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323

  有了秦椿子坐镇指挥,玩家们宛如变态遇到变态,快乐极了。

  他们何曾碰到过拼了命给你布置任务的npc。

  她甚至会因为任务完成不了,给你激励、给你嗑药、给你鞭挞。

  玩家们开心急了!

  于是,一个个同行在街头、在巷尾,甚至在公众场合,被十几个玩家按住、捆绑、拖走。

  拖到实验室里加工、试验、爆炸。

  一张张道德芯片的性能被检测出来。

  在十个生物scholar 、十个神经编辑者到位之后,针对‘道德芯片’的反向研究也开始加速。

  企业意志高兴极了,大多数人要么变态,要么不变态,大多数情况下,姐弟两个,总是有一个是不满意的。

  但玩家的出现成功满足了他们的癖好。

  很少有这么多人,介乎于变态与不变态之间。

  三天一过,那些挂掉的玩家怒气冲冲的过来,然后又喜气洋洋的出去。

  游戏资料片,你们不早说嘛。

  于是搞事的队伍日益壮大。

  ……

  此时,一座人气冷清的义体商店之中,一张小脸紧紧贴在玻璃上,鼻子都挤成猪鼻子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一件‘优异’级的义体,义体的牌子上,写了‘请勿触碰’四个大字。

  萧雨足足盯了一个小时。

  小天使自从福清岛回来之后,先是给红雨街的大家免费干了三天活儿,将红雨街收拾一清。

  然后在第四天,她终于清闲了下来,就准备找Boss 继续干活去。

  结果Gao Gong 不在,只给她留了一道信息,说是most recently 有事,让她爱干啥干啥。

  萧雨反思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最喜欢的,居然是跟人干架,不对,是除暴安良!

  然而不夜城的治安早已变了个模样。

  黑帮一夜之间彻底消失,活下来的都是良民。

  别说违法乱纪了,连个随地吐痰的都没有。

  然后萧雨就彻底无所事事了。

  顺带一提,早在进城的第一天,萧雨就被植入道德芯片。

  小天使表示,就这?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个一根筋少女的自我道德标准,要远在道德芯片的要求之上。

  满足的把玩了那条‘动力强化型机械臂’,顺便跟Boss 海聊了好一会儿,社牛少女开开心心的离开了。

  “小雨?”

  萧雨回头,“琴姨?”

  琴姨跟萧雨印象中的不一样了,以前的琴姨总是皱着眉头,一副急匆匆的模样,现在的琴姨满脸笑容,看上去还胖了一些。

  她还是那身标准的议员服,不过腰间挎了一个小篮子,篮子里是一些新鲜蔬菜。

  “好几年没见你了,现在你在干什么?走,到我家吃饭去!”

  一听到吃饭,萧雨目光一亮,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琴姨和他father 关系很好,二人一个没了老公,一个没了老婆,琴姨有一个残疾的儿子,而她老爹有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女儿,按照萧雨老爹的说法,二人好的同穿一条裤子。…

  虽然萧雨不明白同穿一条裤子是什么意思,但她经常见到二人躺在同一张床上。

  每一次琴姨来,她都得睡沙发。

  后来不知出了什么缘故,老爹与琴姨闹翻了,少女就很少见到对方了。

  this time 偶遇,萧雨还是很开心的。

  琴姨带着萧雨来到了她的家中,这里位于上中城区,比印象之中要好很多,以前这里是浑浊的空气、满天的机械眼线、粗糙的机械造物,非常不适合人居住。

  但是现在,这里多了好些大楼,各种悬空卖场,空气非常的清新。

  琴姨看着四处张望的萧雨,慈祥的laughed 。

  “等吃完饭后,我带你好好逛逛。”

  到了琴姨家里,一个清洁机器人早早把门打开,大厅中,一个四肢全被机械义体取代的少年正怔怔的坐在钢琴旁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杰,看看是谁来了。”

  叫做小杰的少年回头,露出一张delicate and pretty 的脸蛋,看到萧雨,目光一亮,“小雨!!”

  “小杰!?”萧雨瞪大了双眼,道:“你腿不疼了?”

  在萧雨的记忆中,小杰是罕见的机械幻肢症。

  普通的幻肢症是指肢体被切断后,仍然感知到肢体存在。

  一般这种情况,植入一个机械义体就好了。

  然而机械幻肢症有些不一样,他们的神经system 特殊,无法安装手足义体,一旦安装,就仿佛在血肉之中塞入机械体,疼痛的不能自已。

  “嗯!好了,你看!”小杰快速的绕了一个圈,said with a smile 。

  “very good !以前我老想带你出去玩,可你走都走不了,以后就有这机会了!”萧雨笑着patted 对方的肩膀,开心道。

  “嗯!!”

  琴姨微笑着看着这一幕,道:“你们玩,我去做饭。”

  琴姨一走,萧雨立刻双眼放光的道:“小杰,你用的是什么型号的义体,看上去好high level 啊,能借我玩玩吗?我现在机械体好烂的,Boss 都不给我换。”

  “可以啊,不过你还有Boss ?”小杰said curiously 。

  “嗯,包吃包住,还帮我还债,可好了,就是不肯帮我换义体。”

  萧雨熟练的把小杰义腿抬起来,放在大腿上,开始拆卸下来。

  “唔嗯。”

  “怎么了,弄疼你了?”萧雨抬头,呆呆问。

  小杰连忙摆手,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black liquid 十六型,平衡性做的很好,抓地功能强,”萧雨轻轻一跃,机械脚趾灵活的在墙壁、天花板上走了一圈,然后轻轻落下,机械承轴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看着对方灵活的姿态,小杰露出羡慕的表情。

  “不错不错,hahaha ,我们的义体大小一样唉。”

  小杰穿着萧雨的义体,露出一个sorry 的笑容。

  “就是impact 不行,没有我以前的烈fire bird 够劲,不过挺适合你的。”

  “吃饭了,你们——”…

  琴姨从厨房出来,看到相互换腿的少男少女,露出明显愕然的表情。

  “琴姨,你义体选的不错,小杰性格温柔,就适合这种性能稳定的义体。”

  “好了,”琴姨勉强laughed :“都这么大人了,还瞎玩,赶紧洗手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聊到了萧雨的father 。

  “事实证明,靠单打独斗,的确无法拯救社会,只有大企业,才有这么庞大的资源,去做出这样的事。”

  “公共福利街区,说的好听,谁又愿意付出呢,靠一两个英雄主义吗?”

  “将大企业的需求,与这个时代的需求结合,才是真正的未来!”

  “道德芯片就是未来,”琴姨慈爱的看了小杰一眼,“现在就很平和,不夜城很安全,像他这样的child ,也能够随便在外面走动,而不担心遇到不可抵御的风险。”

  “琴姨,”萧雨一脸严肃的抬起了头。

  “怎么了?”

  “饭盛少了!”

  ……

  吃完饭后,琴姨要带着萧雨和小杰出去走动,结果正好碰到了隔壁邻居,胡议员和她的仿生人女儿。

  仿生人little girl 很害羞,不过在萧雨这个社牛份子的带领下,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还是这个时代好啊,”胡议员摸着肚皮said with a smile 。

  “是啊,真好啊,”看着玩闹的三个小child ,琴姨也said with a smile 。

  一直快到晚上,萧雨才蹦蹦跳跳的回了家,一回家,就看到机械甲兵正在浏览新闻。

  这位古人离开福清岛后,似乎一下子就成了宅男。

  “great grandfather ,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因为机械甲兵不允许对方叫爷爷,所以萧雨就换了个称呼,this time ,机械甲兵并没有反对。

  机械甲兵slightly nodded ,他看的新闻,都是科技方面的,似乎是在判断古代科技与现代科技的差距。

  而萧雨也是习以为常,先是把large and small bags 的零食、衣服放在地上,然后拿起机油,开始调试起了自己的白板义体。

  衣服虽然漂亮,零食虽然好吃,但她最喜欢的,依旧是机械!

  “en? ”

  当给腿部义体上油的时候,萧雨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抚摸着那条粗糙的机械腿,一向乐观的她,表情突然变的奇怪了起来。

  一股强烈的情绪随着义体冲入脑中,这让萧雨很难受,让她情不自禁的将脑袋塞入膝盖中。

  机械甲兵手指一顿,新闻停止了切换。

  “当初,七号崩坏体在试验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奇妙的能力,那就是能够感知机械的情绪。”

  “我们做过很多试验,后来才确认,那不是机械的情绪,机械是没有情绪的,只有人有;或者说,七号所感知的,是曾经驾驭机械的人,所残留的情绪。”

  机械甲兵回头,电子音平静。

  “所以,你感受到了什么?”

  “巨大的痛苦。”

  萧雨如是说。

  ……

  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愤怒,愤怒如果用在好的方面,会成为社会改革的动力,而如果用在不好的方面,则会成为刑法改革的动力。

  赛博试验场的愤怒,基本上可以总结到两个方面,职场与规则,反过来的话,朋克与嬉皮。

  正如Gao Gong 手上的两个虚拟人格。

  朋克之魂:对企业的厌恶和对权力的抵触中,藏着革命的火种。

  嬉皮精神:对于自身的玩世不恭以及对规矩的蔑视,总之是对社会规则的反叛。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