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Max-Level Divine Art Chapter 606

  第606章 百岁城外长寿亭

  Su Mo 这话出口,Qilin 剑客和北长知全都木在了当场。

  “这……这impossible 啊……”

  半晌之后,Qilin 剑客这才艰难开口:

  “咱们自从来到西州之后,一直都在暗中打探。

  “三绝门那疯子sect master 说出来的那些地方,咱们甚至都没敢乱闯,就怕被这惊龙会发现。

  “至此为止,只是单纯经营镖局。

  “想着,待等在这rivers and lakes 上扬名立万一场,有这一层做掩护,不管做什么事情也都方便了许多。

  “这……惊龙会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盯上了咱们?”

  Su Mo 听他这么说,也是一愣。

  当初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还以为是玉龙镖局做了什么事情。

  这才引起了惊龙会的警觉。

  否则的话,惊龙会断然不会劳师动众。

  着第十惊前往Eastern Wilderness 调查。

  可是按照Qilin 剑客这说法,他们simply 不应该引起惊龙会的注意。

  那这惊龙会,到底是如何会察觉到这件事情的?

  他略微思忖,让Qilin 剑客和北长知先坐下。

  顺手倒了几杯茶,他端起一杯呷了一口。

  “先前来到百岁城的路上,我曾经遇到了一个名叫云满堂的人。”

  “云霞Sabrewielder 云满堂?”

  Qilin 剑客hearing this 一愣:“他怎么会在这里?”

  “天风十二煞为了Zhou Family 的传世宝玉,杀了Zhou Family whole family 。

  “这云满堂虽然未曾明言,但是显然这传世宝玉就在他的身上。

  “他这一路走来,是打算前往Xing Family 求援。”

  Su Mo 也未曾隐瞒,将先前的事情,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敬龙堂……”

  Qilin 剑客挠了挠脑袋:

  “简直都是乱七八糟……

  “这敬龙堂咱们也知道,mysterious 的厉害。

  “Old Yang ……cough cough ,杨Senior and I elder sister 他们,一直觉得敬龙堂就是惊龙会。

  “毕竟名字相似,又同样mysterious 。

  “如此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如果说他跟惊龙会没有关系,恐怕谁will not 相信。

  “但是我总觉得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正是因为这名字这么像,惊龙会何必多此一举树立起来一个敬龙堂?

  “掩耳盗听?

  “但是这事我也只能想想。

  “而他们想要调查这敬龙堂,也寻不到地方。

  “didn’t expect ,竟然还有小Hall Master 及冠这件事情在前。”

  他说到这里,却又frowned :

  “但是Xing Family 又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邢老太爷打算去凑那小Hall Master 的热闹,这东西都到家门口了,宋青忽然带人劫镖,又是为了哪般?”

  左右东西都是他们Xing Family 的。

  何必一家人抢来抢去?

  北长知则是looked thoughtful ,slightly nodded 。

  “归根结底,只怕or for 了那小Hall Master 的及冠之礼。”

  Su Mo 轻声开口说道:

  “只是didn’t expect ,你们竟然也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这事一言难尽。”

  Qilin 剑客curl one’s lip :

  “西州本就人生地不熟,咱们这帮人,自身martial arts 也不敢随意动用。

  “尤其是Senior Yang 的Azure Dragon Eight Wilderness Point To Cloud Spear 。

  “简直就是自带招牌,不怕不知道的,就怕有知道的。

  “也就我跟我姐好一点,未曾如何于人前展现所学。

  “否则的话,想开镖局都不容易。

  “能够在这短短时间之内,打出名头,也是Senior Yang 经验丰富老道。

  “可纵然如此,rivers and lakes 上的消息了解仍旧有限。

  “天风十二煞成名rivers and lakes 已久,Xing Family 更不用说,高门大户,乃是传世的Martial World Aristocratic Family 。

  “他们能够得到这个消息,实则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cough cough cough ……”

  北长知听Qilin 剑客把话说完,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Qilin 剑客拿眼看他。

  就见到北长知咧嘴一笑:

  “其实,这个消息,咱们这边也得到了。

  “玉姑娘他们打算也弄到一份请帖……”

  “???”

  Qilin 剑客骤然looked towards 了北长知:

  “为什么我不知道?”

  “他们觉得,你不知道更适合一些。”

  “……那为什么你知道?”

  “因为我知道,不影响大局。”

  “所以,我知道就会影响大局了?”

  Qilin 剑客一时之间,又气又冷又抖。

  北长知干笑了两声,这话属实不好搭腔。

  Su Mo 看了北长知一眼:

  “他们如今,该不会就在这百岁城吧?”

  “还没有。”

  北长知轻轻摇头:

  “原定计划,玉龙镖局掺和Xing Family 之事到此为止。

  “有副escort chief 牵头,咱们正可以离开的名正言顺。

  “这个时候,他们才会小心潜入Xing Family 附近。

  “其后Xing Family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跟咱们无关。

  “却didn’t expect ,Escort Chief Su 莅临西州,咱们这才临时改了主意。”

  “so that’s how it is ……putting it that way ,Xing Family 的事情,已经有些了解了?”

  “没错。”

  北长知laughed :

  “邢老太爷算是一代英雄人物。

  “然而传下子嗣却不太成才。

  “邢浩固然可以独当一面,但仅有守成之功,无扩张之力。

  “而邢浩的三个儿子,也是各有心机,彼此并非一体。

  “毕竟Position of Patriarch 只有一个。

  “宋青其实是Xing Family Second Young Master 的人。”

  “有意思了。”

  Qilin 剑客听到这里,忍不住sneered :

  “邢老太爷还没死,邢浩虽然人到中年,但是一身martial arts 正是Peak 。

  “这时候这三个小崽子就开始琢磨着Position of Patriarch 了?

  “不过……要送给邢老太爷的东西,自己的二孙子派人来抢。

  “邢浩对这事只怕不会一无所知吧?

  “难道说,这是有意纵容?

  “Aiya ,早知道的话,昨天晚上就不该杀了那宋青。

  “让他活着回去,Xing Family 更得乱。”

  他倒是洒脱,虽然被Yu Lingxin 和Yang Yizhi 他们瞒着消息的感觉不太舒服。

  但是转念便已经想通了。

  若是自己知道太多,反而不会自然,若非Su Mo 的话,按照昨天晚上的局势来看,自己必然会立刻就走。

  现如今留下来,倒是有些不太合适了。

  “so that’s how it is 。”

  Su Mo 听到这里,nodded :

  “Xing Family 一团乱麻,还请北先生知会我爹他们一声,若是事不可为,不必为难。

  “云满堂如今要去秋雨寨解救落蝶Fairy ,我已经着人跟随。

  “如果那封请帖在的话,说不得可以借此拿到手。

  “when the time comes 咱们还有机会,前往敬龙堂一探。

  “至少可以看看这小Hall Master ,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嗯……我自那云满堂的口中,对于西州rivers and lakes 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当中未曾听闻惊龙会三个字。

  “可是从现如今的情况来看,这惊龙会对于西州的统治,远在伱我思虑之上。

  “这一点,却是不能不防。”

  ”en. ”

  Qilin 剑客nodded :

  “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两件事情。”

  Su Mo 一笑:

  “我于Southern Sea 忘忧岛那边得到了一个消息,打算寻个人。”

  “忘忧岛?”

  Qilin 剑客一愣:“忘忧岛在Southern Sea 名头不小,咱们此前自Southern Sea 匆匆而过。听说过名头,didn’t expect 你竟然去了?你该不会是去花天酒地的吧?听说那里是个好地方,就是我姐不让我去。”

  “……”

  Su Mo 虚着眼眶子看他。

  Qilin 剑客本来说完想喝茶,被Su Mo 目光逼视,最后只好将茶杯放下:

  “你要找谁啊?”

  Su Mo 收回目光,懒得理他。

  而看他这模样,显然Southern Sea 上的消息传到了西州。

  却也并非闹得well known 。

  至少玉龙镖局这边,暂且还不清楚。

  轻轻摇头:

  “那个人叫邢Young Master 。”

  “Xing Family 的人?”

  Qilin 剑客一愣。

  Su Mo slightly smiled :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位邢Young Master 数月之前,一封密信发到了忘忧岛。

  “从忘忧岛上,购置了一批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

  “如今这些东西是我亲手自Southern Sea 送到了此地。”

  “……这位邢Young Master ,难道是邢浩的三个儿子之一?”

  Qilin 剑客眸子一亮:

  “如此倒是有趣,说不定就是这邢Second Young Master 呢。”

  “此人是谁,我其实并不在意。”

  Su Mo sighed :

  “我只是想要找人打听一个消息。”

  “哦?你说来听听。”

  Qilin 剑客一拍胸脯:

  “咱们到底比你们来的早了些时候,说不定你打听的事情,咱们就知道呢。”

  Su Mo slightly hesitated ,虽然感觉Qilin 剑客可能不太靠谱。

  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怀中那张纸拿了出来,摊开在了桌子上:

  “你看这个。”

  Qilin 剑客不敢小觑,被Su Mo 如此郑重其事,可见事情非凡。

  当即cautiously 拿起,却是一愣:

  “莲花?”

  抬头看了看Su Mo :

  “这是你哪个相好的给你留下的?”

  此言一出,Su Mo 和Yang Xiaoyun 一起眯着眼看他。

  Qilin 剑客subconsciously 的一缩脖子。

  北长知眼观鼻鼻关口口观心,心中嘟囔:

  “这真的是记吃不记打啊……”

  Su Mo sighed :“倘若当真是我相好的,我何必费尽心思找?”

  “许是一夜过后,觉得你这Eastern Wilderness number one expert 也merely this ,所以就跑了……”

  话音至此,就听得ka-cha 一声响。

  屁股下面的椅子已经炸了。

  整个人跌落在地,还不忘嘟囔:

  “但是你对她念念不忘,所以远渡重洋,也得将人找到?”

  Su Mo 轻轻摇头:

  “你这张嘴……好在当年爹把你送到了别的地方练武,若是居于闹市,你只怕活不过十岁。

  “说来,Vajra Temple 有一门Divine Ability 不错,你要不要练练?”

  “休想!”

  Qilin 剑客想都不想:

  “我Yu Clan 一族,现如今就剩下我跟我姐两个人。

  “她岁数大了,眼瞅着嫁不出去……

  “我这边还得等着成亲,为我Yu Clan 一族开枝散叶呢。

  “你休想骗我当和尚。

  “小心我姐寻你拼命。

  “不过那是什么Divine Ability ?”

  “闭口禅。”

  Su Mo 说的很认真。

  “告辞!”

  Qilin 剑客当然不会真的走。

  他看着面前这张纸还是一脸迷茫:

  “这是什么意思啊?”

  Su Mo 便将玄真Little Monk 还有那轩辕小扇的事情,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Qilin 剑客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发生了这种事情?

  “只不过想要调查这件事情,恐怕不太容易。

  “这滴Blood Lotus 花,不在一堂Eight Sects 九峰之内。

  “想来又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

  “这一类组织必定隐秘,若非遇到,很难从旁人口中听说。

  “你想要找Xing Family 打听,倒是一个门路。

  “不过这水面之下,难免会有牵扯,若是没有固然是皆大欢喜,若是有的话……那就是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了。”

  Su Mo 看了他两眼,slightly smiled :

  “这句话出口,至少说明你脑子还没坏。

  “行了,如今既然见了你的面,这百岁城不宜久留。

  “你们还是尽早离去吧。”

  “你刚才说了是两件事,还有一件事呢?”

  “找地方安家落户。”

  Su Mo 看了他一眼:

  “我本来打算跟玉龙镖局比邻而居。

  “如今看来,却是不太合适。

  “容易被惊龙会的人提前发现。

  “却也不能离得太远,否则的话,没个照应。

  “那第十惊被我所抓,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时间一长,必然瞒不过惊龙会的耳目。

  “when the time comes 难说他们会不会对你们提前下手……”

  这一点虽然可以作为引蛇出洞来用,但是在未曾摸清楚惊龙会所在之前,贸贸然使用,只会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

  纵然是想要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也绝非现在。

  相比之下,这敬龙堂,更让Su Mo 在意一些。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胸中已经勾勒出了一个图形。

  只不过现如今暂且还不是时候。

  想要做事,人手还不太够。

  好在距离这位小Hall Master 及冠之礼,还有一段时间,倒是不难布置。

  最后Su Mo 跟这Qilin 剑客还有北长知商议半晌,定下了一些东西之后,这两个人就偷偷默默地离开了。

  至此,房间里就剩下Su Mo 和Yang Xiaoyun 两口子。

  “爹他们马上就要到百岁城了。”

  Su Mo 拉过了Yang Xiaoyun 的手:

  “when the time comes ,找机会见上一面。”

  “这件事情不急的。”

  Yang Xiaoyun 却摇了摇头:

  “既然他们有事情要做,自然是以隐藏行踪为主。

  “若是贸然现身,只怕不美。

  “如今咱们既然已经身在西州,早晚会见到的。”

  Su Mo 看了Yang Xiaoyun 一眼,slightly nodded 。

  said with a smile :

  “既如此,那就着人将信物送到泰阳restaurant 吧。”

  跟这位邢Young Master 见面,需要以信物为准。

  其后听从对面的安排,于何处见面,在哪里交接。

  这些事情前后也得用上一两日时间。

  本以为这两日可以安静度过,却didn’t expect ,当天晚上就出了一件事。

  只不过这件事情,strictly speaking ,跟Su Mo 他们关联不大。

  当天晚上,邢浩设宴,请玉龙镖局副escort chief entire group 饮宴,席间百岁城City Lord 也在。

  对于这横出rivers and lakes 的玉龙镖局,显然颇为看重。

  而就在宴席过半的当口,忽然有expert 来袭。

  这帮人手段非比寻常。

  竟然以机关鸟为先头,冲入Xing Family 之内。

  内藏西州火神油。

  机关鸟不管是撞到了墙上,还是被Xing Family expert 打碎,火神油都会散落出来。

  顷刻之间,整个Xing Family 四处起火。

  怒喝之声,响彻云霄。

  其后便有一群人撕破夜空如飞而至,他们两臂之上,似有蝠翼,可暂借风势,虚空而行。

  到得Xing Family 之后,从天而降,大开杀戒。

  Su Mo 拉着Yang Xiaoyun ,Wei Ziyi ,小司徒还有甄小小他们站在屋顶上,远远围观fire sea 看戏。

  就听到有人高声喊道:

  “邢如海,将请帖和青霜剑交出,否则,灭你Xing Family whole family !!”

  这可谓是太岁头上动土。

  Xing Family 坐落百岁城多年,已经少有遇到此类情况了。

  当即双方战成一团。

  Su Mo 唯一担心的就是Qilin 剑客他们会不会为这乱战所伤。

  当然,事实证明这是Su Mo 想多了。

  Qilin 剑客虽然长了一张破嘴。

  但是为人却是机警的很。

  一瞅见这乱局发生,直接让北长知带着人遛出了Xing Family 大院。

  只剩下自己留在这里,出工不出力。

  同时观察局势,一旦情况不妙,当即脚底抹油。

  而之所以暂且不走,这是担心万一Xing Family 赢了,他要是提前跑,那不就很难看?

  如今手下走了,自己留在这里,就算是Xing Family 赢了,谁能说他不仗义?

  此战最终结果,仍旧是Xing Family 胜了。

  虽然原本的大寨子给烧的灰黑一片,但是来犯之敌被尽数打杀。

  邢老太爷于此战之中也亲自出手,十二路Fierce Wind Blade Art 着实是非同寻常,刀刀如风,人头如雨,只杀的鬼哭神嚎。

  经此一役,rivers and lakes 上知道了三件事情。

  第一,虎老雄风在,邢老太爷还是很行。

  第二,Xing Family 有份请帖,惹人觊觎。

  第三,青霜剑主的青霜剑,不知道为何,落到了Xing Family 的手里。

  一时之间整个Xing Family 都是愁云惨雾,感觉到了多事之秋。

  以至于Qilin 剑客跟Xing Family 作别的时候,Xing Family this time 连客气话都没说。

  两日之后,Su Mo 得到自泰阳restaurant 那边的回应。

  见面地点,不在城内。

  而是在百岁城外是长寿亭。

  因此一大清早,Su Mo 就领着甄小小,前往了长寿亭。

  轻装简行,少带人,是对面的要求。

  带着Yang Xiaoyun 她们招摇过市,未免过于惹眼。

  只带着一个甄小小,倒是挺合适的,这姑娘自胖变瘦,已经不再那般夺目,虽然模样好看,但因为自带憨气,也并非那般惊艳。

  临走之前,她本想跟牧山山借一杆Purple Gold 混元锤来耍。

  Su Mo 没让。

  最后只能苦兮兮的自Inn 厨房之内,顺了一条比她胳膊还粗的烤猪腿。

  她过去一张大胖脸,啃猪腿很是方便。

  现在脸盘子太小,双手抱着烤猪腿,整张脸埋在肉里大嚼。

  感觉过去可以轻易拿捏的烤猪腿,如今吃起来怎么这般费力?

  这让她很是不爽!

  两个人one after the other ,信步而行,转眼便已经到了那长寿亭前。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