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 Gate Immortal Path Chapter 750

    “这、这sword dao Profound Truth ……”

    青天看着蕴含这恐怖威能的三柄giant sword ,身上也打了一个寒颤,这三剑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那是因为Yun Shisan 的实力有限。

    但是,这三剑中蕴含的sword dao Profound Truth 却是非常恐怖的,他肯定,若Yun Shisan 的实力提升上去,仅凭这三剑就可以纵横天宇了。

    Yun Shisan 灵神睁开眼,看了看悬于道藏上空的三柄giant sword ,对一旁的青天问道:“你以前就是青冥Ancient Race 的信仰,他们有三剑,一曰众生之剑,二曰裁决之剑、三曰审判之剑,你看看,我这三剑比之如何?”

    他也得到了青冥Ancient Race 的三剑,不过就是看了一下,并没有cultivation ,毕竟他的手段多的是,那时候,他的sword dao 也不是最强的。

    而this time ,进入剑冢获得了这样的机缘,有这么好的sword dao inheritance ,但主要也是为了应付三尊剑主,这不得已推演除了这三剑来。

    “屁!”

    青天啐了一口,不屑的说道:“就青冥Ancient Race 那些家伙,白瞎了,他们先祖捣鼓出来的三剑确实可以,不过,那些后人连皮毛都didn’t touch 到。”

    “哦,既然你清楚,那你说说我这三剑比之如何?”他没有深入研究过,不知道青冥Ancient Race 的三剑如何,但是他觉得,应该没有眼前的三剑强大。

    “就sword dao 的Profound Truth 上而言,你的三剑要强些,至于强多少,我看不出来,但是,我感觉,只要你将这三sword cultivator 炼到极致,cultivation progress 上去,All Heavens and Myriad Realms 任你纵横!”

    青天只是对Yun Shisan 的三剑做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至于青冥Ancient Race 的三剑,他是只字不提,因为,青冥Ancient Race 的三剑还是他指点的。

    要是说那三剑不如这三剑,他面子多少都有些挂不住,不愿意提及,就是前面也是说青冥Ancient Race cultivation 不到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堂堂青天不如一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小子的。

    虽然Yun Shisan 也是快四十了,但是,这个年龄对于他而言,太嫩了,青天都存活了几个时期了,实打实的Ancient One 。

    Yun Shisan 可不给他面子,侃侃而谈的说道:“青冥Ancient Race 的三剑,在我看来也就那样,裁决之剑与审判之剑本就是一个样,只是换一个展现的方式而已。

    但是,再往大了说,不管是审判之剑还是裁决之剑,都是众生之剑的一部分,并且,青冥Ancient Race 的众生之剑愧对了这个名字!”

    “cough cough ……”

    青天听到Yun Shisan 说得直接,有些尴尬,他很清楚那三剑,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但是,Yun Shisan 似乎没有见到他的尴尬一般,继续说道:“我这三剑,看到那蕴含无量众生的一剑没有?那才是真正的众生之剑,以后,我这众生之剑是正统的,谁敢再乱用这个名字,说不得要讨教讨教。”

    “你这一剑的Profound Truth 看起来有些唬人,但是,实际上如何?有何mysterious ?”青天也有些看不准,反正就是感觉这众生之剑的Profound Truth 很强,具体有什么样的mysterious 还真看不出来。

    “这个嘛,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另外两剑,你很快就会看到了!”

    Yun Shisan 摇摇头,继续说道:“你看那蕴含这恐怖的Profound Truth of Destruction 的一剑,那是毁灭之剑,你说,我要是以劫力催发这一剑,会如何?”

    “那……”

    青天张了张嘴,终究还是说不出什么评价来,在他看来,这一剑的Profound Truth 就已经很恐怖了,要是加上劫道之力催发,他不敢想象。

    若是Yun Shisan 能达到Saint Realm 以上,或许一剑就能叫Heaven and Earth 归于混沌了。

    Yun Shisan 继续说道:“剩下那一剑,为开天之剑,这一剑,在以后若是遇到有领域的powerhouse ,应该够用了。

    等我cultivation base 强大了,我一剑可将world 归于混沌,一剑可在混沌再开Heaven and Earth ,一剑夺众Life Power ,我的sword dao ,有这三剑,足矣!”

    “你推演出这么逆天的sword dao ,就不怕受到Heavenly Retribution ?”青天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逆天之物出世必有Heavenly Retribution 。

    “你忘记了,这里是星陨Celestial Grotto ,哪来的Heavenly Retribution ?哪一方的Heavenly Dao 来降下Heavenly Retribution ?是Profound Spirit World 的Heavenly Dao 还是Shura World 的Heavenly Dao ,也或者是Spirit World 的Heavenly Dao ?说难听一点,这就是一个三不管地带!”

    Yun Shisan 脸上满是鄙夷,如是在Profound Spirit World ,他若想要推演出这三剑,那还真要谨慎一些。

    “好了,我sword dao 有成,也是时候收拾那三尊剑主了,就让他们给我试剑吧!”Yun Shisan 不再与青天废话,本体睁开眼,缕缕sword light 在眼中闪烁。

    腾的站起身,伸手一探,Shadowstream Sword 就已经落入手中,平手举剑向着那个blue clothed 剑主遥遥一指,眼中一sword glow 迸射。

    “战!”

    他现在有足够的自信,一剑可以解决一位剑主,他糅合了整个剑冢的sword dao ,推演出属于自己的三剑,已经在剑冢的sword dao 之上。

    “战!”

    blue clothed 剑主口中吐出一个字,与Yun Shisan 遥遥相对,他们本来就是剑冢的sword dao 孕育而出,为了sword dao 而生,不惧sword dao 的任何挑战。

    两人手持long sword ,遥相对望,但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sword intent ,虽然还没有出手,但是一股恐怖的sword intent 已经在他们手中凝聚。

    尽管还没有真正的出手,但是较量已经开始了,两人身边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激荡,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域场,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将整个Sword Mountain 之巅的空间绞碎。

    “pu 、噗、pu… ”

    两人身边的sword qi 域场碰撞,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激荡Heaven and Earth ,衣衫在sword qi 激荡的劲风之下吹荡得猎猎作响。

    next moment ,Yun Shisan 顺便appear out of thin air 了无数的sword glow ,向着他绞杀。

    这些sword glow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向着他淹没而来,对于这样的攻击,他已经非常熟悉,与老者对战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攻击 念之所达,剑之所至,只不过在这个剑主身上用出来要强大的多。

    念动之间,一股sword light 将自己全身包裹了起来,然后又是一股sword glow 在身边铺开,将那些袭击而来的sword glow 全部泯灭。

    “礼来不往非礼也!”

    Yun Shisan 无数的念头在剑主身边铺开,one after another sword glow 宛如myriad swords simultaneously go out 般向着剑主涌去。

    他们这时候使用的都是同样的招式,但是Yun Shisan 很清楚,他们都准备着大招,他已经感受到了剑主手中long sword 酝酿的磅礴sword qi ,一股煌煌Heavenly Might 的sword intent 在成形。进入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他,知道这一件非常恐怖,Heavenly Might 之下皆为蝼蚁,世间众生皆在Heaven and Earth 之中,面对Heavenly Might 时会有绝对的压制。

    “shua… ”

    一道璀璨的sword light streak across 虚空,一柄宛如苍天之剑的giant sword 向着他斩来,giant sword 所过之处,一切sword intent 都在这一股Heavenly Sword 意境下毁灭,一切sword qi 被粉碎。

    “来的好,开天之剑!”

    就在这时,Yun Shisan 手中的Shadowstream Sword 动了,动作并不快,Shadowstream Sword 不断的颤动,似是在Shadowstream Sword 前面有着非常强大的阻碍,但是在Shadowstream Sword 的每一次颤动都会发出一种奇特的频率,一切阻碍都在this 奇特的频率之下崩断。

    这一剑,看似不快,但实际上已经快到了极致,物极必反,当快超越了极致,看起来就像是非常的缓慢。

    这一剑,似要斩开一切束缚,斩开Heaven and Earth 一般,一道sword light streak across inside the Void ,这a sword light 就如同一条细线一般,须臾间就将blue clothed 剑主的Heavenly Sword 切开。

    细线划过Heaven and Earth 之后,这才见到细线慢慢的扩大,空间一片片坍塌,似要重新划分Heaven and Earth 一般。

    sword glow 破Opening Heaven Sword 之后,贴着blue clothed 剑主的耳边擦过,blue clothed 剑主感受这贴着耳边而过的一剑,手中出现了一阵剧烈的颤抖,就连手中那一柄由sword qi 凝聚而成的long sword 都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所幸,剑主好像并没有什么感情,不然此刻恐怕已经是面露terrified look 了,但是一向没有感情的他,在看到那一剑的时候,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丝丝恐惧。

    “pu 通……”

    blue clothed 剑主看着前方那不可一世的silhouette ,突然双膝一曲,跪了下来。

    “剑一拜见剑主!”

    blue clothed 剑主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但是,这时候,却是将Yun Shisan 当成了剑主,视为他的主人。

    Yun Shisan 知道,这个blue clothed 剑主是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对于他那冰冷而机械的声音并没有在意,毕竟,他明白,这就是剑冢本源孕育而出的,为剑而生的异类生灵。

    “剑一是吧,起来吧!”

    Yun Shisan 声音平淡,没有可以的做作,也没有表现出他的热情,因为,这剑一对他现在而言,那也就是如此。

    尽管剑一的sword dao 非常恐怖,即便是郝峰在他的sword dao 之下,恐怕也撑不到百招,但是,这么强大的剑一,现在已经不被他放在眼中,只要一剑即可败他。

    Yun Shisan 更是没有上前搀扶,对于这样的生灵,既然是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那就没有必要做作,剑一只是为了sword dao 而生的生灵,他没有多少的感情,只要确定他的忠诚就行。

    剑一站了起来,不过起来之后,就离开了中心,来到了Yun Shisan 的身边,如一柄内敛的利剑站在了一旁。

    剩下的black clothed 剑主与red-clothed 剑主见到剑一分立阵营,却没有任何的波动,或许,这对他们而言,是再也正常不过的,弱者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powerhouse 。

    而Yun Shisan 的实力,那是他们都看到的,那是just and honorable 的以sword dao 赢的剑一,他们为了sword dao 而生,没有多少的感情,没有复杂的心思!

    他们知道胜者为王,知道跟在一个sword dao 比他们更强的人身边,对他们的sword dao 有好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