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ogwarts 的最强之獾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称号——屠龙champion :作为斩杀了匈牙利树峰龙之王的champion ,Dragon 们有极大概率会被你的威势所震慑!】

这是Link 在Triwizard Tournament 赛第一环中斩杀了Dragon 之后获得的称号奖励。

经过测试后Link 发现这个称号所赋予的威势除开对Dragon 具备powerful 威压外,对例如人类这种的其他生物仅仅只能发挥出一些imposing manner 压迫而已。

这次之所以会拿出来对这两头龙蜥使用,纯粹是因为提前了解到了制造这两头龙蜥所使用的bloodline 中包含了Dragon 的成分。

而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效果拔群!

这种人工制造出来的lesser dragon 生物似乎比真Dragon 还要惧怕屠龙champion 的威压!

“呼!”

Link 轻轻的relaxed ,继续向着龙蜥们走去。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Link 每前进一步,那两头龙蜥就会缩小一点。

而当Link 真正走到它们跟前时,原本庞大如同小山丘般的它们已经又恢复成了先前的壁虎大小,死死趴在地上连看都不敢看Link 一眼。

老克烈兴奋极了。

他快步赶到Link 身侧,看着那两条little dragon 蜥,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这两条龙蜥毫无疑问是他今生见过的magical creature 中的one of the top experts 。

现在它们都已经被活捉,后续如果能对它们进行研究的话,那么即便他复制不了龙蜥也能让弗利家族的magical creature 研究出现长足进步。

而和老克烈相比,Link 就要平淡多了。

他已经对这两头龙蜥没有了兴趣,仅仅是看了一眼就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被猎人们扶起的贝克曼道:

“既然如此,我们的交易也算是完成了吧?”

“是的,从此以后贝克曼家族就是你的了。”贝克曼恳切的央求道,“不过就像我当初所希望的那样,你能再去看看Grindelwald 阁下吗?就当是替我……”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Link 直接打断,而hearing this 贝克曼则是面露苦色道:

“对于他而言,我也是个可耻的背叛者,尽管我已经做出了弥补,可这种惭愧感依旧在拼命折磨着我。

我深知这有多么痛苦,我猜哈特曼他们之所以会答应刺杀Grindelwald 阁下,就是因为被折磨的受不了了。

毕竟只有Grindelwald 死了,他们的愧疚才能消退。

我不一样。

杀死Grindelwald 阁下只会让我的内心更加煎熬,对于我来说,只有死亡能让我解脱。

而如果我reappears 在Grindelwald 阁下面前,我怕我会忍不住直接自杀。”

贝克曼抬起了头,直到这时候Link 才发现,他的眼睛亮的厉害,里面迸射着的,是名为希望的rays of light ,“但我现在还不能死!

Link ,你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形容哈特曼那群人,甚至于我的吗?

你说我们连新的理想都还没有找到,就把旧的理想给扔到了一旁。

而现在,我找到新的理想了!”

贝克曼的目光变得更加炙热,但却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

他清楚Link 能明白他在说的是什么。

Link 自然也全都明白。

但有些事情光靠说是没有用的。

Link 面无表情的un’ed ,随即抽出了wand ,将tip 虚抵在了贝克曼的眉心处。

这并不是一个熟悉的动作。

贝克曼感觉自己眉心痒的都快要炸了!

可就算这样,他却还是用力把头往前一松,将眉心整个实抵在了自己眉心处。

一抹丝絮状的rays of light 缓缓自tip 亮了起来。

这是Legilimens 咒启动的rays of light !

“你会永远帮助我吗?”

Link 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hearing this 贝克曼took a deep breath ,斩钉截铁道:

“我会永远帮助你!”

“你会永远追随我吗?”

“我会永远追随你!”

“你永远不会背叛吗?”

“我永远不会背叛!”

Link 脸上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wand 也缓缓收了回来。

刚刚的这种检测方式是他Legilimens 咒的最高水平体现,就连Dumbledore 跟Voldemort 本人也没办法在这种检测面前做到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

因此,贝克曼的话是可信的。

“既然如此,我就去见见Grindelwald 吧。”

如此说着,面带微笑的Link 走向了那条漆黑的小径。

那两条颤颤发抖的龙蜥见状,竟也是跟在了Link 的身后。

这要是以前,老克烈绝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它们,可这时候老克烈却在殷勤的搀扶着贝克曼嘘寒问暖。

在他看来,贝克曼现在也已经是他弗利家族的自己人了!

只是老克烈不知道的是,Link 脸上的笑容,在其整个人完全进入漆黑小径的时候就瞬间消散了。

被寂静的黑暗所包裹着的Link 表情冷漠无比。

他见Grindelwald ,仅仅是他自己想要见而已,跟贝克曼没有半点关系。

先前的那感人一幕,也仅仅只是他逢场作戏that’s all 。

男人,亦或者说人类这种生物一生当中会立下无数的誓言!

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在立下誓言的那一瞬间大多都是真诚的,是想将誓言一贯而之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呢?

Link 相信像刚刚那样的誓言,贝克曼以前也一定对Grindelwald 讲过。

可结果呢?

在当初的清算中贝克曼还不是drag out an ignoble existence 下来了?

尽管他把理由说的再冠冕堂皇,把这次的事情做的再漂亮,可Link 依旧觉得他不可相信。

一次不忠,终生不用!

这就是Link 现在的想法,并且他打算将这个想法变作他今后为人处事的信条!

回想过去,Link 发现自己的character 已经跟最初来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在magic world 的经历所造就的,还是他自己终究还是受到了麦克的影响。

但Link 觉得这并不重要,甚至于Link 还对这种变化乐见其成。

毕竟他感觉现在的自己要远比过去更加舒服,更加快乐!

这就已经足够了!

一抹诡异的笑容unconsciously 浮现在了Link 的脸上,不安的气息正以他为中心不断向外涌现。

黑暗中隐隐有些比黑暗更加粘稠的物质在偷偷涌动。

那两条龙蜥在这气息的洗涤下更是无视了Link 屠龙champion 的威压,无比欢快的小跑跟在Link 身后。

其中一条更加活跃些的甚至还钻到了Link 脚边,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Link 的靴子。

与之相反的是,趴在Link 肩膀上充作cloak 的伏地蝠此刻已经完全柔软了下来——这是它彻底放弃抵抗的体现。

挂在Link 脖颈间的溜溜球也不安的骚动着。

只有阿卡姆,它缓缓从Link 领口钻了出来,担忧的用蛇信舔舐着Link 的脸颊。

被阿卡姆弄的有些痒的Link 轻轻在它脑袋上点了点,但却并没有将其重新按回领子里去,而是就这么继续向前。

眼下Link 身处的这条漆黑小径,或者说这条隧道要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长,已经远远超出了Nurmengard 监狱应该有的建筑大小。

Link 主观感觉自己以正常步速走了至少要有快半个小时,这才终于瞧见了隧道的尽头。

那是一道扇形的门户。

微弱的orange red 火光正从那里映照进来,这让双眼还未习惯光线的Link 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两条一直跟在Link 身后的龙蜥显得极为兴奋。

在看到出口的瞬间它们就欢呼了一声,直接超过Link 冲了出去。

步姿搞笑又滑稽,神似Link 前世见过的蜥蜴水上飘滑稽视频。

要换做常人在那漆黑寂静的隧道中跟自己的脚步声同行了这么久,乍一看到这扇光之门户估计也会跟它们一样兴奋的小跑起来。

Link 不一样。

他是真的十分享受这种浑身都被暗黑包裹的感觉。

此刻的他心里竟是没由来的升起了一股失落的感觉,同时也放缓了脚步。

只可惜这种程度的拖延并没能为他争取太多的时间,仅仅5 points 钟后,他就已经迈出了漆黑的隧道,沐浴进了rays of light 里。

跟先前雄伟夸张的Grand Plaza ,以及粗旷到近似于矿洞的隧道不同,现在进入Link 眼帘的是一间极其普通的stone chamber ,其内部仅有一盏普通的油灯在提供着微弱的光线,所摆放的家具也极其简单,一桌一椅一床而已,看上去破旧不堪,极其普通,跟Hogwarts 有求必应室的地牢差不多,总得来说也算是回归了Nurmengard 监狱的装修风格了。

Link 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些东西上关注太久,而是牢牢锁定在了角落里的一个人形物体上。

他的确只能用人形物体来形容了。

因为对方身上穿着的破布长袍已经完全脏到看不清本色,形成了一种跟监狱墙壁差不多的颜色。

同时西方白人毛发浓密的特点也在对方身上显露无疑,对方头上那些原本应该是近乎于white 的纯净golden 头发此刻也已经变得黑里透灰,长度极长的同时还跟胡须汗毛之类的纠结在了一起,这就直接导致他整张脸都是头发跟胡须,根本看不清面目。

再加上他躺在角落里motionless ,就像是死了一样整个人融进了stone chamber 的环境内,正常人过来还真没办法immediately 就发现他。

甚至就连Link ,也是因为那两条龙蜥正不断绕着那人蹭啊蹭才注意到他的。

毫无疑问,这个人应该就是Grindelwald 了。

在得出这一结论的瞬间,Link 本能般紧了紧手中的wand 。

‘这就是传说中的初代Dark Lord 啊。’

Link 有些感叹的想着,同时向前走了两步。

Nurmengard 监狱的设计者自然没白痴到直接把那条隧道给通进最顶层犯人的牢房里,因此现在Link 所站立的地方跟真正的牢房,其实是有一层铁栏杆墙给拦着。

不过它们存在的意义其实并不大,甚至就连给人一些心理慰藉的作用都没有。

因为那些铁质栅栏早就已经锈的不成样子了。

且就连那扇铁栅栏门也压根没关上,需要上锁的机扣就这么松松垮垮的耷拉在一起,连个三岁小孩都能直接推开。

Link 就这么隔着铁栏杆墙,居高临下的看着Grindelwald ,用平静到几乎不夹杂丝毫感情的冷漠音调slowly said :

“中午好,Grindelwald 阁下。”

hearing this 角落里的silhouette 抖动了一下。

他那浓密到盖住了整张脸的毛发中露出了一只闪烁着mysterious rays of light 的眼睛,令人心悸。

只可惜,那瞳孔里的rays of light 只存续了短短一瞬,随即便暗淡了下去,只余下一片浑浊,显得苍老且虚弱。

对方并没有回话。

这完全在Link 的预料当中。

他手持wand ,缓慢踱步到了那扇铁栅栏门前,同时缠绕在他肩头的阿卡姆似乎是感应到了Link 受到的轻视,张开了竖有两根狰狞毒牙的蛇口,发出si si 嘶的微鸣。

溜溜球跟伏地蝙也not to be outdone ,前者早已变成了完全体形态,立在Link 另一层的肩膀上张着双翼,用自己翅膀上恐怖的花纹进行着恐吓。

后者则是无风自动,在Link 身后不规则的飘舞着。

回到了Grindelwald 身边的那两只龙蜥似乎又拥有了勇气,背靠着Grindelwald 使劲朝Link 吼叫着,身上的橙red rays of light 也随之大涨。

只可惜,当Link 屠龙champion 的威压降临之后,它们就又恢复了方才的惊恐模样,一个劲的往Grindelwald 的袖口里钻。

然后,它们就被Grindelwald 那只脏兮兮的手给弹飞了出去。

这个动作似乎消耗了Grindelwald 巨大的体力,他才刚抬起的手臂无力的瘫在地上,看起来虚弱极了。

“Dumbledore 派你来做什么?”

Grindelwald 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出乎Link 预料的清亮,一点都不像是常年被单独关押,因没人交流而语言能力退化的样子。

可hearing this Link tip 之上却是闪过了一抹scarlet red ,甚至就连Link 那被Occlumency 压制着的脸部表情也出现了一丝丝的抽动。

“我可不是Dumbledore 派来的。”

Link slowly said ,语气依旧平静。

这句话他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说了,而上一个让他这样说的人,那个监察者老witch ,已经被轰成灰尘了,连尸体都没能留下。

这些事情Grindelwald 大概率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他似乎是恢复了一些力气,靠着墙壁稍稍坐正了一些道:

“你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

Grindelwald 的语气笃定无比,而Link hearing this ,嘴角也是缓缓上扬了起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