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324

  朋克之魂、嬉皮精神,是生命实业已完成的两个项目。

  或者说,是该公司向‘虚拟人格’产业进军的first step 。

  当然,前脚刚迈出去,后脚老家就被道德芯片给掏了。

  这也导致这两种人格芯片完全没有量产的机会。

  Gao Gong 之所以对这两种芯片感兴趣,唯一的原因,便是他从这两张芯片上,看到了破解‘道德芯片’的曙光。

  朋克也好,嬉皮也罢,都有一种‘砸碎旧道德、建立新道德’的感觉。

  但光是这个,肯定是不够的。

  因为道德芯片本身,可以看作一个plus版的虚拟人格。

  或者说,究极良民。

  想要breakthrough 道德芯片,光靠这两张芯片,火力还是不足,光是算法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小A,帮我把两个芯片的代码展开。”

  “好的。”

  next moment ,无数的绿色代码像是雨水一样砸落。

  “让我看看,怎样制造一个适用于玩家的‘超级人格芯片’。”

  ……

  又是一天早上,包子happily 的出了门,他开心的原因在于,又开启了一个资料片。

  加上上一个任务链,他任务小Prince 的称号算是坐稳了。

  没走多久,他便听到了警报声,两个机械眼线、两个治安维持者迅速从街道上闪过,远处还能听到枪声。

  包子愣了一下,老实说,这种场景在half a month 前的不夜城是很常见的,但自从道德芯片植入展开之后,别说飙车、枪战,就算是口角纠纷都再也没见过。

  包子突然想到了什么,ugly complexion 了起来,赶紧跟着机械眼线冲了过去。

  果然如他所料,在治安维持者的包围下,几个玩家一边到处开枪,一边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来来来,玩什么和平模式,爷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全民枪战!”

  “装个锤子道德芯片,真当我们是吃素的?有ability 干死老子,三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艹,Level 20 的机械眼线怎么这么难打,居然不掉血!”

  包子的脸色越发阴沉,因为在玩家躲藏的商场之中,他看到了不少平民的尸体,甚至还有小孩。

  平心而论,包子不是Holy Mother 型玩家,在gta揸车的时候,也做过从街头撞到街尾的事。

  但这不一样。

  在他这个游戏里,npc几乎跟daoist 无异,打黑帮、打变态杀手这种野怪无所谓,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玩家,是不会对平民怪下手的,没什么大道理,良心过不去。

  而且从现实角度,martial power 值越高的怪,经验越多,打平民能赚什么经验。

  但in this world ,就是有一些混乱流的玩家,真不在意,或者说,真的就喜欢搞事!

  以前还好一些,满街都是黑帮怪,然而随着等级越高,怪越来越好杀,这些人就越发不满足。

  当没有怪的时候,这些人必然开始搞事。

  “道德芯片,道德芯片——”

  包子喃喃自语。

  很快,这几个玩家就被机械眼线击毙,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市民开始从各个地方钻出来,有人哭喊,有人大叫。

  有一个妇女崩溃叫道:“有医生吗,有医生吗?我儿子中枪了!”

  “我是医生!

  ”

  包子二话不说,直接冲了过去,right hand 一甩,医疗手臂上,弹出了十几个机关,上面是手术刀、绷带、止血剪、义体植入器等小装备。

  半个小时后,在那位mother 千恩万谢的态度下,包子看着被悬浮担架送走的少年,长吐了一口气。

  “二十三个人工数据消失。”

  一个登记的机械眼线如是道。

  “真特么全民枪战了!”包子忍不住骂道,他突然意识到,不管是什么等级的玩家,只要他想,那绝对就是恐怖分子的最好接班人。

  谁让他们死不了呢!

  这还只是个开始,包子绝对相信,只要道德芯片存在一天,只要游戏中依旧没有怪打,这种事绝对还会发生。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而且他同样意识到一个问题。

  就连玩家这类‘游戏人间’的角色,都开始造起反来,那些安装了道德芯片的人,就真的能一直‘道德’下去吗?

  他们会不会扛不住?

  包子抬起了头,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做为一个医生,他到现在还没有回访过家属呢!

  ……

  萧雨一连串灵巧的翻身,准确的避开了一个个摄像头,然后悄悄撬开了窗户,翻了进去。

  这是琴姨的房间。

  机械甲兵跟在后面,电子眼奇异的打量着萧雨。

  做为旧时代机器人,它并没有被安装道德芯片,所以它可以翻墙翻窗。

  但萧雨不一样,她可是安装了道德芯片的人,也就是说,她是需要遵守道德规则的。

  按照它看新闻的说法,道德芯片的运作原理之一,便是自身行为与社会秩序的‘差异化’。

  随地吐痰有没有问题?当然有,九成九的人都这样认为,但这不是major event 嘛,毕竟这不是随地大小便。

  但芯片的运作原理,‘有问题的’就是‘不能做的’。

  除非真的有这么一类人,百分百相信,自己的所行所为皆为正义,无论自己干了什么,都是正义之举,那这种人,的确是不在道德芯片的控制范围内。

  这种人,我们一般称之为脑残,或者说,热血番主角。

  这种人在现实基本impossible 存在的。

  很遗憾,萧雨就是这一类型的脑残。

  “小杰居然不在家。”

  萧雨自言自语,自从感觉到小杰deep in one’s heart 的巨大痛苦后,她就must 弄明白。

  “那我们回去?”机械甲兵问。

  萧雨有些不甘心的扫了一圈,nodded ,突然,她lightly exclaimed ,小耳朵紧贴在墙壁上。

  “我好像听到了敲击的声音,隔壁是Uncle Hu 和小樱桃的房间吧。”

  萧雨对那个给自己买了好多吃的的大肚子Uncle ,还是挺有好感的。

  但这个声音非常的有规律,并不像是打扫卫生的感觉。

  “我去看看!”

  机械甲兵shook the head ,知道这少女的正义心又爆棚了。

  照bottle gourd 画瓢,萧雨撬开了窗户,只见那个可爱的彷生人少女正坐在一个满是洋娃娃的房间中,手上拿着一个弹力球,正重复着丢墙的动作,一丢、一收,似乎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次了。

  “小樱桃,是我啊,我是你小雨elder sister !”

  彷生人少女木然的转过头,两眼茫然,然后又转了回去,重复之前的操作。

  “别喊了,她在充电,思维模块正处于‘睡眠’中,”机械甲兵扫了一眼,calmly said 。

  果不其然,地面有电路亮起,而少女裸露的手臂上,有细细的电气纹路。

  “哦,”萧雨挠了挠头,扫了一圈pink 、洋娃娃的房间,叉着腰叹气道:“Uncle Hu 的审美真不怎么样,一点也不懂少女的心思,换作是我,应该摆满义体和武器,最好走金属骷髅风。”

  你这风格更不怎么样。

  机械甲兵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电子眼rays of light 大亮,开始到处扫射。

  虽然他是上个时代的产物,但也是崩坏计划的衍生品之一,有些特殊科技,便是这个时代也少见。

  “咦?”

  机械甲兵打开了第二个抽屉,找出了一叠文件,还有一个思维盒。

  他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这个思维盒,就像是90年代的磁带播放器一样,是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产物。

  机械甲兵打开文件,却发现是死亡文件,胡议员的夫人,一个照片上看上去很温婉的夫人,死于某种癌症。

  而萧雨则好奇的打开了思维盒,一个温婉妇人的全息影像出现,虽然面色发白,但却笑着叮嘱着自己的女儿,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想她之类的。

  机械甲兵翻到了最下面,才发现死亡文件一共有两件,另一叠死亡文件是一个少女,长的跟夫人有五分相似,死于同样的癌症之下,死在一年之后。

  它放下资料,灰色照片中的少女,和彷生人小樱桃长的一模一样。

  机械甲兵最近天天浏览新闻,知道很多中产阶级,会因为家庭中的某一位的死亡,去定制一个一模一样的彷生人,用来弥补亲情的缺失。

  这种关系,叫做‘新时代亲情’。

  老实说,在它这种Ancient One 看来,这种关系多少有点怪,毕竟人死了就死了,再怎么像,毕竟不是同一个人。

  但这个时代的人却习以为常。

  “胡Aunt 真是一个好人,还知道叫小樱桃好好吃饭,”看完整个‘思维盒录像’,萧雨大大的眼珠中,此刻噙满了泪水。

  “好了,我们回去吧。”

  萧雨把思维盒递了过去,机械甲兵接过,却并没有放回去。

  “一半。”

  “en? 什么?”

  “我的意思是,这种古代加密思维盒,我们手上拿着的,只是一半,应该还有另一半,两个合一,才能读出死者的真实遗愿,”机械甲兵,paused ,“你忘了么,当初在福清岛,萧远山的那个,是三合一思维盒,比这个还要high level 一点。”

  萧雨complexion changed ,她是一根筋,但不是傻子,如果胡Aunt 特意做了思维盒,而且藏了一半,那她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机械甲兵两眼电子rays of light 再一次启动,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彷生少女小樱桃的身上,她手上的弹力球,正固定的落在墙壁的固定一处。

  “萧雨。”

  萧雨抿了抿嘴,眼中闪过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她的机械手掌突然抓住了弹力球,而另一个手掌按在了墙壁上。

  在她对面,彷生少女迷茫的双眼看着萧雨,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Master 级的铳劲发作,无声无息,大量的裂纹开始从墙壁生出,而萧雨也感受到了什么,童孔勐然睁大。

  随着墙壁分裂,一具腐烂的尸体勐然从墙壁上砸落,浓郁的尸臭味道,瞬间淹没了整座童话小屋。

  机械甲兵直接走上前去,从腐烂尸体的嘴巴部位,扣出了一个小型的思维盒,将她装到大号思维盒的里面。

  next moment ,胡夫人温婉的表情变的凄厉恐怖,瞪大的双眼似乎要撞在萧雨的脸上。

  “樱桃,快、快、快逃!

  ”

  ……

  人体实验中心,秦椿子正专业的压榨着员工们,临时被Gao Gong 叫了过来。

  这个女高管一旦火力全开,那效率是惊人的,原本只有不到十位员工的小企业,在短时间内,扩充近十倍。

  当然,这也得感谢虚幻联合,由于这家新兴巨头的大获成功,导致不夜城迎来了一波下岗潮。

  “Boss ,你找我?”

  “嗯,看看这个。”Gao Gong 递来一张很特殊的芯片。

  之所以特殊,因为这种芯片一半是微电路,另一半是生物血肉。

  秦椿子好奇的接过,结果刚一拿在手掌上,血肉的那一部分就自动嵌入了皮肤中,然后钻了进去。

  秦椿子face changed ,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缓缓歪起脑袋,怪异的打量着Gao Gong 。

  好半晌,等芯片弹了出去之后,她的表情才恢复原样。

  “感觉怎么样?”

  “非常的……奇妙。”

  Gao Gong nodded ,将beckoned ,芯片中血肉的一部分被吸了回去,只剩下一半的人工芯片。

  “道德芯片一统市场,现在不夜城人格芯片的生产价格,应该被压的很狠吧。”

  “嗯,本地几家虚拟人格开发商不是破产,就是被收购,现在大部分生产商,只能勉强度日”

  “芯片参数已经传给你了,我需要短时间内,制造十万枚这样的芯片!”

  “我明白,我会让他们全力生产的,顺便fiercely 压价,”秦椿子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问:“Boss ,这个芯片叫什么名字?”

  Gao Gong 想了想,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狂笑之蝠。”

  等秦椿子离开之后,Gao Gong 长吐了一口气,道:“小A,我要闭关3天,3天之内,任何消息不接,天塌下来也不管。”

  “好的,主人,对了,如果是杜女士和玫瑰女士的消息呢?”

  “那还是要接一下的,毕竟那属于本职工作。”

  很快,Gao Gong 来到了一座封闭的人体实验室中,随意按了几个按钮,五根冷藏的试管升了起来。

  狂暴之子、海舰兽、咆孝之眼、深海幽灵、水路两栖兽

  五种B-Rank bloodline ,Gao Gong 生物改造拉满,就靠这五种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