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 Gate Immortal Path Chapter 4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少司命眼中露出一丝黯然,有些惋惜的说道:“但是,大司命还没有完全转化就被一股力量拉到了这里,她虽然是无限接近于heavenly demon 的,可因为蜕变不完全,也成了这里的一员。”

“听起来Interesting ,看来,这Heavenly Demon Clan 中也并非全是邪恶!”

Yun Shisan nodded ,的确有这样的Heart Demon ,可见,Heavenly Demon Clan 也不是全都邪恶的,这一点,他承认,但是,这个大司命是不是如此就不知道了,他更不知道少司命是不是在骗自己。

不过,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不会轻易的相信少司命,即便她拥有一半Human Race 血脉又如何?在这么一个大染缸里面,哪有不变色的。

“不过,这与你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少司命没有正面回答Yun Shisan ,而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道:“大司命对我没有排斥,反而对我很好,后来Heavenly Demon Clan 都知道了我的情况,当然有很多人想要将我杀了,毕竟,我身上有着一半Human Race 的血脉。

但就在他们都要将我处死的时候,大司命央求隗云,先带我去见Demon Lord ,让Demon Lord 处置我,我知道,大司命这么做也是无奈,这只是最后的一线机会,若非这样,Heavenly Demon Clan 人不会放过我。

然而,Demon Lord 见到我之后,非但没有杀我,反而对我有了些兴趣,将我留在身边一段时间,也给了我一个特权,以后Heavenly Demon Clan 人想要见Demon Lord ,都要通过我。”

“那很好呀,有Demon Lord 罩着,under one person ,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这挺好的。”因祸得福,还获得了这么大的特权,这可是Supreme 的荣耀呀。

有了这样的荣耀,这无疑是Demon Lord 的恩赐,但是,Yun Shisan 不明白,少司命跟着自己一路到这里,不应该是杀了他给Demon Lord 报仇,以报知遇之恩的吗?

怎么反而是让他带她离开呢?这不符合逻辑呀,莫不成,这少司命就是吃里扒外的主?

Yun Shisan 有些怀疑的looked towards 少司命。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后来我才知道,Demon Lord 不杀我是因为,他在尝试离开Underground World 失败之后,就开始打Human Race 的主意,就是通过body possession 借助Human Race 的身体离开这里。

但是,这里可没有Human Race ,and the others 族进来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数万年不来一人,这是不现实的。

他发现了我这样的情况之后,就想在我身上寻找突破口,我只是他的另一个试验品而已,不过,我的身体虽然有一半Human Race 的血脉,可终究不是纯正的Human Race ,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依旧不能离开Underground World 。”

“原来是这样!”

Yun Shisan nodded ,虽然不能完全相信少司命,但是,他却来了几分兴趣,摊手示意道:“继续说。”

少司命看着Yun Shisan 的眼睛,认真的说道:“Demon Lord 用我做尝试的事情还是被大司命知道了,大司命为了占我一卦星象,临死前,告诉我,说千年之后,你会来到这里,并且,Demon Lord 会被你打败,让我跟你离开这里。”

“pa 、啪、啪……”

Yun Shisan 拍起手,一边nodded 一边说道:“故事编造得不错,但是,有些不实际,前面都说得好好的哦,有条有理,可是,后面就出戏了。

不过,谁没有个梦想呢,人呀,有时候总会有点不切实际的梦想,我能理解。”

少司命一愣,next moment ,一下窜到Yun Shisan 身前,双手掐着他的双臂,瞪眼看着他,高声喊道:“这不是故事,这是真事,请你must 相信我,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Yun Shisan 被少司命抓着,心中也是一惊,尽管两人的距离并不远,但是,少司命的速度之快,却令他毫无反应的时间。

这令他惊出一身冷汗,好在,少司命并不是要攻击他,这让他稍稍的放下心来。

看少司命急切的模样,她说的应该是真的,不过,他还有一个很大的疑惑,这个问题能推翻她所说的一切。

“你先别紧张,别急,别急!”

Yun Shisan 慢慢的拨开少司命的jade hand ,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说的话中有一个很大的漏洞。

你说,你与大司命都是占星师,你身上的确也有一丝Star Power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拥有Star Power 的。

但是,你看呀,就这地方,all black, no daylight ,更别说看星辰了,没有星辰,哪来的星象?怎么占星?还是你们有什么特殊之处?”

“有的,这里有星辰的,这里,每隔一段时间,每隔一年都会出现一次星辰,那天,我们是可以看到星辰的。”

少司命说到这里,有些激动,她很喜欢那一天,那不仅仅是因为有星辰,可以占星,更是因为,在这all black, no daylight 的Underground World 中,那一天很特别。

那一天,他们可以看到漫天的星辰,那one after another 闪烁这璀璨starlight 的星辰,真的好美。

“真是这样吗?”

若是这样的话,少司命身上的Star Power 也解释得通了,那她说的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带她出去不是问题,可问题是,他不了解少司命。

并且少司命可是有着下泉境的cultivation base ,这样的实力,带出去无疑是let the tiger returns to the mountains ,他压不住呀。

要是,少司命心术不正,造下来的孽业还是要落到他头上,毕竟,人是他带出去的。

少司命连忙nodded and said :“是这样的,要不,你等半年,半年之后就是starlight 降临的时候,when the time comes 你就知道了。”

“半年?”

Yun Shisan 摇摇头,他没有时间,他现在就想出去,看着少司命,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没有时间,大司命既然说,让你跟我离开,那她有没有告诉你,我会不会带你离开?”

少司命hearing this ,脸色顿时有些蔫了,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大司命确实没有说Yun Shisan 一定会带她离开,只是说,这是她离开的机会,能不能争取就看她自己了。

“是吧,你的Master ,大司命都没有说我一定能,或者会带你离开。”

Yun Shisan 见到少司命的神情就已经明白了,这不是肯定的,即便是大司命占星之术通天,她也算不到他的事情,能算到他会来就很逆天了。

毕竟,他可不是一般人,先不说他是transmigrator ,就说他的那些前世都不是等闲之辈,想要算关于他的事情,近乎impossible 。

“我的确能带你离开,但是……”

Yun Shisan 思忖了片刻,说道:“这样吧,我没有时间等,我也无法确定你说的是否真实,这是其一。

其二,我不了解你,不知道你的秉性,你别急,在一个大染缸中出来的你,我不相信,带你出去,要是你为恶天下,我也会被你害死,这样的事情我不干。

你若是想跟我出去,签主仆契约,你不想出去,那就另当别论,你可以就此离去,让Heavenly Demon Clan 来追杀我也行。”

“主仆契约?”

“不错,我主你仆,愿意就签,不愿意就走,你想做过一场也行!”

Yun Shisan 说着,right hand 上one after another 死气苑如Divine Dragon 般盘旋,向着邪月汇聚,只要少司命表露出一丝敌意,二十万杀的戮神斩顷刻间就可以斩出。

少司命有些犹豫,她虽然没有想过出去之后要做什么,更没有想过要屠戮天下。

但是Yun Shisan 考虑的并没有错,加上一些束缚是正常的。

只是,主仆契约太严重了,一旦签下主仆契约,她将要与Yun Shisan 生死与同,是她要与Yun Shisan 生死与同,并不是Yun Shisan 要与她生死与共。

这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契约,Yun Shisan 若是身殒,她必定不能独存,她的lifespan 比纯正的人类cultivator 长多了。

这倒不是什么问题,cultivator 的lifespan 会根据cultivation base 的提升增加,并且,达到某种层次就能挣脱寿数的限制。

但是,cultivator 的world 是很危险的,争斗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多少cultivator 能做到真正的寿终正寝。

Yun Shisan 陨落,她也会随同,但是,她陨落却不会对Yun Shisan 有任何的影响,这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契约。

沉默了许久,少司命有些幽怨的说道:“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你不过是担心我出去之后会做出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牵连到你,但是,这个你可以放心,没有非要签订主仆契约吧?”

Yun Shisan 摇摇头,说道:“我对你一无所知,你说的那些也只是你的片面之词,我也无从考究,我怎么能放心?这是我带你出去的底线!”

少司命有些不甘心的说道:“非得是主仆契约吗?你只是给我一些束缚,其它的契约也可以呀,我还可以立下Heavenly Dao Oath 、Heart Demon 誓言、大道誓约,这都可以呀。”

这可是主仆契约,不是儿戏,一旦签订,她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的,一切行为还要听命于Yun Shisan ,包括性命都不属于她自己,这就像是一个卖身契。

这样的契约签下,她就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一般人will not 签下这样的契约,即便是cultivator 收宠物,那也很少用这样的契约,只是一个更为简化的recognizing Master 而已。

Yun Shisan 直接无视了少司命幽怨的目光,坚决的说道:“就主仆契约,这不是菜市场,没有讨价还价的,还是那句话,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也可以动手试试。

还Heavenly Dao Oath ,我不相信这个,Heavenly Dao 有眼,但有时候不是睁开的,大道誓言,我也不相信,Heart Demon 誓言,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本身就是半个heavenly demon ,trifling Heart Demon 誓言能对你有什么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