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605

  第605章 会合

  横剑金虎。

  玉龙镖局的副escort chief 。

  自出rivers and lakes 以来,便凭借一身古怪的Sword Art ,飞快崛起。

  短短时间之内,就拥有了‘横剑’之名。

  然而Su Mo 却看的分明。

  虽然将七尺Profound Light Sword 换成了一把heavy sword ,但是眼前这人,分明就是Qilin 剑客……玉Qilin 。

  容貌上都没有任何改变。

  看到他,Su Mo 就颇为安心。

  玉龙镖局,果然就是Yang Yizhi 他们捣鼓出来的东西。

  眼瞅着对面这为首的black clothed person ,以一击手刀压下,将Qilin 剑客打的连连后退,Su Mo 这才来到了Qilin 剑客的身后,帮他卸掉了这股力道。

  顺势sound transmission 给他。

  然而Qilin 剑客一听到Su Mo 的声音。

  整个人都傻了。

  脱口而出了一句‘特娘的’之后,更是胆战心惊。

  完蛋完蛋完蛋!

  死了死了死了!

  这怎么是Su Mo 的动静?

  这old fellow 是什么时候来到西州的?

  想要解释一句‘我可不是在骂你’,‘特娘的三个字只是用来表达我的震惊’。

  然而一时之间却又不好出口。

  声音是否来自于身后这人,他一时之间也不能确定。

  正慌乱之时,就感觉一股大力忽然自背后传来。

  整个人involuntarily 的扑飞而去。

  这一下就不用再去考虑了。

  就是身后这个surnamed Wu 的!

  Su Mo 易容改扮,又听到自己cursed ‘特娘的’,这一掌保不齐夹杂了多少的私人恩怨呢。

  无生堂那会,Su Mo 趁着这样的机会,白白打了自己多少顿?

  数都数不过来!

  这一时之间,Qilin 剑客心头复杂。

  一方面Su Mo 既然到了,那今日之事,从原本的七八成把握,直接提升到了十成。

  可是自己却免不了要吃点苦头了。

  想到此处,却是sighed ,吃苦就吃苦吧。

  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

  手中long sword 骤然扬起,体内那一股庞大的Inner Strength ,倏然之间便已经自行运走,凝聚于sword edge 之间。

  weng! !!

  一缕sword glow 直接穿透了破庙屋顶。

  磅礴浩大,宛如擎天一剑!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首领,一击将Qilin 剑客击退,本是要再接再厉。

  常有言道,打人如亲嘴,哪有浅尝即止的道理?

  对方既然退了,那自然是得赶紧追上去继续来……

  却didn’t expect ,Qilin 剑客更加主动。

  一时之间laughed heartily :

  “来得好……”

  这三个字让这位black clothed person 首领说的抑扬顿挫。

  因为前面两个字的时候,他只看到了Qilin 剑客扬剑。

  但是第三个字未曾出口那会,他便见到了那冲天而起的sword qi 。

  原本的自信oh la la 一声碎了一地。

  以至于第三个字说的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而话音落下之后,心中唯有a single thought 。

  跑!!

  傻子才会跟这样的sword glow 较量。

  但是black clothed person 首领却又悲愤,因为自己就是那个傻子。

  Inner Strength 搬运至Peak ,蓄势而发,岂是说停就能停的?

  哪怕心中有一百个不情愿,这当口也只能in a spurt of energy ,press forward 。

  否则的话,不等这long sword 加身,自己就的将自己伤个半死。

  关键是,伤了自己也躲不开这剑,when the time comes 还是得死。

  even more how ,万一是这横剑金虎虚张声势呢?

  掌中blade glow 倏然一动,率先跟这sword glow 碰触到了一起。

  两者相交,不过一瞬,blade glow 便已经崩溃。

  紧跟着sword glow 一闪,自他眉心扫过,轰然落地。

  peng~ peng~ peng~ peng~ peng~ peng~!! !

  这might of a single sword ,不仅仅险些将这庙宇给切成了两半。

  sword qi 一路向前,fiercely 斩落,沿着破庙门前,直奔远方,一时之间炸响不绝。

  “你……你才藏拙!!”

  那为首的black clothed person ,此时喃喃出口,便已经分开两边跌落地上。

  blood dyed 红破庙。

  这惊天一剑,属实是看呆了所有人。

  black clothed person 们各个ashen-faced ,镖局里的人也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们副escort chief 虽然厉害,但是从来都没有展现过这般厉害的手段。

  真就是藏拙小能手啊!

  这一身martial arts ,放眼rivers and lakes ,谁人能敌?

  念及此处,镖师们伱看看我,我看看你,各个抬头挺胸,与有荣焉。

  Qilin 剑客却知道现在还不是开心的时候。

  当即一挥手:

  “拿下!”

  镖师们闻听此言,如狼似虎,陈宇更是首当其冲,直接冲了出去。

  手里的Meteor Hammer 让他抡的就宛如一道天幕。

  驱赶的black clothed person 们四散奔逃,不成体系。

  镖师们结阵迎敌,以多打少,已经是立于了不败之地。

  Qilin 剑客冷眼旁观的当口,则cautiously 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运转了两遍Inner Strength ,发现身上并无internal injury ,这才relaxed 。

  回头看Su Mo ,眼神却有些古怪。

  心说这人怎么转了性子了?

  Su Mo 给他看的有点迷糊,这眼神什么意思?

  他时刻不忘自己的人设。

  是一个martial arts 平平的rivers and lakes 郎中。

  被Qilin 剑客狠撞一下,怎么可能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当然是跌坐在地上。

  痛的龇牙咧嘴,suck in a cold breath 。

  却是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给Qilin 剑客:

  “你们搞什么名堂?”

  Qilin 剑客看看周围,这才来到了Su Mo 的身边,将他给拉了过来,作势两掌抵在Su Mo 的背后给他运气疗伤,一边sound transmission 说道:

  “这当中的事情说来复杂。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一会有Xing Family 的人来,你方不方便留在这里?”

  “不方便。”

  Su Mo 立刻说道:

  “Xing Family 有些古怪,你们多留心。

  “我如今落脚在东升Inn ,是一个商人。”

  “好。”

  Qilin 剑客nodded :

  “你趁机会离去,我明日前去找你。”

  话说至此,两个人便不在多言。

  Su Mo 趁着镖师们杀出破庙不在的当口,瞥了Qilin 剑客一眼,这才倏然离去。

  Qilin 剑客见他转眼消失在黑暗之中,这才提剑杀出。

  余下的black clothed person 本就不足为虑,又有Qilin 剑客出手,转眼就给这些人逼到了绝路。

  而就在此时,又有一匹人马抵达。

  为首的是两个中年人。

  身后带着的则全都是Xing Family Disciple 。

  两方人马一会合,余下的black clothed person 甚至连反抗之心都没有了。

  索性纷纷跪地投降。

  当中一个中年人踏前一步,目光在这些black clothed person 身上一扫:

  “你们是谁?”

  “家……patriarch ……”

  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摘掉了蒙面巾。

  却全都是Xing Family Disciple 。

  而这中年人正是疯刀邢浩。

  现如今Xing Family 之主。

  他看了一眼这几个摘掉了蒙面巾的black clothed person 一眼,不禁broke out into laughter caused by anger :

  “好好好!

  “原来你们都是我Xing Family 的大好儿郎。

  “这件事情传扬出去,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别人为我Xing Family 护镖,我家竟然有人私自劫镖!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patriarch 恕罪,咱们,咱们也只是听宋steward 的命令行事。”

  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连连讨饶。

  “宋青在哪?”

  邢浩冷coldly shouted 问。

  “……宋,宋steward 被,被金副escort chief ,一剑斩杀在了破庙之中。”

  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哆哆嗦嗦的开口。

  想到‘横剑金虎’那惊天一剑,至今腿肚子还在发抖。

  邢浩愕然的看了一眼一边站着,满是霁Yue Qingfeng 的Qilin 剑客。

  眸子里有些惊疑不定。

  宋青一身martial arts 可谓极为厉害。

  自己虽然有疯刀之名,不过这主要是father 有意打造。

  几次乱战成名。

  要说没有半点水分,邢浩自己都不相信。

  人最重要的是得认清楚,自己有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

  邢浩自问不论名号,单以martial arts 而言,宋青绝不在自己之下。

  如今竟然被这名不见经传的一位副escort chief ,斩杀在了当场?

  心中不禁大是震惊。

  倘若这横剑金虎,能够斩杀宋青,那斩杀自己只怕也nothing difficult 。

  他八面玲珑的,虽然名号为疯刀,为人却是半点也不疯魔。

  念及此处,连忙对Qilin 剑客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家门不幸,让金副escort chief laugh 。”

  “a real man 难免妻不贤子不孝,邢patriarch 莫要在意。”

  Qilin 剑客摆了摆手,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看的旁边另外一个中年人忍不住大翻白眼。

  这人的嘴啊,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deserves a beating ?

  人家这只是steward 密谋,哪里牵连到了妻子儿女?

  再看那邢浩,果然气的嘴都歪了。

  只是一时之间不好发作。

  当即赶紧上前一步,来打圆场,说了两句好听的,这才让邢浩面色好看了很多。

  然后说道:

  “无论如何,这一趟买卖咱们就算是成了。

  “也算是不辱使命。

  “既如此,那咱们玉龙镖局便在此处跟邢patriarch 告辞。”

  “这是哪里话?”

  邢浩一听连连摇头:

  “诸位一路辛苦,这都到家门口了,岂有过家门而不入的道理?

  “咱们便先到府内落脚。

  “明日让咱们款待一番诸位,吃饱喝足,再踏归途不迟。”

  那中年人hearing this ,正要摇头。

  就听到Qilin 剑客said with a smile :

  “那就deference is no substitute for obedience 了。”

  邢浩又是一愣,自己不过是客气一句,这人倒是会打蛇顺杆上啊。

  眼下话已出口,也只能故作豪放:

  “好好好,金副escort chief 果然痛快,那咱们收拾一下这就回去。”

  当即着人收拾尸体。

  既然都是他邢门郎,自然不能扔在这里,曝尸荒野。

  倒是那中年人忍不住看了Qilin 剑客一眼,低声说道:

  “Xing Family 一裤子屎,镖物送到也就算了,没事往他家凑合什么?

  “这件事情既然是Xing Family 的Chief Steward 宋青所为。

  “你方才那句话保不齐就说到了点子上。

  “这豪门内斗,咱们更是不该沾惹……”

  “你以为我想?”

  Qilin 剑客curl one’s lip :

  “那位来了。”

  “那位?”

  中年人一愣:“哪位啊?”

  “escort chief 呗。”

  Qilin 剑客slightly smiled :

  “他来了,咱们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嘶!!!”

  中年人至此held breath cold air :

  “苏……”

  刚说了一个字,不等Qilin 剑客发作,便已经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一时之间眉梢眼角都带笑:

  “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说是来了还不到一个月。”

  Qilin 剑客said with a smile :

  “如今便在东升Inn 。

  “今夜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摸到了这边,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斩了那宋青?

  “这人自出rivers and lakes 开始,我就摸不准他的martial arts 。

  “现如今更是越发夸张,只是助我一臂之力,那宋青就全无余地,死的干干脆脆。

  “总之,现如今当务之急,便是先找到他再说。”

  “嗯嗯嗯。”

  中年人连连nodded 。

  想到在无生堂内大堂之内,见那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ability 。

  这西州之局,若是没有他来鼎定乾坤。

  心中总是虚的。

  如今他来了,便算是有了主心骨。

  话说至此,倒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唯有陈宇对自己的life saving benefactor 念念不忘。

  见到破庙里已经没有了Su Mo 的踪迹之后,满脸焦急:

  “这,这怎么人就走了呢?

  “他为我疗伤,耗费Inner Strength ,又被副escort chief 一撞……

  “如今体内贼去楼空尚未恢复,还身受重伤,这……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那可怎生是好?”

  Qilin 剑客听的直撇嘴。

  心说别说给你一个人疗伤,就算是给咱们所有人一起疗伤,对那人来说,也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的。

  不过想到先前陈宇说过Su Mo 化名surnamed Wu ,便顺口问了一句:

  “说来这位吴兄,叫什么名字?”

  “Wu Daoyou !”

  “……”

  Qilin 剑客呆了呆,心说果然不愧是Su Mo ,Wu Chengfeng 要是知道了,不得跟Su Mo 拼命?

  当然,说拼命并不准确,实则是自杀。

  摇了摇头,也不多说,待等邢浩着人收拾了尸体之后,便一起奔赴百岁城。

  按照邢浩的意思,是想邀请Qilin 剑客and the others 到Xing Family 去住。

  结果Qilin 剑客直言不讳:

  “我刚杀了宋青,去你Xing Family 未免不太方面,依我看,就在这附近找个Inn 就好。”

  一句话就给邢浩怼的哑口无言。

  只能答应下来。

  最后挑挑拣拣的,选中了东升Inn 。

  如今夜色已深,也没地打探,一直到了second day 早上,Qilin 剑客这才让那中年人出去谈谈,看看有没有一个叫Wu Daoyou 的住在这里?

  结果很快那中年人便回来了。

  一脸迷茫的说道:

  “Wu Daoyou 没有……倒是有个年轻的商人,自称Wu Chengfeng 。”

  “……”

  Qilin 剑客半晌无语。

  合着Su Mo 这是当了儿子当老子。

  这爷俩也不知道怎么惹他了,招他这么惦记。

  当即nodded :

  “就是他,住在何处?”

  “这……当真是他?”

  中年人有些迷茫,不知道Qilin 剑客为何如此肯定。

  不过看他solemnly vowed ,也不多说,便已经指点路径。

  当即两人起身,直奔Su Mo 所在的院子。

  只是并未just and honorable 的去,而是偷偷摸摸的往人家院子里摸。

  很快便已经来到了这院子的主屋之后。

  看看天色,寻思Su Mo 这会怎么都该醒了。

  现在推开窗户进去,想来不会扰了他的好梦。

  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就听得窗户oh la la 一声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Su Mo 探头往外看,见到他之后,顿时一笑:

  “这么早就起来做贼了?”

  “……”

  要不是打不过,Qilin 剑客有点想杀人。

  他瞪了Su Mo 一眼:

  “这不是怕你正跟你娘子行大礼吗?”

  “所以,你带着北先生在这里听墙根?”

  Su Mo 眼神顿时鄙夷。

  “我是那种人吗?”

  Qilin 剑客连忙分辨。

  Su Mo nodded :“随便了,进来吧。”

  “怎么能随便?”

  Qilin 剑客欲哭无泪,只能跟身边的人翻身进了屋。

  这中年人见到Su Mo 之后,紧忙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见过Escort Chief Su 。”

  说话之间,又瞥见了正站在另外一侧的Yang Xiaoyun ,又连忙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见过苏夫人。”

  Su Mo 和Yang Xiaoyun 当即回了一礼,这才said with a smile :

  “昨天晚上,听那位陈宇陈Escort 说Mr. Nan ……

  “我当时还在想,哪里来的一位Mr. Nan ?

  “didn’t expect ,原来不是Mr. Nan ,而是北先生。”

  眼前这位北先生,实则本是无生堂Second Temple Palace Lord 北长知。

  他这前半生,对无生堂忠心耿耿。

  一直到Su Mo 出现之后,这才发现,自己忠心之处,全都是一个笑话。

  其后落入Su Mo 手中,若是放了他,难免担心走漏消息。

  若是杀了,此人却又并无大恶,反而一生颇为悲催。

  索性就被Yang Yizhi 给带走了。

  如今看来,倒是已经彻底加入了Yang Yizhi 他们了。

  “让Escort Chief Su laugh 。”

  北长知有些sorry 的laughed :

  “大家都要做个化名,北这个姓太少见了,为了避免万一的可能,索性就给改成了南。”

  Su Mo slightly nodded ,抬眼瞥了这Qilin 剑客一眼:

  “那你呢?玉Qilin 变成了金虎……这也对不上啊?至少也得三个字……金老虎?”

  “……你才金老虎,你还狮子狗呢!”

  Qilin 剑客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眼瞅着Su Mo 眼神有些危险,连忙岔开话题:

  “你昨天晚上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昨日傍晚,咱们的人打探到了玉龙镖局出了事。”

  Yang Xiaoyun 看了Qilin 剑客一眼,开口说道:

  “他就坐不住了,不去看一眼怎么也不能放心。”

  “so that’s how it is ……”

  Qilin 剑客nodded ,但是紧跟着就是一愣:

  “等等,玉龙镖局出事了,你们担心什么?你们怎么知道,咱们在这里开了一间玉龙镖局?”

  Su Mo 和Yang Xiaoyun 对视了一眼,这才looked towards 了Qilin 剑客:

  “你不知道?

  “惊龙会着第十惊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打探情况。

  “全是因为这玉龙镖局而起。

  “你们只怕已经入了这惊龙会的眼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