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 Gate Immortal Path Chapter 6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拿起这仅剩下空壳的仙剑,随手丢给罗锦绣,说道:“这仙剑虽然受损严重,不过,你若是找到一条上好的spirituality ,再寻一位注Spirit Master 注灵,虽然不能与原来的Sword Spirit 相比,但是,恢复到准Immortal Artifact 不是问题。”

    注Spirit Master 确实可以注灵,一般情况,注Spirit Master 只会给一些有spirituality 的武器注灵,注入一些比原武器微弱的spirituality ,让其吞噬,将spirituality 培养强大。

    因为,原生的spirituality 才是最契合的,也只有原生的spirituality 才能让武器发挥最大的作用。

    但是,原生spirituality 太弱,没有培养价值,或者simply 没有spirituality ,那么久可以注入更好的spirituality 取而代之。

    这些spirituality 的来源,可以是万物之灵,可以是spirit plant 、exotic flowers and rare herbs 的精魄,或者是已经化形的Spirit Race 。

    也有兽魂、妖魂,甚至是人的灵魂、Divine Soul ,但是,这样的注Spirit Master 基本是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一般注Spirit Master ,即便是用妖魂也是用没有化形为Monster Race 的妖魂、兽魂。

    “这、这……”

    罗锦绣接住long sword ,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Yun Shisan ,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尽管已经损毁,但是,即便不能恢复成Immortal Artifact ,可注灵之后,稍加蕴养,那也是一件准Immortal Artifact 呀。

    她没有想要,Yun Shisan 竟然就这么将一件准Immortal Artifact 送给她了。

    “放心,流影没有意见的!”

    Yun Shisan 摆摆手,还以为罗锦绣的为难是因为流影,毕竟,这long sword 之前可是流影的本体。

    流影hearing this 当即nodded 说道:“我没意见,这剑身已经用不着了,主人你可以自行处理。”

    “这注灵之后,稍加蕴养还是一件准Immortal Artifact ,并且,还不是寻常的准Immortal Artifact 能比拟的,你这就送我了?”

    罗锦绣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这可是准Immortal Artifact 呀,即便是太素教底蕴深厚,那也仅仅只有两柄准Immortal Artifact ,一柄准Immortal Artifact 对于一个Immortal Sect 的实力提升是毋庸置疑的。

    “准Immortal Artifact 而已,你若是给我做百年侍女,Immortal Artifact 都可以给你,还可以先给你!”Yun Shisan 摆摆手,半开玩said with a smile 。

    “Fellow Daoist 说笑了,Fellow Daoist 身边娇艳无数,就莫要打趣我了!”

    罗锦绣calm ,dignified 一个太素教Sect Lord ,去给人做侍女,这只要脑子没有进水,恐怕也不会这么做。

    她虽然很想要Immortal Artifact ,若是她仅仅是代表自己,为了Immortal Artifact ,她还真有可能会答应的。

    可是,她却不仅仅是自己,还是一lord of the cult ,先有太素教才有她,没有太素教,谁又会在意她是谁,最多也不过是一个Earth Immortal powerhouse 而已。

    若是没有太素教,说不定她还cultivation 不到Earth Immortal 层次呢。

    Immortal Artifact 的确是诱人,但是,为了Immortal Artifact ,让她一个Immortal Sect Sect Lord 做侍女,卑躬屈膝,端茶倒水,甚至暖床叠被,这样太素教即便得到了Immortal Artifact ,那颜面和存?

    Yun Shisan 飒然一笑,道:“也并非是寻常的侍女,做剑侍就好,放心,不用你暖床叠被!”

    剑侍,就像是随从,或者说是追随者,确实不是寻常的侍女,但也等于的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Yun Shisan ,成为他的属下。

    不过,剑侍比起一般的属下不同,剑侍是跟随主子身边的,这也需要极大的忠心。

    只是,相对于侍女,那就好太多了,她隐隐有些意动。

    她放下身份,作为剑侍追随于Yun Shisan ,这看上去,短时间内,虽然还是有损太素教的颜面,但是,Yun Shisan 却非ordinary person ,若是他崛起,太素教一样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

    最为关键的是,一柄Immortal Artifact 呀,用百年的时间,换来一柄Immortal Artifact ,这还是值得的。

    百年而已,百年时间对于一个immortal cultivator 而言,弹指即逝,更遑论她已经是阴泉境的Earth Immortal powerhouse ,不缺这百年时间。

    “Fellow Daoist 你身边群花娇艳,我虽然自认有些许姿容,但相比起这位云渺Fairy 却也somewhat not up to par ,你又何必开这样的玩笑呢!”

    罗锦绣嫣然一笑,这一笑宛如牡丹绽放,娇美而高贵,却又不失端庄。

    确实,她虽然也算covering moon, shaming flowers ,但是,比起云渺还是差了一些,当然,这也只是仅凭容貌而言,若论气质,云渺暂时还是比不上她的。

    气质这样的东西,需要时间与环境培养,虽然有的人生来就有非尊即贵的气质,但是,一个人的气质也是会因为接触的东西、环境,以及眼界改变的。

    云渺现在还有些懵,静静的看着,也不说话,她不明白,怎么突然就想让罗锦绣当剑侍了。

    不过她知道,Yun Shisan 不是好色之徒,绝不会见色起意,这么做必定是有着他的原因,只是,这时候也不好多问。

    Yun Shisan laughed ,也没有坐上高位,而是向着一旁的椅子走去,说道:“你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我这次让你来,确实有件事要你帮忙。

    先坐下吧,不用客气,随便一点,这也不是我家,我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说着就在椅子上做了下来。

    这时候,罗锦绣心中却有些空落落的感觉,似乎,自己错过了一场great opportunity 。

    不过,这时候再说这事已经不适合了,盈盈的在椅子上坐下之后,beautiful eyes 闪烁的looked towards 对面而坐的Yun Shisan ,疑惑道:“不知Fellow Daoist 有何事?看我能否帮忙。”

    心中暗暗祈祷,可不要是与圣宫有关的事情,她可不想at this time 与这件事情扯上关系,太素教一向不主张争斗,可不能参与到这件事中。

    在她看来,后天就是Holy Son 与凤Huang Tiannu 成婚的日子,而Yun Shisan 放言要杀上圣宫的,这时候叫她过来,多半是与这件事情有关。

    其实,她是想多了,Yun Shisan 既然敢说杀上圣宫,就没有想过要拉盟友,连自己Sect 都没有通知,他没想过要谁与自己一起打上圣宫。

    他只想自己杀上去,毕竟他也很清楚,Azure Lotus Sword Sect 与圣宫相差甚大,让Azure Lotus Sword Sect 出动,那也只是徒增伤亡而已,没有什么作用。

    Yun Shisan 沉吟了良久,这时候才开口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说道:“找你来,是关于星陨Celestial Grotto 的事情。”

    “星陨Celestial Grotto ?”

    罗锦绣一愣,难道Yun Shisan 对星陨Celestial Grotto 感兴趣?

    本来,星陨Celestial Grotto 在十几年前就应该开启了,而大家并不想如同以往一样,只是派遣一下Mysterious Realm 修士、悟道daoist 进入。

    毕竟,这星陨Celestial Grotto 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更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开发,cultivation base 太低了,进入其中也没有什么收获了。

    even more how ,星陨Celestial Grotto 每次出现的地方都不一样,甚至,这星陨Celestial Grotto 也不是Profound Spirit World 独有的,还有一些链接other world 的通道。

    其它world 一样在发掘这个庞大的Celestial Grotto ,虽然,星陨Celestial Grotto 不会同时在两个或者多个world 开启,但已经足以说明,这星陨Celestial Grotto 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光顾。

    寻常的cultivation base 进入其中,必然不会有太大的收获,所以,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在准备了,只要星陨Celestial Grotto 在Profound Spirit World 出现,就锁定入口,以Supreme 手段定住不让其游走。

    然后继续积蓄力量,让更强的cultivator 进入,进行深度的发掘。

    十几年前,有人做到了,将星陨Celestial Grotto 定住,但是当时积蓄的力量不足以令三灾powerhouse 进入,现在她也不知道如何了。

    罗锦绣不动声色的问道:“Fellow Daoist 怎么突然说起这事情了?”

    Yun Shisan 也不想兜圈子,直接straight to the point 的说道:“有人让我进入Earth Immortal 界之前,先去星陨Celestial Grotto ,他还说,开启星陨Celestial Grotto 的钥匙在你这里,我找你就是为了了解一下这件事情。”

    “谁?”

    “屠夫,那人是屠夫!”

    “屠夫?”

    罗锦绣lovable body 一颤,差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听到这个名字,她不淡定了。

    屠夫之名,哪怕是隔了几十万年,对于如今的Profound Spirit World 而言,依旧有着绝强的震慑力。

    只因为,屠夫太mysterious 了,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于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如今已经恐怖到了何种程度,最为关键的是,他如今还在Profound Spirit World 。

    屠夫,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一尺屠刀十里血,这个名字,代表着杀戮,不,是屠戮,代表着血腥,代表着死亡。

    有人猜测,屠夫早就已经超越了Profound Spirit World 所能达到的极限,有人猜测是Heavenly Immortal ,有人猜测是天above Immortal ,但却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至于Heavenly Dao 为何没有驱逐,这就不是他们的事情了,大家都知道,世间总有可以规避Heavenly Dao 的存在,或是rare treasure ,或是秘术。

    “他竟然告诉你这件事,你与他什么关系?”罗锦绣稍稍的稳定了一下起伏的心,惊疑的看着Yun Shisan 。

    “说实话,我甚至没有见过他,我都不知道我与他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也很想知道,但是,他都不愿意见我,或许,我的实力还是太低了吧!”

    Yun Shisan 也是很无奈,Yellow Springs 阁令牌的传讯中说的清楚,想要见面,起码也要达到Immortal Emperor Realm ,那可是Immortal Emperor 呀,太遥远了。

    “hehe ,Fellow Daoist 你真会开玩笑,没有见过,你有怎么说是他让你去星陨Celestial Grotto 的呢?”罗锦绣一脸怀疑,她手中的确有开启星陨Celestial Grotto 的钥匙。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不得不谨慎呀,兹事体大,怎么可能就这么将钥匙拿出来。

    even more how ,这是屠夫让她保管的,若是仅凭Yun Shisan 三言两语就将钥匙拿出来,她可承担不起屠夫的怒火。

    Yun Shisan 没有说话,at a moderate pace 的摸出一块令牌,令牌一面是‘Yellow Springs ’二字,另一面是九朵Resurrection Lil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