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88

  第488章 驾临!

  痛人经一出,这位龙门第十惊当即pupils shrank 。

  整个人便已经僵在了当场。

  Su Mo 却是眉头微微蹙起,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点动。

  小司徒看看Su Mo ,又看了看Yang Xiaoyun 。

  虽然不知道这惊龙会到底是什么东西。

  却也可以看出Su Mo 对其的重视程度。

  心中隐隐有些焦急,不知道该如何帮忙。

  Yang Xiaoyun 则是出了口气:

  “琉静山上……七分潭?

  “这就是惊龙会的所在?”

  她looked towards Su Mo :

  “倘若抵达此处,这一切……是不是就能有答案了?”

  “夫人切莫心急。”

  Su Mo 则微微摇头:

  “此事尚且需要求证……

  “西州还远,那琉静山到底在什么地方,还未可知。

  “眼前这位龙门第十惊,是一个可以被其他人当做弃子来使用的角色。

  “她所说的话,更得谨慎以待。”

  Yang Xiaoyun 当即nodded :

  “Husband 言之有理,这事确实不能如此轻易盖棺定论。

  “爹他从那天sect master 口中得到的惊龙会总舵,更是数不胜数,这当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难说万一。

  “哎……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

  “嗯,今日我其实还听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会得跟这位第十惊,好好打探打探。”

  Su Mo 一笑:“他们这一行原本的目的,并非是天齐岛,他们是想要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

  “我先前已经听你说到了……只是他们去Eastern Wilderness 作甚?”

  “西州出了一个玉龙镖局,似乎引起了惊龙会的注意。

  “他们此行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便是为了调查此事。”

  “玉龙镖局……”

  Yang Xiaoyun 猛然抬头:“难道说是Yu Lingxin ……玉姑娘?”

  “先且记在心上,待等到了西州,必有答案。

  “不过,如今这本应该去调查此事的第十惊,已经被咱们拿下。

  “无论他们要做什么,都也只能暂且搁浅,倒也不必惊慌一时……”

  惊龙会会让人去Eastern Wilderness 专门调查此事,便说明他们另有所图。

  否则的话,若当真是玉龙镖局跟这惊龙会起了冲突。

  凭借惊龙会的ability ,又岂能奈何不得一家小小的镖局?

  当中情况如今Su Mo 身在Southern Sea ,难以尽数窥探。

  甚至连是不是Yang Yizhi 他们都不知道,不过若因此自乱阵脚,反而不妙。

  相比起来,他真正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你在想船上的那位?”

  Yang Xiaoyun 看Su Mo 的表情,便知道他心中所想。

  Su Mo nodded :

  “三绝门的事情,终究非同小可。

  “惊龙会有所察觉,也是顺理成章……

  “此人知道我在天齐岛上,却不亲自过来,足见其谨慎非常。

  “不过,他既然有此一招,便说明他必然在暗中窥探。

  “我在想……应该如何将此人拿住。

  “却又不能让惊龙会那边察觉,这事是咱们干的……”

  “嗯……”

  Yang Xiaoyun 略微思忖,便明白了Su Mo 的意思:

  “这船上之人,说不得也是这龙门十三惊之一。

  “第十惊亲赴Eastern Wilderness ,自此‘音讯渺茫’。

  “船上这位倘若再失陷于Southern Sea ……并且出事的地方,也有咱们现身。

  “有些事情,就不好说了。

  “所以,你可有对策?”

  “有了个模糊的念想。”

  Su Mo laughed :“伱觉得,暗龙堂Vice Hall Master ,会不会是一个上好的人选?”

  Yang Xiaoyun 当即nodded :

  “再合适也没有了,只是……该怎么做?”

  “这件事情,料想并不需要咱们如何大费周折……

  “关键之处在于,如何能够将这人骗来,不至于将其吓跑。”

  Su Mo 的手掌在椅背上轻轻摩擦了两下,脑海之中已经开始勾勒圈套,如何拿捏。

  倘若引暗龙堂入局。

  此后又该如何处置?

  要不……先让他们骗一骗?

  若以这‘大玄Imperial Family 后裔’自居,说不得便能有许多便利。

  只是如此一来,不免还得跟这暗龙堂Vice Hall Master 谈谈。

  想到这里,Su Mo 便感觉有些头疼。

  另外,那艘船自Eastern Wilderness 入Southern Sea ,所行之事目的何在,至今为止Su Mo 仍旧不清楚。

  倘若能够知道他们的目的,针对这一点倒是不难钩织一张网。

  如今却是欠缺了核心要义。

  想到这里,他不禁looked towards 了眼前的龙门第十惊。

  目之所及,这龙门第十惊忽然口中鲜血狂喷。

  血染大襟,翻身便倒。

  这一幕突发意外,着实是让人意想不到。

  好在小司徒便在眼前,一只手拿住了第十惊的脉搏,另外一只手已经有银针飞出。

  伸手将这第十惊自地上拽了起来,仰面朝天,紧跟着一枚银针当胸落下。

  flicks with the finger ,嗡的一声,第十惊的身躯顿时随之颤抖起来。

  片刻之后,方才安静下来。

  Su Mo 连忙looked towards 了小司徒。

  小司徒brows tightly frowns :

  “她想自尽……许是抵不住痛人经的痛苦,所以驱使Life Source 蛊,啃食心脉。

  “不过,Big Brother Su 的痛人经对她来说,终究影响极大,索性心脉虽然受损,却并未毙命。

  “倒是可以救回来……”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brows tightly frowns :

  “这Life Source 蛊极为麻烦,蛊死则人亡,反之亦然。

  “轻重拿捏须得恰到好处,否则的话,accidentally 此人的性命就得交代在当场。

  “我方才也是行险,邀天之幸,总算是制住了……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以银针加固,时间长了,Life Source 蛊仍旧会死。

  “待等她伤势好转之后,便得将这银针取下。

  “下一次这一针落下,是死是活,尚且在两可之间。

  “Big Brother Su ,怎么办?”

  此人一死,后续再无讯息可传。

  船上那人必当知晓Su Mo 和他们惊龙会之间,早就已经有了龃龉,绝非是彼此不相干。

  这消息传回惊龙会。

  不仅仅会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虽然说玉龙镖局是不是Yang Yizhi entire group ,尚且两说。

  可万一真的是的话,说不得也会为此牵连。

  此事事关重大,哪怕有万分之一的probability ,也不能轻忽大意。

  Su Mo 长出了口气:

  “先将此人救活,确保她性命无虞。

  “小司徒,有没有办法可以将她这Life Source 蛊取出来?”

  “这……”

  小司徒有些为难:“难……不过,若是Big Brother Su 需要的话,我可以勉力一试。

  “但如此一来,恐怕得让那病Young Master 身上的毒彻底解了,为我辅助才行。

  “此人所修的五化demon art ,于此之间能有大用。”

  Su Mo 听的一愣:

  “啊?病Young Master 的毒,不是极为难解吗?

  “怎么听你这意思,好像说解就能解了?”

  小司徒顿时有些sorry :

  “病Young Master 不是好人……他身上的毒,我已经钻研透彻,却不想全都给他解了,免得他五化demon art 复苏。

  “便偷偷在此人的身上,多做尝试。

  “查看医毒妙理,体悟Poison Venerable 前辈所赠的两本经典。

  “不过如今若是Big Brother Su 用得到的话,他身上余下的几种毒,倒是可以尽数化开。

  “甚至他原本五化demon art 的功力,也可留下一半。

  “只是……想要取出Life Source 蛊,仅仅只是有此人相助,still not enough 。”

  Su Mo hearing this 不禁一笑:

  “病Young Master 为祸rivers and lakes ,如今却能为医毒之道略作奉献,说不得也算是给他积德了。

  “小司徒,你还需要什么准备?”

  “第一点,此人的伤势得尽数康复。”

  小司徒伸手一指地上的龙门第十惊:

  “如此状态,未等拔除Life Source 蛊,她就得一命呜呼。

  “其二,得为其准备一些保命之物,珍惜medicine ingredient ……

  “这方面,倒是可以求助Qi Family ,应该问题不大。

  “有此两点,其后便是我的skill 高低了。

  “就目前来看,加上病Young Master 相助,我最多也只有五成把握。”

  “五成把握……”

  Su Mo slightly nodded :

  “已经不低了,既如此,那便请小司徒,帮此人疗伤吧。她的伤势,几日可复?”

  “快则十天,多则月余,心脉之损,终究不比其他。”

  小司徒沉声开口。

  Su Mo nodded :“心脉受损能够这么快恢复,已经极为难得了,many thanks 小司徒。”

  “……Big Brother Su ,您不用这么客气。”

  小司徒脸色一红,subconsciously 的摇了摇手。

  Su Mo 则是sighed :

  “先前不对此人直接动用痛人经,便是因为这人毕竟是龙门十三惊之一。

  “难说是否另有玄虚,可以抵挡此道。

  “如今看来,倒是没有做错了,否则的话,痛人经一下……

  “今日便是真个一无所获。

  “哪怕如此,要不是小司徒就在边上,今天也得白忙一场。

  “嗯,月余时间,倒是可以tentatively 一等。

  “不过,小司徒,你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她尽早醒来,我有些话得跟她说。”

  “这自然可以。”

  小司徒连连nodded :“不过,若是要保她性命,须得明日再行针。”

  “好,那就明日。”

  话说至此,今日之事也只能到此为止。

  本来是打算将这龙门第十惊,就直接扔到船上。

  现在又出了这样的意外,倒是不能将其留在这里了。

  便索性找了一个大布囊,将其装了进去。

  跟宋元龙打了个招呼之后,又去看了看White Tiger ,稍微安抚了一下,这才带着Yang Xiaoyun 和小司徒,折返Qi Family 。

  其后又给这龙门第十惊易容改面,免得被人看出端倪。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三人各自回房。

  两口子又在床上聊了许久,这才彻底歇下。

  ……

  ……

  翌日!

  天光未亮,整个Qi Family 便已经动了起来。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

  Southern Sea 盟Alliance Leader 高天奇,驾临天齐岛。

  作为Southern Sea 盟第Third Elder ,齐顶天自然是得摆出阵仗迎接。

  无论私底下彼此之间如何争斗,on the surface 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落下口实。

  所以两天前,便已经着人打扫住宅。

  今日一早,更是人头攒动,列队出行。

  齐顶天着盛装于最前列,身侧跟着的则是齐圣玄。

  齐圣道却不在Qi Family 。

  齐念许是因为年龄太小,也未在迎接之列。

  Inner Sect 在前,outer sect 在后。

  Su Mo 等一干rivers and lakes 闲散人士,未曾沾染这个热闹,却是跟在一旁独成一队。

  几日未曾见到的唐锋,以及那魔刀鬼剑,都在其中,倒是没看到那铁婆婆的踪迹。

  还有一些是后几日方才来到Qi Family ,Su Mo 也不知道他们根底的。

  林林总总,看上去多少有点群魔乱舞之相。

  Su Mo 则是带着Yang Xiaoyun ,萧何,老马等寥寥数人。

  已经将脑袋埋起来好几天的Wei Ziyi ,也难得的跟在Su Mo 的身后。

  虽然齐顶天很想让自己这外孙女,在人前露脸。

  让世人知道,他Qi Family 也不是没有传人的。

  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哪怕知道Su Mo martial arts 高强,能够护住Wei Ziyi 周全。

  可是这担心,却是半点也不少。

  长辈呵护Junior ,大体如此。无论能力如何,不放心三个字便好像是刻在了in the bones 一样,怎么都抹不去。

  至于说甄小小等其他人……则都在Qi Family 等待。

  小司徒昨天晚上还担心帮不到Su Mo 什么。

  今日就发现自己已经忙得脚不沾地。

  实在是抽不功夫来看这个热闹。

  甄小小则一早就在期待今日Qi Family 大宴。

  毕竟是迎接Southern Sea 盟的Alliance Leader ,场面impossible 小了。

  接过来之后,更得大排宴宴。

  这就正中了甄小小下怀。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日之间,也不知道这老马跟甄小小之间如何交流。

  甄小小仍旧是胡吃海塞,可是体型却隐隐小了一圈。

  后来还是甄小小跑过来找Su Mo ,Su Mo 才知道老马传授了她另外一套行功要诀,并且偶尔还拿针扎她……

  后面这一点让Su Mo 很是诧异。

  仔细询问究竟之后,才知道,这老马是真的拿着银针扎甄小小。

  每一次扎过,甄小小都感觉体内放松三分,但是dantian 却越发茁壮起来。

  Su Mo 仔细探寻那一片口诀,并且询问清楚了针扎之处,就大概得出了结论。

  归根结底,无非就是‘舍得’二字。

  吞天食地,食气为用。

  这股气固然精纯,却也难以尽数利用上。

  利用不上的,便在穴道meridian 之中拥堵。

  老马这一套针术,就是针对此事。

  将体内用不到的排出去,留下必要的,就是目前在做的事情。

  下一步如何,尚未得见,Su Mo 也不敢混乱猜测,便让甄小小依法而行。

  所以,甄小小就算是在这方面得到了解脱。

  Boss 的再也不拦着自己胡吃海塞了,实在是妙不可言。

  今日赶上这样的机会,岂能不大吃一顿?

  最后entire group 便在这码头之上,耐心等待。

  从早上一直等到了过午时分,方才有船出现。

  this time 跟上一次却completely different 。

  上一次莫寒是一艘大船,轻装简行。

  this time 高天奇却是将门面做足了。

  前前后后一共有forty-fifty 艘大船,在海面上纠结成阵,横渡海岸。

  远远看去,除了外围拱卫的船只之外,内部尚且还有三艘大船特立独行。

  当中一艘,船帆之上印着的正是Southern Sea 盟的标志。

  余下两艘却各有不同。

  Su Mo 这边极目远眺,正不明所以的当口,便听到那唐锋said with a smile :

  “didn’t expect 这一趟高天奇这么大的阵仗,这是摆明了不想给Qi Family 留活路啊。

  “这两边一艘是Southern Sea 盟Great Elder 的船,另外一艘是Second Elder 的船。

  “联袂这Two Great Elders 同时来到天齐岛,aggressive ,却不知道齐old man 会如何应对了。”

  Su Mo hearing this 瞥了唐锋一眼:

  “Brother Tang 倒是福大命大。”

  唐锋脸色一黑:“Great Hero Su 何至于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魔刀鬼剑,宛如疯癫一般,明明奈何我不得,却偏偏还得跟我为难。

  “若不是齐old man repeatedly 插手,他们坟头草都不定多高了。”

  这话说完,魔刀鬼剑中的鬼剑,不禁怒目而视:

  “damned bastard ,若非是齐old man ,你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胡吹大气,哪个不会?”

  唐锋sneered ,反唇相讥。

  眼瞅着这两位又要打起来了,Su Mo 赶紧拉着Yang Xiaoyun 和Wei Ziyi 后退,免得一会真的起了波澜,再溅到血。

  不过魔刀鬼剑和唐锋也知道,如今并非是他们争强斗胜的时机。

  索性吵了两句之后,便相安无事。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转眼这大船已经到了跟前。

  前方拱卫船只自然让开,现出了Southern Sea 盟三艘大船。

  最当中那艘大船的甲板之上,有expert 列于两侧成排,在他们最中间,则有一个老者端坐在一把梨花木椅上。

  面色全然不见丝毫凶厉,眸光平淡,嘴角略带笑容。

  胡须和衣服,随风而动,看上去倒是一派祥和。

  “此人便是高天奇!”

  Su Mo 尚未确定,便听到旁边有人低声议论。

  待等这船只堪堪靠岸,齐顶天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天齐岛齐顶天,恭迎Alliance Leader 大驾!!!”

  话音随着Inner Strength 传递四方,声震四野,音浪裹挟之下,海水为之震动,水面仿佛沸腾!

  一身internal strength ,于此之间展现无遗!

  船上众人各自面色一沉。

  唯独高天奇slightly smiled ,站起身来,正要开口,便听得有劲风破空而至。

  心头一愣,猛然抬头。

  却是一枚飞石!

  “好胆!”

  一声怒喝响起,两侧expert 当即有人飞身而出,探手去抓。

  却didn’t expect ,这飞石之上裹挟力道竟似无穷。

  直接穿透此人的手掌,打的其惨叫一声。

  紧跟着飞石贯空,砰的一声,直接落在了高天奇的心口之上。

  这位Southern Sea Three Great Influences 之一的大Alliance Leader groaned ,翻身便倒!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