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 Gate Immortal Path Chapter 751

    这时候,Yun Shisan looked towards black clothed 剑主,说道:“你还要战吗?”

    black clothed 剑主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只见他缓缓的站起身,远离了小剑,手中一道Profound Light 闪烁,凝聚出一柄long sword 。

    long sword 虽然是用sword qi 凝聚出来的,但是,这long sword 上sword glow 吞吐,蕴含着一股毁灭性的sword intent ,与Yun Shisan 遥遥相对。

    “既然如此,不要浪费时间,也不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你我一剑定胜负!”Yun Shisan 经过了与剑一的对剑,现在对于自己的三剑有着绝对的自信。

    black clothed 剑主没有说什么,不过,从他手中不断凝聚力量的long sword 可以看得出,他已经同意了Yun Shisan 的话。

    Yun Shisan 没有什么准备,见到black clothed 剑主准备得差不多了,手中的Shadowstream Sword 爆发出一股令人绝望的毁灭之气,让人心惊肉跳。

    这一剑,他用了劫道的力量催动,一剑刺出,一股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气息弥漫在剑冢空间之中,,一剑took out ,一剑black glow 乍现,向着black clothed 剑主奔袭而去。

    black glow 所过之处,空间破碎,这一剑,斩断的轮回,斩断了法则,就连时间都在这一剑之下凝固,出现了停顿。

    而与此同时,black clothed 剑主也出手了,只见a sword light 闪烁,空间坍塌,一股欲要Annihilating Everything 的sword intent 向着black glow 迎去。

    black clothed 剑主的sword light 与black glow 相遇,没有发生想象中的爆炸,没有强烈的碰撞,宛如月光般的平淡。

    只见black glow 在与black clothed 剑主的sword glow 相遇之时,那sword glow 在black glow 之下,悄无声息的破碎,泯灭,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有浩大的声势。

    而black glow 将sword glow 泯灭之后,迅速的向着black clothed 剑主的胸前轰杀而去。

    这fast as lightning 般的一剑,black clothed 剑主欲要躲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却也避开了一些,sword glow 依旧落在了他的左手上。

    “pu… ”

    只见black clothed 剑主一下倒飞出去,但是,这并没有结束,只见black glow 轰然在他身上爆开,瞬间就将他淹没。

    不多时,black glow 消失,而black clothed 剑主也已经不见了,在这一剑之下毁灭了。

    剑一与另一位red-clothed 剑主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Yun Shisan 见到这样的结果,心中震撼的同时也有些惋惜。

    震撼的是,这一记毁灭之剑以劫力催动,竟然能将媲美溟泉境Earth Immortal 的black clothed 剑主灭杀。

    但也正是如此,他感到了惋惜,甚至有些心痛的感觉,这可是一位媲美溟泉境Earth Immortal 的剑主,这是一个忠实的护卫打手,就这么没有了。

    就在他心痛的时候,只见中间的那一柄小剑上闪烁出一道Profound Light ,next moment ,就见到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从小剑之中走出。

    “这、这、这black clothed 剑主?”

    Yun Shisan 见到这black clothed person 的面容惊呆了,那可不就是他刚刚灭杀了的black clothed 剑主嘛?

    一个已经被他灭杀了的人,竟然再次从小剑中走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剑二拜见剑主!”

    就在这时,black clothed 剑主已经来到了Yun Shisan 面前,顿时将他从震惊之中拉了回来,弱弱的问了一句:“你不是已经死了吗?”Yun Shisan subconsciously 的问出来的话,simply 没有指望他能回答,但是,black clothed 剑主却是说道:“回剑主,我们是这个剑冢的本源孕育而出,我们就是本源的一部分,没有生,也没有死,只是回归了本源,再次走出来而已。”

    Yun Shisan hearing this 眼中bright light glittering ,这时候他倒是想起了剑冢本源这一茬,putting it that way ,这三个家伙就是三个不怕死的打手。

    只要剑冢本源不灭,他们就不会死,这下可是赚大发,一个打不死的monster ,任谁对上都会头痛吧。

    不过,这时候Yun Shisan 却是惊讶的发现,这剑二身上的气息没有原来强大了,原来是媲美溟泉境Earth Immortal ,但是,现在却非常勉强,应该是在苦泉境Peak 这样子。

    Yun Shisan 问道:“回归本源之后,再出来会损伤你们的力量?”

    “是的,回归本源之后,我们会出现一点虚弱,只要在剑冢本源蕴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如果现在这样再次被杀,还会虚弱,实力也会下降!”

    剑二没有任何的隐瞒,将这个属于他们的隐秘说了出来。

    不过,Yun Shisan 想到的更多,如果死掉一次,还没有恢复就出来,再次被杀,他们的实力就会不断的下降,换而言之,每一次死去都会消耗他们的本源。

    而他们即便是能在剑冢本源之中恢复,那剑冢的本源是不是也会受损?

    果然,这world 上没有恒定的东西,一切都是有等价的代价的。

    Yun Shisan 见到这个black clothed 剑主既然开口说话了,当下问出了另一个问题:“你们都只有这样的实力吗?你们不能成为Heavenly Immortal 吗?”

    剑二有些呆滞,似乎在想Yun Shisan 的问题,许久之后才机械的说道:“可以,但是,我们的实力是由剑冢本源决定的,剑冢本源越强,我们就越强,不过,现在的剑冢本源只能给我们提供这么多的力量。”

    “好吧,以后我会想办法的,你现在先站到一旁!”Yun Shisan 指了指剑一所在的位置。

    至于壮大Sword Dao Source ,这个好说,等Miao Yu 将这剑冢的本源吞噬refining 之后,at worst 给她多找一些Sword Dao Source 吞噬就是了,这三尊剑主还是非常实用的。

    Yun Shisan looked towards red-clothed 剑主,red-clothed 剑主不等他发话,离开了小剑,凝聚起一柄scarlet 的long sword ,这已经非常明显了,想要收服他们,那就必须打败他。

    red-clothed 剑主的blood red long sword 一出来,整个剑冢空间中顿时充斥着一股磅礴的murderous aura ,血腥扑面。

    “竟然是杀戮sword dao ,不错!”

    Yun Shisan eyebrow raised ,他没有想到red-clothed 剑主竟然是杀戮sword dao 孕育而出,这杀戮sword dao 也是一种非常强大的sword dao ,世间除了Destruction Sword Dao 以及造化类的sword dao 之外,一切sword dao 皆是因杀戮而生。

    不管是守护sword dao 也好,帝王sword dao 也罢,这都是杀戮,想要守护,那就要杀戮,将对自己守护的一切构成威胁的杀戮,这才能守护。

    帝王sword dao 也是一样,想要统御一切,也离不开杀戮,还有其它的sword dao ,都离不开杀戮。

    而这red-clothed 剑主的杀戮sword dao 就是为了杀戮而生的,这sword dao 也是非常恐怖的。

    “来吧,一剑,我还有一剑,我看看是你的杀戮sword dao 强,还是我的众生之剑强!”

    Yun Shisan 缓缓的抬起Shadowstream Sword ,就在他抬起Shadowstream Sword 的时候,剑冢之中的一切力量都向着他手中的Shadowstream Sword 汇聚而来。

    在他身边方圆hundred zhang 的空间所有Spiritual Qi 、法则瞬间被抽空,并且,这个范围还在不断的扩大。

    “砰、砰、砰……”

    突然,一阵崩裂声不断的在剑冢之中回荡,只见Sword Mountain 上的一柄柄剑器崩碎,那些Spiritual Artifact 全部化为了齑粉,即便是low grade Spirit Treasure 也出现了一些裂纹。

    在剑器崩碎之后,one after another 玄奥的力量向着他手中的Shadowstream Sword 汇聚,Shadowstream Sword 上瞬间就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

    这就是他领悟的众生之剑,可Seizing Heaven and Earth Good Fortune ,Heaven and Earth 有灵众生,皆在他这一剑的掠夺范围。

    而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是有spirituality 的,剑器有剑灵,尽管这个剑冢之中的剑器之灵已经死去,但是,依旧有着一丝spirituality 。

    这一剑,也只是在这里施展,他也是想要先试一试这一剑的威能,若是在外面,在道藏的推演中,只要这一剑使用出来,附近生灵的力量都会被抽走。

    至于cultivator 的力量会被抽走多少,这就不一定,但是,就地域而言,绿意盎然的春色瞬间就会化成昏黄的深秋,非常恐怖。

    当然,这众生之剑有两种形式,现在使用出来的是掠夺,而还有一种就是造化,也叫赋予,一剑打出,深秋变成春天也不是不可以。

    Yun Shisan 见到Sword Mountain 上的Spiritual Artifact 全部化为齑粉,而low grade Spirit Treasure 也出现了崩碎,看了看手中Shadowstream Sword 的强大力量,这一剑,给他的感觉已经可以打破苍穹了。

    当然,这也只是感觉而已,一种意境,但是想要真正的打破苍穹,他还需要达到更高的cultivation base 。

    不过,对付red-clothed 剑主是足够了,顿时停下了对力量的掠夺。

    就在这时候,red-clothed 剑主也出手了,只见他一剑刺出,杀戮sword dao 化作一片杀戮之海向着Yun Shisan 倾轧而来。

    Yun Shisan 并没有慌,手中的Shadowstream Sword 斩出一道巨大的sword glow ,这一sword glow 之中凝聚了那些掠夺而来的力量,一股恐怖的sword intent ,一剑划过杀戮之海。

    “shua… ”

    sword glow 闪烁,杀戮之海被劈成了两半,巨大的sword glow strikes 在red-clothed 剑主的肩头,顿时将他的半个身子打爆,one after another sword qi 溢散,整个人倒飞而出。

    Yun Shisan 看着倒飞而出的red-clothed 剑主,说道:“你的杀戮sword dao 杀戮众生,然而,你却不明白众生之强,合众Life Power 可破天,even more how ,这可不是寻常的众生,这都是这剑冢的剑灵之力!”

    red-clothed 剑主一声不吭,从Sword Mountain 之下飞了上来,向Yun Shisan 跪下道:“剑三拜见剑主。”

    Yun Shisan 看了看剑三半边肩膀已经泯灭的惨状,若是他们不是血肉之躯,但是,身上的sword qi 已经开始溢散。

    “既然剑冢的本源可以将你们复活而出,想必可以疗伤,你去里面先疗伤!”

    Yun Shisan 指了指那一柄瑰丽的小剑,他可不想这个剑三因为重伤回归本源,倒时候再次出来也如剑二一样,实力大损。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