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330

  在极冻的环境下,隐卫机的一切system 全部失灵,然而这座海陆空三用机却悬浮在空中,并没有一头扎下来。

  唯一的原因,便是整个机器仿佛变成了一个核爆中心,能量存储system 都快要爆表了。

  动能一般是和热能划等号的,但是很少人知道,冰冻的能量,同样可以作为一种动能。

  比如一些冰冻系的宇宙射线、空间能源、暗物质,它呈现出的状态,都是极低温。

  在这种温度下,哪怕是naked eye 难见、Microscope 也难见的纳米粒子,也悬浮在了空中。

  在模湖的感应之中,它们似乎呈现了一种‘四足形态’。

  纳米wild beast ?

  在母城的标准中,Level 4 的机械主脑大概是80级的boss水准,真打起来,Gao Gong 大概率是干不过的,但只要他想跑,对方也是大概率追不上的。

  “看来当初与五代米勒动手,你留手了啊,”Gao Gong 古怪的laughed ,道:“或者说,当初与云端贵族交手的你,只是一半的你?”

  听到了这话,一直表现的强势霸道的机代终于露出了一丝迟疑。

  “你知道些什么?”

  “一体双生,两个机代,你能撑到现在,也是挺了不起的,不过现在你怕是撑不下去了吧。”

  “道德芯片、道德补全,与其说是企业的意志,不如说是你的意志,或者说,另一个机代的意志。”

  “你怎么知道?”

  “向人请教,是这个态度吗?”

  densely packed 的机械眼线已经将隐卫机堵的里三层、外三层,而在地面上,一些庞大的机械体也从硫酸江中爬了出来,这些机械体的体型,并不比大型机器人小上多少,甚至火力更强。

  这是另一座Machine City ,‘罪恶之都’的重机械Legion 。

  也就是说,机代一个主脑,实质控制着两支机械Legion ,乃至两座Machine City 。

  这才是它能成为Level 4 主脑的关键。

  至于Gao Gong 为什么知道。

  废话,他看过资料片啊。

  虽然兽潮杀进来,是压垮‘不夜城’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根据资料片中的画面,在兽潮杀进来之前,不夜城就已经乱成了一团,大量犯罪之城的市民涌进来,将城里搅的一塌湖涂。

  机代对抗机代,造成了无人防御兽潮,然后所有人都被wild beast 淹没。

  按照某些文艺玩家企业级的理解,人性混乱,被兽性吞噬,这是偶然,也是必然。

  按照时间来看,这个资料片,也是Machine Star 第一个资料片要出来了。

  见机代迟迟不语,Gao Go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或许,你也可以试一试,能不能活到抓到我,然后取出我的记忆。”

  最终,机代妥协了,或者说,妥协了一半,冰层开始碎裂,一丝丝寒气开始上升,最后幻化出了一个三米高的、面目模湖的女人。

  似你,八尺夫人!

  虽然看不清长相,但胸围还是被Gao Gong 一眼看了出来,deep and unmeasurable !

  而对方这般表现,也仿佛在说,别以为you brat 造了一个‘核冬天’,我就拿你没辙了。

  老娘玩弄能量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

  Gao Gong 也不在意,一屁股坐了下来,扫了一眼有些茫然的查派,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从哪里说起呢,就从你吞噬了犯罪之城的机械主脑开始说起吧。”

  “关中板块本来有两座Machine City ,一座叫做无日城、一座叫做不夜城,两座Machine City 长时间处于对抗状态,毕竟一座continent ,资源就这么多,你多吃一口,我就少吃一口。”

  “其中,无日城的企业发展的更快一些,也是最早做开始群体实验的,只不过它不是道德试验,而是犯罪试验。”

  “实验当然是失败了,企业撤离,主脑重创,大量人口数据流失,甚至让无日城被取消了Machine City 番号,成了彻头彻尾的法外之地、犯罪之都。”

  “但为什么失败,则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这种群体实验失败率本来就高、失败也是正常的,有人说,是在实验过程中,有强敌突然出现,干扰了进程,还有人说,是你在暗地里下手,重创了无日City Lord 脑,并趁机吸收了它的力量。”

  “现在看来,Third Type probability 最大。”

  “你这些年,一直在消化另一座主脑的庞大数据,但因为消化不良,诞生了第二人格。”

  “像你这种大型AI,诞生虚拟人格本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一旦发生,母城必然会来检查,而一旦露馅,‘数据清除’在所难免。”

  “所以你一直在隐瞒,一直在想办法消化这个人格。”

  “但你没有想到,这个人格出世的比你想象的早,甚至暗中培养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前美好互联的开创者,如今虚幻联合的CEO——休·劳瑞。”

  “而等道德芯片开始实行之后,你才意识到这个人的存在,甚至意识到另一个机代的存在,可惜,已经晚了!”

  “道德芯片的真正目标不是不夜城居民,而是你!”

  Gao Gong 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查派。

  “我说的对吗?”

  “你还是没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机代语气calmly said 。

  “别急嘛,故事还没说完呢,在这个故事的开端,不夜City Lord 脑吞噬了无日City Lord 脑,才有了接下来的一系列事。”

  “但当初无日城的群体实验,其实不仅有两个主脑之间的相互吞噬,意外是真的,突然出现的敌人也是真的。”

  “这个人就是母城的第一通缉要犯——彷生人领袖·叛乱A。”

  “所以,你是因为叛乱A,才知道这件事的?”机代的语气中透着一丝疑惑、一丝了然、一丝不可置信。

  “但A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个嘛?”

  Gao Gong 已经收回了‘核冬天状态’,抬头看了看,咂了咂嘴,next moment ,帝威发动!

  帝威(机械皇帝专属):强大的机械能化作帝sovereign’s prestige 压,所过之处,万机朝服,对古代机械拥有绝对的统治力

  golden light 淹没了隐卫机,淹没了机械眼线,冲出了‘乌云’,甚至止住了满空的闪电。

  “帝皇!

  ”

  查派现在后悔,非常的后悔。

  一个吞噬了机械主脑的主脑。

  一个跟叛乱A勾结的疑似古代帝皇。

  这是要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的节奏啊!

  刚刚我要是晕过去多好!

  机代沉默了起来,但Gao Gong 能感应到,那several dozen li 外的机械眼线已经开始撤退,包括地下的那些大型机械体,也重新走入了水面中。

  这说明对方信了。

  最brilliant 的谎言往往都是九真一假。

  资料片的内容自然都是真的。

  而叛乱A的事情,则是Gao Gong 半蒙半猜。

  毕竟在他的记忆中,能够将纳米技术玩的achieved perfection 的,只有那位特殊彷生人。

  母城没有纳米科技,Machine City 就更impossible 有。

  而他与A的关系,那就完全是扯澹了。

  当然也不算完全扯澹,毕竟Gao Gong 什么都没说。

  而机代能联想到什么,老实说,他也不知道。

  大家都是造反派,或许有什么共同语言吧。

  “原来他真的又找到了一个崩坏,真是厉害啊,”机代露出了感慨的表情。

  卧槽!

  崩坏、崩坏体!?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不过Gao Gong 依旧是一副‘endowed with extraordinary intelligence ’的谜语人表情,其实巴不得对方再说些什么。

  “那么,你能为我做些什么呢?”机代语气缓和了下来。

  Gao Gong 沉吟了下,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关键不在于我做什么,而是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另一个机代,是彻底毁灭它、还是驱逐、又或是重新融合?”

  “你应该明白,无论是你还是它,你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机代道:“既然你与A有联系,想比他也已经跟你说了我的情况,你去无日城,去把那一件东西给我取回来吧。”

  ‘叮’的一声,任务提示声响了起来。

  【任务:特殊的小黑箱】

  难度:困难

  任务简报:机代之争,是不夜城的命运分叉路口,向左,还是向右,将由你来决定

  任务时限:3日

  任务目标:寻找‘小黑箱’

  任务奖励:经验 30000、机代好感 1000、不夜城声望 2000、机械system 残缺*1 、彷生归源碎片*1

  擦,虽然我是谜语人,但我真的不清楚你要我找什么啊,是这玩意真的是一个black 箱子,还是‘黑箱子’只是代号。

  自己谜语、机代谜语、就连system 也谜语!

  as everyone knows ,当谜语人的数量达到3个,就会出现剧情卡顿的现象。

  而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时间还只有三天,一来一回,一天就过去了。

  然而表面上,Gao Gong 却是澹定的nodded 。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没问题了。”

  机代转过头,looked towards 查派,而这个超能力黑客顿时感到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压力,可惜这时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你先到我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next moment ,机代虚抓,查派瞬间消失。

  或者说,被分解成了无数的人体代码。

  这份‘化实为虚’的手段,tsk tsk ,只能说不愧是Level 4 主脑。

  机代looked towards Gao Gong :“你现在就出发?”

  Gao Gong 想了想,“不,我还要回城一趟。”

  “那也随你,”机代平静的道,然后looked towards 玻璃窗外,无数机械眼线已经消失,仿佛刚刚乌云滚滚的场景,只是一种错觉。

  “自己保重吧。”

  “en? ”Gao Gong 从这个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机代的silhouette 开始缓缓消散,就在消散的前一刻,Gao Gong 分明看到,对方的嘴角翘了一下。

  “只是,你真的确定,正在跟你说话的机代,是哪一个机代吗?”

  Gao Gong 背后一下子窜出了白毛汗。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