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2

  第482章 直面

  Su Mo 的一番话娓娓道来。

  让Yang Xiaoyun 顿时觉得心胸一开。

  惊觉方才自己竟然也陷入了Vice Hall Master 所设下的陷阱之中。

  纠结于不属于自己的得失之间。

  而忘了眼前真正的问题。

  忍不住抬头looked towards Su Mo ,看他眉梢眼角略展的笑意,忍不住心中爱意萌生。

  Great Profound Court Sutra 的internal strength 一展,oh la la 一声房门顿时关上。

  然后猛地一扑,就将Su Mo 给按在了床头。

  Su Mo 瞪大了双眼:

  “impossible ……你岂可白日宣……wu wu ……”

  余音未出,尽数被堵在了哽嗓咽喉。

  然后这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索性就obediently surrender ,任凭杨副escort chief 胡作非为了。

  砰!

  一声惊响,震慑内外。

  毛毛躁躁的动静传入两人耳中:

  “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外公让我……”

  话音至此,便已经看到了床头之上那非礼勿视之态。

  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

  大门骤然关上。

  Yang Xiaoyun 一身悍勇,早就宣泄一空。

  恨不能就此死在Su Mo 的怀中,再也不想抬头面对this world 。

  平时白日里两口子一直恪守。

  尤其是Yang Xiaoyun ,总担心会被Wei Ziyi 这冒失鬼给撞见,平生尴尬。

  却didn’t expect ,千防万防,normally 里一直都是相安无事。

  偏生今日情动之时,想来点‘大逆不道’之举,结果硬是让Wei Ziyi 给闯了进来。

  现如今只觉得浑身滚烫,羞赧的恨不得原地去世。

  Su Mo 则是出了口气:

  “夫人……tentatively 先起来吧……”

  “起来做什么?”

  Yang Xiaoyun 闷声闷气的说道:

  “反正看都看到了,那又能怎么样嘛……

  “purple clothed 已经把门关上了,相信她不会让人闯进来的……

  “今天死都死了,总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

  Yang Xiaoyun 是巾帼not conceding to men 。

  害羞啊,欲拒还迎啊,那都是未曾开始之前。

  一旦开始……便总想掌握主动。

  今日人前社死,索性破罐子破摔,就打算让Su Mo 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结果,这话说完之后,就听到一声咳嗽:

  “那个……小云姐,可以稍微等一会再让他见识你的厉害吗?

  “可否容我,容我先出去?”

  那声音颤颤巍巍,似乎已经惊惧至极。

  Yang Xiaoyun 豁然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门口手脚都不协调的Wei Ziyi ,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Wei Ziyi 都快哭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着急,就想着赶紧关门……然后,就把我自己给关进来了……”

  Yang Xiaoyun 呆呆地看了Wei Ziyi 两眼,又gnashing teeth 的looked towards 了Su Mo :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也不让我说话啊。”

  Su Mo 满脸无奈:“都说了,tentatively 先起来……”

  他话没说完,Yang Xiaoyun 便已经翻身而起,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浑然无事的说道:

  “purple clothed ,过来坐……”

  “做……做什么?”

  Wei Ziyi 感觉自己说will not 话了,舌头都捋不直。

  “过来坐下。”

  Yang Xiaoyun 白了Wei Ziyi 一眼。

  Wei Ziyi 这才relaxed ,cautiously 的来到了桌子跟前坐下。

  好在Su Mo 和Yang Xiaoyun 两个方才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衣衫完整,就是有些褶皱而已。

  Wei Ziyi 坐在那里,端着一个空杯子,一个劲的咬茶杯口。

  Yang Xiaoyun 端着茶壶,好几次想要给她倒茶,都没有找到机会……

  Su Mo 满脸无奈的来到桌前,fiercely 地瞪了Wei Ziyi 一眼:

  “都说了,不要总是这么冒失。”

  Wei Ziyi subconsciously 的反瞪了一眼。

  有心说,谁能想到伱们大白天的,竟然如此狂野?

  但是她对Su Mo tentatively 可以不怕,却总是畏惧Yang Xiaoyun 三分,这话在肚子里滚了几下之后,就fiercely 地咽了回去。

  三个人一时之间相顾无言。

  Su Mo 则想到了余生岛上,跟Wei Ziyi 同修那金风玉露静心功之事。

  lightly 吐出了一口气:

  “夫人……有一件事,我一直未曾跟你说过。”

  ”oh?”

  Yang Xiaoyun 听到这个,顿时来了精神,现如今这状态之下,不怕有话题可以说,就怕相互沉默,尴尬的要死……

  当即连忙说道:

  “Husband 你说,我听着呢。”

  Wei Ziyi subconsciously 的低了低头,心中暗忖:

  “小云姐的语气好生硬,果然是我太冒失了……

  “她拿我当亲姐妹一般看待,此事之后,我一定得好生道歉。”

  心中正自暗下决心。

  就听到Su Mo 说道:

  “我和purple clothed ,在余生岛上的时候,同修一门martial arts ,此功名为金……”

  Wei Ziyi 一听这话,一头秀发险些根根炸起。

  双手比划,挤眉弄眼,嘴里呜噜唔滔的进行打断。

  Su Mo 这话自然是说不下去了。

  Yang Xiaoyun 也被Wei Ziyi 这古怪的举动吸引:

  “怎么了?同修一门martial arts ?什么martial arts ……金什么?”

  “金……金……”

  Wei Ziyi 说了两个金字,忽然福至心灵:

  “先别管金什么了,外公让我过来告诉你们。

  “Southern Sea 盟有动静了!

  “高天奇亲自前来天齐岛,三日之后便可抵达!

  “正要请苏Old Demon 过去商议对策。”

  “哦!?”

  Su Mo 微微扬眉。

  Yang Xiaoyun 则是恍然大悟:

  “我说你normally 里虽然也有些冒失,但是今日似乎还多了几分急切。

  “若是为此的话,倒也确实不是细说家常的好时机。

  “Husband ……此事非同小可,齐patriarch 有请,你就莫要耽搁了。”

  “嗯……”

  Su Mo nodded ,站起身来:

  “那我去去就回。”

  Wei Ziyi 也连忙跟着站起,走在Su Mo 的身后。

  Yang Xiaoyun 则是looked thoughtful 的在两个人的身上打量片刻,忽然slightly smiled 。

  只是想起方才发生的这一幕,仍旧是不免面红耳赤。

  ……

  ……

  Qi Family 院巷之中,Su Mo 和Wei Ziyi 正moved towards 齐顶天的院子赶去。

  这路虽然只走了一次,却也并不陌生。

  只是Wei Ziyi 明显有些神思不属。

  偶然抬头looked towards Su Mo ,忍不住有些恼怒:

  “苏Old Demon ……你刚才想跟小云姐胡言乱语些什么啊?”

  “???”

  Su Mo 回头看了Wei Ziyi 一眼:

  “哪里叫胡言乱语?

  “发生的事情,终究不能当做无事……

  “该面对的,始终还是得面对。

  “总归是得有所决断的。”

  “所以……你的决断是什么?”

  Wei Ziyi 凝视Su Mo ,感觉手足都有些发抖。

  Su Mo 看着她,lightly 吐出了一口气:

  “我的决断是什么……你还不懂吗?”

  Wei Ziyi 猛然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Su Mo 。

  然后使劲的摇头:

  “不行不行,你这个答案,简直奸猾至极!

  “什么我就得懂啊……

  “我又不是你心头的insect 。

  “那些rivers and lakes 上久负盛名的expert ,尚且猜不出你的心思。

  “我一个初出茅庐的Cold Moon Palace Disciple ,哪里会知道你这个盖世魔头心中所想?

  “你……你这么说,分明就是什么都没说嘛。”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面上已经红透。

  subconsciously 的嘟着嘴。

  且不说不见了最初于Jade Willow Mountain Villa 之中见面时的潇洒。

  就连其后那unearthly 的模样,也不见了。

  便好似是一个担惊受怕的小女孩,又激动,又害怕,又期待。

  Su Mo 则是一笑,忽然伸手捏住了Wei Ziyi 的下巴:

  “我和小云姐之间几乎从无秘密可言。

  “便是如此彼此坦诚以待,走到今日的。

  “所以,无论什么事情,我will not 瞒着她。

  “倒是你……今日我要在她面前分说此事,你为何拦我?

  “是尚未想好吗?”

  之所以说是‘几乎’,那是因为他尚且隐瞒了自己作为transmigrator ,以及system 的事情。

  而这两件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impossible 说出来的。

  这是要伴随着他深埋地下的秘密。

  “我……”

  Wei Ziyi 忽然感觉,Su Mo 的martial arts 果然是不可思议。

  明明只是被他拿住了下巴,怎么感觉浑身上下都已经involuntarily 。

  被他迫的只能步步后退。

  一直到靠在了墙上,这才勉强站稳。

  微微低头: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云姐……

  “我就好像是一个卑鄙的小偷,要偷走她最心爱之物。

  “明明知道这么做是错的……却仍旧involuntarily 。”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looked towards 了Su Mo ,低声央求:

  “……先不要说好不好?

  “就当做余生岛的事情,从未发生。

  “你未曾对我动过情,我未曾对你起过念。

  “便如同现在这样……

  “我陪在你和小云姐的身边,随着你们the ends of the earth ,遨游Heaven and Earth 四方。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让我跟在你们身边,不要赶我走就好……”

  Su Mo 看着她,心头不禁轰然一震。

  他也是到了此时方才发现。

  这姑娘不知道何时,已经将她自己放在了一个最卑微的位置。

  不敢祈求,不敢奢望。

  只是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也因此,今日Su Mo 开口要说的话,才会让她如此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

  Su Mo 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lightly sighed :

  “苏某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值得你如此对待。”

  作为一个transmigrator ,Su Mo 前世的硬盘之中,也存着几百个G的生物研究资料。

  穿越之前,也不是没有幻想过。

  在一个没有一夫一妻制的world 之中,该如何Xiaoao Hongchen ,怎么左拥右抱。

  然而,穿越之后,来到这样的一个world 。

  所有的事情,不再是心头的幻想,而是眼前的生活。

  却又让他如何能够轻率作为?

  因此,当他和Yang Xiaoyun 彼此明白心意之后,便打算这一生都只有她这一个妻子。

  the ends of the earth ,相依相伴。

  所以,虽然Yang Xiaoyun 总说要让Su Mo 妻妾成群,为Su Family 开枝散叶云云。

  Su Mo 也绝不答应。

  不仅仅只因为,这是对Yang Xiaoyun 的背叛。

  同样,这也代表着他需要肩负起别人的人生。

  可终究是身在rivers and lakes 。

  难免会有不拘小节之时。

  山洞之中,为小司徒解那小楼一夜风的旖旎,曾经动心了吗?

  动了!

  作为一个男子,气血方刚,又有一身纯阳internal strength ,体魄更是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

  那种境况之下,又岂止于心动?

  可心动不行动,便equivalent to 从未动过。

  只要恪守己身,终归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雾忘林外勿忘我。

  小司徒那隐隐失落的言语,以及用尽所有力气呼喊的一声‘Big Brother Su ’,便好像是被一把小刀子刻在心头一样。

  始终无法抹去。

  而和Wei Ziyi ……

  这份孽缘牵扯,却更加长久。

  至于何时心动,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许是那一夜,他将自己和Yang Xiaoyun 的喜讯告诉了所有人之后,她酒后的lost self-control ?

  跟在她身后,护送她返回City Lord 府时,听着她的醉后言语的动容?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Wei Ziyi 在自己的身边,习惯了跟她斗嘴打趣,习惯了她的咋咋hu hu ,也习惯了她偶尔的装模作样。

  只是……他知道自己心动,旁人从不知道。

  那仍旧是未动。

  他仍旧可以恪守己身,尤其是跟Yang Xiaoyun 感情深厚,更不会行差踏错。

  但是这一路走来,见闻良多。

  苏天阳昔年的遗憾。

  Wei Ziyi 的Master ,冷雨飞星剑云九郢独居寒西楼二十年。

  那一身red-clothed 的血鸳刀Ling Hongxia ,独行于rivers and lakes 二十载……

  其间种种,都在让Su Mo 动摇。

  他不知道苏天阳当年的做法,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也是那会,他方才明白。

  心动这二字,从不是单方面的。

  若未心动,云九郢何至于二十年独守寒西楼?承受那冷月孤寂之苦?

  若未心动,Ling Hongxia 怎么会奔波rivers and lakes 二十载,任凭rivers and lakes wind and rain 袭面而来,只为了报苏天阳的大仇?

  若未心动……苏天阳又何以抱憾?

  如果,苏天阳当年未曾身死rivers and lakes 道。

  这一切,是否还会有不同的结局?

  当Su Mo 发现自己竟然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也忍不住对自己发出了讥笑。

  什么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什么martial arts 盖世,仍旧不过是一个贪得无厌的男人而已。

  男人嘛……

  装吧!

  继续装下去!

  伪君子如果可以伪装一生,便是真君子。

  假仁义伪装了一辈子,就是真仁义。

  可惜……余生岛上,那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将他的伪装撕扯的点滴不存。

  情动则气动!

  好一个情动则气动……

  那个时候,他仍旧可以当做自己从未心动。

  因为他从未行动,就无人能够看出痕迹。

  可是……他能眼睁睁的看着Wei Ziyi 身死吗?

  他做不到。

  所以,撕破了就撕破了吧。

  总归不能让她真的出事。

  可撕破了之后,也总该面对。

  他行事从来如此。

  但有所想,便当机立断。

  先前没有合适的机会,tentatively 也就罢了。

  今日这虽然是一场意外,却是their three people 独处的时候。

  索性就跟Yang Xiaoyun 交代了吧……

  虽然这也需要下很大的决心。

  让Yang Xiaoyun 知道……她的男人,并没有她所想像的那般完美。

  昔年便是劣迹斑斑,如今仍旧是贪得无厌。

  哪怕Yang Xiaoyun 不会因此怪他,他也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总归是不能放开的了!

  贪得无厌,那便贪得无厌好了。

  难道还真的能让Wei Ziyi ,也去那寒西楼住一辈子?

  这玩意也不带世袭罔替的。

  却didn’t expect ,竟然是Wei Ziyi 不让他开口。

  原来……她比他,还害怕……

  “值得的……”

  Wei Ziyi 低低开口。

  “en? ”

  Su Mo 一时恍惚:“什么?”

  “没听到拉倒……”

  Wei Ziyi subconsciously 的扭了扭头,然后咬着牙说道:

  “总归来讲……这件事情,先不许告诉小云姐。”

  这话说完之后,又感觉自己好像在为难Su Mo ,便补充了一句:

  “就算是你告诉了她,也不要让我知道!”

  “所以,是告诉还是不告诉?”

  Su Mo 莫名的觉得,眼前的Wei Ziyi ,又多了几分可爱。

  “我……”

  Wei Ziyi 忍不住对Su Mo 怒目而视。

  然而四目相对之下,又好像是被他的目光灼伤一般,连忙低头:

  “总之,我,我害怕……

  “你想说就说。

  “但是,不要让我知道……我要把脑袋埋起来了!

  “听不见,什么都不晓得!!”

  “你能把脑袋埋一辈子?”

  Su Mo 歪着头打趣。

  “我……那又怎么样?”

  Wei Ziyi snorted ,然后长长的出了口气,忽然说道:

  “那小司徒呢!?”

  “……小司徒?”

  “别以为我不知道。”

  Wei Ziyi 抬头扫了Su Mo 一眼:

  “这姑娘一颗心,都长在你身上了。

  “你打算怎么对她?”

  “我……”

  Su Mo 一时哑然。

  忽然觉得,此例一开,自己该不会真的成了一个滥情的渣男吧?

  如今这般,就已经够坏了。

  又该如何面对小司徒?

  自己当真可以享尽这齐人之福吗?

  Su Mo 一时之间没了言语。

  Wei Ziyi 这才感觉,在这场交锋之中,自己逐渐站稳了脚跟,咬着牙说道:

  “只有我自己的话,我实在是没有脸面,也没有勇气面对小云姐。

  “除非小司徒跟我一起……

  “而且,如果这事,小云姐真的答应了。

  “小司徒又该如何是好?

  “这姑娘心思单纯,一颗心全都在你的身上。

  “她必然会暗中自苦……

  “我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她了,她唯一能够依靠的,或许也只有我。

  “所以……你这魔头,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说完之后,也不管Su Mo 如何回应,转身就跑。

  一溜烟的功夫,便已经没了踪迹。

  Su Mo 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这都是啥啊?

  ……

  ……

  ps:

  算了算了,还是发上来吧……

  该来的还是得来……下本书,我尽可能不写感情戏了,但现在已经写了,总得有头有尾。

  另外,既然今天这章发了,明天就还是两更了哈……不然就弄死我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