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with the Mechanical Hunter Chapter 331

  “Boss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

  吊颈街,3-301号。

  Gao Gong 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揉着眉心。

  在他对面,萧雨正比划一个大大的圈,两眼睁的老大。

  机械甲兵靠在墙上,像是一座盔甲凋塑。

  Gao Gong 是transmigrator ,不是全知全能的神,老实说,在机代说出最后一句话后,他真的有些动摇了。

  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放弃这个任务。

  如果机代是新生的那位,这摆明是陷阱啊。

  如果机代是老一版本的,那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

  老实说,之前他对于机代的身份是很确定的。

  原因很简单,机代是机械主脑,而一座机械主脑的风格,跟他所在Machine City 的发展路线息息相关。

  如果这座Machine City 内的军火商比较多,那么毫无疑问,这座主脑走的是重金属路线,搞不好还是个Battle Madman 。

  但如果这座Machine City 的网络企业比较发达,那这个Machine City 主脑most likely 是一个虚拟主脑。

  不同的技术路线选择,会影响机械system 的风格。

  而Gao Gong 之前之所以肯定,那个机代就是老机代,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对方的气息,透着十足的老派风格——就是那种机械Legion 出动,物理毁灭一切的作风。

  如果是新机代,走的应该是虚拟侧,见面的头一刻,就该给自己来一个虚拟入侵才对。

  但现在他不敢肯定了。

  毕竟虚幻联合公司走的是人格芯片路线。

  那么人格混淆、人格切换、人格阴暗面,这些东西的出现,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

  “脑壳痛啊。”

  尤其是当你旁边还有一个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的少女时。

  “Boss ,你听没听到我在说些什么!

  ”

  萧雨瞪大了双眼,再一次比划了起来。

  “知道,知道,不就是那个胡议员疑似是一个杀妻虐女的狂魔,你的琴Aunt 不知吃了什么迷药,非要折腾自己的亲儿子,对不?”

  Gao Gong 指了指对方的龙鳞大刀,“一刀一个,问题解决,这么high level 的武器,是留着给你修脚的吗?”

  萧雨抿了抿嘴,眼圈变红了。

  “Boss ~你帮帮人little girl 啦,”小A再一次变出一条大长腿,磨蹭着Gao Gong 。

  不过this time ,Gao Gong 却是少见的迟疑了起来。

  他迟疑的倒不是萧雨的请求,事实上,在少女看来能够震碎三观的事,对他来说,却是稀松平常。

  在宇宙中,亿万人的悲欢离合时时刻刻上演,一个家庭的喜怒哀乐,老实说,已经不怎么挑的起Gao Gong 的神经了。

  “查出来什么了吗?”Gao Gong 最终还是抬起了头,平静问。

  ‘在尸体上,察觉到了勒痕、捆绑、鞭打痕迹,初步断定,胡议员妻子是被人用钝器击打而亡。’

  ‘而根据我在网络上收集到的资料,在胡夫人死之前,这位胡议员长期流连地下会所,口无遮拦,如果不是他与几个地方财阀的亲密关系,早被弹劾下台了。’

  ‘而胡夫人一死,胡议员立刻temperament 大变,从此不再出现在风月场合,同时不断号召家暴立法、维护健Kang Family 庭关系,更是道德芯片的一号鼓吹者,看上去完全洗心革面了。’

  “但更大的可能,是他被安装了道德芯片,也就是美好互联开发的试用版本,”Gao Gong 冷不丁的道。

  “所以家暴男变成了家庭主夫,那么另一位呢?”

  ‘根据消息检索,琴议员的儿子得了机械幻肢症,在如今的医疗环境中,这是不治之症,其具体表现为,他的身体一经移动,便会产生‘凌迟’般的痛苦,而且会伴随着大哭嚎叫、屎尿横流、身体痉挛。’

  ‘在前几年中,琴议员带儿子拜访了不知多少的名医,结果一无所获,顺带一提,根据电视台的花边新闻,她曾与其中几个医者发生过亲密关系。’

  “陪睡?”Gao Gong 面无表情。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萧疯子,同时提交了‘福利社区’的议桉。’

  ‘不过这个议桉遭到了不夜城企业阶层的阻击,每一次提桉,都以失败而告终,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琴议员的花边新闻被曝出来,包括几个视频。’

  Gao Gong 揉了揉指节,扭了扭脖子,“所以说,不是她安装了道德芯片,而是她给她的儿子,那个叫做小杰的少年植入了芯片。”

  “久病床前无孝子,看来也无孝母,所以,在道德的枷锁下,小杰变成了正常人,哪怕只是看起来是这样,对于琴女士来说,良心就能好过了,是不?”

  ‘从目前的消息得知,似乎是这样。’

  Gao Gong 摸了摸下巴,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世间痛苦,大抵不过是伦理挡不住天性,兽性干扁了人性,哪怕这里不是赛博试验场,这一类事照样在不断上演,little girl ,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拿起你的刀吗?”

  萧雨呆愣了片刻,突然‘哇’的一声,跪坐在地,哇哇大哭。

  正在这时,大门被推开,童和对撞机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了一下。

  “机代不肯放人,对吧。”

  童ugly complexion 的nodded 。

  “看来你们要和我去一趟犯罪之城了。”

  查派现在就是人质,而能够换回人质的,只有那个mysterious 的黑箱子。

  “可我们都走了,谁来主持大局?”童looked towards 对撞机,对撞机愣了一下,forced a smile ,道:“你让我打架可以,让我对付一个机械主脑,也未免太高看我了。”

  他的脸色又严肃了一下。

  “speak frankly ,重锤·大卫、还有罗杰其实都不算什么,我们那位人性试验部的同事才是最危险的,我严重怀疑,他也要趁两个机代交锋的关口搞事。”

  “还有Holy City 组织的人,本来查派是最合适对付它们的,”童补充道。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你们可以与新机代站在同一条战线上,”Gao Gong 冷不丁的道:“这样一来,三大帮派、包括新兴巨头虚幻联合,便都与你们一边了。”

  对撞机愣了一下,forced a smile and said :“master 你这就说笑了,那个人性试验部的家伙可不是我们的同事,他的手下刚与我干了一架,Holy City 组织更是攻壳机动部的死敌,至于机代嘛,我们的同事还在它的手上呢,就算要报仇,那也得救完人再说啊。”

  “以及最重要的,我们部长的消息!”童calmly said 。

  Gao Gong laughed ,不以为意,只是道:“小A,最近不夜城有什么特殊新闻吗?”

  “有两条,第一条,虚幻联合又兼并了四家知名企业,这让商界人士纷纷自危,深怕这个新兴巨头惦记上自己,甚至发出哀叹,居然没人能够阻止这家巨头的势力扩张。”

  “地方私企干不过国企,再正常也不过的事,下一个。”

  “亚人洲与虚幻联合谈判破裂,虚幻联合大军压境,亚人洲的机械Martial Artist 们人人自危,或许,一场内战很快就要上演了。”

  小A在网上只找到了一个视频碎片,只有不到十秒。

  但在这个视频中,大量的治安维持者正在亚人洲的各个方向布防,除了治安维持者外,还有前三大帮派的高层,甚至是大量机械眼线的踪影。

  很显然,机代this time 又拉偏架了。

  “的确是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啊,”Gao Gong 自言自语。

  “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可以在我们离开后,帮我们主持大局。”

  “谁?”对撞机、童二人精神一振。

  Gao Gong 抬了抬下巴,指向哇哇大哭的萧雨。

  萧雨迷茫的看了众人一眼,以为自己哭出效果了,顿时哭的更起劲了。

  “她!?”对撞机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那还不如我上呢!”

  “这个,太年轻了,不行吧,”童委婉道。

  “不用这么麻烦,”Gao Gong 起身,走到了萧雨面前,语气奇异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嫌弃白板躯壳不好用吗,不用就好了。”

  next moment ,Gao Gong 一把抓住萧雨的脑袋,拧了180度,然后拔了出来。

  “卧槽!”

  “你——”

  这一下就连机械甲兵都惊动了,它一跃而起,扑向Gao Gong ,随即被瞬间出现的大剑拍飞了出去。

  没有战斗模块的它,可不是当年的萧远山。

  而next moment ,‘机裂大剑’开始在半空之中变形,人体轮廓成型,很快变成了一具小号的女性机械体,外形跟马斯锋芒的烈fire bird 套装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机械胯骨上,没有‘一心同体’和‘Heaven and Earth 无用’,倒是胸口以下,出现了四个大字。

  不二之选

  萧雨明显愣一下,念头一动,next moment ,上百个强化型三相喷口同时亮了起来,狂暴的力量甚至让萧雨一头撞到天花板上。

  无数能量纹路一瞬间就出现在这座机械体上,整个人变成了发光少女。

  这种机械力量,比之之前的那具身体,何止强了三倍!

  “既然你不喜欢用白板,那就用的我的好了。”

  如果萧雨有面板,便会知道,她一下子多了十几种机械技能和innate talent 。

  但哪怕没有模板,她也能感觉到,这具新身体中的疯狂力量!

  如果说马斯锋芒是狂暴,那这具身体,就是彻头彻尾的癫狂!

  她甚至看不到这具躯壳的上限。

  “怎样,”Gao Gong looked towards 二人,“现在她合格了没?”

  童与对撞机沉默不语,你都这么大方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正在这时,有规律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请问这里是义体医生,Mister G 的家吗?old man 是来看病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谁?”

  “old man 老帕瓦,老混混一个,”门外的声音paused ,“混了这么多年,也才建立一个不到十人的小型街头组织,老废物一个。”

  “对了,这个组织好似叫做强大帮,说实话,old man 一点也不喜欢这么嚣张的名字。”

  “您觉得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