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Ruri 的踢击对于Ryuto 而言属于“蚊子叮”的级别,踢在身上一点也不疼,软绵绵地有点像在按摩。

    再加上这位Eldest Miss 平时习惯在裙子下面穿black 的长筒袜或者连裤袜,high level 的连裤袜脚底部分传来丝滑的触感,更是增加了这个动作的涩气,看起来不像是在发动攻击,反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混蛋!人渣!败类!”

    “好了好了,你先听我解释啊!”

    被Ruri 踢了几脚后,害怕她又捂着小脚原地乱跳的Ryuto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地伸手握住了少女的脚踝,不让她再做出这种无意义的举动。

    “放……放手!”被Ryuto 抓住脚踝后,Ruri 猛地挣扎起来,可是凭她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挣脱,只能在那里无能狂怒。

    “你先听我解释,我就放手。”

    “get lost! Smelly Rogue !”

    呼……不听是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眼见现在Ruri 听不进人话,Ryuto 也就干脆使用了一些粗暴的手段。

    他握住Ruri 的小脚往旁边一甩,巧妙地将少女的平衡打乱后使其脚下一滑,不自觉地扑倒在了床上,然后被一只流氓般的右臂搂入怀中。

    把Ruri 放倒在床后,现在这张床铺上便出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场景。

    Ryuto 的右边趴着Sonya ,后者正抱着他的腰,纤细雪白的双脚正缠着他的右腿。

    而Ryuto 的左边则是抱着侧身倒地的Ruri ,将她的身子尽可能的搂进怀里,让两人的脑袋靠在一起。

    左拥右抱,实乃齐人之福。

    尤其这两位都还是一等一的大美女,那这就更是福气满满,都快要溢出来了。

    “你……”

    “我什么都没对Sonya 做过,只是她昨天晚上中了剧毒,我害怕她出事,这才留在客房里陪她,就这么简单。”

    赶在Ruri 继续发飙之前,Ryuto 将脸靠近她的脸蛋,眼睛紧盯住她的眼睛,用严肃认真的语气说道。

    当然,事实上还真就是这么回事,他也没有说谎。

    昨天晚上的确是因为Sonya 中了“地狱之蝶”的毒,Ryuto 害怕她出事才答应睡在这里,万一有什么事也能够立即从“cash recharge 商城”里买药救命。

    在Ryuto 的“cash recharge 商城”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奇妙medicine ,差不多是只要没当场暴毙就能救得回来的那种,只是肯不肯花钱的问题。

    可不知咋地,本来Ryuto 是睡在床铺旁边的,但他睡着睡着像是被某人拉进了床,然后被当做抱枕那样抱着睡了起来。

    后面Ryuto 才知道,Sonya 一直有抱着大毛熊玩偶睡觉的习惯,想必是这小鬼睡迷糊了,把旁边的Ryuto 当成了她的毛熊玩偶才给拉进了被子里。

    这一拉一抱,就变成了早上的这种情况。

    更凑巧的是,还没等Ryuto 睡醒,Ruri 便一大早上跑了过来……这不巧了么不是,三流地摊文里经常出现这种巧合,didn’t expect 现实里也有,真是ignorant 。

    听完了Ryuto 的解释后,Ruri 的面色也终于变好了一些,毕竟她知道了两人似乎没发生什么寡廉鲜耻的事。

    但她还是不爽地说道:”hmph ,都躺一个被窝里了,谁知道你没有趁机对Sonya 动手动脚。”

    “放心吧,对她动手也是在你后头,这样可以吗?”

    “……谁允许你对我动手了,shameless 。”

    be that as it may ,Ruri 的脸还是微slightly red 了红,看起来十分可爱。

    这种忽然变得暧昧起来的氛围,再加上两人正一起躺在床铺上(旁边还带着个电灯泡)的现实,让Ryuto 不禁朝Eldest Miss 那红润的小嘴亲去。

    呜……被亲了后,Ruri 先是装模作样地抵抗了一下,然后便所幸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跟Ryuto 在床上亲了起来。

    自从几个月前两人第一次亲吻后,这段时间Ryuto 也没少跟这位Eldest Miss 亲亲,每次她也都是表面抗拒,实际上像是喜欢得很。

    只不过总所周知,这大清早的,本来就属于男性的气血比较旺盛的时间段。

    再加上如今美人在怀,嘴上又传来柔软滑腻的触感,鼻子里闻着香甜的气息,那就更是让人忍不住会……困龙升天。

    这对于男性而言,是完全正常的现象,毕竟要是没有这种现象的话那也就谈不上什么繁衍后代了,人类就会灭亡。

    所以这困龙升天,便是拯救world 的神圣活动,绝对没有什么寡廉鲜耻的含义在内。

    亲着亲着,Ruri 的腿部在微微蠕动时也感觉到了那边升龙的情况,于是她的脸显得更红了,甚至闪电般把腿缩了回去。

    对于这种现象代表着的含义,Ruri 自然是心知肚明,只不过她毕竟不是肉食系的Yuna ,所以这种事对她而言还是早了点……早了一点点。

    然而,正当上面的两人正在展开着一场“口角之争”时,下面正抱着Ryuto 的腰睡大觉的Sonya 则是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非常尴尬的是,Sonya 的脸恰好靠着Ryuto 的侧腰,那里距离困龙升天的位置其实很近,一睁开眼睛就能够看见的那种。

    这……这是……什么玩意?蘑菇吗?

    在Ryuto 的后宫三人组中,Sonya 对于男女之间那些事的了解是最少的。

    因此别说是在这种刚刚醒来的迷糊状态了,哪怕是在完全清醒期,估计她也不知道这种身体变化代表着什么。

    也不知道是出于本能,还是感觉那玩意挡住了视线,Sonya 便伸出白皙滑嫩的手朝那边抓去,握住后想要将其挪开。

    ……

    ……

    ……

    如果是普通少女来做这个动作的话,那肯定是让人十分享受的。

    只不过Sonya 嘛,她的力气相较于普通的少女那肯定是多少有亿点点大,也就是大了几十倍吧,大到能把任何器官从别人身上徒手摘下来的那种地步。

    于是乎就在下一秒,房间里传来了一阵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惨叫。

    “哎?Sonya ?你在干什么!放手!快放手aaahhhh !”

    Sonya 可以发誓,她绝对没听过Ryuto 发出如此急切的叫声,仿佛如果自己再不放手的话就会闹出某种惨剧似的。

    “唔……早啊,你刚才怎么了?”

    几秒后,Sonya 这才松开手,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只不过她一眼看到的却是脸色有些苍白,似乎遭到了严重惊吓,正捂着某个部位趴在地上的Ryuto 。

    “……没,没事,你醒了。”

    顿时,Ryuto 不禁吞了一口唾沫,脸上却露出了cowering 的笑容。

    虽然Sonya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Ryuto 却知道刚才的情况其实非常惊险。

    尤其是这臭小鬼握住那根龙头棍就准备往下掰时,要不是Ryuto 反应的快用手挡住,他就得变成岛国第一个Court Eunuch 了。

    too terrifying 了,too terrifying 了真是,想到刚才那恐怖的一幕,Ryuto 不禁sighed 。

    清醒之后,Sonya 第二眼看到的则是坐在床铺上,一副pretty face 泛红,身体略微有些发软的Ruri 。

    她便疑惑地问道:“你过来干嘛?还有脸怎么那么红,不舒服吗?”

    “其实她倒不是因为不舒服而脸红,而是因为太舒……”

    “pei pei pei 呸呸!住口!不准再说下去了!滚回房间去换衣服!”

    还没等Ryuto 笑着把这句一半调侃、一半调情的话说完,Ruri 便脸蛋红红地将他moved towards “Asura 之间”外头推去。

    虽然Ruri 的力量impossible 推得动Ryuto ,不过他也就顺势逃离了这个Asura 场,回到自己的房间更衣洗漱去了。

    待Ryuto 离开后,Ruri 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伸着懒腰的Sonya ,frowned :“快去换衣服,居然穿成这样抱着Ryuto 睡觉,真是不知廉耻。”

    听到Ruri 的话时,Sonya 虽然比较迟钝,但也大概能闻得到话中那股子酸不拉叽的味道。

    “Aiya ?”少女咧起了嘴,高傲地said with a smile :“该不会有人嫉妒了吧?No way ,难道某人还没跟Ryuto 一起睡过?”

    “……哼,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脑子里装的都是伏特加吗。”

    面对着Sonya 那被人占尽便宜还自以为很帅的表情,Ruri 真的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不过她不敢。

    毕竟Sonya 可不是Ryuto ,踹这毛熊的话肯定会反过来被打,Ruri 可打不过Sonya 。

    但不管怎么说都好,Sonya 还是换上了平常穿的衣服,跟着Ruri 一起到外头去吃起了早餐。

    看到这毛熊小鬼居然一大早就喝伏特加时,Young Lady Ruri 又是一阵怒斥,不过Sonya 自然鸟will not 鸟她,反而喝得更加起劲了,甚至刻意发出了顿顿顿的声响。

    ……这氛围,真是麻烦啊。

    虽然早就知道Sonya 跟Ruri 的关系不是那么好,不过显然经过了刚刚早上的那次“左拥右抱事件”后,两人的对立关系一下子有了新的进展。

    尤其是当Ryuto 一左一右地跟这两个家伙坐在轿车上,往“Metropolitan No. 1 High School ”那边驶去时,他才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左右为难。

    不管Ruri 说些什么话,Sonya 都会找她的茬,反过来也是一样。

    而Ryuto 不管怎么回复其中一个人都好,另一个人就会顺势找Ryuto 的茬…….差不多是把他当皮球踢的那种。

    最恐怖的是,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这两个女人从餐桌开始斗嘴,一路斗到了学校门口都还在斗,而且还要把Ryuto 夹在她们中间斗,竟是活生生地演出了宫斗剧的感觉。

    这不是“两片面包夹芝士”,而是“两个frying pan 夹热狗”。

    Ryuto 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夹在烧热了的frying pan 中间的那条热狗,无论向着那边都不行,都会被烫到生活不能自理。

    实在被烦得没办法了后,Ryuto 便趁着那两个家伙斗嘴时悄悄溜了,迅速溜进了前面的校园里头。

    哎……真是拿她们没辙,如果Yuna Senpai 在的话就好了。

    走进校门时,Ryuto 不禁怀念起了Yuna Senpai 。

    毕竟只有那个女人能够发挥正宫气场制住Sonya 跟Ruri ,不让她们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地在Ryuto 耳边吵死个人。

    而且对比起毛毛躁躁的Sonya 跟锣碌牧鹆В故俏氯峥扇说脑蒲阊Ы慊岣稀芭选钡纳矸荩谝黄鹗币不岣娣……各种意义上的舒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