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  generally speaking ,当一位女性说出“想要吗?今晚的话……可以哦”这句话时。  她要表达的意思应该不是问人今晚想不想吃夜宵。  对于Yuna Senpai 此时的意思,Ryuto 自然不会这都不理解,否则那就不是憨,而是真蠢了。  speaking of which ,在如今的后宫三人组里头,Yuna 跟Ryuto 的关系本来就是最亲热的,因为Yuna 的胆子最大。  在恋爱“ABC”三个阶段,也就是“亲吻”、“爱抚”和“共寝”里头,Ruri 只来到了“A”,Sonya 连“A”都不是,而Yuna 则是连“B”都过了。  刚刚在Ryuto 摸她的脚和腿时,Yuna 没有拒绝,反倒是一副感觉非常有趣的样子。  甚至后面Ryuto 大着胆子、厚着脸皮悄悄碰了碰那对可爱的史莱姆时,Yuna 也没有什么不快的表示。  那种devastatingly beautiful 的魅力和犹如蜜桃般成熟的御姐身材混合在一起,散发出的是致命的吸引力。  而让这份吸引力变得更加恐怖的地方在于,Yuna 显然是愿意主动跟人亲热的那种性格……就比如现在。  虽然是一个genuine 、clear as ice and clean as jade 的少女,可这并不妨碍Yuna 主动出击。  因为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敢于尝试各种新事物,也更加喜欢各种享受。  这……这……这这这这这!  对于自己被Yuna Senpai 推倒了的这件事,Ryuto 一时间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同时呼吸也猛然加剧了起来。  此时的Yuna Senpai 刚刚洗完澡,身上那股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混合着好闻的沐浴露香气,配合那轻柔的丝质睡裙,更是将这位美人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even more how ,现在这位大美人还自己问出了“想要吗”这样根本impossible 有第二个答复的问题,那这能忍得住才有鬼咧。  于是几乎连想都没想,Ryuto 便来了一个slave 翻身把人跨,反过来将Yuna Senpai 放倒在床上,自己则是用手撑住枕头,看着她那带着迷离神情的双瞳。  “云……Yuna Senpai ,真的可以吗?”  “嗯,不过要温柔点哦,人家之前还没做过,听说刚开始会有点痛。”  “好……好的,我会很温柔的。”  终于,终于到这一天了吗,我终于可以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了。  看着躺在床上摆出一副爱咋咋地模样的Yuna Senpai ,Ryuto 顿时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后,Ryuto 便微微低下头,打算以一记热情的“啾”来作为这个火热夜晚的开端。  然而,正当这对恋人准备迈上全新的台阶时,Yuna Senpai 的房门处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淦!什么玩意!  瞬间,Ryuto 的身躯猛地从Yuna 身上弹开,尴尬的坐到了一旁。  而Yuna Senpai 也微微frowned ,用不是很愉快的语气问道:“……谁?”  “阿拉,你还没睡对吧?是mother 哦,我要进来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Yuna Senpai 的mother ,Tsukimi 真琴的声音。  mother ?她怎么会……呼,没办法了。  听到mother 的声音后,Yuna 连忙掀开被子示意Ryuto 躲进去,自己则是躺到Ryuto 身边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装出一副正在床上看书的样子,再拿起遥控按钮打开了门锁。try{mad1(‘gad2’);} catch(ex){}  Yuna 房间的门锁是那种电子锁,可以通过遥控开启,倒是不用下床去开门。  待Ryuto 连忙钻进被子的两秒后,真琴便推开门走了进来,moved towards Yuna 的床边走去。  来到床边后,真琴笑着对女儿说道:“还在看书呢?没打扰到你吧。”  “……tentatively 算是没有吧,你怎么忽然跑了过来。”  “今晚去久多夫人那里开茶会,地点恰好在这里附近,所以我就懒得回去了,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晚好陪陪可爱的女儿。”  说到这里,真琴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一副“开不开心?愉不愉快?”的模样。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mother 过来陪自己,那Yuna 肯定是会非常高兴的。  但今天可不同啊……本来Yuna 正准备跟男友踏上新的台阶,谁知却被突如其来的真琴给搅合了一手,导致她的脸色somewhat 怪异。  至于躲在被子里的Ryuto 嘛,那就显得更加尴尬了。  这叫什么事儿?这叫什么事儿啊?  我在女友房间里跟人亲热,结果丈母娘忽然来了,把我堵在了女友的被子里?  这种情况对于Ryuto 而言着实非常尴尬,也非常恐怖。  毕竟他无法想象真琴如果发现自己躲在她女儿床上的话,这位未来丈母娘的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但就在这时,更恐怖的事情来了。  真琴说着说着居然往Yuna 床上一坐,said with a smile :“今晚我就在这里跟你一起睡怎么样,咱们两母女也好久没一起睡过了。”  嘶!听到这句话的瞬间,Yuna 打了个冷颤,藏在她后头的Ryuto 也打了个冷颤,两人可谓是同步率满点。  开玩笑,还一起睡?真琴一会儿只要把被子掀开,那今晚大家就谁都别睡了。  “这个……不太好吧。”感受到了危机后,Yuna 那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了一滴冷汗,有些尴尬的说道。  “怎么不太好?以前咱们不是经常一起睡吗?”  “话是这么说,不过今天我……我有点感冒,怕传染到你,阿嚏!”  为了加强自己的说服力,Yuna 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可爱的喷嚏。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Ryuto 肯定会被这个喷嚏的声音萌到,不过现在的他可没这个心思,而是全副心神注意着二号Lady Mother-in-law 的举动。  拜托了,拜托了,你可千万不要过来啊。  不知道是Ryuto 的祈祷产生了效果,亦或者是Yuna 的喷嚏打得还算逼真。  真琴在听到后则是“阿拉”了一声,然后便说道:“那你今晚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到旁边的客房去睡,就不打扰你了。”  摸了摸Yuna 的脑袋后,真琴便悠哉悠哉地推开了房门,moved towards 旁边的客房走去。  呼……顿时,Ryuto 这才relaxed 。  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伸手搂住了Yuna 的纤纤细腰,said with a smile :“这下可真是够危险的,差点就被抓了个正着,hehe 。”  “确实,didn’t expect mother 会at this time 回来。”  握住了Ryuto 的手后,Yuna 却regretfully 说道:“不过看来今晚上做不成了,mother 就睡在隔壁的小客房,有什么声音的话会吵到她。”try{mad1(‘gad2’);} catch(ex){}  虽然“Tsukimi 别院”的房间隔音功能不错,但毕竟现在是大晚上,周围都寂静的很,要是两人在房间里那啥的话,住在隔壁的真琴听不到才奇怪。  但如果捂住嘴巴不发出声音的话,两人又感觉不够痛快,总感觉很是憋屈,那还不如不做。  “也只能这样了……真惨。”  这个道理Ryuto 自然知道,于是他也苦闷地nodded ,可是胸中那团火却始终没有下去。  怎么说呢,其实从之前Yuna Senpai 各种换装的时候开始,Ryuto 就一直很上火。  到后来Yuna Senpai 明确要帮他去火后,Ryuto 的火就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用夸张点的比喻来形容的话,Ryuto 此时就像是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如果没有宣泄的出口,那就只能等里头沸腾的熔浆慢慢平静下来才行。  但凡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人都知道,这个过程是很不爽的,像是打喷嚏打到一半被forcibly 憋了回去的那种感觉。  似乎感受到了Ryuto 的那股憋屈,Yuna 先是沉思了一下,然后对准备爬起身来离开的Ryuto 说道:“要不这样,都这么晚了,你今晚还是在这里住下吧。”  “额,但我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住下的话……有点折磨人啊。”  如果是在平时的话,能跟Yuna Senpai 睡一张床,哪怕只是单纯的一起睡,对于Ryuto 而言也是非常棒的享受。  可问题在于现在Ryuto 的火已经被她超大幅度勾了起来,正处于终极超频状态,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再跟她一起睡那就不是享受,而是变成折磨了。  就像是一个饿肚子饿了好几天的人被摆了一块肉放在眼前,可是这肉却不能吃,只能抱着肉睡觉……这谁受得了。  然而,Yuna 却小声在他耳边说道:“我知道……放心吧,会帮你解决掉,让你能睡个安稳觉的。”  啥?帮我解决掉?什么意思?  滴!还没等Ryuto 反应过来,Yuna Senpai 便拿起床头柜的遥控器,按下了熄灯的按钮。  next moment ,充满了少女幽香的房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一时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紧接着,床上传来了一阵[email protected]@的声音,Ryuto 感觉被子忽然一动,一个温热的身躯便掀开被子钻到了下方。  “云……Yuna Senpai ?”  “你躺下就好,这个方法是我从书上看来的,不知道能不能做成……总之先试试看吧。”  书?从书上看来的?试试看?这是……哦!哦哦哦哦!  正当Ryuto 没反应过来Yuna 到底在说些什么时,他却忽然感觉身躯一热,95th 章.倒数sixth stage 的动作便在这小小的被窝里被重现了出来。  原……原来是这样吗……Yuna Senpai ……真棒。  在被那从未体会过的感笼罩着时,Ryuto 不禁took a deep breath ,感觉整个人都陷入了那片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