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搜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一大清早,在那“Metropolitan No. 1 High School ”的二年A班教室之中,一股前所未见的低气压正在疯狂地肆虐着。

这股低气压的formidable power 之强,仿佛要将这间教室变成西伯利亚的冰原,甚至就连sensei 在讲课时都不自觉的将声音压低了几十个decibel 。

而导致这股低气压产生的源头,则是那位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边位置上的Eldest Miss ,Kamiya Ruri 。

从这位Kamiya 家的Eldest Miss 来到学校开始,她的脸色就没好看过。

虽说平时的Ruri 在学校也是一副非常清冷的神情,但清冷不等于臭脸,更不等于怒火冲烧和西伯利亚低气压。

不爽……

很不爽……

超级不爽……

此时,Ruri 一边坐在桌子上,一边伸手拿起自己常用的圆珠笔,不自觉地将笔尖在桌面上划来划去。

嘎吱、嘎吱、嘎吱。

轻微的嘎吱声响几乎传到了班里每一个同学的耳中,可是所有人却只敢低头看书,就连sensei 也不敢朝这位Eldest Miss 的方向看上一眼。

too terrifying 了,真的too terrifying 了。

大家都知道Kamiya Ruri 的身份特殊,气场也比一般的高中生强出许多,但却didn’t expect 她在生气的时候会散发出如此恐怖的感觉。

她仅仅只是坐在那里,仅仅只是坐在那里而已,却已经足以让所有人感觉到自己仿佛身处地狱,这个状态下的Ruri 就是这么恐怖。

大……Eldest Miss ,No way ,她居然为了Ryuto 那混蛋气成这样?

跟Eldest Miss 同样就读于二年A班的Mai 自然知道Ruri 今天为什么而气成这样,毫无疑问,就是跟今天早上的Ryuto 与Yuna 的交往事件有关。

差不多到第一节课上课之前,整个学校里的人基本上就都知道了那个新闻,都知道了三年级的校花Senior Sister ,Tsukimi Yuna 名花有主了的大新闻。

其实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Mai 就已经想到自家Eldest Miss 可能会发火,却didn’t expect 她居然会火到差点当场爆炸。

Ruri 是喜欢Ryuto 的,这点Mai 清楚的很。

但Mai 也知道Ryuto 正在跟Yuna 交往,而这也是Eldest Miss 本来就默许的。

那就让Mai 感到很奇怪了,明明Ruri 是允许Ryuto 跟Yuna 交往的,那她为什么会气成这样呢?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明明是我先来的。

的确,in this world ,没有谁比Ruri 更有资格说出这句话了。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Ryuto 是最先喜欢Ruri 的。

他第一个对Ruri 告白,第一个跟Ruri 共患难,第一个去Ruri 家里,第一个对Ruri 许下承诺,第一个跟Ruri 亲吻……

为什么?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他要跟Yuna 那家伙先公开啊?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不就显得我才是小三了吗!

ka-cha !想到这里,Ruri 那只纤细的手掌猛地用力,竟是forcibly 地将手中圆珠笔的笔尖折断在了桌面上,可见她的心中是何等不快!

的确,Ruri 的确是认可了Ryuto 想开后宫的念头,也承认Yuna 跟Sonya 有资格跟自己共侍一夫。

但即便如此……这个“正妻”的位置,Ruri 也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可恶,好想对所有人宣布,Ryuto 是我的人啊。

但是不行,Ruri 虽然很想昭示自己身为正宫正妻的权柄,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这里头的原因还是老一套,因为“Kamiya 家族”impossible 允许House Monarch 继承人在外头跟男人鬼混,

不单单“Kamiya 家族”不允许,“八咫乌”这个组织也是绝不允许的。

所以哪怕Ruri 再想宣誓主权也好,在没有解决掉“八咫乌”和“Kamiya 家族”的问题前,她都不能这么做。

烦躁,烦躁,烦躁。

越是想到这件事,Ruri 就越是感到烦躁不安,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然而,就在Ruri 那边正无能狂怒的时候,隔壁教室的Ryuto 却接到了一条特殊的短信。

滴滴、滴滴。伴随着手机传来一阵熟悉的声响,Ryuto 随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了上面的信息。

可就在看到那条信息的瞬间,Ryuto 却立即frowned ,然后猛地站起了身来。

这个动作将二年B班的同学和sensei 们都吓了一跳,可本人却丝毫没有理会教室里忽然寂静下来的空气,而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站起身来moved towards 外头走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Ryuto 旁若无人地走出了班级大门,所有人都愣住了,但碍于Ryuto 的身份和他的面子,到也没人敢多说些什么。

然而在走出教室后,他却做了一个更夸张的举动。

哒、da da da !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处响起,Ryuto 哗地推开了旁边二年A班的大门。

哎?哎哎哎哎?这不是?Kiryu Ryuto ?

看着Ryuto 忽然在上课时间推门走了进来,二年A班的sensei 跟同学们也顿时愣住了。

更夸张的是,进门后Ryuto 却径直来到了Ruri 的座位旁边,并且伸手将这位目瞪口呆的Eldest Miss 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最后迅速朝外头走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仅仅只是数秒之间的事情。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Ryuto 便已经拉着Ruri 来到了教室之外,整个过程看起来就像是在抢亲似的。

走出了好几步后,Ruri 才惊讶地试图甩开Ryuto 的手,并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等……等等!你在what the hell is happening 啊!”

不得不说,刚才Ryuto 的举动真的是非常的惊人。

他居然在上课时径直闯入了隔壁班,而且将Eldest Miss Ruri 从里头拉了出来。

如果没有合理解释的话,那么这件事恐怕将成为今天的第二个爆点,足以与“Yuna Ryuto 交往事件”并驾齐驱的那种爆点。

可正当Ruri 试图挣扎着的时候,Ryuto 却严肃地说道:“别闹……Mizue 夫人那边出事了,我们必须得马上赶往“Kamiya 御苑”。”

Mizue 夫人……mother 那边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Ruri 顿时浑身一颤,毕竟她做梦也didn’t expect Ryuto 从班级里把自己拉出来,居然是因为这种事。

不过就在next moment ,Ruri 却迅速想到了一个奇怪的疑点。

嗯?等等?mother 大人那边出事了,为什么我不知道?他会知道呢?

想到这里,Ruri 不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Kamiya Mizue 是Kamiya Ruri 的亲生mother ,两人的关系照理来说是in this world 最亲近的,没有之一。

但如今Mizue 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Ruri 却对此一无所知,反而是Ryuto 更快的得到了情报?这说不过去吧?

似乎知道Ruri 在想些什么,Ryuto 便拿出自己的手机,将上面那条Nekoyashiki Tunomaru 发来的短信给她看了看。

短信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写的是“夫人晕倒在地,速达。”

虽然只是这么八个字而已,可是表达的内容却是足以将让人看得horrible to see ……并且让Ruri 感到更加疑惑了。

搞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收到这条短信?Tunomaru 为什么要单单发给Ryuto ,却不发给我啊?我才是Kamiya 家的Eldest Miss ,我才是mother 的女儿吧?

就在这时,Ryuto 则是一边拉着Ruri 朝校外走去,一边解释道:“其实Mizue 夫人有些事一直都在瞒着你,她不想让你知道,所以Tunomaru 自然不会对你进行通知。”

“有些事一直在瞒着我?什……什么事?”

听到这里之后,Ruri 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狂跳了一下。

Ryuto 的话再结合刚才Mizue 晕倒的信息,以她的聪明才智,其实并不难猜想到那个最为糟糕的答案。

“……Mizue 夫人其实身患重病,她认为自己命不久矣,所以才不想将一些事情告诉你。”

我……这……mother 大人她……命不久矣?

瞬间,Ruri 走着走着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她的双腿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不自觉地朝前方倒去。

但Ruri 并没掉在地上,而是往前倒去的时候被Ryuto 顺势扶住。

嘿咻。下一秒,Ryuto 便将手放在了她的背部和腿弯,将Eldest Miss 那纤细的身躯以Princess 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别忘了,此时两人还在学校里头,虽然还是上课时间,但是在all around 还是隐约能够看到一些silhouette 的。

如果换做平时的话,Ruri 肯定不会允许Ryuto 在这种大庭广众的情况下,对自己做出这种如此亲密的动作,可是现在的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怎么可能,mother 大人她……”

“别急,认真听我说话好不好。”

Ryuto 自然明白Ruri 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后那种失魂落魄、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的心情,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但他却笑着在Ruri 耳边说道:“我刚刚说的是“她认为自己命不久矣”,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哎?听到这里,Ruri 的脑袋一下转向了Ryuto 的方向,用惊讶的目光望着这个男人。

Mizue 已经命不久矣。

Mizue 以为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这两句话之间仅仅只是加了一个“以为自己”,但代表的含义却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

难……难到说?

明白了Ryuto 的意思后,Ruri trembling with fear 地问道:“你的意思是……mother 大人还有救?她不会死?”

“当然。”Ryuto hearing this 露出了一个自信的表情,然后俯下脑袋,在Ruri 的额头上lightly 亲了一下。

“赌上我Kiryu Ryuto 的名字,绝对会让她活下去……否则我这几个月不就白忙活了吗。”

一想到自己这几个月的血泪史,Ryuto 就忍不住有种泪流泪流满面的感觉……甚至比Ruri 还想哭。

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最新章节地址:https://

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全文阅读地址:https://

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txt下载地址:https://

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手机阅读:https://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267章Mizue 夫人的病倒)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从Tokyo 反派开始dating sim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