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4

  第484章 宏伟大愿

  花乡镇陈府。

  已经成了一处死宅。

  宅子里的large and small 每一个人,都在院前站立不动。

  自七窍心口等处,钻出一个个insect 。

  地面很快就被insect 填满,五彩斑斓,密集如海。

  Su Mo 这一瞬间,便仿佛是踏入了由insect 所组成的海洋之中。

  然而古怪的是。

  Su Mo 身边一丈方圆之内,却好像是竖起了一层无形的墙壁。

  没有一只insect 从中越过。

  Su Mo slightly hesitated ,忽然flicks with the finger ,掌心之中那insect 重新飞到了方才那人的尸体上。

  嗖的一声,自那鼻孔钻了进去。

  这仿佛是一声号令。

  其他所有的insect ,忽然各自归返。

  不过片刻,原本还密集如海的虫潮,便已经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现出了陈府那干干净净的地面。

  Su Mo slightly smiled :

  “不愧是小司徒……”

  龙门第十惊!

  姓名不详。

  insect technique 大家。

  所修internal strength 名曰【天阙书】。

  医蛊之术集Great Accomplishment 者。

  即可杀人于无形之中,亦可一人成军,披靡四方!

  以上是Vice Hall Master 给Su Mo 的,关于这位龙门第十惊的信息。

  故此,想要拿住此人,自然是得防范这人的insect technique 。

  这东西,Su Mo 过去也只是听闻其名,却从未真的见过。

  自然不能不防。

  而询问小司徒之后,得到的答案却颇为简单。

  小司徒仍旧是用那单纯的笑容说道:

  “医蛊之术确然非凡,用之杀人,不过是当中小道而已。

  “我给Big Brother Su 配置一副药,放入香囊之内。

  “其中所散发的气味,万蛊不敢沾身。”

  Su Mo hearing this 自然高兴,便问她需要多久。

  小司徒说,弹指之间,即可配好。但是,香囊却得好好挑挑。

  如今想来,低头看了看挂在腰间的pink 香囊,Su Mo 也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方才他来到这陈府,看出这些尸体有异,便料想应该是这venomous insect’s poison 作祟。

  果不其然,尸体之中有insect 钻出。

  但是当将其纳入掌中之后,这些Gu Insect 之间,却好像是有某种奇妙的关联一般,竟然一瞬间激的其他Gu Insect 全都钻了出来。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Gu Insect 确实是被这香囊的气味震慑,不敢越thunder pool 一步。

  却不知道,如果将这insect 捏死,又当如何?

  他今日过来是玩老鹰抓小鸡的,小鸡尚未逮到,岂能鲁莽行事?

  索性就将那Gu Insect 放回。

  果然,余下的insect 全都消失干净,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龙门第十惊将这些尸体放在这里,也是一层布置……

  “若是Gu Insect 有失,此人说不得便会有所察觉。

  “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倘若他能直接过来找我,倒也罢了。

  “反之让他望风而逃,那实在是浪费了这extremely rare 的机会。”

  Su Mo 心中想着,耳根子微微一动,身形一晃便已经消失在了一处房门之内。

  当他随手关门的一刹那,便有两个人自内院走出。

  这两个人各自都是一身杏yellow 衣袍。

  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凶厉之色,只是眸光诧异的在院子里一扫,然后略有困惑的对视一眼。

  “方才好像听到了动静?怎么什么都没有?”

  “许是听错了?”

  “嗯……不过还是得小心一点。

  “Seven Kills Palace 属实没用,说什么来到了这天齐岛上,自然有人接应。

  “结果接应的人,竟然已经背叛了。

  “当真impossible 。”

  “确实是impossible 。”

  另外一人也是nodded :“而且,这厮属实嘴硬,无论如何严刑拷打,哪怕利用主上赐的venomous insect’s poison 加身,也是咬死了不说……反而说了一些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怪话,让人听得不明所以。”

  “走吧,再想办法将其炮制一番。

  “若是还不开口,便只能将其杀之……

  “然后劝告主上,赶紧离去。”

  “这幕后之人,手段非凡,天齐岛确实不是久留之所……只可惜,主上于此之间,似乎还有major event 要做。

  “八成不会听你我的话了。”

  “要我说的话,主上就不该来这Southern Sea 。

  “主上的martial arts ,于Southern Sea 处处受制。”

  “嘘,噤声!

  “这话可不敢乱说,主上这也是为会首分忧。”

  “是为了那玉龙镖局?”

  “谁知道是不是他们……许是机缘凑巧也说不定,这一趟来Southern Sea 借道,本就是想要直入Eastern Wilderness 的嘛。

  “来天齐岛是因为船上的那位……”

  “船上的那位也是,明知道主上从未离开过西州,为什么非得让主上来做这件事情?”

  “你说话可小心点吧,妄议是非,人头不保。”

  “那要我说,玉龙镖局不过小小一处,any cat or dog 两三个,何必在意?直接打杀了就是。”

  “听说是想要借此大做文章,不过若是他们真的只是机缘凑巧,却也没有必要在他们的身上浪费时间。”

  “哎……”

  两个人言谈之间,长吁短叹,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却是让跟在他们身后的Su Mo ,听了个过瘾。

  玉龙镖局?

  这是什么地方?

  机缘凑巧?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龙门第十惊,原本的目的地原来不是Southern Sea 天齐岛,而是Eastern Wilderness ?

  他要去Eastern Wilderness 作甚,寻死不成?

  另外……船上的那位又是哪一个?

  霎时间,Su Mo 便犯了所有聪明人都会犯的错误。

  脑子里不禁开始浮想联翩。

  玉龙镖局……

  有一个玉字,会不会是Yang Yizhi 他们在西州开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引起了惊龙会的注意?

  这是打算要引蛇出洞,还是不小心?

  船上的那位又是谁?

  是这龙门第十惊来到天齐岛的船……

  还是……自Eastern Wilderness 入Southern Sea 的那艘船啊?

  这些问题在脑子里一滚而过,Su Mo 便已经屏息静气。

  偶尔因为一些可能而浮想联翩倒是无妨。

  但是眼前的正事还是得做。

  这些问题的答案,等自己拿到了龙门第十惊之后,都可以找到。

  何必于此多费脑筋?

  心中想着的时候,耳边已经传出了人声。

  前面那两个穿着杏yellow 服饰的男子,已经推开了门户,就见到门内还有两个穿着杏yellow 衣服的女子,坐在台阶之上,满脸都是无可奈何之色。

  “你们巡逻回来了?今天有没有不怕死的进来?”

  当中一个女子,强打精神问道。

  “方才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过后来就没了动静,料想是听错了。”

  一人replied :“怎么样?可有收获?”

  “……收个球!”

  另外一个女子豁然站起身来,foul-mouthed :

  “Seven Kills Palace 的人,ability 不怎么样,嘴巴竟然这么硬,属实是让人意想不到。

  “而且,这人好似是傻了一般。

  “我问他,幕后之人要他做什么?

  “他说……为了宏伟大愿。

  “我又问他,是什么宏伟大愿?”

  “他说,宏伟大愿就是宏伟大愿。

  “宏伟他个球蛋蛋!!”

  女人显然是被气得不轻,恨不能跳着脚骂街。

  旁边几个人赶紧过来劝她,让她don’t be impatient 。

  那两个男子对视一眼,sighed ,当中一人说道:

  “行了,伱们歇歇,我进去问问。

  “就不信了,咱们四个人轮流来,他还能够咬死了牙关什么都不说!”

  “嗯……他要是再说宏伟大愿,就把这四个字,刻在他的脸上!”

  “speaking of which ,有没有给Seven Kills Palace 传讯问责?”

  “尚未,主上说御前道的人把控Southern Sea 颇为森严,消息不敢随意传递。”

  “阿七那边死的unfathomable mystery ,主上已经着人前往调查,希望能够有所斩获……”

  言谈几句之间,说话的那个男子,便已经推开门进了房间。

  房间之内,正有一人满脸淤肿,上身赤膊,血痕累累,而在那血痕之中,一条条五彩斑斓的insect ,在伤口里faintly discernible 。

  不断的撕扯着血肉,痛苦万分。

  然而承受着这样的痛苦,那人的脸上仍旧没有丝毫屈服之色。

  嘴里只是喃喃的说道:

  “为了宏伟大愿……属下,万死不辞……

  “为了宏伟大愿,这些……这些都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宏伟大愿之前,不过是挠挠痒,充其量便是被虫儿咬了一口……嗯,千百口亦无妨啊。”

  他说话之时抬头,表情顿时一愣。

  此人自然便是子木先生。

  眼见子木先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那穿着杏yellow 衣服的男子一笑:

  “如今这模样倒是不错,看到在下,你尚且能够clear comprehension 恐惧二字。

  “说吧……你到底因何背叛?

  “这幕后之人,究竟是who ?

  “他让你做什么?”

  “做……”

  子木先生眨了眨眼睛:“做,宏伟大愿。”

  一刹那,那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子,整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

  “我让你宏伟大愿!”

  他一伸手将旁边炭盆之中的烙铁给拿了出来。

  凑到了子木先生的跟前,咬着牙说道:

  “你要是再敢提一句宏伟大愿,我就让铁匠给我把这四个字打成烙铁,然后印在你脸上……”

  “你没机会了。”

  子木先生轻轻摇头。

  “en? ”

  那男子一愣,不明白何出此言?

  正愕然之时,忽然惊觉周围似乎有些不对。

  低头看去,便见到一个black 的影子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

  猛然回头,眸子瞪得溜圆!

  ……

  ……

  吱嘎一声响。

  房门开启,那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子,踩着轻快的步伐,自门内走出。

  余下三人同时回头。

  看他表情灿烂,顿时都颇为惊讶:

  “难道问出东西来了?”

  ”en. ”

  那人mysterious 兮兮的说道:

  “你们快随我进来,问出major event 了。”

  听到这话,三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翻身而起,紧随在那人身后,冲进了房间之内。

  然而刚刚进来,便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就见到原本被束缚着的子木先生,已经得脱禁锢。

  正侧立一旁,给一个端坐在椅子上的youngster 倒茶。

  不过youngster 却没有喝:

  “为了宏伟大愿,你得珍惜一下自己的身体。

  “龙门第十惊非同小可,乃是天底下第一等的人物。

  “更是医蛊之术集Great Accomplishment 者。

  “他所在的地方,东西岂可乱吃乱用?”

  “属下明白了。”

  子木先生连连nodded ,一副受教的模样。

  youngster 听他这么说,似乎颇为满意的nodded ,然后指了指桌子:

  “再倒两杯茶。”

  “是。”

  子木先生立刻nodded ,翻开了两个茶杯,就要倒茶。

  刚刚进了房间的三个人,整个都傻了。

  这什么情况?

  说好的问出来了呢?

  这……问出来的是答案,怎么还能问出一个大活人呢?

  知道情况不妙,三人当即转身就走。

  眼看着最后一人还一脸一无所知的模样,moved towards 房间走来,当即连忙喊道:

  “快,快,禀报主上,有敌来犯!!!”

  话没说完,原本跟他们同吃同住,情同手足的同伴,忽然出手,palm shadow 飘飞之间,直接将三个人给打的倒飞而回。

  扑通扑通几声响。

  三人跌落地面,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同伴,做梦都想不到,他竟然会狠下毒手!?

  “为……为什么?”

  这问题自然是顺势而出。

  结果那穿着杏yellow 衣服的男子,往前一步,进了房门,顺手就将身后的大门关上。

  回过头来,满脸笑容的说道:

  “为什么?自然是为了宏伟大愿!”

  “????”

  三人瞠目结舌,忽然同时回头looked towards 那youngster 。

  一人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知道这变故必然是来自于此人,当即怒道:

  “你……你是什么魔徒?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youngster 一阵无语:

  “talk nonsense ……空口白牙辱人清白可还行?

  “在下Su Mo ,来自Eastern Wilderness 。

  “rivers and lakes 上有口皆碑,正是侠义道表率。

  “你们这些惊龙会的贼子,岂敢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三人听的同时色变。

  子木先生在Seven Kills Palace 内,尚且听说过Su Mo 的名头。

  他们几人身份更是非同寻常,再加上他们本就打算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又岂能不知道这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Person ?

  只是他们知道,这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Person ,早就已经来到了Southern Sea 。

  但是却不知道,此人竟然会出现在天齐岛上!

  此行本就是意外,若非是另有因由,也不至于跑到这里。

  却didn’t expect ,竟然正正好好撞进了Su Mo 的手里。

  这……这可如何是好?

  心中正自慌乱,便见到Su Mo 一笑:

  “诸位,宏伟大愿可愿意了解一下?”

  三人的脑门上同时浮现出了三个巨大的问号。

  啥就宏伟大愿?

  Su Mo 自怀中取出了三个药包,打开之后,倒进了三个茶杯之内。

  当着他们的面,将这medicine powder 调匀,便听到Su Mo 轻轻一笑:

  “来,敬三位!”

  子木先生满脸狞笑,端起茶杯,走过去,地上的人还打算反抗,然而吃了一记重手,一时之间也是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再加上,最先的那位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子,在一边还take the side of the evil-doer ,让他不得不张开了嘴巴,眼睁睁的看着这杯茶被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余下两杯,也尽数灌入两人口中之后。

  Su Mo 这才开口:

  “诸位对苏某忠心耿耿,为了咱们的宏伟大愿,甘愿以身涉险,暗中潜伏于龙门第十惊身旁,着实是让人动容。”

  三人有的给灌的连连咳嗽,有的目现绝望之色。

  不知道这魔头,又有什么手段,等着折磨自己and the others 。

  听到这话之后,却各自迷茫。

  哪就为了你的宏伟大愿,以身涉险,这都什么……

  嗯,对!

  咱们都是为了这宏伟大愿,卧薪尝胆,属实不易啊!

  三人对视一眼,翻身跪倒:

  “为了咱们的宏伟大愿,属下等……百死无悔!!”

  “起来,都起来。”

  Su Mo 随手又倒了一杯茶,自怀中取出一包失魂引,下入其中,交给了子木先生:

  “你今日受苦了,赐你一杯。”

  “属下无以为报!”

  子木先生赶紧拱手做礼,双手接过,如获Supreme Treasure ,将这杯茶一饮而尽。

  至此,Su Mo 总算是稍微relaxed 。

  也不怪他如此大费周章。

  龙门第十惊手段非同寻常。

  天齐城外,那暗中窥探烈Fire Dao 人之人,身死之后,Su Mo 烧他尸体那会,便有Gu Insect 从中飞出。

  根据Vice Hall Master 给的讯息之中记载。

  龙门第十惊极为珍惜自己的手下,若是手下身死,他必有感应。

  纵膈千里,也会前往报仇。

  甚至在何处死去,都能够找到。

  就此事他跟小司徒打听过。

  小司徒推测,这也是一种蛊。

  名为千里连心蛊。

  此蛊有子母之分。

  正所谓母子连心,子丧母悲,受蛊之人若是身死,母蛊必有所查。

  龙门第十惊极有可能便是利用这个法子,探查到手下被害之所。

  因此,Su Mo 来这里之前,也曾经让Yang Xiaoyun 他们前往那人死去之地周围埋伏。

  若是龙门第十惊着人前往调查,正可以一网打尽。

  而自己探入此地,在见到这位龙门第十惊之前,更是不可以随意杀人。

  否则的话,龙门第十惊但有所查,还是那句话……不怕他来,就怕他跑。

  索性,便由小司徒在这两日之内,多给他调配了几包失魂引。

  此物效果拔群,虽然有一定的时限,但是短期之内,却是利器。

  心中念头至此,Su Mo 正要开口吩咐。

  便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Su Mo 心头一动,当即一挥手,子木先生便明白Su Mo 的意思,连忙坐回了原本受刑的椅子上,做出involuntarily 之态。

  余下四人也相互搀扶起身,强打精神,做出严刑逼供之举。

  Su Mo 则是脚下一点,飞身到了横梁之上。

  他这边刚刚落定身形,房门便已经被人一把推开,门外也是一个身着杏yellow 服饰的女子,扫了一眼屋内众人之后,开口说道:

  “主上已经有些不耐了。

  “让我来问问你们,此人可曾开口?”

  Su Mo slightly smiled ,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当即一人开口:

  “正要前往面见主上,有要事禀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