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154

  第154章 搜查

  Gao Gong 离开了,去取最后一对大白腿了。

  而当他出现在外面时,可以明显感觉到气氛不一样了。

  到处都是治安团的精锐士兵,这些士兵跟地面上的那些炮灰不一样,更像是正宗的机械Legion ,绿色的金属外壳,流线形的装甲结构,符合运动力学的武器system ,背部挂着一口自动机枪,而双手部位则是两口弯刀型电锯,一双鲜红的电子眼不断打量着周围的行人。

  Gao Gong 看到一个明显有身份的middle age person 刚反抗两句,就被fiercely 按在地上,然后拖走。

  Gao Gong 没走几步,two figures 从天而降,背部是合金长刀,双手是大号的握刀器,肩头、腰部,还有飞镖的喷射口。

  这是机械忍者部队。

  “姓名、职位,”一个机械忍者声音ice-cold saying 。

  另一个机械忍者上下打量着Gao Gong ,突然道:“高顾问?”

  “你认识我?”

  “我曾经有幸在你的手下作战过,我叫左卫门。”

  “左卫门,”Gao Gong ‘唔’的一声:“你是松志君的手下么。”

  这个机械忍者虽然认出了Gao Gong ,但也并没有放行,而是谨慎道:“高顾问,请问伱要去哪里?”

  Gao Gong 指着母舰上最大的天堂酒店。

  “去大堂喝一杯。”

  左卫门示意另一个机械忍者让开道路,Gao Gong 没走两步,又走了回来,“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左卫门明显犹豫了下,好在这时,Gao Gong 在治安团的声望起了作用,左卫门看了看左右,小声道:“弗拉索阁下遭到了刺杀,现在正在大搜全舰。”

  Gao Gong 心里‘咯噔’一下,表面上却是shrugged ,吐槽道:“那这assassin 可真是courting death 啊,在天空母舰上刺杀,他是不打算逃了么。”

  “可不是。”

  Gao Gong 转身摆了摆手,可刚刚转身,表情就阴沉了下来。

  如果对方真的大搜全舰,搜到自己的房间,那乐子可就大了!

  Gao Gong 飞快步入大堂,来到吧台,this time 的服务员是个年轻男性,Gao Gong 讲了两句,对方nodded ,很快就在吧台上接通了虚拟通话功能,一个虚拟屏幕亮了起来,安娜那漂亮的不似正常人的脸蛋显了出来,她似乎是刚洗过洗澡,身上裹着纯white 的浴巾,隐约能看到凹凸不平的身材,两条大长腿露在外面。

  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lazily 的道:“这还真是稀奇,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

  Gao Gong calmly said :“关于能量泯灭剂的专卖,我可以考虑交给你。”

  安娜目光一亮,道:“真的?”

  “不过我需要一部分极乐会的客户名单。”

  安娜脸色迅速一变,“你怎么会知道极乐会?”

  华尔兹consortium 这两年的过的不太好,新出头的企业monster 太多,疯狂的挤压consortium 的主营业务。

  在这个前提下,极乐会就显的格外重要,它的会员中有很多都是内部consortium 、Foundation 的继承人,还有一些是旧文明时代的各国Imperial Family 、政党高层,他们手上甚至掌握着一、两条古代专业知识链。

  这些都是旧文明时代国家的核心遗产。

  安娜是怎么也impossible 答应这个条件的。

  “看来你是impossible 答应咯,”Gao Gong 作势挂掉电话。

  “你在哪里,我当面与你谈!”

  “天堂酒店一楼,过时不候。”

  Gao Gong 挂掉了电话,舔了舔嘴,这first step 算是成功了。

  只是,当Gao Gong 看到挨门挨户搜查的治安团士兵,他也不敢肯定一定能来得及。

  只是异血弗拉索怎么又被刺杀了?

  还是说,对方与玫瑰姐一样,都开始‘苏醒’了?

  ……

  “艹,来的这么快,打仗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积极。”

  Littlefinger 刚把一个昏迷少女藏在柜子里,顺着窗外一看,只见一个个女性士兵已经进入这座酒店。

  这些士兵长相妖治,身上是bright red 的鳞片,一条长长的蛇尾上,匕首一样的鳞片随着上台阶而起伏不定。

  六个沙漠分区、六个少将,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专属精锐,萧同的母城强殖者、格拉姆的基因调试warrior 、松本的机械忍者、张锋的刀锋warrior 、张海的近海卫队、而唯一的女性少将芙蕾雅,手下则是蛇美人卫队。

  这些蛇美人是基因工程的产物,她们拥有蛇类特有的perception ability ,擅长捆绑、暗杀、潜伏,有时候也会满足一些great character 的特殊癖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little wolfdog 刚出去,现在把他叫回来也来不及了。

  Littlefinger 急得要brow beaded with sweat ,他clenched the teeth ,准备把玫瑰姐重新‘分解’。

  手术刀刚刚插入身体,一条手臂猛的探出,钳住了他的手腕。

  ……

  安娜来的比Gao Gong 想的要迟,应该是在来的过程中被审问了一遍,她的脸色不大好看。

  “这群地面上的肮脏土著!”

  安娜又瞥了Gao Gong 一眼,语气僵硬道:“没有说你。”

  Gao Gong 看了看左右,道:“你是打算在这里谈?”

  安娜看着越来越多的守卫,也觉得在这里谈不是一个好主意。

  “开个房间吧。”

  Gao Gong 起身,牵起安娜的手掌,顺势揽住了她的腰,安娜frowned ,没有说话。

  与原生人不同,仿生人的world 观和她植入的人格模板息息相关,也就是说,打她‘出生’的时候,性格便定下来了。

  而安娜的人格模板是女仆模板,一切以主人的任务为第一选项。

  如果陪对方睡一觉,就能换取‘能量泯灭剂’的专卖权,在她看来,是件很划算的事。

  她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at worst 把别的男人用过的部位换掉便是。

  主人是不会在意的。

  在这方面,仿生人有着独特的优势。

  似乎是刚洗过澡的缘故,Gao Gong 能闻到对方头发上的香水味,high level 的仿生人,汗腺system 中储存的是highest 的香水,香汗淋漓对仿生人来说,可不只是一个形容词。

  似乎是来的匆忙,安娜身上只穿了一件大号的风衣,风衣内部的材料比较少,露出大片的白皙。

  二人handsome man and beautiful women ,一个是云端贵族的使者,一个是地上绿洲的新贵,二人走在楼道之上,就算是再严格的守卫也不敢阻拦。

  房门刚一关上,Gao Gong 就堵住了对方的嘴巴,把她按到床上。

  安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但脸色却在人工激素的操作下变的通红,散发出一种催情的幽香。

  她推开对方的手掌,声音attracting spirit seizing soul 。

  “先签下协议,我好好陪你——”

  “还有,告诉我,极乐会的消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Gao Gong 不答,而是用力抱住了对方,安娜刚想推开对方,这才发现,对方的手脚如同铜箍一样,死死的箍住她。

  “你——”

  next moment ,大面积的血肉从Gao Gong 身上窜出,覆盖对方的体表,钻入对方的体内,无数肉芽在二人连接之处挤出,似乎要把他们黏成一个大肉球。

  Gao Gong 的眼神充斥着诡异,“让我们‘合体’吧。”

  安娜终于知道,对方不是要自己的身子,而是要自己的命!

  眼中baleful aura 一闪,指头、肩头、膝盖便冒出黑洞洞的枪口。

  然而枪孔刚一冒出,就被血肉钻入,枪声变成了一种闷撞声。

  同时,身体各处的感应器也失去了联系。

  做为定制版的仿生人,安娜自然不只是这一点手段,手指上的黑宝石戒指突然亮起。

  next moment ,mecha 的外壳从皮肤上翻开,这不是纳米mecha ,而是‘人甲合一’,她整个人,便是一个人形mecha ,mecha 的变形让钻入体内的血肉压成肉糜。

  [你损失100点生命]

  [你的血量减少100点,进入‘肌肉拉伤’状态]

  [你损失50点生命]

  而Gao Gong 眼中也闪过一丝very ruthless 之色,next moment ,无数神经束从其眼耳口鼻中喷出,直接刺入对方的脸部。

  几乎就在神经束扎入对方的同时,对方mecha 变形的速度慢了下来,有些部位干脆就停止了。

  对方的双眼也变的茫然了起来。

  ‘搞定了?’

  然而next moment ,疯狂的挣扎之色再一次冒出,一层层‘电子墙壁’幻影凭空向自己压来,每一次压过来,都有几十条‘神经束’断裂。

  ‘靠,一个仿生人,居然装防火墙,你连君子都防!’

  mecha 用力一翻,后方掀开,one silhouette ,从mecha 中弹了出来,踉踉跄跄的冲向阳台。

  Gao Gong 眼中murderous aura 一闪,十几片silver white 枪梭从身上弹出,在in midair 组合成一口大号的梭形能量炮。

  至于这口‘梭形蜉蝣枪’为什么能通过检查。

  这就好比前朝的剑,斩不了今朝的官。

  你用Level 2 文明的检测设备,自然是查不出Level 3 文明的武器。

  blue 的光球瞬间凝聚成功,然而next moment ,Gao Gong 取消了发射。

  原因无它,安娜刚冲出阳台,一张纤细的手掌闪电般的抓住了她的脑袋,将她重重砸在了地上。

  同时,来人轻轻一划,两条大白腿弹射出来,一抓一转,这对雪white light 滑的运动工具便换了个主人。

  来人缓缓站了起来,身体各部位由隐形变成有形,blue 的电子纹路faintly discernible ,像极了攻壳机动队的某个经典场景。

  再见到黑玫瑰,Gao Gong 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话。

  “玫瑰姐,没有大腿,你是怎么过来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