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5

  第485章 君主臣死

  “要事?”

  站在门前的女子,微微一愣:

  “什么要事,你们莫要卖关子,赶紧说出来,我代为转达。”

  四个人顿时有些为难。

  目光越过这女子,往外看了看,发现她的身后并没有人跟随。

  这才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对她招了招手。

  女子也不疑有他,只是表情有些古怪,不知道他们在弄什么玄虚,脚步踏前已经到了房间之内。

  已经被‘宏伟大愿’诏安了的四人中,当即有两个越过这女子,来到门前,对着外面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一会,确定没人,这才将房门关上。

  “你们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干什么呢?”

  女子眉头微微皱起:

  “主上已经急不可耐,你们休要在此浪费时间。

  “否则,但凡让主上心头火起,小心万蛊噬心之苦!”

  “是是是。”

  四个宏伟大愿连连nodded :

  “只是这事关重大,不得不慎重行事。”

  “陈府已经尽在咱们掌握。”

  那女子sneered :“周围有人蛊镇守,who 能够闯入其中?伱们难道还担心这隔墙有耳吗?

  “休要多言,赶紧说,到底怎么了?”

  “这事啊……”

  坐在椅子上的子木先生,忽然抬头看了一眼这女子:

  “自然是为了主上的宏伟大愿!”

  “en? ”

  那女子表情一愕,感觉子木先生这话好生值得吐槽。

  你一个叛徒,哪里有脸面叫咱们的主上为主上?

  even more how ,纵然是你没叛变,一个Seven Kills Palace 的主事而已,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如此僭越?

  心中正迷茫之际,一个阴影已经将其彻底笼罩。

  ……

  ……

  龙门第十惊,手底下的人其实不算少。

  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男女女,除了贴身四俾之外,上上下下一共有三十七人。

  每一个都是martial arts 高绝之辈。

  更是得传了龙门第十惊的医蛊之术。

  不夸张的说,在不明根底的情况下。

  这当中任何一个人,若是愿意的话,凭借strength of oneself ,屠灭一城也是轻而易举。

  有这三十七人拱卫,再加上龙门第十惊本身的martial arts 和本领。

  放眼rivers and lakes ,无论于何处,都是不可小觑的存在。

  如今这陈府之内,除了龙门第十惊不算之外,尚且还有二十六人。

  先前一人跟随烈Fire Dao 人探寻根底,被Su Mo 打死在了天齐城外。

  又有十人追查此人之事而去。

  余下二十六人,则多数拱卫在龙门第十惊的居处之旁。

  房间之内,牙床之上。

  一个穿着质朴的年轻女子,正闭目打坐。

  若仅仅只是从外表上来看,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

  她竟然会是龙门第十惊。

  只是此时,她睁开双眼,brows slightly wrinkle ,有些feel ill at ease 。

  偶尔抬头looked towards 门外,感觉手底下的人,异动似乎有些频繁。

  轮换值守也不in the past 预定的时间之内。

  这变故虽然小,但是龙门第十惊终究身居高位,智计temperament 皆有不凡之处,所以哪怕只是分毫之差,也难免记在心头。

  正沉着之间,门外传来动静:

  “主上。”

  “进来吧。”

  龙门第十惊轻声开口。

  门外顿时进来了一个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女子。

  龙门第十惊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蹙起:

  “春雅还没回来?”

  那女子轻轻摇头:“奴婢方才去询过了,拷问正在关键之时,目前已经有所斩获。

  “若是就此中断,只怕那叛徒不会再招。

  “因此,奴婢先行回来禀报。

  “还请主上莫要忧心。”

  ”en. ”

  龙门第十惊听到这女子这么说,当即slightly nodded :

  “那就好……

  “不过夏沐,今日拱卫为何时时生变?”

  “是秋菓暗中调动,生怕有失。”

  “哎,你们四个自幼时起,便随在本座的身边,跟本座一起长大。

  “这份用心,果然不是旁人可比。”

  龙门第十惊忽然轻轻感慨了一句:

  “天齐岛之行,尚且无妨。

  “Eastern Wilderness 之旅难说究竟,你们须得自己多上点心思。

  “那地界,现如今对咱们来说,无异于险恶龙潭。

  “切不可轻忽大意。”

  “奴婢明白。”

  夏沐恭声说道:

  “不过,主上Unrivaled Divine Art ,乃是万蛊之主。

  “主上君临Eastern Wilderness ,必可让Eastern Wilderness acknowledge allegiance !”

  ”en. ”

  龙门第十惊神色又恢复了平静:

  “让春雅早些回来,本座倒是想看看,这幕后之人到底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Seven Kills Palace 虽然not worth mentioning ,却终究属我惊龙会lineage 。

  “敢行此事,当叫他万蛊噬心!”

  “主上divine might !”

  夏沐拱手做礼,态度恭敬。

  “先下去吧。”

  龙门第十惊摆了摆手:

  “待等……”

  话说至此,第十惊的脸色忽然一变。

  猛然抬头looked towards 了夏沐。

  夏沐心头一抖:

  “主上?”

  “派出去的人……死了。”

  “什么?”

  夏沐顿时complexion changed :

  “他们……他们足足有十人联手,怎么会?”

  “看来倒也不用多查了。”

  龙门第十惊sneered :

  “这幕后之人,就在天齐城!”

  “难道是Qi Family ?”

  夏沐brows tightly frowns 。

  “Qi Family 如今自顾不暇,Southern Sea 盟之心路人皆知。

  “这一趟前来此地,本就是为了他Qi Family 寻一条活路。

  “而这样的当口之下,他们没理由节外生枝,另塑强敌。

  “料想不是他们……

  “但是,天齐岛既然是Qi Family 所在,倒是正可以借他们之手,拿住此人!”

  龙门第十惊话说至此,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

  当即看了夏沐一眼。

  夏沐微微一礼,转身出门,片刻之后回来。

  进来的却是三个人。

  春雅,夏沐,秋菓。

  贴身四俾之中,除了冬藏之外,尽数在场。

  “回来了?”

  龙门第十惊看了她们一眼。

  就听到春雅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主上,已经查到了对方的身份,另外……藏身之所,那子木先生想要亲自禀报,希望可以将功补过。”

  “好一个将功补过。”

  龙门第十惊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让他进来。”

  三人nodded ,秋菓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除了秋菓之外,还有四个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龙门第十惊扫了他们四人一眼:

  “你们也是辛苦了……”

  话音至此,忽然袖子一抖,顿时飞出了四枚黑乎乎的medicine pill ,落入他们的掌心:

  “赐你们一人一粒蝎心丹,行功之时服下,大有裨益。”

  “谢主上!”

  四人翻身跪倒,满脸激动之色。

  龙门第十惊却从自己的牙床之上下来,步履转动之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子木先生的跟前。

  “听说,你有major event 要与本座说?

  “想要借此将功补过?”

  “是……”

  子木先生气息奄奄:“小人……小人是一时之间obsessed 。还请……还请您大人大量,看在小人尚未酿成大错之前,能够放小人一条活路……”

  “好。”

  龙门第十惊nodded :

  “creatures with no power still unable to live without a purpose ,你求存之念,tentatively 可悯。

  “本座应下了,说吧……此人是谁?

  “如今身在何处?”

  子木先生有气无力的开口,然而张嘴说出来的话,宛如蚊呐一般,哪怕龙门第十惊一身天阙书的功力非同小可,一时之间也是听不清楚。

  subconsciously 的附耳过来:

  “你说什么?大声点,本座听不清……”

  “我……我说……”

  子木先生话音至此,忽然声如雷动:

  “为了宏伟大愿!!!”

  “???”

  宏伟大愿?

  什么宏伟大愿?

  这一瞬间龙门第十惊的脑子里闪现出了巨大的疑问。

  next moment ,便见到子木先生两掌一翻,轰然打出。

  这咫尺之间的sneak attack ,哪怕龙门第十惊martial arts 盖世,也难以防范。

  尚未及动念,两掌便已经落在了胸腹之上。

  “en? ”

  龙门第十惊complexion sank ,一身Inner Strength 轰然一震!

  子木先生这两掌落下,结果自己却是倒飞而去。

  人在半空一个转折,未等站起身来,便是blood spout from mouth 。

  “好胆!”

  “保护主上!”

  几声娇喝之声响起,春雅夏沐秋菓三人当即将龙门第十惊团团围住。

  龙门第十惊脸色阴沉,拿手点指,却是looked towards 了方才押着子木先生一起进来的四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

  到底是龙门第十惊,思辨极快。

  子木先生若是当真奄奄一息,他们四个岂能无所察觉?

  这分明是沆瀣一气,勾结叛逆。

  当即怒形于色:

  “拿下了!”

  “是!”

  春雅夏沐秋菓三人同时答应了一声,紧跟着三人同时出手。

  掌风笼罩龙门第十惊周身各处大穴!

  这刹那间,all directions 皆为palm shadow ,更是来的猝不及防。

  到底是龙门第十惊,martial arts 非凡,虽惊不乱。

  于此间不容发之际,两袖一抖,硬接了春雅一掌,将春雅打的连连后退。

  袖子则是缠绕在了夏沐的手腕之上。

  施展了一个流云袖的功夫,一甩手,将其扔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墙上,一时间鲜血狂喷。

  可就在此时,背后一掌正中心俞穴。

  龙门第十惊先吃了子木先生一击重手,好在天阙书Divine Art 护体,虽然受伤却也不太严重。

  然而这一掌落在心俞穴上,Inner Strength 直透meridian ,却是将其打的接连趔趄数步,站定身形,嘴角也是溢血。

  可相比起身上这伤势,贴身四俾竟然背叛,更是让她心中不敢置信。

  “你们……你们……

  “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雅夏沐秋菓三人对视一眼,同声说道:

  “为了宏伟大愿!!!”

  “……所以到底是什么宏伟大愿!?”

  龙门第十惊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炸了。

  她是absolutely 没有想到,短短时间之内,竟然已经众叛亲离!

  连从小随她一起长大的贴身四俾,都已经胳膊肘向外拐了,当真是难耐伤心。

  更扯淡的是,她们竟然是为了什么见了鬼的宏伟大愿?

  这宏伟大愿到底是什么大愿?

  “宏伟大愿,自然就是宏伟大愿!”

  三人对视一眼:“还请主上,为宏伟大愿赴死!”

  凭什么?

  龙门第十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还得为了那劳什子,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鬼东西的宏伟大愿赴死?

  她们难道是疯了吗?

  一时之间满目阴沉之色:

  “我为主,你们为仆,竟敢如此以下犯上。

  “真以为本座没有拿捏你们的手段吗?”

  话音至此,她thoughts move ,正要猱身而上的三人同时groaned 。

  “连心蛊!?”

  秋菓咬着牙说道:

  “千里连心蛊,果然是君主臣死!

  “不过……为了宏伟大愿,纵然一死又有何妨?”

  话音至此,她furiously shouted :

  “一起上!趁着尚且还有点滴生机仍在,必将其斩杀当场!”

  “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act recklessly ,你以为就凭借你们三个,就能奈何本座?”

  龙门第十惊sneered ,然而话刚说到这里,便听到oh la la oh la la 的声音响起。

  大门洞开,窗户被人从外面breakthrough 。

  一个个身穿杏yellow 衣服的男女,闯进了房间之内。

  不等龙门第十惊开口,便已经同时出手攻了过来,只不过打的正是他们的主子。

  “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

  龙门第十surprised and angry 不可遏。

  子木先生背叛Seven Kills Palace ,尚且可以说他心志不坚。

  然而贴身四俾竟然也背叛了,现如今自己手底下的人,更是倒戈相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此时此刻,也容不得她细细思量其中究竟。

  昔日言听计从的手下,如今却是招招夺命,忍不住怒从心中起,thoughts move 之间,直接将这一趟随行之人体内的千里连心蛊尽数引爆。

  next moment ,吐血之声此起彼伏。

  可哪怕如此,春雅夏沐秋菓三人,连带着其他的手下,纵然是在临死之前,也想要将她一并拽入那Nine Nether 地府之中。

  并且,许是知道死局已定,出手更是very ruthless 。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之内,气机如云涌,murderous intention 震天起,层层气浪波涌不休。

  便听得轰鸣阵阵,一个个silhouette 自窗户,门口,屋顶,各处跌飞而出。

  落地之后,便已经倒毙而亡。

  有Gu Insect 自他们的体内钻出来,挣扎几下之后,却也不在动弹。

  而房间之内。

  龙门第十惊亲手将春雅,夏沐,秋菓三人击毙于掌间。

  自身站定,却是忍不住哇的又spits out mouthful of blood 。

  想起今日之局,只觉得又是窝囊,又是伤心。

  她堂堂龙门第十惊,martial arts 盖世,万蛊之主。

  若不是被人sneak attack 暗算,何至于伤重至此?

  偏偏一身ability ,尚未尽数施展出来,便已经落到了此等地步,着实是窝囊。

  至于伤心,则主要是因为贴身四俾。

  她掌中拿着秋菓的脑袋,哪怕人已经死了,龙门第十惊的脸上仍旧是不敢置信:

  “到底……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宏伟大愿。”

  一个声音自房间角落响起。

  龙门第十惊猛然抬头,便见到那子木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一次爬了起来。

  这才恍然……

  自己手底下的人,都有千里连心蛊。

  此蛊虽然是有子母之名,然而龙门第十惊的Master ,却于此之间又有作为。

  将子母变更为君臣。

  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也由此,千里连心蛊除了能够让她知道手下之人,死于何处之外。

  本身也有Sovereign 子蛊生死之能。

  只不过,venomous insect’s poison 杀人,从来极尽残忍痛苦之能事。

  从不叫对方顷刻就死。

  而是要让其受尽折磨。

  这也是为什么,她引燃了子蛊,春雅夏沐秋菓三人并未立刻就死,反而尚有余力。

  她们都是挣扎在最后,强忍着剧烈的痛苦,拼尽最后一口力气,跟龙门第十惊决一死战。

  但是……她们这些人的死局已经注定。

  这一点,绝无更改。

  可子木先生不同,他出身于Seven Kills Palace 。

  体内并没有千里连心蛊,反而于这一战之中苟活。

  龙门第十惊听到这‘宏伟大愿’四个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皮都炸了:

  “到底是什么宏伟大愿!?”

  这问题她好像不是第一次问了,但是始终不见答案。

  而this time ,果然也没有答案。

  子木先生满脸沉着的说道:

  “宏伟大愿,就是宏伟大愿!

  “你尚未clear comprehension ,岂能知道我等的伟大!?”

  “……我看你是犯了癔病!”

  龙门第十惊gnashing teeth :

  “今日不杀你,实难泄我心头之恨。

  “可若杀了你,又如何能够找到这幕后之人?

  “好,你今日可以得活,但是……你这一生,必然都会为此悔不当初。

  “恨不能今日死了才好!”

  pa pa pa !

  掌声倏然而起。

  正要擒拿子木先生的龙门第十惊,听到这掌声顿时startled 。

  猛然回头,就见到门前正有一个youngster ,于尸体之间站立。

  一边还拿手点指的在地上数。

  数来数去,最后喃喃的说道:

  “二十六个……算上天齐城外的那个,一共有二十七个……

  “龙门第十惊果然不愧是龙门第十惊。

  “对自己人都下手如此狠毒,着实是让在下叹为观止。”

  “你……是谁?”

  龙门第十惊瞳孔之中,尽数森冷murderous intention 。

  口中虽然问出了问题,但是答案实则已经在她心头酝酿。

  这个当口,出现于此地的,还能是谁?

  那必然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果然便听到那youngster 一笑:

  “在下Su Mo ,虽然于Southern Sea 不过是一介a nobody 。

  “但是想来,在下的名字于第十惊来说,当不至于陌生才对。”

  “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Person !?”

  龙门第十惊目中凶光大放:

  “她们……都是为你所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