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329

  ‘变身的指望还是得落在福清岛上。’

  ‘荣Academician 研究机械变形、董刚研究神经连接、还缺一个生物学家,给我研究生物变形。’

  等玩家等级高了之后,就会发现升级其实并不难,最难的是各种科技改造。

  这要刷不知多少个任务的势力声望,才能获得改造。

  更可气的是,对方给你的,很多都是二流产品,谁说npc就不会偷奸耍滑的!

  ‘至于变身的方向嘛,蓝血人、纤维丛生命、碳基流体生物,哪一种先开发出来,就用哪一种。’

  军用机中,Gao Gong 正舒服的躺在椅子上,holding head 休息。

  旁边,军用机的AI,‘坦克萝莉’正好奇的打量着这口‘机裂大剑’,在这口剑上,它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

  “它也是机械生命?”

  “它是一条剑命。”Gao Gong said without thinking 。

  机裂大剑表面开始变形,一排能量喷口从一侧剑刃翻出,剑light flashed ,斩开了Gao Gong 的脖子。

  ‘坦克萝莉’嘴巴张的老大。

  Gao Gong 的脑袋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开个玩笑,别激动嘛,你是剑命,我不也是剑命么,咱们两最后不还是得Human and Sword Unity 么。”

  脑袋虽然掉了,嘴巴却没有停止。

  机裂大剑‘coldly snorted ’一声,剑柄开始变形,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爪子,抓住了Gao Gong 的脑袋,把它安装了回去。

  “你变形归变形,怎么连骄傲这种人格都点出来了,这可不是啥好事,别忘了,只有富婆才可以骄傲,我们做为little wolfdog ,讲究的是个欲拒还迎。”

  机裂大剑没搭理Gao Gong ,而是转头looked towards ‘坦克little loli ’,盯了几秒钟,大剑又开始变形,无数机械嵴椎、机械骨架、甚至机械义眼都弹了出来,片刻后,一个‘坦克小正太’变了出来。

  “哦~~你果然和我们一样!

  ”

  一号萝莉激动了,片刻后,另两尊隐卫机的全息projection 也跑了过来,争着要跟这位小正太玩耍。

  ‘难道深度变形下,xp也变了?这排异还真是高啊,’Gao Gong 扫了一眼,心道。

  他之所以将机械体化作大剑,并不是要转行做Swordsman ,而是只要机械体和生物体分离,排异就会达到一个他能接受的地步。

  另一边,童、对撞机、查派三人时不时交换一个眼色,最终,还是童开口了。

  “相信你也应该分辨出我们不是敌人,所以,我们可以真正的交流一下。”

  “交流,你讲的是一个词还是两个字?”

  童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脸色一下子通红起来,旁边的查派忍不住‘pu chi ’一声,然后被她fiercely 瞪了一眼。

  Gao Gong shrugged :“如果你是想通过我,顺藤摸瓜找到某位女士,那我劝你不要打这个主意,你刚刚也看到了,那些找我麻烦的人的下场。”

  “但如果你只是想要知道你们荒卷部长的下落,那我倒是可以帮你们一个小忙,前提是你们与我合作。” …

  三人精神一振,对撞机忍不住道:“怎么个合作法?”

  “某些时刻,拿出你们攻壳机动部的身份就足够了,”Gao Gong 只说了这一句,就闭目休憩了起来。

  查派眼中电子rays of light 一闪,一下子把三人拉入一个加密交流频道中。

  ‘他什么意思?’对撞机问。

  ‘荒卷部长的下落,下落?听他的意思,部长没有死?!’童语气中透着激动。

  ‘或许只是部长的尸体而已,’查派冷幽默了一句,随即就被另外两人fiercely 瞪了一眼。

  ‘再探探,童,卖弄你那为数不多的色相,再套点情报。’对撞机急道。

  ‘你这个套,她正经吗?’查派见童瞪过来,赶紧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再说说好话,别用对我们的语气,温柔一点,别把气氛搞的这么僵。’

  童思索了一下,严肃的问道:“我需要知道确切的信息,立刻告诉我!不然我就动用攻壳机动部的权力,向机代举报你,让你无法进入不夜城!”

  另外二人立刻绝倒,这就是你的温柔吗?

  Gao Gong 睁开一只眼,“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你大概猜的出来,我是准备在不夜城搞事,但是sorry ,晚了。”

  “什么意思?”

  “不用你举报,机代来了!”

  next moment ,三个坦克萝莉突然同时抱头蹲下,嘴巴‘wu wu ’作响。

  “不要打我!”

  “投降!投降!”

  “素子Captain 你在哪里啊?”

  Gao Gong looked towards 窗外,只见天空之上,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细看之,那乌云和雷电都是机械眼线和能量射线。

  “very powerful 的机械力量!Level 4 了吧!”

  对撞机明显startled ,一个只是驾驭轻型无人Legion 的机械主脑,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机械能?

  按照母城的标准,将Machine City 化作五个等级,Level 1 (防御级)、Level 2 (杀戮级)、Level 3 (机械级)、Level 4 (太空级)、Level 5 (准planet 级)。

  防御级是指拥有防御普通敌人的军事力量,这里的‘普通敌人’,一般是指反叛军。

  杀戮级则是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如核弹、超级病毒、卫星制导。

  大多数Machine City 是在Level 3 ,这里的机械级是指能对其它机械system 发起打击的能力,比如same level 的Machine City 。

  放在古代,就是彻底攻陷一个国家的力量。

  只有Level 4 、Level 5 是很少见的,Level 4 是指拥有外太空作战的能力,Level 5 是全球火力,单凭自己的defensive power 量,就能攻击到这座planet 的任何一个角落。

  童也明显startled 。

  感觉不一样了。

  眼前的这个机代,更加的强势、更加的overbearing 。

  “隐卫,打开防御system !”

  “无法打开。”

  “体表遭到渗透,wu wu wu ,很难受。”

  “有好多small insect 在爬。”

  Gao Gong 也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站了起来,手掌一伸,next moment ,机裂大剑直接射入掌中,神经元铠甲从剑柄中窜出,覆盖全身,一丝缝隙都没有。 …

  “我感受到一种来自基因层面的,非常不舒服的东西,不出意外的话,纳米武器。”

  这话一出,三人色变,哪怕是在母城之中,纳米武器都属于highest 的存在。

  1纳米为10亿分之一米,这种层面的东西,只要被开发出来,Level 2 文明的防御九成九是挡不住的。

  哪怕是没有丝毫缝隙的铠甲也不例外,它可以直接从分子间隙穿过,直接进入人体微观层面。

  [你遭受纳米分子的入侵,你的运动system 被控制,5%、10%、20%、25%……]

  [你遭受纳米分子的入侵,你的循环system 被控制,5%、10%……]

  [你遭受纳米分子的入侵,你的内分泌system 被控制20%、30%……]

  Gao Gong took a deep breath ,再吐出来,一道寒气从口中喷出,落在地面上,凝成冰层。

  “啊,好凉!好凉!好凉!”

  一个坦克萝莉凉的大叫。

  寒气迅速覆盖,直接延伸到了操作台上,甚至让不少system 都直接失灵了。

  “你干什么?”童惊道。

  “他这是用低温离子气体覆盖全身,这样哪怕纳米分子进入细胞层,也大概率会被冻住。”

  见二人不懂,对撞机直接道:“你就当他在体内丢了一颗核弹好了。”

  ‘乌云雷电’之下,Gao Gong 转过身来,眼珠也渐渐冰封,最后变成了一个超级冰人。

  S-Rank innate talent ‘血肉巨毯’ S-Rank innate talent ‘血肉融合’

  Gao Gong 制造了一个超微型的核冬天。

  next moment ,各大人体system 被控制的百分比开始疯狂下降。

  “小心!”

  查派cried out in surprise ,最先发现不对,两眼一翻,直接放弃了肉体,并在fleshy body 对面形成一道特殊幻影。

  这是他的超能力-虚拟思维,不借用任何物质存在思考的能力。

  很多时候,他都是先进入这种状态,再连接虚拟机,这样就可以一边享受,一边不用担心肾亏。

  但另外二人可没有这种能力。

  童immediately 被控住,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而对撞机loudly roared ,直接暴衣,记忆金属化作的肌肉开始快速蠕动了起来,甚至因为摩擦,发光发热,并产生强大的气流,这才是他的压箱底ability ——Berserker 形态。

  这种形态下,他的所有attribute 会成倍的增加,而损伤的部分又会在记忆金属的作用下recover completely ,绝对的无伤爆种。

  甚至可以一爆、二爆、三爆、四爆。

  每一次爆种,都是一次全方位的提升。

  正因如此,他才被称为攻壳机动部第二expert 。

  然而在纳米分子的作用下,钢铁肌肉的速度却越来越慢,最终彻底卡住,只有热气不断从体内溢出,透着一股焦湖味。

  “能控住的都控住了,也该现身了吧。”

  Gao Gong 澹然道,突然吐了一口寒气,next moment ,机裂大剑覆盖了一层寒冰,将渗透其中的纳米粒子冻住。

  这形象,霜之哀伤?不,机之哀伤!

  机裂又名机之哀伤,这名字还真没白取。

  “你再不来,那我可就走了啊。”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你觉得呢?”

  Gao Gong 双手握剑,勐的下插,一瞬间,整个隐卫机冰封。

  而好不容易借助辐射场吸满能量的碳原子反应堆,瞬间用光了一半。

  同一时间,一股恐怖的气场开始在Gao Gong 身上孕育。

  双Perfection 状态下,老子还没开挂过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