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est Badger in Hogwarts Chapter 4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Hogwarts 的最强之獾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听Link 这样说,艾米丽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知识的浅薄。

她笑脸一红,微微nodded 就不说话了。

好在Link 和约翰and the others 也都没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他们十分清楚这种情况在Wizarding World 里是相当普遍的,不仅仅是土生土长的纯血wizard ,就连脱离muggle 社会时间长了的half-blood 、muggle bloodline wizard 也搞不懂类似magic 影音剪辑这种灵感来自于muggle 科技的新技术。

由此衍生而来的,便是wizard 们对媒体的盲信。

所谓的有图有真相,就可以说是绝大部分wizard 的真实心理写照。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Link 和Fudge and the others 能如此轻易利用《Daily Prophet 》操控舆论的主要原因。

言归正传。

Link 几人快速转了几个无关紧要的话题让现场的尴尬气氛尽退,一直处在神游天外状态的约翰这才收拢了自己发散的视线,有些激动又有些好奇的指了指天花板说道:

“Link ,这里is it possible that 就是那个……Slytherin 的Chamber of Secrets 吗?”

此言一出,Cedric 将身子坐正了一些——他也对这个问题好奇许久了。

而Link 和艾米丽则是对视了一眼,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

他们是真didn’t expect 约翰在那里自己脑补了半天,竟是会脑补出这样一个答案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Link 才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对面色发黑的约翰解释道:

“这里的确是Chamber of Secrets ,但却不是Slytherin 的那间。其中的区别speaking of which 比较复杂,不如我们等今晚的客人全部到齐了再说吧……啊,真巧,他们来了。”

言罢Link 和艾米丽looked towards 了大门位置,约翰和Cedric 两人也满脸困惑的扭过了头。

在四人的注视下,有求必应室的大门被缓缓过来,Hermione 和Harry 那两张懵逼的脸随即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坐。”

Link 起身朝两人挥了挥手,已经被有求必应室启动mechanism 吓傻了的Hermione 和Harry 这才反应了过来,有些呆滞的被引进了Study 内,并在Link 所指的那张沙发上坐下。

只可惜,兴奋过头了的Harry 压根就坐不住,屁股还没真正挨上沙发呢,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Link ,Link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hearing this Link 摊开手,对约翰and the others 做了个‘你们看,果然是这样吧’的眼神,引得众人又大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

Harry 有些不满的说着。

“别着急,这只不过是一个小玩笑,我们没有恶意的。”

艾米丽出声安慰。

虽然她的声音听上去温柔且随和,完全可以用真情实意来形容。

但Hermione hearing this 却还是撇了撇嘴。

“好吧,好吧,让我来为你们解释一下吧。”Link 见状终于是站了出来,“你们现在所处的这间Chamber of Secrets ,就是renowned 的有求必应室来。”

“有求必应室?”*2

约翰和Harry 不约而同的说道。

Hermione 和Cedric 两人脸上则是闪过了一丝clear comprehension 和astonished 。

其中Hermione 更是惊呼着捂住了自己的嘴。

Link 见状有些心血来潮的学着Flitwick 教授上课时的语气说道:

“啊哈,看样子已经有student 提前知道了,有人愿意站出来为其他student 解答一下吗?”

Link 说着就looked towards 了Cedric 。

在他看来Cedric 知道的应该更多。

只是他话音才刚刚落罢,余光却见边上的Hermione 瞬间就把手举了起来。

其举手之高,甚至把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带离了沙发。

望见这一幕,艾米丽忍俊不禁的感叹道:

“哇!真不愧是Miss Know-it-all 呢。”

Hermione hearing this 咬牙瞪向了艾米丽,却听Link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好啦,不要闹。Hermione ,快说说你知道的吧。”

“那好吧……”Hermione 不甘的将视线从艾米丽身上抽回,took a deep breath 道,“有求必应室,或者说来去屋是传说中Hogwarts 三巨头创建Hogwarts 时留下的,这间Chamber of Secrets 具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且非常隐秘,就连《Hogwarts ——一段校史》里都没有记录,我也从没听说过有人曾找到过它,真didn’t expect ……”

“等等,”约翰打断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有求必应室就连《Hogwarts ——一段校史》中都没有记录,那你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呢?”

Hermione hearing this ,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约翰鄙视道:

“我猜你的A History of Magic owl成绩肯定没及格。但凡你在A History of Magic 课上认真些,那就该知道Professor Binns 在3年级明确讲过这件事。毕竟,this can be considered Professor Binns 课程里为数不多有趣的故事里。”

约翰被Hermione 这样一说,嘴巴连续张合了一下,却是什么反驳的话都没能说出来,憋的整张脸生红一片,尴尬的要命。

pa pa pa ——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的鼓掌声突然响起,帮约翰解了围。

只见Link 一边鼓掌一边said with a smile :

“真是太棒了,Hermione ,我如果有权力加分的话肯定会给你加上至少20分!”

Link 此言一出,Hermione 也没心思继续盯着约翰了,转过头一改先前的凶悍,羞答答的说道:

“这么说……我答对了?”

“当然啦!有求必应室的情况大体上的确就像你说的那样。不过在有关于它的神奇能力上,”Link paused 道,“你们知道它为什么要叫有求必应室吗?”

“为……为什么?”

Harry 配合的问道。

其他人也都好奇的把身子往前探了探。

“因为,它几乎可以满足你对它的任何请求!就比如说,我现在需要一个能让我们开宴会的地方。”

Link 说着摇晃了一下wand 。

随即在一阵灰色的rays of light 照耀下,众人周围的景物全部开始了高速的旋转和扭曲。

待到景色安静下来时,原先的Study 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长桌的宴会厅。

“又比如说,我需要一间浴室。”

景色再度变换,一间构造类似于Prefect 浴室的豪华房间便出现了。

……

Link 接连给Harry and the others 展示了好几种有求必应室的形态,一直到约翰被转的快要吐出来了这才作罢,再度将环境改为了Study 。

“这……这实在是太酷了!~这里简直是做秘密基地最好的地方!”

Harry 结结巴巴的高声喊道,说话时他整个人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和约翰一样被转晕了。

Cedric 和约翰虽然表现的没Harry 这么过头,但情绪显然一样的激动。

和他们相比,Hermione 显然还没忘记Link 的存在,激动之余也不忘对Link 感谢道:

“Link ,你让我们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给我们看这个的吗?实在是太感谢了!”

而hearing this Link 却是表情严肃的说道:

“实际上这只是次要的,most important 的原因是我想问问你们,最近和Umbridge 相处的怎么样?”

Harry 和Hermione 两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前者低垂着头,口气生硬的说道: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Hermione 强过话头道:

“Link ,你别他说的,他今天又被Umbridge 罚关了一周的禁闭!”

“这又是怎么回事?”

Link solemnly asked 。

Harry 原本还想埋怨Hermione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给Link 。

但在Link 严厉视线的注视下,他最终还是低垂着头道:

“这完全是那个old woman 故意找我的事情,想要整治我!”

Link 没有完全听信他的话,转头looked towards 了Hermione 。

“这一点我并不反对。”Hermione 说,“但是,Harry ,就像McGonagall 教授说的那样,如果你乖一些,装的好一些,别让Umbridge 抓到把柄的话即便她在恨你也是没有机会对你进行处罚的。”

“我忍不了!面对那样恶心的一个人你让我怎么忍?!”

Harry holding head 大声说着。

hearing this Hermione 也保持了沉默,她也明白以Harry 的脾气,想要在Umbridge 手下委曲求全那是根本impossible 的事情。

再说了。

她也对Umbridge 面前的教学方式很不爽。

如此想着,Hermione 突然抬头对Link 说道:

“Link ,我们必须对Umbridge 采取手段了!”

“我建议下毒。”

艾米丽said in deadly earnest 。

“no no no ……我们不能那样做!”

Hermione 手舞足蹈的说道。

她是真的有些慌了。

艾米丽那严肃的表情让Hermione 觉得她或许真的会那样做。

因为艾米丽所说的,也算是能彻底根除问题的一个方法了。

约翰和Cedric 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艾米丽。

“我的意思是,”Hermione 继续说,“Umbridge 绝对是个糟糕到无以复加的teacher ,从她那里我们simply 学不到任何东西!可偏偏我和Harry 今年就要面临owl考试了。而且,Dark Lord 也复活了,我们需要更powerful 的力量!”

Cedric frowned :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知道的,Umbridge 得到了这份工作,注定要在这里待下去,Fudge 会保证这一点的。

除非,我们真的把她给poison to death !”

“我都说了不能那样做!”Hermione 突然拔高了音调,接着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低下头,有些紧张的望了Link 一眼,犹豫不决道,“嗯,其实,我今天一直都在想,在想或许我们可以……可以索性自己来。”

“自己来?你指的是什么?”

约翰一脸困惑的说道,他没能理解Hermione 的意思。

Hermione sighed ,刚想说的更清楚一些,对面的Link 却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Hermione ,原来你也是这样想的啊。”

“啊!你是说……你也……”

Hermione 激动的跳了起来,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Link 点了nodded ,笑着对众人解释道:

“既然Umbridge 不肯叫我们真正的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那么索性就我们自己来学习。

不只是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其他想要提升自己的学生也都可以加入进来。”

“算了吧Link ,说实话我没功夫搞这些。”Harry 垂头丧气的说道,“你知道吗?我不但要去接受Umbridge 的禁闭处罚,还有家庭homework 和Quidditch training ,这些事情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别说自学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了,甚至就连睡觉……”

Link 挑了挑眉,打断道:

“那如果我说,我愿意来当这个自学组织的教授,亲自教导你们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术呢?”

“额——”

Harry 还没出口的话卡在了嘴里,他就这么mouth opened wide ,愣愣的看着Link 。

Link 那强悍的battle strength 根本毋庸置疑。

能被他亲自教导。

这对Harry 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

只是思维的惯性还是让他本能的想要寻找继续拒绝的借口。

首先在其脑海里闪现而出的便是教学场地。

可还没等他细想,他便意识到,他现在所在的房间,便是有求必应室。

Link 也通过Legilimens 取得了他的想法,hehe 一笑便再度控制着房间开始了变形。

几人身处的环境瞬间便从温文尔雅的Study 变成了魔咒训练室。

不仅如此,Link wand 轻轻一勾,角落书架上的书籍便自动分到了众人面前。

《A Compendium of Common Curses and Their Counter-Actions 》、《智取dark magic 》、《自卫spells 集》、《fight poison with poison 》……

随着书籍的数量越来越多,Harry 的大脑开始变得一片空白。

Hermione 则是在Link 刚开始说话时就彻底于她和Link 这难得的默契当中,被喜悦所笼罩。

Link 没说一句话她就点一下头,眼睛里都闪着光。

“教授有了,教学场地也有了,现在还有谁不愿意的吗?”

Link 张开双手said with a smile 。

Hermione 自然是第一个起身便是赞同的。

那速度,甚至比她抢答的速度还要更快。

而后是Harry 。

约翰和Cedric 反而是最晚表示赞同的。

啪——

Link 重重的鼓了一下掌道:

“既然如此,你们就赶紧去联系自己觉得有可能加入的人吧。下周末的下午,我们在m.o.m.h.l工厂碰头,确认参加的人员以及商议接下来的详细事宜。”

伴随着Link 的宣布,Hermione 欢呼着跳了起来,拉着还处在半呆滞状态的Harry 就窜出了有求必应室。

她现在胸中就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始工作了!

随后约翰和Cedric 也起身告退。

不过他们在离开前,都无比复杂的看了Link 一眼。

他们两人和Link 相处的时间是second only to 艾米丽的,因此他们对Link 的行为模式也有比较深的了解,知道Link 绝不会做无用功的事。

比如说,在已经控制了Umbridge 的把柄,随时可以利用Umbridge 来作秀聚拢人心乃至于直接干掉Umbridge 的情况下还要搞什么大型的自学组织。

这之后,肯定还隐藏着更为重要的目的。

约翰的想法就到此为止了。

这并非是他智商不够,没办法继续脑补下去。

只是他坚信Link 绝不会伤害他。

Cedric 则想的更多。

在他想来,Link 或许是或许是想要依托于Hogwarts 构建出一个只忠于他的组织出来。

在这个组织里,一般的学生只能作为‘外围人员’存在,而今天被邀请过来谈话的他们,则是真正的‘核心人员’。

这种发展模式只要是读过嘤国magic 近代史的人will not 陌生。

因为Voldemort 就是这样依靠Slytherin house 发展起来的!

那么Link 创建这个组织的目的难道也是……

想到此处,行走在漆黑走廊里的Cedric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Leave a Reply