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604

  第604章 剑客

  Su Mo 这问题问的有些突兀。

  顿时让那些镖师有些警惕的看了过来。

  Su Mo slightly smiled :

  “在下略懂岐黄之术,这才开口一言,冒昧了。”

  镖师们hearing this 顿时eyes shined 。

  陈Escort 则是sighed ,勉强一笑:

  “so that’s how it is ,只是在下这伤势……哎,还是不敢劳烦brother 了。”

  “陈Escort 。”

  一个青年连忙开口:

  “这当口可莫要说这样的话,副escort chief 和Mr. Nan 前往追缴镖物。

  “咱们虽然是在这里等着,却也不能任凭你这伤势继续蔓延下去。

  “虽然不知道这位……这位老兄,有没有办法可以救你。

  “可这会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万一这位老兄当真是杏林圣手呢?”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一阵怒目而视。

  有人开口训斥:

  “你不要胡言乱语,哪里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陈Escort 就算死了,也是死人,不是死马!”

  众人顿时又对开口这人怒目而视。

  死人死马都不好听好不好?

  Su Mo 听到这里,眉头微微蹙起。

  副escort chief 和Mr. Nan ?

  slightly hesitated ,开口问道:

  “诸位原来是走镖的。

  “却不知道是哪一家镖局?”

  陈Escort complexion pale ,勉强一笑:

  “让brother laugh ,咱们是玉龙镖局……哎……也罢,如今左右无事,brother 若是不嫌弃麻烦,便给我看一看吧。”

  “好。”

  Su Mo nodded ,来到了跟前。

  他虽然对医术一窍不通。

  但终究是耳濡目染,小司徒如何把脉他看的分明,虽然不明究理,可若仅仅只是学个架子,却是不难。

  手搭meridian ,Inner Strength 稍微一探。

  Su Mo 便是一愣。

  这陈Escort 的体内竟然是有一股古怪力道徘徊不去。

  这力道引动之下,让陈Escort 本身的Inner Strength ,难以聚合。

  一时之间倒也无妨,可长此以往,不仅仅影响体内内伤recover completely ,这一身martial arts 也是半点动用不得。

  念头起处,便即色变:

  “陈Escort ,伱这是中了什么阴毒的martial arts 了?”

  “brother 好眼力。”

  陈Escort 眸子里不禁泛起一丝希冀,想了一下,解开了胸前衣襟。

  便见得他胸口之上,正是烙着一个purple 掌印。

  掌印内凹,将胸膛打的塌进去半分。

  却又并未杀他性命。

  但如果那palm force 不去,活着也是活受罪。

  就听得陈Escort 开口说道:

  “我这是中了暗鸠掌。

  “palm force 徘徊不去,积久日深,更有鸠占鹊巢之意。

  “如今还好,但若是放任不管,我便只有三个月的性命了。”

  “果然是这毒掌!”

  Su Mo gently nodded ,故作了然。

  实则对这所谓的暗鸠掌,全然不明。

  但是如果这般说的话,未免显得自己见识浅薄,难以取信于人。

  陈Escort 见他知道,倒也没有意外,只是看着他:

  “brother ,可能救我?”

  “这倒不难。”

  Su Mo 一笑,继而道了一声:

  “只是得稍有得罪!”

  话音至此,他探手一拿,一掌已经对在了陈Escort 的掌心之上。

  Inner Strength 缓缓渡入。

  其实以Su Mo 的Inner Strength 而言,想要驱逐陈Escort 体内的暗鸠掌palm force ,根本不必费事,顷刻之间就可以将这palm force 逼出。

  可倘若如此,难免会让陈Escort 他们心生不安。

  一个martial arts 高强,来路不明的人,哪怕是救了他们,也不会立刻就得到信任。

  可若是一个martial arts 不高,但是懂岐黄之术,虽然来路不明,他们不会特别信任,却也未必会特别防备。

  毕竟后者会让他们产生一种,局面在他们手中掌控的感觉。

  因此,Su Mo 这Inner Strength 渡入,看上去分外艰难。

  不过片刻之间,就已经是汗水淋漓,大口喘息。

  看的周围镖师心头都是一紧。

  生怕Su Mo 无以为继。

  而在此时,Su Mo 忽然长出一口气,紧跟着探手拿住了陈Escort 的手腕,一拽一甩,陈Escort 就被他甩的原地转了一圈。

  看他后背对着自己,Su Mo 这才运指如飞。

  接连在陈Escort 后背上,点了十几下。

  最后一掌印在了他的背心中枢穴上。

  一刹那,气走督脉,Inner Strength 循脉而动,自中府穴转入手太阴肺经。

  沿着两侧手臂,一路走到太渊穴时。

  就听得Su Mo lightly shouted :

  “抬手!!”

  陈Escort 想都不想,两掌一抬,便觉得太渊穴tú tú 直跳,紧跟着便有撒气之声响起。

  chi chi chi ,chi chi chi!

  一气不断,须臾即止。

  到得此时,Su Mo 方才took a deep breath ,用衣袖擦了擦自发丝之间流淌下来的汗水。

  他带着人皮面具,有汗脸上也展现不出来。

  索性只逼出了头顶上的汗水,让这汗水流在脸上,做出疲惫之态。

  镖师们眼见于此,一方面有人搀扶Su Mo ,另外一群人则赶紧询问陈Escort 的状态。

  陈Escort 却是眼睛大亮:

  “brother ……好大的ability !!

  “这暗鸠掌名头不小,竟然被你forcibly 逼了出来。”

  “哎……”

  Su Mo 罢了摆手:

  “也是侥幸而已,在下先前曾经遇到过中了这门功夫的人,于此道有些钻研。

  “这才能够一举建功……

  “否则的话,凭借我这浅薄Inner Strength ,纵然有心救人,也是powerless 。

  “不过brother 莫要高兴太早,暗鸠掌的palm force 虽然被我逼出,但是你这一身伤势,却仍旧不轻。”

  说到此处,他自怀中取出了一个药瓶。

  将里面的一枚medicine pill 拿出来,递给了陈Escort :

  “这是在下配制的,消肿化瘀,为内伤良药。

  “快快服下,调息内伤。”

  陈Escort 伸手接过,略作犹豫,当即便仰头服下,继而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

  “今日承蒙大恩,属实是无以为报,敢问brother 高姓大名?这个人情,陈宇铭记于心!!”

  “不敢不敢……”

  Su Mo 轻轻摆手:

  “在下surnamed Wu ,Wu Daoyou 。”

  “Brother Wu 辛苦了。”

  陈宇看他面容疲惫,心中顿时好生感激。

  让人搀扶Su Mo 坐下,他自己也是打坐疗伤。

  Su Mo 坐下之后,稍微作态平复,片刻之后睁开双眼,就见得两个镖师守护在自己跟前。

  略一沉吟,正要开口。

  却忽然眉头一蹙,抬眼looked towards 了庙外。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远处,轻微的脚步声却是瞒不过Su Mo 的耳目。

  粗粗一算,至少也有二十人上下。

  目的正是这座破庙所在。

  Su Mo 瞥了一眼正闭目疗伤的陈宇,又看了看无知无觉的镖师们。

  当即将原本想要开口说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静静等待,果然不过片刻,这群人便已经到了周围。

  只是未曾直接深入破庙之中,而是分散在all around ,好似等待一声令下,便要同时出手。

  Su Mo 看了看这破庙之内,这些人竟然到这会还未发现这些人的踪迹。

  眼瞅着这群人killing intent 越来越盛,甚至还有人瞄准了自己。

  一时也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他偷偷自地上捏起了一枚小石子。

  flicks with the finger 。

  弹指Divine Ability 之下,那小石子顿时击飞。

  自头顶瓦片缝隙之间,直接打在了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的腿上。

  那人脚踝一痛,再也提不起Lightweight Art ,身形呼啦一声直接从屋顶摔下。

  这动静好大。

  倘若陈宇他们再发现不了,那就是耳聋眼瞎了。

  当即豁然一惊:

  “who ?”

  镖师们纷纷站起,陈宇也是睁开双眼。

  目光之中,满是凌冽之色。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一屁股摔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看了看脚脖子,摸了摸屁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揉哪里才好。

  探寻all around ,当即豁然而起,手提单刀,瞅着眼前这群镖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当口,whiz whiz whiz ,接连声音响起。

  这群black clothed person 纷纷跃入破庙之中。

  将在场众人,围绕了一个水泄不通。

  陈宇至此沉声开口:

  “诸位到底是who ?”

  “杀你的人。”

  一个声音自庙外传来,black clothed person 让开一道缝隙,便见得一个一身black clothed ,须发灰白参半的男子踏步来到了跟前。

  瞥了陈宇一眼之后,便是凝眉fiercely 的瞪了一眼第一个掉下来的black clothed person :

  “怎么回事?”

  本来是想偷偷出手,结果可好,闹得well known 。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也很委屈:

  “脚脖子抽筋了……”

  早不抽筋,晚不抽筋,偏偏赶在现在。

  为首那人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全都带走。”

  一挥手,便是一声令下。

  black clothed person 们纷纷出手。

  “你们敢!”

  陈宇furiously shouted ,飞身而起,他的兵器却是有些古怪,竟然是Meteor Hammer !

  一杆在手,连接一条锁链,锁链顶端则是一个铁球。

  铁球上有突起,却并不尖锐。

  随着陈宇一跃而起,手中Meteor Hammer 一甩。

  当先出手的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在这Meteor Hammer 一触之下,纷纷倒跌而回。

  运道不好的,则是骨头发出脆响,被forcibly 打断。

  然而这一击之下,却也牵动了陈宇的内伤。

  Su Mo 给他的是Healing Medicine Pill ,而非Immortal Pill ,自然impossible 这么快就发挥效果。

  此时立在当场,沉声开口:

  “你们快走,我拖住他们,保护好吴先生!”

  “是!”

  这帮镖师们也未曾犹豫。

  都知道陈宇是他们当中martial arts 最高的人。

  如果连他都没有把握战胜,他们就算是留在这里,也是dead end 。

  更会让陈宇束手束脚。

  还不如先走一步,待等陈宇缓过来之后,要走就走,要留就留,却要比他们留在这里添乱,要方便的多。

  而且对方既然是要拿他们,自己这帮人一走,还能分散一下对手的人数。

  当即便有两个镖师将Su Mo 架了起来,就要离去。

  Su Mo 眨了眨眼睛,也不反抗,正要被这两个镖师带走,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便已经袭杀而来。

  镖师们纷纷出手抵挡,口中还不断呼喝:

  “保护吴先生!”

  这一瞬间,Su Mo 忽然体会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好处……

  不过眼看着这乱War General 起。

  就见得一道sword qi 倏然撕破夜空,自庙门闯入。

  这sword qi 来的太快,为首那black clothed person 未曾等那sword qi 抵达,便已经察觉,当即飞身到了横梁之上闪避。

  然而其他的black clothed person 却没有这般好的运气。

  首当其冲一人,刚刚转回身,便被这sword qi 自周身一走而过。

  一抹血痕倏然自眉心绽放,眨眼蔓延成了一条血线,嗖的一声,随着那sword qi 滚过,整个人顷刻各奔东西。

  其后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纷纷闪避让开,跑得快的还好,跑的慢的,accidentally 就被这sword qi 斩断手臂,大腿之类……

  sword qi press forward ,最终直接奔赴神案之前,吭哧一声,神案顿时被斩成了满地碎片。

  可纵然到了此时,那sword qi 仍旧未止。

  就听得嗤的一声响,那缺了头颅的佛像,骤然多了一道从头到脚的剑痕。

  剑痕深深,虽未将这佛像divided into two ,却也看得人horrible to see 。

  为首那black clothed person 回头看了这佛像一眼,再转头,就见到庙宇门前,正站着一个人。

  手中持剑,sword edge 斜指地面,咧嘴而笑:

  “劫了镖也就算了,竟然还打算掳人?

  “未免有点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

  “怎么,不把你们kill to the last one ,你们就浑身难受吗?”

  “好厉害的sword qi !”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脸色难看:

  “不愧是横剑金虎,短短时间之内,打出这么大的名头,绝非没有道理。

  “只是,你们今日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将镖丢了也就罢了。

  “何必故作疑阵,行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

  “难道不知道,这是要给自己招灾惹祸的吗?”

  “副escort chief !”

  庙内镖师见得此人,纷纷开口呼唤,满脸都是惊喜之色。

  那剑客摆了摆手,瞥了那black clothed person 一眼,rolled the eyes :

  “屁话!

  “砸人家买卖说的这般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你还当人不当?

  “咱们使这计策,也算是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

  “否则的话,就凭你们这些歪瓜裂枣,能够从咱们手中夺走东西?

  “岂非the biggest joke in the world ?”

  “好胆!!”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勃然大怒:

  “最后问你一遍,东西在哪里?”

  “多半已经到了邢老太爷手上了。”

  剑客slightly smiled :

  “而你们,再过一时三刻,就要到Yama 手上了。”

  “好!!”

  black clothed person broke out into laughter caused by anger ,再不多言,脚尖一动,便已经袭杀而来。

  那剑客朗声一笑,也不多说,猱身而上,却是忽然虚晃一枪。

  自那black clothed person 身侧一闪而过,直接冲入了庙宇之中。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见此顿时一愣,暗道一声不好。

  再回头,就见到那剑客已经大开杀戒。

  他Sword Art 凌厉,formidable power 无穷。

  手中之剑也是特殊打造。

  寻常宝剑,剑刃即薄,又富有韧性,主走轻Dao of Spirit 。

  然而眼前这人手中long sword 虽然跟寻常的宝剑,长短之上并无不同。

  可是却明显极为沉重。

  剑并不特别锋利,他的招式也是大开大合,似乎有千钧。

  偏生他施展起来,灵动随心,招招要命。

  不过是一个晃神的功夫。

  这群black clothed person 就已经死了七八个。

  为首那black clothed person 勃然大怒: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剑客laughed :

  “陈宇,你重伤在身,先行退下,援兵马上就到,让弟兄们稍微支撑一会。”

  “副escort chief 放心,暗鸠掌的palm force 已去,Old Chen 我虽然未复旧貌,却也不是他们能够拿捏的住的。”

  ”oh?”

  那剑客一愣:

  “who 有这般大的ability ?”

  “得多亏了吴先生。”

  陈宇一边出手,将周围的black clothed person 击退,一边said with a smile :

  “吴先生赶路至此,见我身上有伤,这才出手相救,竟然是妙手回春。”

  “so that’s how it is ……”

  剑客laughed heartily ,looked towards 了那black clothed person :

  “看到了没有,此消彼长,你们还能如何?”

  为首那black clothed person 至此,已经是眸光之中murderous intention 森森。

  furiously shouted :

  “全都退下!”

  周围的black clothed person 们倒是令行禁止,纷纷退下。

  那为首的black clothed person 踏步上前,each step 落下,周身之间imposing manner 便暴涨一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以假镖护真镖。

  “好计策!

  “你们故意将这些人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着咱们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

  “这会真正的镖物已经送到了百岁城。

  “没有了此物之累,你们是打算在这里将咱们一举歼灭?

  “这一计就更好了!!

  “只可惜……计策再好,架不住你martial arts 不行。

  “你说还有援兵?

  “old man 告诉你!

  “今日不管来的人是谁,你都必死无疑!!!”

  话音至此,他化掌为刀,一步上前,凌冽风声呼啸而起,随着这一手刀切下。

  虚空之中顿时荡漾千百blade glow 。

  那剑客complexion changed :

  “好你个old bastard ,竟然藏拙!?”

  掌中sword edge 一挑,化为一道横斩。

  却在这一刹那,那千百blade glow 骤然凝聚为一点。

  轰然之间,从天而降!

  fiercely 地落在了那剑客跟前。

  剑客complexion sank ,横剑一拦,就听得吭哧一声响!

  脚下碎石碰碰裂开,一股锋芒自那black clothed person 首领掌中脱出,一路横推而至。

  压的那剑客不住后退,脚下peng~ peng~ peng~ 接连炸响。

  身后的镖师们还试图阻挡,然而刚刚碰触到那剑客后背,便已经被一股大力甩飞出去。

  剑客一路后退,就听得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

  知道已经压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一回头,却是一个生脸,登时便想起了陈宇说的吴先生,顿时满脸sorry :

  “抱歉抱歉……实在是对不住……”

  耳边厢却传来了一个唯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

  “你的martial arts ,怎么还是没有多少长进啊。”

  这声音入耳,剑客顿时如遭雷噬!

  猛然瞪大了双眼:

  “特娘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