方面,御前道必然有所持。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他这样的人物,若是真的能够找到玄天宝印,就算是真的打开了,那又能如何?

  凭他们的身份和martial arts ,一旦起了私吞玄天宝印的念头,除了自取灭亡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

  再不然,就是跟惊龙会勾结。

  可问题是……放着好好地御前道本家不顾,作为一枚棋子,且不说有没有跟惊龙会勾结的渠道。

  就算是有,那也不过是what’s gone can never come back ,同样是自取灭亡。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玄天宝印上交御前道。

  凭此功绩,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这才是一条broad and open road !

  “putting it that way ,他们想要的,还不仅仅只是玄天宝印。”

  Yang Xiaoyun laughed :

  “Escort Chief Su 乃是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Person ,纵然是没有玄天宝印在手。

  “自然也有其他的价值……

  “比如说,当今Qi Family 之事,以及即将到来的龙门第十惊,彼此之间尚且还有为数不少的可利用之处。”

  “夫人言之有理。”

  Su Mo 连连nodded 。

  Yang Xiaoyun 抓起Su Mo 的胳膊,吭哧就是一口。

  “???”

  Su Mo 都给咬蒙了:“这是何意?”

  “……你每次说完我言之有理,都会反驳我。

  “我这是先下手为强!”

  “你明明是先下口为强……”

  Su Mo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的揉了揉Yang Xiaoyun 的脑袋:

  “而且,为夫也未曾想过要反驳你。”

  “那你要补充什么?”

  Yang Xiaoyun 目光灼灼。

  只不过她的目光对Su Mo 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有些食指大动。

  但是看了看外面这正午阳光,实在是不好处理私事,只好sighed 说道:

  “利用是利用……

  “但是,这位Vice Hall Master 给的诚意,太多了。

  “安龙令以及里面的藏名策,几乎将Southern Sea 暗龙堂的命数拱手相送。

  “这已经不是利用可以解释的了。”

  Yang Xiaoyun 秀眉微蹙:

  “是这个道理!

  “这份诚意属实是大的惊人,就算你是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Person ……

  “御前道这样的huge monster ,也不应当如此才对。

  “如今这感觉,仿佛只要你Su Mo 站在这里,他们立刻就会纳头就拜一般?”

  她说到这里,忽然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Husband ……

  “御前道是什么来历?”

  “大玄王朝的御前护卫?在朝监察百官,在野监察rivers and lakes ?

  “这一点,他们应该没有骗我,也跟那君洛的话能够对应起来。”

  “算不算是玄帝直属?”

  “应该是……”

  Su Mo nodded :“君洛曾经说过,御前道受命于玄帝。虽未曾直言直属之事,但料想这样的利器,当不至于假手于人。”

  说this remark 的时候,Su Mo 脑子里想到的,便是Eastern Yard Western Yard Bright Gown Guard 这一类的存在……

  这些人往往知道很多秘密,借此把控朝政。

  各个都是非同寻常。

  御前道有大玄王朝四great expert 为核心,是一个genuine 的暴力部门,权势滔天。

  如果这样的力量,玄Imperial Capital 敢拱手让他人掌管……

  那着实是有些无法想象。

  “所以……御前道忠于大玄王朝,这一点,应当从未变过。”

  Yang Xiaoyun 忍不住看了Su Mo 一眼:

  “那……Husband ,你认为,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他们甘心交出手中权势,纳头就拜,没有丝毫犹豫?”

  “那自然是玄帝了。”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再不济,也应该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而不应该是什么掌印官之流……”

  “……”

  Yang Xiaoyun 发现Su Mo 的脸上全都没有surprised look :

  “你早就想到了?”

  “这没有多难……”

  Su Mo 轻轻一笑。

  Yang Xiaoyun 的表情却有了几分不自然:

  “可是,这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昔年Sunset City 内,流连花丛,眠花宿柳的浪荡子弟,转眼之间,摇身一变就成了大玄遗族的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

  “小陌……你今后,你今后该不会要当皇帝吧?”

  “……”

  Su Mo 就感觉Yang Xiaoyun 这念头飘的有点远。

  哪跟哪啊,就要当皇帝了?

  看Yang Xiaoyun 满脸grave expression ,更是哑然……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呢,就听到Yang Xiaoyun 沉声开口:

  “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是小陌的话,纵然是平定八方,一统天下,也未必做不到。

  “你若是成了Emperor ……那我,那我岂不是要母仪天下了?”

  “……”

  Su Mo 瞠目结舌,天还没黑呢,自家夫人就开始做梦了?

  不过看她brows tightly frowns :

  “那夫人……你想要母仪天下吗?”

  “hahaha 。”

  Yang Xiaoyun hearing this 忍不住laughed heartily 。

  “……提一提就高兴成这样了?”

  Su Mo stared wide-eyed 。

  “你少来了……”

  Yang Xiaoyun 靠在Su Mo 的怀里:

  “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什么Emperor ,母仪天下……累都累死人了。

  “且不说你是否有意于此,那后宫之主,又岂是说做就能做的?

  “回头又得帮你整饬后宫,不让你后院失火。

  “还得垂帘听政,麻烦的要命。”

  “……垂帘听政那不是皇帝死了之后,新皇年幼,无力处理政事的无奈之举吗?

  “你这哪里是要母仪天下,你这是要当一代女皇Yang Xiaoyun 啊!”

  两口子随口闲谈,最后对视一眼,laughed heartily 。

  实则是谁都没有taking seriously 。

  Yang Xiaoyun 只是靠着Su Mo ,喃喃的说道:

  “后宫就免了,佳丽三千,属实累人,估摸着你也忙不过来。

  “要是有purple clothed 和香香妹子帮忙,那还差不多……

  “不过啊,相比之下,我更想就咱们几个寻一处好地方,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

  Su Mo 没接这茬,只是说道:

  “这千秋大梦好做……

  “可如果,Vice Hall Master 便是想要让咱们做这场梦呢?”

  “en? ”

  Yang Xiaoyun 猛然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你是说?”

  “我不是说过了吗?”

  Su Mo 轻轻一笑:“他想骗我……”

  Yang Xiaoyun took a deep breath :

  “所以,你才会跟Vice Hall Master 打探玄天宝印的线索?

  “你是故意的!!”

  “这one move, two gains ,何乐而不为呢?”

  Su Mo 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Yang Xiaoyun 则是深深地看了Su Mo 一眼,这才算是彻底将这Vice Hall Master 做的事,说的话,以及Su Mo 的应对,全都在脑海之中串联了起来。

  昨夜Su Mo 和Vice Hall Master 之间,那是一场无形的试探。

  但Vice Hall Master 从Su Mo 让烈Fire Dao 人,给Heaven’s Mystery Pavilion 卖消息的时候之后,便已经开始筹备。

  所以,莫随雨交出安龙令以及藏名策,便是Vice Hall Master 做的第一件事情。

  这是故意授之以柄!

  便如同Su Mo 所说的那般,暗龙堂完全把脖子送给了Su Mo ,然后又把刀柄递给了Su Mo 。

  让他想砍就砍。

  其后的话术,则是虚虚实实。

  通过一个虚头巴脑,早就无法考究的故事,让Su Mo 有了一个莫须有的身份。

  似乎是解释了一切,但显然有所不足。

  而不足的这一部分,并不需要完全补充,因为Su Mo 会接受!

  接受的理由……是因为玄天宝印。

  当那个故事说完之后,Vice Hall Master 顺势提出玄天宝印是否在Su Mo 的手里。

  借此,将整件事情的焦点集中在此物之上。

  此举有两个用意。

  第一点,试探Su Mo 的身上,是否有玄天宝印。

  第二点,如果Su Mo 的身上没有玄天宝印,面对此等Supreme Treasure ,Su Mo 会不会动心起念?

  过去Su Mo 作为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但也仅仅只是一个镖师。

  可如今,已经有了‘掌印官bloodline ’这个说法,就算是拿到了玄天宝印,正可以据为己有。

  凭他的martial arts 和年纪。

  若是始终找不到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

  但凡Su Mo 有些野心,会不会想要借此振臂一呼,自立为王!?

  哪怕做不到这个份上。

  掌印官的bloodline 这个身份,Su Mo 拿下来,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不仅仅御前道的人从此之后会俯首听命,他本身如果有什么目的,更可以借助御前道去实现!

  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Su Mo 都不应该拒绝。

  除非……他真的一点野心都没有。

  实际上Su Mo 对这方面,确实是没有兴趣。

  但是他对御前道很感兴趣。

  因此,他打探玄天宝印的线索,正是为了展现出自己的野心。

  当然……他impossible 跟个愣头青一样,追根究底,死缠烂打。

  表现出相应的态度,已经足够。

  这位暗龙堂Vice Hall Master 绝顶聪明。

  然而聪明人,便免不了想的太多。

  点到即止,足够引起他的遐思。

  说的太多,反而另起纰漏。

  Vice Hall Master 便是说的太多了……

  如此一来,Vice Hall Master 看出了Su Mo 的野心,感觉自己的计谋得逞。

  Su Mo 伪装出了一层人设,又得到了御前道的臂助。

  这就是Su Mo 所谓的one move, two gains 。

  此事之后,彼此就算是有了默契。

  会面至此结束。

  但……事情却并未了结。

  那个给Su Mo 安龙令的理由并不充分,Su Mo 接受,是因为他的‘野心’。

  可御前道为什么要‘授人以柄’?

  这个问题,Su Mo 总是免不了要去思考的。

  最终……Yang Xiaoyun 方才得到的那个答案,说不得就会跳上心头。

  自己的身份,或许大有玄虚?

  再联想Vice Hall Master 的话。

  他们御前道这数百年来,都在寻找大玄王朝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

  可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没找到,却找到了掌印官的bloodline ?

  这一点,真的能够说得通?

  万一……他们找到的simply 不是掌印官的bloodline ,实则simply 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呢?

  那自己万一就是大玄王朝,Imperial Family 后人呢?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先前一切不合理的都会变成合理。

  甚至,就算是有些到现在仍旧不合理的问题,也会自动的认为这是合理的,并且自己还会亲自为这些不合理的问题找理由,让它们变得合理。

  比如说……

  既然自己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为什么Vice Hall Master 不直接告诉自己?

  哦,正所谓,主择Divine Weapon ,Divine Weapon 择主。

  御前道为国之利器,岂能轻授?

  他们是想要考验我?看看我有没有成为Monarch of the entire Country 的器量?

  这样的幻想一旦产生,必当不可自拔。

  Su Mo 倘若心智沉迷于斯,觉得自己是天命所归,那灭亡之期便难说远近。

  Yang Xiaoyun 一番思虑至此,更是脸色难看:

  “这份用心……可谓险恶!”

  “夫人也莫要surprised and angry 。”

  Su Mo said with a smile :

  “这不过是你我的猜测而已……

  “万一……我真的就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呢?

  “方才一切思虑不过是跟空气斗智斗勇,那又当如何?”

  “这……”

  Yang Xiaoyun 忍不住看了Su Mo 一眼:

  “Husband ,牵扯到此等major event ,你仍旧能够如此冷静,着实难得。”

  “还记得那句话吗?”

  Su Mo 拉过了杨晓云的手: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无论是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亦或者是其他什么身份。

  “Su Mo 永远都是Su Mo ,行我之所行,不为foreign object 所扰。

  “Vice Hall Master 于此之间有些心机,御前道内另有玄虚。

  “我都打算探探底……

  “至于说这什么身份。

  “就算当真是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那又有什么打紧?

  “Vice Hall Master 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来暗喻人心思变,倒也深得我心。

  “御前道数百年inheritance ,他们在意的,真的是所谓的大玄正统吗?

  “哪怕最初的时候是,那现在就跟当时真的一样吗?

  “现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无非就是一个问题……要不要借助御前道,来对付惊龙会,仅此而已。”

  ……

  ……

  ps:今天单更,明天三更补上。

  另外,今天有py

  书名:Senior Brother 我绝不吃药

  简介:“Senior Brother ,请吃药。”

  “拿开,快将这些恶心的insect 拿开,我不要,不要啊!!!”

  “Senior Brother 魔障了,这玉液中哪有什么insect ,分明只有阵阵灵光流转。”

   书名:Senior Brother 我绝不吃药

    简介:“Senior Brother ,请吃药。”

    “拿开,快将这些恶心的insect 拿开,我不要,不要啊!!!”

    “Senior Brother 魔障了,这玉液中哪有什么insect ,分明只有阵阵灵光流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