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ogwarts 的最强之獾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望着那扇正缓缓打开的黑宝石小门,朗格and the others 面色发白,浑身的汗毛都炸立了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源自骨髓的恐惧!

别看他们这些人这次就是来杀Grindelwald 的,可在deep in one’s heart ,他们依旧对Grindelwald 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以及恐惧。

他们害怕在那扇黑宝石小门后看见新的危险。

也害怕在那扇黑宝石小门打开后,就这么毫无准备的直接面对Grindelwald 本人!

然而在那扇小门打开后,展现在众人面前却并非他们所预料的那样,而是一条幽深的、狭小的、黑暗的小道。

两条状似壁虎,身上披着一层尖刺铠甲状硬皮的小蜥蜴正沿着这条小径慢慢朝这片广场爬来。

朗格and the others 呆愣愣的看着那两条蜥蜴,过了好一会儿才relaxed ,终于放松了下来——他们没能从这两条怪模怪样的蜥蜴身上感知到一丝一毫的危险气息。

这时,刺耳的笑声自贝克曼的口中传来。

贝克曼笑的如此歇斯底里,似是在嘲讽着眼前这些卑鄙者的软弱跟胆小。

“闭上你的嘴!你这该死的家伙!”

老哈特曼恶fiercely 的将wand 抵在贝克曼的额头上,表情狰狞无比。

不远处的朗格跟小施瓦茨也皆向贝克曼投去了愤怒的眼神。

刚刚如果不是贝克曼的恐吓,他们绝不会表现的这么丢人。

而现在,贝克曼竟然还敢嘲笑他们?!

老哈特曼tip 的绿光正在慢慢聚集,变得越来越浓郁,正如此刻他心中高涨的killing intent 那般。

此刻他是真的想要直接杀掉贝克曼。

反正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出去随便找个什么理由都能简单解释掉贝克曼的死因。

顺带着,他们说不准还能跟那个Link ·弗利抢一抢贝克曼家族的产业。

只是就在其狠下心准备动手之时,朗格却按下了他的wand 阻止道:

“杀了他太浪费了。”

他指了指远处的漆黑小径,“让他再发挥点剩余价值,帮我们去探路吧。”

“都到这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用他去探路?”老哈特曼不敢置信的roar 道,“你没看见我们一路上来用他探路是个什么结果吗?这个Old Guy 身上有古怪!他明明知道这里的mechanism 和陷阱但却什么也不说,他是在故意用这些来消耗我们的力量!”

朗格并没有在意老哈特曼濒临爆发的怒吼,他凝望着那处幽深小径,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的spirit strength 远在you all person 之上,因此我在mysterious 预兆方面的感知也要比你们灵敏。

而那个古怪的漆黑小道,它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我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但我能明确告诉你,在没有人探路的情况,我绝对不愿意直接进去!”

朗格靠近了老哈特曼道,“现在,我不愿意先进去,贝克曼也不能去探路。那么你觉得谁先去探路比较合适呢?

你吗?小施瓦茨?还是说你带来的那些炮灰?”

朗格此言一出,老哈特曼跟小施瓦茨的眼神皆是飘了一下。

那两个原本幸存下来见朗格对老哈特曼态度不对还准备上前来帮忙的哈特曼家族wizard hearing this 也是complexion changed ,提着wand 满脸警惕的开始后退。

他们很清楚,其实他们就是最好的探路人选。

毕竟就跟朗格说的那样,他们就是炮灰。

老哈特曼这时候的表情也很难看。

他算是听出来了,朗格说了这么多,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派自己仅存的那两个手下去探路当炮灰。

偏偏朗格还不愿意直说,非要表现出一种‘我可没说,这都是你自愿提出来的’模样。

这就实在是有些太恶心人了!

要知道这可是他仅存的两个实力最强的手下,虽然忠诚度不高,但用Imperius Curse 也不是不能派去送死。

只是,为什么这一路走来死的全是他家族的人啊!

一时间,老哈特曼心里有些不平衡。

他眼神凶狠的瞪视着朗格,看似是在为朗格的说法而愤怒,可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着如果用这些人的死来谋划自己在这次行动中如何才能分得更多的利益。

“我说,你们现在好像已经没必要再去思考派人探路的事情了。”

贝克曼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老哈特曼的思考,也让其他人皆是一脸困惑的看着他。

“毕竟你们今天已经注定要全部死在这里,再谈论这些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呢?”

贝克曼said with a smile ,言罢还无视了老哈特曼再度指来的wand ,笑hehe 的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在这诡异的气氛当中,朗格and the others 不约而同扭头朝贝克曼所指的方向看去。

出现在他们眼帘中的,是那两个已经偷偷摸摸快要移动到广场出口位置的哈特曼家族wizard ,以及他们脚边两条小小的蜥蜴。

那两个幸存者wizard 似乎对自己脚边的蜥蜴浑然未觉,见朗格and the others 朝这边看来,皆是无比紧张的举起了wand 。

而那两条蜥蜴却像是对他们的靴子很感兴趣,仰着还算可爱的脑袋看了半天,就十分敏捷的爬了上去,并最终钻进了那两个wizard 的裤管里。

紧接着,足以令所有目击者头皮发麻的恐怖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两条被蜥蜴钻入的裤管开始膨胀了起来,同时其内部还闪耀出了一种橙红色的rays of light 。

最重要的是,这种rays of light 跟肉体的膨胀正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飞快向着他们身体的其他部位开始蔓延!

这时候那两个哈特曼家族wizard 终于感知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他们开始疯狂的大喊大叫,并开始用potion 跟各种魔咒缓解这种橙红色rays of light 的蔓延。

只是,这全都只是些徒劳。

强烈的绝望彻底driven crazy 了这两个幸存者,他们开始对周遭的一切进行无差别攻击,但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当恐怖的疼痛彻底将他们吞没后,他们所能做的就只剩下了在地上拼命的翻滚跟尖叫。

而最终,当他们的尖叫声也逐渐消失后,这个恐怖的过程也终于到达了尾声。

此刻的他们已经彻底变成了两个膨胀的,内里闪耀着剧烈橙红色rays of light 的人形大气球。

透过他们半透明的皮肤。

众人能清楚的看到他们身体内的所以血肉跟奇怪皆已经变成了口中橙红色的发光物质。

而那两条古怪的蜥蜴,此刻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那些物质中畅游着,吞噬着。

“这,这到底what the hell is that 东西……”

小施瓦茨怔怔的呢喃着。

现在他是真有点后悔跟着一起进到Nurmengard 里面来了。

要知道他可跟老哈特曼跟朗格不同,他作为施瓦茨女士到儿子,是真没跟Grindelwald 混过,身上没有那种深刻的罪孽啊!

老哈特曼表现的比他还要不堪,整个人连话都快说不清楚了,结结巴巴的说道:

“啊喂,这东西,这东西怎么好像在变得越来越大啊?!”

此言一出,小施瓦茨也终于发现了。

随着不断吞噬那些橙色物质,那两条蜥蜴的身形似乎也在变得越来越庞大。

朗格expression congeals ,不再犹豫,直接就是一道scarlet 的Confringo 咒轰穿了那两具人形气球。

顿时大量的橙红色液体便从尸体的破口中流淌了出来,同时,也将那两条明显已经大上了一圈的蜥蜴也摔了出来。

“噶——”

被打断了进食的蜥蜴们不满的朝众人吼叫着,声音出人意料的可爱。

“Avada Kedavra !”

已经见识过它们进食场景的朗格手下丝ruthless ,又是一发索命咒打了过去。

与此同时老哈特曼跟小施瓦茨也终于是反应了过来,纷纷举着wand 开始攻击。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面对这些致命的魔咒,那两条蜥蜴丝毫都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且当魔咒真正命中它们时,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果,仅仅是在它们的表皮上迸发出一阵橙红色夹杂着魔咒本色的闪光后便消散一空。

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些魔咒被它们给吸收了一样。

不过尽管这些攻击没能对蜥蜴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毫无疑问的彻底激怒了它们。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它们的体型开始惊人速度开始膨胀,并最终长成了两头足有数十米高的狰狞龙形生物。

“噶——”

怒吼声再次从它们的口中响起,不过this time 却已经完全没了先前的可爱模样。

且紧跟着吼声的,就是蜥蜴们暴风骤雨般的各种扫尾、扑咬、挥爪攻击,单从这些蜥蜴放大后爪子跟牙齿上闪耀着的橙红色rays of light 就能看得出来,一旦被这些攻击命中,那么最好的结果也是跟先前那两个可怜的哈特曼家族wizard 一样,变成橙红色的人形气球。

“Expelliarmus !Protego Totalum !Impedimenta !Avada Kedavra ……”

朗格真不愧是本次行动中的战斗担当。

在其含糊不清的念诵声中,数不清的魔咒飞快从其tip 内射出,不断限制着那两条蜥蜴monster 的攻击跟移动,为他的躲闪争取机会。

一旁的老哈特曼跟小施瓦茨见状也是有样学样。

尽管他们根本做不到像朗格一样轻易的抵抗和躲闪,但这并不影响他们跟在朗格后面享受朗格开辟出来的机会。

一时间,整个广场都充斥着各种魔咒的闪光,以及蜥蜴monster 们的怒吼声,显得热闹无比。

而与此同时,就在朗格and the others 来时的那扇门外,Link and the others 正通过透视咒吃瓜似的旁观着这一切。

“又一种崭新的合成神奇生物,而且还这么强悍,看样子Grindelwald 在magical creature 的bloodline 禁忌融closed 有着非常高的造诣。”

看着一头龙形蜥蜴monster 一尾巴直接把护盾全开的朗格给直接拍进了墙壁里,Link 感叹道。

“是啊,眼下这两头monster 就明显带有Dragon 、毒角犀、火焰蜥蜴以及其他几种不知名magical creature 的bloodline 。另外先前那种类似dementor 的东西也非常厉害!”老克烈nodded 道,“我们稍后最好是能抓两只活体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对我们的magical creature 研究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看着老克烈this time 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模样,他身后的猎手们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面色都有些发苦。

他们刚刚可是全程目睹了那两条蜥蜴杀人的。

那种恐怖诡异的monster ,真的要他们去抓活的吗?

Snape 的表情也很不好看,他朝门里努了努嘴道:

“我觉得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Link ,你外公快要挂了。”

Link hearing this 愣了一下,朝Snape 所指的方向看去,便见在两只蜥蜴monster 连绵不绝的攻击下,朗格明显已经心生退意。

他抬手就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老哈特曼跟小施瓦茨给轰飞了出去,利用他们吸引蜥蜴monster 的注意力的机会猛地朝Link and the others 所在的出口位置开始狂奔。

然而就在这时,贝克曼出手了。

他的wand 早已被老哈特曼and the others 卸去,此刻竟是直接扑出去抱住了朗格的腿,用自己的身体拖延着对方逃跑的时间。

“该死!贝克曼,你疯了吗?这样你也会死的!”

被抱着的朗格整个人甩飞了出去,爬起来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手中闪烁着绿光的wand 却是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指向了贝克曼。

可面对死亡的威胁,贝克曼却反而露出了一副灿烂无比的笑容,一把抓住了朗格持杖的手道:

“hehe ,我说过了,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一时间,两人竟然僵持住了。

“噢!贝克曼这个懦夫这次竟然表现的这么勇敢!”老克烈有些吃惊,但随即就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对Link 鼓动道,“hehe ,Young Master ,我看既然贝克曼这次求死的意愿这么强烈,要不然我们就成全他吧?反正,牢不可破的誓言已经签订,事到如今贝克曼家族已经可以说是我们的了。只要贝克曼这old man 死掉,您马上就能继承!”

hearing this Snape 眉头微不可查的一挑,转而就looked towards 了Link 。

这种极其细微的表情动作自然也逃不出已经将超感咒提升至lv5的Link 感知。

感受着Snape 那明显带有探究意味的目光,Link 面无表情的shook the head 。

就算不为了维持自己在Snape 心中的良好形象,他也不能让贝克曼死在这里。

毕竟,Durmstrang 那里还等着贝克曼去当教授呢。

“呼!我们进去吧,结束这一切。”

Link 平静的说着,推开stone gate 走了进去。

而后,他身后早已蓄势待发的弗利家族猎手们一个个也是兴奋的怒吼了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