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ing A Dating Sim from Tokyo Villain Chapter 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今天上午,Mizue 拿到了Nagahime 送过来的“流氓百Immortal Pill ”,然后立即就送去检验。

    “Kamiya 家族”的势力网在Tokyo tangled and complicated ,认识的专业检测机构自然极多,几乎不存在检验不出medicine 成分的可能。

    但是,这种情况却真的出现了。

    经过三家拥有国际一流水准的检验机构的分析来看,他们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结论,那就是这颗小小的药丸大概是从fire star 来的。

    ……

    看到那三份近乎一模一样的报告时,Mizue 感到十分无语,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这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毕竟system 那边派发出来的药的确跟来自fire star 没有什么区别,算是纯粹的外星科技,现代科技怎么可能检测出成分。

    但这最专业的检测机构都检测不出medicine 的成分,从某种角度而言这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因为起码能知道一点,那就是这药丸的功效超出了现代medicine 学的认知范围。

    超越现代medicine 学认知范围的medicine ,this thing 吃下去后只有两个结果,第一个是死的unfathomable mystery ,第二个是好的unfathomable mystery 。

    Mizue 自己就身患绝症,她的绝症也是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范围,放到现在可以用“魔法”或者“mysterious ”来形容。

    要对抗魔法,只能使用魔法,要杀Death God 秘,同样也要依靠mysterious 。

    所以发现Nagahime 给自己的药没有办法检测出成分后,Mizue 反而觉得这颗药能够治疗自己的概率一下子就增大了许多。

    在这种情况下,Mizue 不免认真的思考着,要不要服用这颗奇怪的药丸。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相当冒险的举动。

    毕竟送这颗药过来的人可是“Tenmoku 集团”的Boss ,是in this world 最凶最恶的女人。

    如果之前有人告诉Mizue ,她会考虑要不要吃Nagahime 送过来的药的话,她肯定会觉得那人的脑子有毛病。

    但在今天的接触过后,Mizue 却发现Nagahime 似乎有了一些改变。

    那个女人身上的气质依然混沌,依然恶意满满。

    可是在混沌和恶意之中,

她居然还散发出了一阵恋爱少女特有的甜美气息……这就让Mizue 感觉十分困惑了。

    Tenmoku Nagahime ,那个女人,居然会散发出恋爱少女的感觉。

    到底是我有毛病,还是this world 出了毛病。

    Mizue 不知道,她也暂时不想知道。

    她现在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自己的遗书里应该写些什么。

    没错,如今的“Kamiya 御苑”已经陷入了黑夜的笼罩。

    而Mizue 独自坐在书桌前,想着的却是如何写给女儿的遗书。

    之所以会写遗书,是因为Mizue 感觉自己可能会死。

    之所以感觉会死,是因为Mizue 打算服用这颗药丸。

    之所以服用药丸,是因为Mizue 想要继续活在世上。

    上面这几句话听起来somewhat 好笑,但现实的确如此。

    Mizue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她一定会死于绝症。

    不想死的话,也就只有Nagahime 这颗药有可能救她……只不过吃掉这颗药也有可能会死。

    因此这就是一个赌博,一个百分之五十概率的赌博。

    赌赢了,就能顺利活下去。

    赌输了,现场立马就嗝屁。

    呼……算了,扭扭捏捏不是我的作风,还是痛快点吃了吧。

    随便写完了遗书,交代了一下自己死后的事项后。

    Mizue 便端起旁边书桌上放着的水杯,一口合着水将那颗看起来十分特殊的药丸吞入了腹中。

    几乎就在服下medicine 的瞬间,这位Kamiya 家的当主便猛地body trembled ,整个身躯朝后倒去!

    唔……wu! 这是怎么回事?

    身体好热?像是腹中有股烈火正在燃烧?

    倒在地上的瞬间,Mizue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热得惊人。

    一股terrifying 的热力导致她的身体unable to move ,就像是一直被架在炭火上熏烤的羔羊。

    因为Mizue this time 是打算赌命,所以她已经吩咐所有人离开书房范围,包括贴身保护的如月等护神ninja 。

    所以当Mizue 倒在地上浑身发烫时,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救她……她也只能任命的躺在地板上,手里捏着那留给女儿的遗书。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吗?

    迷迷糊糊之间,Mizue 不禁这样想到。

    传说人在临死之前,眼中会闪过自己过去一生的轨迹,这就是所谓的“走马灯”。

    而Mizue 也似乎隐约看到了自己的过去,看到了自己从Youngest Lady Kamiya 到House Monarch ,再到Kamiya 当主的一生。

    啊……真是无趣的一生啊。

    回顾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后,Mizue 不禁这样想到。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must 活得轻松一点,自在一点,impudent 一点,起码是为了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他人而活。

    最后昏迷过去之前,Mizue 的心中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然而,当她反应过来自己没死的时候,已经是2nd day 的清晨了。

    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清晨的空气格外爽朗,外头传来了鸟儿清脆的叫声。

    Mizue 则是从地板上睁开了眼睛,感受着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

    speaking of which ,昨天服药后的高温灼烧其实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只不过Mizue 恰好晕了过去而已。

    经过昨晚那趟折腾后,清醒过来的Mizue 只感觉整个身躯都变得轻松了很多。

    ……我这是在做梦吗。

    待Mizue 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几二十岁的容貌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皮肤细滑水嫩,双眼炯炯有神,头发都变得更加漆黑柔顺了。

    如果不是女人的眼神中依然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Mizue 都要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时空倒转,回到了自己还在当Eldest Young Lady 的时候。

    Tenmoku Nagahime ……那家伙居然是认真的?她是从哪里来的这种divine medicine ?

    明白了自己的身体的确产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后,Mizue 也不仅想起了昨天Nagahime 的话。

    如果我说是来找你合作的,你会相信吗?

    别急着拒绝嘛,先听听我给你开出的条件如何?

    比如说我可以治疗你的绝症,还能放你女儿一条生路,让她以后不用再去做那what the hell “House Monarch ”。

    ……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Mizue 肯定觉得Nagahime 的那番话就是在忽悠人,把人当作傻子。

    但在亲身体会过了那颗药丸的mysterious effect 后,她这才反应过来Nagahime 并不是在骗人,那家伙居然是真心实意想来找自己合作。

    现在Mizue 的身体轻松无比,她的绝症显然已经好了个pretty close ,这已经充分证明了Nagahime 的诚意。

    “……如月。”这时,Mizue 在洗漱完毕后,moved towards 窗外喊了一声。

    话音未落,一个窈窕的silhouette 便出现在了Mizue 大人的面前,并且跪地道:“在,有何吩咐。”

    “去准备直升飞机,再叫上Tunomaru ,我要去“Freedom Tower ”。”

    “啊?自……Freedom Tower ?Mizue 大人您是认真的?”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如月的身躯显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因为她非常清楚这个目的地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

    开玩笑,Kamiya 家的当主要去Tenmoku 集团的总部,这不是……送a lamb in a tiger’s den 吗?

    “放心吧。”Mizue 却是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不会有事的,但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明白应该怎么做吧。”

    “……是。”

    隐蔽行动这种事情本来就是ninja 的拿手好戏,如月自然不会搞砸。

    可是在她亲自开着直升飞机moved towards “Tokyo Bay ”中部飞去时,这位护神ninja 依然心中感到忐忑无比。

    毕竟in the past 的这么多年里,“Kamiya 家族”和“Tenmoku 一族”都是死敌。

    但Mizue 大人此时却似乎有了新的想法,这着实是让如月absolutely 没有想到的。

    只不过,正当Mizue 那边乘坐着直升飞机朝“Freedom Tower ”飞来时,在那座高塔里头最顶楼的主人房里,新来的男主人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唔……我这是……怎么了?

    当Ryuto 睡醒后,他immediately 看到的便是陌生的天花板。

    天花板呈现出pink 的少女色泽,可是却涂鸦着许多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图案,显得十分没有协调性,再配合像是吊死在天花板上的金毛玩偶就更加恐怖了。

    这么稀奇古怪的房间,估计全world 也就只有Nagahime 的卧室。

    而此时的Ryuto 便是从Nagahime 的卧室,从她的床上醒来。

    并且在龙头醒来的同时,他还感觉到了从肩膀那边传来的轻微的呼吸,以及挂在自己半边身躯上的暖意。

    ……这就是做恶人的好处吗?虽然危险,却很享受。

    看着靠在自己肩上hu hu 睡着的Nagahime ,Ryuto 先是吞了一口唾沫,随后便感到了一阵安心。

    虽说昨天晚上的那场大战让他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了些许担忧,可是跟此时的安心感相比那又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了。

    是的,安心,跟Nagahime 在一起时,Ryuto 得到了实打实的安心感,就仿佛哪怕天塌下来也不会砸到自己似的。

    这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事,毕竟原本Nagahime 是这个游戏里的最Great Demon King ,应该是Ryuto 的主要敌人,他需要时刻警惕会不会被这位Demon King 用各种手段害死。

    可是经过了昨天后,Demon King 变成了枕边人,最大的敌人变成了最大的大腿。

    不得不说,在有了Nagahime 这个大腿的时候,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各种意义上的爽。

    尤其是当这位Demon King-sama 闭上眼睛躺在身边,素日里的邪恶和混沌被恬静的睡颜所代替时,Ryuto 真的有种自己是world 上最幸福的男人的感觉。

    毕竟Nagahime 这人啊,长的是真好看,甚至可以说是world 上最好看的女人了。

    只可惜平时的她多少显得太过强势、凶恶,以至于会让人不自觉地神经紧绷,没法放松地欣赏这位大美人的绝世容貌。

    但Nagahime 在睡着后就不同了,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位脑子正常的world number one beauty ,让Ryuto 忍不住盯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细细看了好久。

    “……好看吗?”正当Ryuto 考虑着要不要叫醒她时,Nagahime 却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 ,眼也不眨的问道。

    好么,感情这家伙早就醒了。

    被Nagahime 略微吓了一跳后,Ryuto 才真诚地replied :“好看,真好看,world 上也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人。”

    “glib tongue ,不过说的很有道理,我很喜欢。”

    伸手拉过Ryuto 的脑袋后,Nagahime 又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站起身来穿衣着袜。

    美人更衣本就是天下一大美景,even more how 是这种容貌、身材都无可挑剔的绝世美人。

    以至于Nagahime 在拿起一对black 蕾边长筒袜准备穿上时,Ryuto 已经忍不住差点cultivation deviation ,想要再作死一次。

    不行,不行,不行。

    我得节制一点,否则的话迟早死在她身上。

    一想起昨晚那要死要死的感觉,Ryuto 就不禁感到暗自后怕。

    不一会儿,Nagahime 便换好了一套相对正式的服装。

    她身上的那套优雅的black 礼群感觉十分庄重严肃,乌黑柔顺的长发齐腰垂落,配合black 的蕾丝袜与高跟鞋,举手投足间都流动着端庄典雅,仿佛要去巡视国家的皇后一般。

    只不过根据Ryuto 所知,平时的Nagahime 不太会做这么正式的打扮,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将自己的仪容仪表收拾完毕后,Nagahime 伸手patted Ryuto 的胸膛,said with a smile :“一会儿会有一位老友过来找我……你也收拾一下,一起跟我去见她吧,我亲爱的Kiryu 部长。 ”

    就在昨天晚上,Nagahime 就已经安排好了Ryuto 现在的新身份。

    加入“Tenmoku 集团”后,Ryuto 光荣地从“Dragon Group Young Master ”转职成了“Tenmoku 集团.兵器部部长”,也就是取代了被炸成渣渣灰的尼古拉的地位。

    但相比起自己新身份,Ryuto 更在意的是一会儿要见的那位“老友”的身份。

    “Nagahime 大人,你的老友是……”

    “那个女人你虽然没有见过,但也应该挺熟悉的了,毕竟你昨天才从人家家里出来,并且试图勾搭人家女儿嘛,hehe 。”

    说到“勾搭人家女儿”时,Nagahime 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 ,对Ryuto 露出了一个带着一丝危险气息的笑容。

    我?从人家家里出来?勾搭人家女儿?

    等等,难道说,那个老友是……

    正当Ryuto 忽然想到了那个名字时,门口则是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