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490

  第490章 turn up without being invited

  也就是这位不知道姓名的副首领,不知道手下之人的心声。

  否则的话,非得跳着脚骂街不可。

  自己这是不想开口吗?

  自己这simply 是开不了口!

  周身Inner Strength 运转,层层罡风席卷,用尽一身功力抵挡,仍旧不免被人种在地里的结局。

  这当口自己开口……Inner Strength 但凡有丝毫外泄,都非得死在当场不可。

  可不开口,这局面也仍旧无法挽回。

  心中也是叫苦不迭。

  他是奉命前来寻这Su Mo 的。

  纵观今日场面之内,除了Southern Sea 盟跟Qi Family 之外,这一群rivers and lakes 闲客之中。

  有此功力出手sneak attack 自家Alliance Leader 的,便只有寥寥数人。

  当中便有Su Mo 这一号。

  如今正值Alliance Leader 遇刺的当口,这过程之中若是能出一份力。

  哪怕将来有人能在Alliance Leader 耳边多念叨一句,对他来说,都是机会。

  本以为此等差事绝impossible 落到自己的头上,却didn’t expect ,竟然真的安排他来做这件事情。

  所以才aggressive 而来。

  自觉自身占理,又是寻仇,也impossible 温温吞吞,柔声细语。

  本以为,纵然不是Su Mo 出手,对方也会为了不愿意跟Southern Sea 盟结仇而以礼相待。

  却didn’t expect ,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混不吝的fatty 。

  一身Divine Power 盖世无双。

  再这么下去,自己尚未见到Su Mo 的面,便要身死当场。

  心中正想到此处,只觉得那股力道轰然压下。

  他便是再也承受不住,整个架子尽数散开,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继而这独脚铜人一压。

  bang ,跪着尚且不足,还得趴下。

  紧跟着一只脚就已经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就听到这Big Fatty 怒气冲冲的喊道:

  “说你错了!!”

  “???”

  这位副首领本以为自己非得死在这独脚铜人之下不可,此时hearing this 似乎尚且还有机会?

  只不过,为何要让自己说错了?

  自己不该来找这Su Mo ?

  这方面的话,自己确实是错了,凭自己的martial arts 揽下这差事,属实是小看了这Su Mo 和他手下之人……

  一愣之下,就感觉这Big Fatty 踩着自己的脚,又沉重了几分。

  当即连忙开口说道:

  “错了……错了!

  “是在下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

  “下次你要是再敢叫我死fatty ,我非把你打成死瘦子不可!

  “伱要见咱们Boss 的?”

  甄小小嘴里叽里gu lu 的说着,把那人给说的两眼蒙圈。

  自己这一身伤,只因为叫了一句‘死fatty ’?

  一时之间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大耳帖子……

  不过甄小小的话却是不敢不答,连忙说道:

  “没错……在lower-class people 此行,正是为了求见Great Hero Su ……”

  到这会也不敢直呼其名了,赶紧将Great Hero Su 这三个字拿出来。

  “好,你随我来。”

  说完之后,探手一拿,直接捞住了这位副首领的后腰,宛如拎着一件行李一般,抄在手中个,转身就往院子里走。

  那副首领一时之间敢怒不敢言。

  自己堂堂Southern Sea 盟的一位副首领,非要说的话,也算是地位非凡。

  今日着实是丢脸丢到了家。

  偶尔回头去看门外的手下,更是怒不可遏。

  自己都已经被人给拿捏至此,他们竟然仍旧动也不动,当真可恶至极!

  却是没有想过,normally 里不听他话贸然动手的手下,全都被他打骂责罚。

  如今这帮人哪里敢乱动?

  后来确定了自家副首领真的不是这fatty 的对手之后,就更不敢动了……

  副首领都被人打成这样。

  他们上来了也白搭啊。

  最要紧的是,副首领自己都承认错误了……这让他们还怎么出手?

  现在对方更是要领着他们去见Su Mo ,目的都要达成了,那这会到底要不要节外生枝?

  一时之间,好生为难。

  几个Southern Sea 盟众,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最终索性咬着牙,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先见到了Su Mo ,其他的之后再说。

  便如此,entire group 以这别开生面的模样,踏入院门拜访Su Mo 。

  引得院子里众人频频围观。

  “Boss 的!有人来求见!”

  甄小小直接来到了院子中间,就开声嚷嚷。

  只听得Southern Sea 盟众人又是brows tightly frowns 。

  Su Mo 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的名头,于Southern Sea 盟高层不算是秘密。

  但是今日来的这些人,却不清楚底细。

  只知道此人名声传出于龙木岛。

  有‘剑诛龙Island Master Mu ,掌推惊天巨浪’的丰功伟绩。

  当然,这当中到底true or false ,反正那些自称亲眼所见的,全都言之凿凿。

  未曾见到的,则是将信将疑。

  可不管怎样,传言之中这Su Mo 乃是一个正派人物。

  如今怎么变成了‘Boss 的’?

  莫不是传言有误?

  这Su Mo simply 不是什么正派中人,而是一个大贼?

  正心中胡思乱想,便听到房门吱嘎一声打开。

  一个丰神俊朗的youngster ,自堂内走出,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不禁哑然一笑:

  “小小,这是怎么了?”

  “Boss 的。”

  甄小小说话之间,一甩手将那人扔在了地上。

  那人疼的身体一僵,却又不敢叫痛。

  心中着实是怕这甄小小怕的厉害。

  就听到这Big Fatty 说道:

  “这人上门求见,还骂我是死fatty ,所以被我打了一顿。”

  Su Mo slightly smiled :

  “却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恶客?

  “上门求见,还敢口出恶言?”

  “是……”

  那副首领连忙开口,想要站起身来回话,偏生疼的手脚发木,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气的扭头瞅了身后众人一眼:

  “还不过来,扶我一把?”

  这些人闻听此言,这才赶紧到了跟前,一左一右将这副首领搀扶起来。

  他勉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是在lower-class people 冒犯了这位壮士!

  “不过,Great Hero Su 容禀,咱们乃是Southern Sea 盟高Alliance Leader 座下……”

  ”oh?”

  Su Mo 不等他说完,就已经冷冷打断:

  “高Alliance Leader 的人,便可充当恶客?任凭尔等,嬉笑怒骂吗?”

  “no no no !”

  副首领连忙说道:

  “在lower-class people 绝不敢冒犯……

  “只不过,今日咱们Alliance Leader 驾临天齐岛,忽然遇刺……

  “那会Great Hero Su 也在码头之上。

  “便想请Great Hero Su 前往一叙……绝非是怀疑Great Hero Su 出手,只是Great Hero Su martial arts 盖世,sharp ears and keen eyes ,想要问问看,有没有遇到什么可疑之人?

  “如此,方才接了大Young Master 律令,前来相请。

  “之所以有所冒犯……实则是在下的不是。

  “Alliance Leader 遇刺,忧心如焚,这才冲撞了贵属,还请Great Hero Su 恕罪。”

  话音至此,both of his hands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深carried out ceremony 。

  连Su Mo 手底下一个貌不惊人的Big Fatty 都打不过,他自然是得放低姿态。

  正所谓a wise man knows better than to fight when the odds are against him 。

  他不清楚Su Mo 行事风格,万一此人也是但求痛快,那自己这边逞口舌之利,惹得其心头火起,不顾Southern Sea 盟的威胁,直接将自己打死,那又当如何?

  他作为Southern Sea 盟中一位副首领。

  这一类的事情,见的着实是多了。

  很有些人,仗着自己背后有些关系。

  便supercilious 。

  招惹一些不该招惹的,以为对方会忌惮其背景,不敢如何……结果偏偏遇到了那‘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之徒。

  被活活打死在当场。

  这种人哪怕是背后之人,帮他报仇雪恨,自己也是活转不过来了。

  以身相试,属实是没有必要。

  其实今日他来找Su Mo ,aggressive 就是一个态度。

  倘若Su Mo 忌惮Southern Sea 盟,唯唯诺诺,自然是要倨傲到底。

  却didn’t expect ,刚到门口,就被甄小小将其一身锐气,尽数斩尽。

  手下尚且如此,Su Mo 又当怎样?

  哪里还敢倨傲?自然是得夹起尾巴做人。

  一番话说到这里,又对甄小小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也请壮士恕罪。”

  甄小小瞪了他一眼:

  “你才是壮士!”

  “???”

  副首领一呆,这话难道又说错了?

  “so that’s how it is ……高Alliance Leader 遇刺之事,苏某确实就在当场。

  “你因此忧心如焚,倒也情有可原。”

  Su Mo slightly nodded :“不过你眼前这位却不是什么壮士,而是一位姑娘,言语之间可莫要乱说。”

  “啊?”

  副首领看了看眼前的甄小小,怎么都无法将其跟姑娘俩字联系在一处。

  不过还是连忙说道:“是,是在下冒犯了。”

  “罢了罢了。”

  Su Mo 摆了摆手:“不过是误会一场,既如此,便一笔勾销吧。

  “你方才说是大Young Master 有请?”

  “正是正是。”

  “那好。”

  Su Mo nodded :“如今苏某这边尚且有点事情要做,你先且回禀大Young Master ,明日一早苏某必当前往拜访。”

  “这……”

  那副首领略微犹豫。

  Su Mo 则是眉头一扬:

  “大Young Master 派你来请,苏某已经应下。

  “何时前往,难道苏某自己做不得主吗?

  “那你这到底是以礼相请,还是打算仗着Southern Sea 盟的势,硬请苏某?

  “这难道便是Southern Sea 盟的行事风格?”

  “不敢不敢。”

  副首领连忙说道:

  “既如此,那在下这便回转禀报大Young Master 。”

  ”en. ”

  Su Mo nodded :“去吧。”

  “在下告退。”

  说完之后,连忙给手底下的人使眼色,让他们架着自己赶紧离去。

  该说的话已经传达到了。

  Su Mo don’t give face ,立刻就去见大Young Master ,那是Su Mo 的事情。

  之后如何处理,也有大Young Master 主持。

  自己再胡搅蛮缠,只怕就不是被打断几bone 这么简单了。

  目送这位Vice Alliance Lord 以及他的手下离去,甄小小亦步亦趋跟在身后关门。

  Yang Xiaoyun 自堂内走出,看了Su Mo 一眼:

  “这便是借题发挥了?”

  Su Mo slightly smiled :

  “如此看来,这位高Alliance Leader 已经去了一趟余生岛。”

  说话之间,他瞥了一眼院墙之外,眸光略有波澜。

  Yang Xiaoyun coldly smiled :

  “那这一出Alliance Leader 遇刺的好戏,恐怕不仅仅只是高天奇的以退为进。

  “目的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应对Old Master Qi 。

  “他还想对付Husband 吧?

  “是为了……那件东西?”

  Su Mo 轻轻一笑,领着Yang Xiaoyun 转入内堂之中。

  Wei Ziyi 正要站起,Su Mo 摆了摆手,让她坐下,只是开口说道:

  “今夜恐生波澜,虎妞……你切记,不可轻易动武。

  “夫人,你也得多加小心。”

  Wei Ziyi slightly nodded 。

  “院子这边倒是不用担心……”

  Yang Xiaoyun brows tightly frowns :

  “只是Husband ,你打算如何应对?”

  “他们想要借题发挥,我自当让他们顺心遂愿。”

  Su Mo 话说至此,便听到门外又传来了甄小小的动静:

  “Boss 的,Qi Family Second Young Master 求见。”

  “快请。”

  Su Mo 一笑:“来的正好。”

  ……

  ……

  “像话吗?像话吗?”

  夜幕转眼降临。

  如今,Qi Family 一处宅院之中,Second Elder 宋将神扶手而来,来回踱步。

  不住口的说道:

  “这齐顶天简直胡搅蛮缠!

  “今日在那码头边上,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一句人话也没有。

  “白日里让他追查此事,他虽然答应的痛快。

  “但举凡提到问责二字,却是一推三六九,合着这里面就没他什么事,全都是咱们的不是了?

  “当真impossible 。

  “简直就不像话!”

  这堂内只有他和梅雪松两个人。

  他这边来回踱步,梅雪松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昏。

  忍不住摆了摆手:

  “你don’t be impatient ,莫要来回乱走。

  “扰的人心神难安。”

  宋将神看了梅雪松一眼,忽然心中一动,坐在了梅雪松的身边:

  “Great Elder ,依你之见……咱们如今,该当如何是好?

  “这齐顶天不像话,但是Alliance Leader 这头,忽然叫上你我,来到这天齐岛上……似乎……”

  他这话未曾说完,不过未尽之言,却已经跃然纸上。

  梅雪松瞥了他一眼,轻声开口:

  “tentatively 先看。”

  宋将神眉头一扬,indifferent expression 。

  正要再说,门外忽然有脚步声响起。

  片刻之后,便有一个声音传来:

  “patriarch ,大Young Master 着人来请。”

  ”oh?”

  梅雪松nodded :“好,让他回禀,old man 马上就到。”

  将人打发出去,两个old man 对手一眼。

  宋将神brows tightly frowns :

  “这个时间来请,莫不是Alliance Leader 他……”

  “不要胡思乱想。”

  梅雪松站起身来:“我先去看看再说。”

  ”en. ”

  宋将神nodded :“那我先告辞了。”

  他们两个各有身份,自然不能同居一处,今天晚上本来就是宋将神来拜访梅雪松。

  两个old man 以及一些随行之人,刚刚走出院门,又听到脚步声到了跟前。

  来的却是临Divine Sect 的人。

  “Sect Master ……大Young Master 着人来请。”

  宋将神一愣。

  这大半夜的不仅仅请了梅雪松,还请了自己?

  当即摆了摆手:“我已经知道了,这便和Great Elder 同去。”

  “是。”

  那人答应了一声,连忙折返,大Young Master 派来的人还在院子里等着呢,他得回去传个讯息,让人家可以回去复命。

  宋将神这边跟梅雪松对视一眼。

  “难道Alliance Leader 醒了?”

  宋将神又开口猜测。

  “一探便知。”

  两个人当即再不多说,moved towards 高天奇的院子赶去。

  为了让他们住的舒服,整个齐府算是切出来一块,专门给他们居住。

  除了几个必要的Qi Family 人之外,一个Qi Family Disciple 都没有。

  片刻之间,高天奇的院子已然在望,正要前行,就见到前方灯火重重,也有entire group 抵达。

  等到了跟前,宋将神便是怒目而视:

  “不像话!大Young Master 请你来作甚?”

  “放屁!”

  齐顶天冷笑:“Alliance Leader 来我Qi Family 做客,我还不能来关心关心Alliance Leader 的情况了?

  “倒是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一把年纪了,也不怕死的早了?”

  “你这像话吗?”

  宋将神气的手脚哆嗦:“我比还小两岁,你都不怕,old man 怕甚?”

  “you two ,就不能少说两句?”

  梅雪松一阵无奈:“都已经年过古稀,怎么还是一见面就掐?”

  话说至此,他slightly paused ,看了一眼齐顶天:

  “也是大Young Master 相召?”

  “这倒没有……”

  齐顶天shook the head :“怎么,大Young Master 半夜睡不着觉,summon 你们过来作甚?我是忧心Alliance Leader 伤势,以至于夜不能寐,这才前来探望。”

  “so that’s how it is 。”

  梅雪松正要再说,就听到宋将神sneered :

  “不像话,未得Alliance Leader 相召,你冒昧前来,可谓无礼!”

  “你放屁!”

  “你不像话!”

  两个old man 眼瞅着又要掐巴起来,梅雪松连忙说道:

  “都给我住口!

  “来都来了,先进去……”

  话说至此,他猛然抬头:

  “who ?”

  随着话音而起的,却是他的手。

  掌心一抬,有物飞出,于虚空印出三朵梅花。

  一个正无声无息掠空而至的silhouette ,当即被这梅花笼罩,两掌一运,砰的一声响。

  掌风跟这虚空凝结的梅花一触,这black clothed person 身形骤然一震。

  一朵梅花镖自掌心打入,从肩膀窜出,带出鲜血自半空洒下。

  Mei Family martial arts 以hidden weapon 闻名,this move 名曰【梅花三弄】。

  手段玄奇,非同寻常。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一招便已经重伤,哪里还敢停留?

  身形跌落,还想窜起逃走。

  结果一抬头,一左一右两个old man 已经到了跟前。

  此人倒也不怕,知道齐顶天和宋将神两个不对付,料想他们联手对敌,必然破漏百出。

  说不得便有逃出升天的机会。

  却didn’t expect 这两个old man ,吵得固然凶厉,可是这一动手,竟然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交手不过两招,这black clothed person 便已经被两个old man 一左一右拿住肩膀。

  就见到两个老人对视一眼,同声shouted :“你放手!”

  说完一愣,继而更怒,又是异口同声:

  “你休想!”

  话音至此,忽然有sword qi 掠空而至。

  两个old man 怒声shouted :“休想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

  一左一右便要带着那人躲避。

  结果两人同时用力,险些没把那人给拽的筋断骨折。

  一耽搁之下,当中那人反而是被那sword qi 从中劈开。

  两个old man 至此方才得以分开,一人拿着半截身子,站在两旁,moved towards 对方怒目而视。

  梅雪松则是cried out in surprise :

  ”Not good ,快去保护Alliance Leader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